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十五):預言中「大災難」可能的變數

壬靜思

【正見網2017年05月04日】

(四)預言中災難的可能變數

《五公經》、《太上洞淵神咒經》和《聖經.啟示錄》都描述了大災難造成“十不剩一”的慘烈後果。然而,與此同時,這些預言卻都留下了一個重要伏筆:也就是說,信者和善良之人在大災難中將受到神的保護。

這一伏筆則預示了可能的歷史變數。

其實,如果我們把歷史現實同預言做個比較:這一期歷史在2000年以前所發生的事件同所有預言相比,幾乎是大同小異;但是,歷史從2000年開始,一些災難事件同預言描述的末劫時期所要發生的災難情形相比,似乎已有較大不同。其中最為明顯的此類事件之一是2003年的“薩斯病”疫情,以及緊接著發生的2004年大水。

《太上洞淵神咒經》在卷二中對“薩斯病”疫情有如下描述:“自庚辰(2000)、辛巳(2001)、壬午(2002)、癸未(2003)年,近於甲申(2004)之歲,天下乃有九十二種疫病,病殺惡人。自非有道之者,難兔(免)此疫”。對於“此疫”症狀的描述是:“此疫令人寒熱,頭痛目眩”(高燒,發冷,頭痛),“鼻口咽喉,警咳腹滿,氣上刺心,手足拘急”(呼吸急促困難),“身體赤黑,五種下痢”(出疹,腹瀉),“悲思恍惚”,“口語無端”(精神紊亂),等等。這些描述同現代醫學對於“薩斯病”(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症狀描述完全吻合。

《太上洞淵神咒經》還描述:“甲申(2004)垂至,洪水不久”。

在《太上洞淵神咒經》的描述中,“薩斯病”疫情以及緊接下來的大水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災害和生命損失:比如,(卷三)“辛巳(2001 )、壬午(2002年初-2003年初)年,人民橫死,天下不安,死者眾多。…‭ ‬人多瘟病,病者門門,十有三四死矣”;“大水來矣,國王不治,民多暴死,甲申(2004)之災死絕矣”。

然而,在描述這些災難的同時,《太上洞淵神咒經》又留下了如何避免災難的伏筆‭ ‬──‭ ‬其卷二在描述完“薩斯病”症狀之後寫到:
“如此之徒,悉是疫鬼來殺惡人。汝等若能佩奉三洞經法,吾遣天丁力士,令逐此鬼,不撓子等。水來不久,汝等眾生,速修善心,受傳經法,方免洪災矣。”
註解:“薩斯病”全是來淘汰“惡人”。如果人們能夠尊重、接受或信仰聖人所傳之法,神將給予保護,不受疫鬼攪擾。大洪水即將來臨,接受、傳播(三洞)經法(或接受被傳播的經法)的世人,可以免除洪災。

其實,《太上洞淵神咒經》在許多地方也都作出了類似的描述。比如在卷三中:

“(自今戊寅歲癸未(2003)之年,大劫之運,惡人不信道法,天遣疫鬼行七十二種病,病殺惡人。世間浩浩,鬼兵流毒。奈何,奈何。)若有奉持三洞之人,吾當遣力士四十九萬人,為此法師縛枉橫之鬼,若道士救人經行之處,魔王等當助道士,縛此鬼兵等矣。”
註解:“鬼兵流毒”之時,神派遣眾多“力士”和“魔王”來約束限制“疫鬼”,保護那些尊重、接受或信仰聖人所傳之法的人,並且幫助其人解救其他人。

“(大水來矣,國王不治,民多暴死,甲申(2004)之災死絕矣。奈何,奈何也。)道士化愚人,令受三洞,可得脫免九厄之中耳。 ”
註解:信仰聖人所傳之法的人們(“道士”)教化不信之人(“愚人”),轉變人心,如果(“令”)他們接受聖人之言(“三洞”),‭ ‬他們便可以解脫在大水中喪命的厄運。

所有這些同《金陵塔碑文》中“能逢木兔方為壽”的描述完全一致‭ ‬——‭ ‬即能夠接受相信“木兔”聖人的人們才能夠平安度過這場大難。

那麼,這些如何避免災難的伏筆,在這一期歷史中產生任何變數了嗎?

如果拿這一期歷史的現實同《太上洞淵神咒經》關於“薩斯病”和大水的預言相比較,會發現這比較結果有兩個不同點,以及一個相同點‭ ‬─ ─‭ ‬
比較結果的兩個不同點是:
(1)“薩斯病”造成的生命損失沒有達到預言中的“十有三四死矣”;
(2)2004年(甲申)在中國多地確實發生了洪災,然而生命損失並非十分慘重。 2004年的確發生了一場能導致“甲申之災死絕矣”的大水‭ ‬──‭ ‬2004年大海嘯,卻發生在了南亞,而沒有發生在中國。
也就是說,預言中的災難已經產生了變數。
而比較結果相同的一點是:
(3)中國確有“大法”在傳。而且,尊重、接受或信仰者眾多,遍布全國各地。按照三部預言的伏筆之言,這是使得預言中災難的可能變數成為了歷史現實的根本原因。

總而言之,預言表明:生命的不同選擇,尤其對於“大法”的態度,可能改變其未來的命運。

尾聲

從各種中外歷史預言來看,人類的歷史似乎已經走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 ‬——‭ ‬這場歷史大戲的最高潮即將到來,也就是大戲的最終主題即將展示於人間。

然而,在所有預言者所能夠認識到的歷史安排中,這場歷史大戲的最高潮卻是無比的慘烈和刻骨銘心的悔憾:人類因為受到“猛虎”(《金陵塔碑文》)或者“撒旦” (《聖經.啟示錄》)的迷惑而不信、作惡,從而遭受到毀滅性大災難,其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達“十不剩一”。

但是,歷史預言中這個安排只是舊宇宙中的安排。如同在序文中所述,不同層次的歷史劇本的安排會有差異;尤其重要的是,一個生命的選擇也可能改變自己的未來。

那麼,這場歷史大戲最終的安排又是什麼呢?一個生命能夠有機會來作出改變自己命運的選擇嗎?

其實,作為這場大戲中的一個局部角色,我們也許無法知道自己在劇本中被安排的命運‭ ‬——‭ ‬是受到“猛虎”或者“撒旦”的迷惑而隨波逝去,還是嚮往光明而得到聖人的拯救? (按照佛教中的認識,每個生命被安排的命運是其“業報”的結果。)

然而,無論怎樣,作為一個生命來到人世時,我們卻一定曾經有過自己下世時的終極宿願‭ ‬——‭ ‬這宿願一定是美好的,嚮往光明的。這個嚮往光明的宿願就使得一個生命,無論被歷史安排的命運如何,在人類歷史走到最為關鍵的時刻,被賦予了選擇和決定自己未來的機會‭ ‬──‭ ‬從所有相關中外預言來看,人類預言中的“救世聖人”,也就是《聖經.啟示錄》中的“創世主神”,賜予了這一期歷史中的所有生命一個能夠進入嶄新歷史的萬古不遇的機緣。

這或許也就是為何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中道出了如下天機的原因吧:“有人識得其中意,富貴榮華百世昌”。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