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民

吳侃

【正見網2017年07月09日】

「人民」是一個經常用的詞,但「人民」是什麼,很多人並沒有去思考。

記得當年與朋友們聊天,其中一個做律師的說,所有打著「人民」名義的,都是反人民的。他舉了一系列例子,「人民軍隊」是鎮壓人民的,「人民公安」是抓人民的,「人民檢察院」起訴人民,「人民法院」給人民定罪。當時朋友酒喝多了,膽子壯了講出了這些話。但確實,古今中外所有講代表人民的,都不太遭人待見。

這也讓人去思考「人民」,這個長期被掛在嘴邊卻又沒有被人們深想的詞彙。「人民」是什麼?我與人民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它能這麼大言不慚的代表了「人民」。

在中共控制下,這個社會所受的教育中一直講的是:這是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這個政權自己說它是人民的政權,這個國家是人民共和國。幾十年來大陸都在傳那句讓億萬中國人為之興奮、熱血沸騰話,「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而且,這個國家的統治者——中共,一直在宣揚它是全心全意的為人民服務,中共前黨魁毫不吝嗇的以人民的大救星自居,還有一個標榜成「人民的好總理」,長期被傳唱。它總在為人民謀幸福,它為人民操碎了心。如此的關心,如此的無微不至,讓人感動了好久。而且,它還總是代表人民。「一切想著人民」,「一切都為了人民」。「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關心人民疾苦」,等等等等。政府官員說他們要做人民滿意的公僕。連錢都叫人民幣,很貼心,不像英語把錢叫做「貓膩」(money),很俗。

代表人民、代表黨是得勢者的權力,也是地位的象徵。軍隊就不說了,叫人民軍隊;公安是人民公安、檢察院是人民檢察院,法院是人民法院,被關在監獄中的人就是人民的敵人,要劃清界限的。當然,前幾年被取締的勞教所稱,被關押在勞教所的都只是人民內部矛盾的人,不是敵我矛盾的,當年很多人被打成右派關押在勞教所都被折磨成那樣,被往死裡整,可聽說還算人民內部矛盾,都激動地哭了。那要是敵我矛盾不就太可怕。

在近代中國,就是這個詞——「人民」,曾讓很多人魂牽夢繞、也曾讓好多人苦苦追求不得結果,當然也被那些在得勢時的人隨意代表。在那個年代,很多人曾想去找「人民」,想去投靠「人民」,因為,那是安全的保障。畢竟,在這個「人民共和國」,即使專政都是人民專政,被打倒,清算、鎮壓的都是人民的敵人,都不是人民;而處理人民的問題都是屬於人民內部矛盾,是不會被打到,更不存在被鎮壓。在這個社會裡最安全的就是投靠人民,在人民中才能感受到溫暖。因不想被迫害、不想被專政,就想成為人民,享受當家作主的滋味。

當人們為保護自己、保護自己的家人,準備去投奔人民的時候,卻發現人民不見了。你說你是公民,這也好確定,你是那個國家公民,你就有那個國家的身份證——公民的象徵,法律上還可以「剝奪公民權」,不夠年齡時可以叫「國民」更廣泛,還有用「居民」的。你說你是居民,這個好確定,你要居住在哪,你就是哪裡的居民, 你要是外來的,你也是居民,只是加上一個冠詞「外來的」,以示與本地居民的區別;即使分成合法的和非法的居民,但還是居民。

但是「人民」這個詞含義模糊,概念不清,以致被別有用心的人亂用。

你說你是人民,這個就不那麼容易被確認了,當年就有人被問到「誰說你是人民」。因為這是一個概念模糊的、抽象的名詞,其內涵和外延也是不確定的,判斷的標準和由誰來裁定也是不確定的。在今天更成了一個帶政治性的、不清晰的詞彙。甚至還不能是一個法律詞彙,因為太抽象。在法律條文中出現這個詞,一定是別有用心的,這個法律中一旦出現了「人民」,就很麻煩,就像中共法律中的人民。因為你不知道它說的人民是誰。

為什麼會這樣?「人民」這個詞在歷史上早都有啊,英文裡還有個people(人民)呢。在歷史上,在今天的社會,很多語言中都在用這個詞。

今天在中國大陸,中共宣傳的「人民」這個詞不是中共創造的,是一個外來的詞彙,是從馬列教義中泊來的,但這和歷史上的「人民」已經不是一個涵義了。

在古代典籍中,就有「人民」這個詞,那時「人民」就是百姓的另一稱呼,雖然君主會說,「我的人民」。但其他的百姓還是人民,只是不是他的人民。沒有敵我之分。

過去宗教經書中的「人民」是泛指「人」,那是神對世間的人的稱謂,可以表示是指的所有人,因為在神的眼裡,人是平等的,人格是平等的,沒有人認為的高低貴賤的概念,在這裡的「人民」也沒有好壞的界限,更沒有敵我的界限,是指一切世間的人。

在歷史上,希臘語中的δήμος就是人民的意思。古希臘當年是有「人民」,那時的「人民」是與「公民」不同,古希臘實行的是民主制,公民有選舉權、議事權,那時的「人民」是沒有政治權利的,無選舉權和議事權的,但又不是奴隸,是自由人。所以,按照古希臘的「人民」概念,中共建立的就是一個沒有政治權利的共和國,是一個沒有選舉權和議事權的共和國——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需要民眾進行選舉和議事的,中共的人大也不是公民選出的,準確的意思,是「人民代表大會」不是由人選,是「人民」選出的代表,一幫沒有選舉權和議事權的「人民」選出的代表。

在中共政權治理下的人不僅沒有選舉權,身處境遇連奴隸都不如的地位,喪失了一切自由。奴隸的思想是自由的,寫寓言的伊索就是個古希臘的奴隸,他可以隨意的歌唱和譏諷奴隸主,可是今天在中國大陸的人有幾個敢自由的思想。今天的中國人甚至連生存權都得不到保障(而畜生是講生存權的)。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你只要不做黨的奴才,就讓你連奴隸都不如,當然,黨的奴才也沒有思想自由,是要出賣靈魂的。在這裡「人民」這個詞已經被中共偷換了概念。

中共的「人民」是什麼呢?它的「人民」是來自於它的教義――馬恩列斯原著,看過這些書的人都知道,它的「人民」 是有界定的,但沒有準確的定義,是從「無產階級人民」簡化過來的,有產者即使不是地主和資本家,你也不是「無產階級人民」的那部分,因為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講了,貴族、僧侶、教員、容克(「中共」翻譯的《共產黨宣言》中的一個音譯詞,德語junker,原意指一類貴族)和官僚都不屬於「無產階級的人民」。

這樣一來就讓人迷惑,馬克思聲稱它的標準是按生產資料來劃分的「階級」,那麼「有產階級」就不屬於它的「無產階級人民」範疇。可是「僧侶、教員」為什麼也不是 「無產階級人民」呢?這個劃分標準改變了,它不是按照生產資料來劃分了,也不僅僅按照財富來劃分,而是按你的思想認識來劃分,按照信仰來劃分,你認同過去社會體制,你不跟著我的信仰,你就不是「無產階級人民」。

另外,「無產階級人民」是有對立面的,那些不屬於「無產階級人民」的人,也就是它的對立面――敵人,按照教義,它最終要消滅階級,包括從肉體上消滅,以便打擊。

所以,就有了反動的軍隊、反動的法庭、反動的報刊宣傳等一切反動的國家機器,這些也不是「無產階級人民」的概念,而按照它的消滅「階級」的理論,你不是「人民」,你就是敵人,它的「人民」是有對立面――敵人,那是要被消滅的,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中共以人民的名義鎮壓反革命要殺那些人的理論依據。

到了列寧那,就更進一步的扭曲,列寧說「農民、小手工業者、商人等等的上層分子」還有「黑幫分子」都不是它的「無產階級人民」。「黑幫分子」這個概念更模糊的稱謂群體,這是列寧從權力鬥爭需要,把跟自己意見不一致的,就是不是一夥的「同志」,即使你是信仰「共產主義」,也要把你劃分為不是「無產階級人民」。所以它的「人民」是由是不是一夥的來確定的,今天是一派的,你就是「無產階級人民」,明天不是一夥的,就可以把你定為「無產階級人民」的敵人,來消滅。

這也是為什麼毛澤東把一個製毒犯子標榜為「為人民服務」,被毒害的人才能成為它的「人民」。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延安整風時,那些被整的人會向組織「認錯」,向黨和「人民」公開交代自己不純淨的思想認識。59年彭德懷「萬言書」說出了餓死人的慘狀和事實,卻要向黨認錯。

甚至在黨內都要採用惡鬥,因為只有掌握了制高點,才能掌握話語權,才能使自己成為正統,才能打擊對手,因為一旦鬥敗,就是「人民」的敵人,就可以被消滅。也就是為什麼它把自己的一切都打上「人民」的標籤,以人民的名義,如:人民軍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人民公安,人民代表大法、人民幣,以及人民共和國。

其實,它的「人民」是不存在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