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撥打大型專案中對正念的再認識

泰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5月18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來到全球營救平台將近半年,在經歷大大小小的撥打專案中,體會到了實修的概念。在實修中體會到三件事的重要性和關聯性。

這裡再次與同修交流關於發正念的一點認識。從自己認識到發正念的重要性的那次開始,那次專案只是在撥打第一個電話時堅持了正念,到撥打第二個電話號的時候就感覺正念沒有了,接下來的一次專案中又能堅持到從撥打一包電話有正念;到撥打一天的電話有正念;到這次,在三天專案中,我起碼有兩天是有正念的。我體會到的有正念,體現在撥打過程中不走神,一直思想中想的都是解體對方空間場的邪惡,不為對方的表現帶動,不為眼前的事或睏倦左右。可能對於其他同修來說這些已經修過去了,但是對於我來說,是剛剛體會到的。

之前自己曾多次沒有注意修口,認為誰修的不好,那麼簡單的事他都過不去。但是在營救電話平台這半年中,真切的體會到了自己的膚淺。我還體會到,修煉中的每一點進步與提高都是自己親自去經歷、去感受、去付出、去努力才得到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就是這個道理。」。我悟到,都是在明明白白的修煉,沒有哪一關是睡一覺就能過去的,若要得到提高都將是自己真正得付出,真正的去吃苦,才能過的去。

看似比較外向的自己,遇到苦難或者魔難,不想承受,最常見的選擇是倒下睡覺,甚至睡上幾天。在打電話的過程中,因為在專案期間同修們整體形成的強大的正念環境,再加之救度眾生的責任感,再加上隱藏很深的求名和怕人瞧不起的心,一起或主動或被動的讓我跌跌撞撞的堅持了這半年。

專案後的同修大組整體交流,讓硬著頭皮硬挺的自己也有了些思路,遇到問題,學會了解決問題的辦法,不再是倒下睡覺,取而代之的是向內找。此次專案中遇到一個不停的在講話的有些不理智的人,我用自己最大的耐心和他講,一邊講一邊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邪惡,但是沒有讓他停止不理智的講話。晚間大組總結交流時,同修講出當自己遇到類似的情況時,她向內找,找到了強調自我。同修的提示讓我有了思路,我檢視自己,除了應有的慈悲與正念之外,發現自己最近被別人認同的求名的心,大法展現的法理明白後想與人顯示的心比較突出了。同修的提示讓我找到了這個問題。修煉的嚴肅性,讓我意識到不應該給自己任何藉口放縱和滋長執著心。

再有一個感受就是,實修,踏實。一次和同修交流時,同修說覺得我在修煉中比較輕浮。打電話時,幾乎與每個人講真相的內容都會大同小異,但是經常聽同修講,在給對方講真相時,自己會掉眼淚。我那個時候不太能感受到,心想難道是同修有什麼秘方我沒有看到嗎,同修在講什麼才能感動的自己在落淚呢?此次專案,在給一位眾生講真相的時候,我講到我給您打一通電話很容易,但是若您遇到在街上跟您講真相的大法弟子,請您一定善待他們,因為他們是以生命為代價走出這一步的,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走出來告訴大家真相。吉林長春的法輪功學員為了讓鄉親們了解真相,做電視插播,最後被酷刑迫害致死。說話間我的聲音顫抖的掉下了眼淚,那個時候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不畏生死的艱辛。有一次講到師尊為了慈悲於眾生,讓大法弟子給公檢法司、610人員講真相。那一瞬間,我感受到了師尊的寬容與慈悲,自己也泣不成聲。

實修後頭腦中裝進更多的法理後,同樣的一句話,講出來卻已經有不一樣的內涵與力量所在了。而自己的輕浮來自於在法中實修的成份所占的比例還是很小,更多的只是明白了道理,卻沒有實際對照法去做。

我悟到:修煉沒有捷徑,每一點的提高,都將是自己清清楚楚的忍受、付出、吃苦中明明白白做到的,沒有任何僥倖的成份。對於發正念我有了一些自己能控制住的部份了。前五分鐘先清理自己,自己空間場範圍內的一切不正的因素都將歸正,自己空間場廣闊無比。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時,感受到的是自己層層微觀細胞和粒子的層層歸正與淨化,而微觀與宏觀又是對應的,那是一個很廣闊的宇宙空間的淨化,但是這如此廣闊空間的淨化與不淨化,主動權卻在我的手裡。我理智清醒的選擇要淨化這一切,守住自己的思想,這5分鐘我清醒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不迷糊、清醒、理智。

第二個和第三個五分鐘,我讓沒有了雜念的自己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和幹擾,同樣清醒理智。不再覺得發正念是一個坐下來熬時間的昏昏欲睡的事情,而是目地明確的讓自己的主意識做主,在完成師尊的要求。可能我對發正念的法理認識有些粗淺,很多同修都已經走過了這一階段,但是對於我來說,這是剛剛做到的並且是自己主動去做的,每一點進步,與正確的選擇都是自己做主,或進或退,或守或攻,都要用在法中學到的法理去衡量。我悟到:明明白白的修自己,也是正念的一部份。最近最大的魔難就是躺著不想爬起來,學法煉功跟不上,我似乎理解了人神一念間,生活在舊勢力精心細緻造就的這個環境中,想要把我牽住,走出這個不正確的狀態就是靠正念和修煉。

最近學法時,對師父的一段法印象深刻,與同修共勉: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人世間今天的這種繁榮是歷史上從來沒有的。第一方面是為了讓那些個眾生,在這個繁華的、帶動人各種各樣執著的這種情況下,不叫你得法。就這樣式的,都在吸引你的執著心,看你還能不能得法。你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得法,那就承認你。你得不了法是你自己不行。第二方面,本來宇宙就應該毀滅的,那些生命本來就應該淘汰了,就應該是這樣的,你能走出來天上才承認。那誰能走出來呀?能啊!不是有大法、宇宙大法在傳了嗎?別人得,你為什麼不能得?!別人能修的好,你為什麼修不好?!這不就是個人問題嗎?天上認為這是公平的。」

以上是自己最近的一點修煉體會,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