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 救世人

遼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5月18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二十一年了,下面我把這些年的修煉情況向偉大的師尊匯報一下,同時和同修們交流。
 
一 得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大法的。當時不到三十歲的我,身體很不好,走幾裡路都感到很吃力。我曾患有鼻炎、地方性甲狀腺腫大、痔瘡、腰疼等,通過學大法,不長時間這些病就消失了,我的身體就好了。幹起活來有勁了,走路輕飄飄。

二 講真相 救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製造了一個個謊言,欺騙世人。使無數中國人受毒害,相信它的謊言,仇恨法輪功。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江氏流氓栽贓、陷害大法,我們面臨著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他們的責任。  

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只局限在發真相資料、掛條幅、貼粘貼、寫標語等,告訴熟人記住「法輪大法好,躲過大劫難」。隨著「九評」的問世,開始勸世人「三退」保平安。因為自己性格比較內向,不愛說話,救人的數量很少。

由於自己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非法關押五年,直到二零一三年回來後,才開始走出來救人。開始時,我用語音電話和直接對打方式。後來,我知道面對面講真相是我必須要闖過的一關,必須面對的。於是,我就隨著母親同修到集市上講真相、救世人,看她是怎麼講的,因為母親同修已經多年一直這樣做。通過取經之後,我自己就開始面對面講真相了。

萬事開頭難,面對眾生,自己的怕心還很重。看看這個人,年輕人不能信,別講了。看看那個人,好像是幹部模樣,別說了,說不定給我舉報了。就這樣,挑來挑去,講的都是老頭、老太,或者不著眼的,一次去了也沒退幾個。直到二零一五年五月,偶遇同修,她們向我介紹了經驗,我終於突破這一關。我不再挑人了,不管年齡大小,見人就和他們搭話,救人效果比以前好多了。在講真相過程中,同時帶著發一些小冊子、大冊子、光碟等真相資料。

在救人的過程中,有不明真相的人,會說些難聽或罵人的話,我基本能做到不動心。可有時和人爭論時,爭鬥心還有,當自己知道時,就不去爭了。這個心可不能要,一定得去。

講真相、救世人的過程中,也出現過很神奇的事。比如我想到了某某,又不想去她們單位找她。結果有一天早上去集市的過程中,正巧遇上了她。還有,我的一位同學在集市旁開店,我想:今天他在門口多好。巧!當我從那裡路過時,正好他從店裡出來。這真是你想什麼,師父都給安排好了。

隨著師父講法越來越明,我知道講真相、救世人是我們的責任,是我們的使命。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現在,我不局限在我們集市,有時也去周邊集市去講。有一次,我想到離我們這有四十裡外集市。可當時天氣陰的很厲害,我有點猶豫。查看了天氣預報,說是小雨轉多雲。去不去?去,正念占了上風,哪怕退一個,也不白去。那天退了十九人。等我回來時,天氣快要晴了。其實,師父什麼都給我們鋪墊好了,我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

三 圓融師父所要的

今年 「5,13」徵文快要結束時,正巧我去了一個同修那裡。同修說有人寫了徵稿,但她打字慢。我說我能打。其實我也不怎麼會打,只不過比這位同修能快一些。四月十一日晚上同修拿來六、七篇文章,讓我幫助打字。當時我看到同修們寫的文章,都需要修改。我是這麼想的,是師父讓我們做的,我要圓融師父所要的。

由於時間很緊,我就抓緊時間把這些稿件整理成文。第二天下午,我就把打好的文章送到同修那裡,我們倆一起修改後,同修幫著上網發出去了。

最近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參加了一個小組的學法,這幾位同修從來沒有寫過交流稿,我就鼓勵她們寫自己的修煉體會,我說我幫你們打字。有兩位把自己的這些年的修煉故事告訴我了,我幫著整理成文。要說寫文章,對我來說實在太難了,可是為了完成同修的願望,我得幫助她們。每次寫時,我都求師父,我說師父給我智慧,幫同修寫出來,結果寫完後,自己覺得很滿意。還有另外兩名同修自己寫的,我幫著打字、改一改,都發出去了。在這次寫稿的過程中,每個人都得到了提高。我看到了同修——無私無我的境界,對法堅定的信心,證實法可貴...... 在這裡我舉個例子,有位同修阿姨,為了大法她付出的很多。就向大法捐錢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她這個人很細,買東西時,都買不怎麼好的。可是對大法捐錢,從來沒有吝嗇過,儘管她家不是很富裕。家裡賣地錢,她女兒應該有份。她把大法放首位,大法捐一份,女兒一份。她家曾有過去的銀元幾十塊,她全部賣掉,都捐給大法了。她時時都把大法擺在第一位。通過這次和同修們的交流,同修在寫稿上有了一定認識,不管我們會不會寫,我們都應該向師父交一份答卷。 

隨著正法時間的推進,我們救人的機會越來越少了。所以,我一定抓緊時機,救度更多的有緣人,兌現誓約,圓滿隨師還。

以上是我這些年的修煉心得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