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真的什麼也不是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5月18日】

寫出來有些慚愧。本應該在邪惡幹擾一冒頭的時候就應該識破它,剷除它。但是由於人心,人為的滋養了邪魔。直到師父在夢裡點化我看到空間場有一條兩萬五千裡的大蟒蛇,我才震驚,才開始重視發正念清除它。這幾天由於長時間發正念,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比較猛烈。邪惡已經從身體裡消去很多,所剩無幾。疼痛多天的牙也好了。因為我不知道為什麼,兩側身體有點不一樣。左側身體物質多。但是從表面上看不出來。而且右邊腦子比較堵。覺得邪靈的爭鬥思想特別多。所以正念很不強。有時候說話都控制不了自己。所以那些年總喋喋不休的和丈夫吵架。而且左側物質都是些不好的物質。這也許就是舊勢力安排的。所以師父清理我身體我都感覺到。

我的修煉道路和外人接觸比較少,一般都是在家庭環境和強大的思想業幹擾下下走過來的。而且這麼多年修的也不精進。但是師父始終都不放棄我。對師父洪大的慈悲我的感恩之情真是無法用人類語言描述。

由於幾年前不精進很長時間沒出去講真相,從去年師父新經文下來我才震驚。急忙去救度眾生。每天救人風雨無阻,那種感覺覺得自己真是拚命一樣。什麼也不管了。剛開始怕心大的無比,出門就看到警車。好幾次碰到警車抓我。後來怕心也沒有了。就是一心想救人,把那些年沒救的眾生補回來。回來下午就大量的看師父講法。每天能看好幾本經文。師父每天都在法理中點化我。而且長時間發正念。因為不精進時身體堆的敗壞物質太多。不長時間發都不行。師父看我付出了,每天都給我清理身體,那些敗壞的物質多的沒法描述。師父又給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承受了多少痛苦。

這樣精進的狀態持續到今年三月份。就覺得眾生救了不少了。沒那種緊迫的狀態了。這一放鬆就又看起了常人網站。空間場灌進了很多不好的物質。我明顯感到那種情色的物質操控我說話。說話辦事都不一樣了。而且突然強烈的思念起丈夫。那種強烈勁年輕時都沒有過。其實是邪惡造成的這種狀態。後來清理了就沒這種感覺了。師父在經文裡用法理點化我。而我還覺得自己這麼多年不精進,不可能達到那麼高層次。師父的法不是點化我的。其實這種謙虛也是證實自我。我們到了哪個層次也不知道。只要是師父點化的按照那個層次的法老老實實去遵守就行了。由於不理智重視自己的修煉狀態,所以我也是稀裡糊塗了。師父法理點化我要修口。不要輕舉妄動。但是我還是把握不住自己隨便說話。和常人,和同修無不顯示自己的口才滔滔不絕。直到有一天牙齒疼痛難忍。我實在受不了想去牙科拔掉。但是明知道不對。因為我感覺到這牙和我左側身體的物質連著,那裡有一團不好的物質,必須承受才行。但是我實在承受不了這疼痛。就讓醫生打了麻藥,想拔掉。但是剛打了麻藥我就天旋地轉。馬上要暈過去了。我一遍一遍喊著師父。過了好一會才緩過來。醫生也不敢給我拔了。我只好回家來。但是那幾天真的很難忍呀。好像疼的隨時就要失去性命似的。我就在心裡一遍一遍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幾天後,好多了。

我這時候就應該有強大的正念剷除邪惡,但是因為丈夫要回來了,心裡很想念他,就想等他回來再去講真相。而且一塊結伴講真相的同修去外地了。就正好給自己找個不出去講真相的理由。牙疼出不去。所以就消極承受。也沒太多的意識剷除。有的時候為了減輕身體難受睡覺長達八九個小時。真是拿修煉當兒戲呀。但是你兒戲。邪惡可虎視眈眈的。我的牙疼總不能徹底好起來。還想自己身體敗壞物質太多。師父清理身體吧。但是如果你不好好發正念。邪惡不滅掉是清理不了的。直到師父點化我空間場的大蛇,我才重視發正念。剛開始發的時候,感覺到左側身體有一大塊東西,硬硬的,你都動不了它。我有些氣餒。這時候,師父點化我:「有些人有病了,一修大法好了,真的好了,可是舊勢力為了去你的心、要考驗你行不行的時候,它還讓你在你原來那個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覺,或者是有病的反應,連症狀都一樣,看你相不相信大法。那個時候怎麼辦?人神一念哪。你動的是正念,你說這都是假相、舊勢力幹擾,我修了這麼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你真的發自內心的一念,馬上什麼都沒有。可是這不是人說一說就能做的到的,那個堅定的正念發自於你的內在,不是形式,也不是嘴說的。比如有人說,哦,師父教我們這麼說,那我也這麼說。可是你心裡不穩,或者做給師父看,並沒有達到那個境界,真的那一念出來不能撼動它,不能夠擊破舊勢力幹的事,那不行。那是修煉中產生的正念才行。

  為了叫大家能夠處理好這些,我不斷的叫大家真正的學法、實修,正念一強真的跟神一樣力可劈山,一念就劈山,那你看它舊勢力還敢不敢幹什麼。正念一上來什麼都擋不住,所以被幹擾最多的、被迫害的最厲害的多數是那些個不太精進的學員,或者是學法不經常的,學法思想在幹別的事的,都會是這樣。而真正那些個修的好的大法弟子真的是幹擾不了,一點也幹擾不了,而且正念很足,同時在幫助別人,真的是助師正法。」 (《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我不管它的感覺,就一直發。這兩天突然身體燒起來了。頭疼,左側身體有往下排的感覺了。難受中我說師父啊,我再也不看不好的東西了。還得往外排。真難受啊。後來就嘔吐。昨天想急忙寫篇文章。就在難受中完成了。但是其中吐了兩回。我堅持寫完。寫完就好多了。

說起寫文章。也有些神奇。本來三月份師父就點化我寫心得體會。但是由於懶惰,又覺得自己寫不好。就一直沒寫。但這次牙痛過後,師父一下子把我的智慧打開了,一下寫出好幾篇底稿。我原來根本沒寫心得體會的念頭。雖然有點寫作的底子。但是才思泉涌,寫文章速度之快,有的文章思維邏輯寫出來連我都驚訝。而且你需要什麼經文的時候馬上就讓你找到。就覺得什麼都是師父在做呀。那幾天幾乎每天師父都加持我寫文章。但是師父不加持我就沒靈感。我才知道同修的好文章都是師父加持的呀。沒師父加持什麼也做不了。但是由於我文化水平有限。層次有限,只能讓我達到這樣的智慧了。前幾年也寫過幾篇文章,這幾年不精進也沒再寫。這次當我把自己的第一篇文章投遞的時候,正見網上「不負使命兌誓約」幾個大字映入眼帘。我眼淚一下子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才知道寫文章也是兌現誓約呀。

其中關於文章發表不發表,我倒沒有像別的同修那樣大的波動。雖然有時候也泛人心,但是沒太大起伏。因為我發了兩篇,剛沾沾自喜的時候,師父的經文馬上點化了我。「正法需要,你就應該把它做好,沒有什麼可說的。也不要以自己的身份自居,也不要自己覺的和別人不一樣。你們都是一個粒子,在我的眼裡,誰都不比誰強,因為你們都是我同時撈起來的。(鼓掌)有的在這方面強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強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說我有這麼大本事啊,怎麼怎麼樣,那是法賦予你的啊!你達不到還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達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覺的你自己怎麼本事。有的學員想讓我看他的本事,其實我想,這都是我給的,不用看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就冷靜了,既然是師父給的,你還自喜什麼。而且正見網上就那麼些地方。你的發了別人就發不了啊。我們是個整體,誰圓容不好啊?同修們修那麼好。這幾年也是看同修文章走過來的。自己的文章發不發表也無所謂。但是我可能那幾年不精進,現在寫文章也得補上吧。也得兌現誓約吧。所以我就那幾天幾乎每天都寫文章。其中也有起人心證實自己的時候,但是你投遞就是發不出去,但是一些能對整體起作用的就能很快順利投遞。我才知道寫文章不能亂投啊。修煉無小事。在另外空間都是大事呀。而且發了自己不好的文章也是件丟臉的事吧。但是自己目前就那樣的層次,那樣的水平,只好以後精進寫出幹淨證實法的文章吧。

現在我的牙疼已經好了,師父也給我身體清理了太多敗壞物質。腦子也清醒了許多。我也要去兌現我救度眾生的誓約了。經歷了這麼多,我想說的是只要我們在法中修,按照師父的法做好三件事。邪惡真的啥也不是。我但願有一天面對任何邪惡幹擾都能平淡的說一句「你啥也不是」。

層次有限,寫的不對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