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位思考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5月19日】

最近在和一些同修交流的時候,同修說的最多的一句就是:遇到觸及心靈的矛盾的時候,在那一瞬間往往就守不住心性,事後也知道自己不對,但在那個時候就是難受,甚至會難受好幾日。

我記得我自己也曾經遇到一次矛盾衝擊心肺的事情,讓我痛苦了大半年,事後想來其實就是「求名心」在作怪。

事情大致是這樣的:那是差不多八年前的事情,我平時和A同修走的比較近一些,對她無意中很看重,有一天A她說了一件事情,我開始不同意,結果她始終堅持,我無奈只好同意;這個時候她又不同意那樣做了。按說一件事情她不同意也就罷了。關鍵是此時她不但不同意,反而說我的不是。面對這種情況我有一種被耍的感覺。心裡難受的不行了。雖然我沒有對任何人說此事,但心裡總是過不去這個勁兒。甚至和別的同修也很少接觸,怕再一次被耍。哪怕是一些簡單的來往,我都很少參與,還是怕被傷害。

心裡那種痛苦時間一長就形成了物質,這種物質是涼涼的黑黑的一團,甚至每當想起A同修就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因為這種感覺實在很痛苦,後來我覺得真的不能總是陷在其中了。後來我通過在法上悟,覺得是自己把事情看得過於嚴重了。

為什麼自己怕別人把自己當作某類人,這不是名心在起作用嗎?為什麼很在意某個人說的話?這不是「情」嗎?那歸根結底為什麼自己要動心,而且在心裡有那麼大的波動呢?除了求名心之外不還是執著自我的私心在表現嗎?

正因為自己有不成熟不好的有漏的因素在,所以才會促成一些提高的因素,而對方的表現不正是在幫自己意識到自己哪裡有問題、哪裡不成熟嗎?!

當我這樣反過來看問題的時候,就發現那團黑色的物質在逐漸的化掉,過了幾天吧,發現這種物質被化沒了。我自己的思維狀態徹底改變過來了。

再以後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我發現當自己的心為之浮動的時候,肯定是自己有問題了。否則心裡絕不會為之浮動的。

就比如這次網上刊載大魔頭又病危的事情,有的同修還說笑話,讓我「預測」一下它的死活。我當即說,看來你還是把其死去活來看重了。幹嘛非得想它的死去活來呢?我們就盡力做好我們該做的也就行了。徹底剷除邪惡,不要為它的死去活來而出現任何波動才行呀!

那我們遇到這個事情換位思考一下:為什麼它經常的死去活來?是不是要看看我們的心裡還有沒有波動和看重?

修煉中我們就應該嚴肅的對待自己的每一個念頭,都應該用法來衡量對和不對,正和不正。只有這樣才能儘快的達到標準。

個人體會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