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親情 走出魔難

大陸大法弟子 琴

【正見網2017年05月16日】

偉大慈悲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在夢中:我和同修從一個大廳裡往出走,路過一個房間,房間的門、窗都透著祥和的光,暖暖的,心裡明白這是師父住的地方,我就使勁的往屋裡看,想看看師父,這時師父從屋裡走了出來,師父告訴我:要寫心得體會,我就使勁的點頭。

從夢中醒來,那個幸福啊!我看到師父了!

今天在學法組,一位老年同修講她的那個學法點被幹擾,講她那個組的倆個老年同修放不下對兒子、孫子的情,阻礙了回歸路。我就想尊師父命,把我這段刻骨銘心的去親情的心路歷程寫下來,來喚醒還在執著於兒、孫情的老年同修。一同實修,不辜負師尊苦度。

我家姊妹八個,我是最小的,從小到大是在父、母、哥、姐的呵護下長大的,甚至連飯都沒做過。自己成家以後更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丈夫百依百順,連女兒都讓著我,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可想而知我對親情的依賴和情重。

我九九年得法,剛開始去煉功點煉功,還沒怎麼學法,迫害就開始了,但是法輪大法的美好已在我心裡扎了根。二零一二年三月底的一天,由於發真相小冊子,講大法的美好,被當地公安非法綁架,這對我的整個家族簡直就是天塌下來一樣。因我丈夫和家裡親人多是警察,親眼目睹了這場迫害的邪惡、殘酷,在他們的觀念裡胳膊擰不過大腿,於是為了讓我放棄信仰,年近七十歲的大姐給我跪下了,哭訴著我要有個好歹,我們近九十歲的媽媽怎麼辦;(因老母親平時多是我照顧)這時,二哥血壓高,喊著、喊著就要過去了,二嫂哭著、喊著,丈夫說我不放棄信仰,他就跳樓不活了;更多的親人哭著求我,快說吧,別煉了,漸漸的我的腦子裡想不起師父、想不起法,滿腦子是他們對我的好,滿腦子是他們要死了,滿屋子、整個空間都是,快說吧,別煉了……終於有個痛苦的聲音說:“我不煉了”。然後我嚎啕大哭。

我被送到異地拘留所,丈夫、女兒、及親人也到了異地,由於我對親情放不下,儘管說“不煉了”,還是下了被勞教通知。家人得知找了所有的關係救我,但是,找到誰不是躲著不見,就說“法輪功”的事不行,別的事都好說。就在這時,我哥和侄女來看我,看見我,哥哥含著淚,侄女哭著說:“老姑,明天警察來,你罵師父,要不然就勞教了”。我當時聽了,真的是心一橫,“我死也不能罵師父”。後來明白就是因為我這一正念,情況有了轉機,外甥看對救我沒了希望,飛去廣州辦事,已到廣州,我姐就打電話,哭著、喊著對他兒子說:“你老姨要被勞教,媽也不活了”。就這樣我外甥只好又飛回來了,正好是清明節放假,這回找誰都在家。我們修煉人的事,真的是得靠信師信法,正念,我七天後平安回到家。

雖然回到家,因說了“不煉了”,那種懊悔,那種痛苦,離開法,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真的用語言無法描述。丈夫為了看著我不再煉功,休假帶我出去旅遊,並說要內退。出門的那幾天到哪都是沙塵暴天氣,天和我的心情一樣灰濛濛的。我有強烈想回到大法中來的心,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就給了我機會,丈夫單位打電話讓他回去上班,丈夫不放心,女兒就對他說:“你放心上班吧,我幫你看著。”就這樣我在女兒家住下,女兒上班,我幫著接、送外孫女去幼兒園,白天家裡就我自己,又開始煉功,同修還給我送來了一本手抄《轉法輪》,我寫了嚴正聲明。後來同修告訴我“你寫的嚴正聲明怎麼也上不去”,我明白一定是我心不夠虔誠,於是我就買了最好供果,上香,給師父磕了一百個頭,每個頭磕下去都是對師尊的無數懺悔,然後虔誠地從新寫了嚴正聲明。我又成了幸福的師尊的弟子,當然走回來家庭魔難也是不小的,但是我還能是師尊弟子就足矣,我就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對待丈夫及親人,善的力量感化他們。無限感恩師尊對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的不放棄。

二零一五年十月的一天早晨,當地國保大隊長及多個警察闖進家中,手裡拿著我起訴江澤民的起訴書,非法抄家,並強行把我抬到警車裡,到了派出所我就坐地上雙盤發正念。不大一會,我外甥女抱著剛幾個月大的孩子和我外甥就到了,讓我簽字說不煉了就回家,我平靜的說:“你們快抱著孩子回家,孩子太小,老姨沒事,我有師父。” 我被送到拘留所。剛到拘留所,姐姐、姐夫、外甥、女婿就來看我,姐夫說:“你丈夫太可憐了,警車剛走,心臟病就犯了,是我背著上車去醫院的,住院了,沒人照顧。” 說來說去還是讓我簽字回家,我什麼都沒說,心裡非常平靜,心裡充滿了對師父、對法的正信,也堅信丈夫什麼事都不會有。

第二天,我女兒和外地的哥哥、姐姐都來了。女兒見到我就哭開了,邊哭邊說:說她爸沒人管,她帶孩子多不容易呀,越哭越傷心,把那裡的警察都哭心軟了說:“你出去吧,我替你在這關著”。這時我哥又喊上了,“你師父好怎麼不來救你呢,你同修好怎麼不來看你呀,不還是家裡人關心你嗎。我要給媽拉來見你,你還讓不讓咱媽活了!”。我一聽他說對師父不敬的話,我就正念制止他,心裡想不能讓他造業,我就說:“你們回去吧,我沒事,過幾天就回去了,放心吧。”

他們走後,我長時間發正念,向內找,師父的法《論語》“在分辨出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在我腦中一遍一遍的想,親人在我腦子裡過,一個一個的想明白了,我要放下對他們的情,他們都是為法來的生命,今世和大法弟子是親人也是和大法有大緣份的,也是要救的世人。更堅信師父在《轉法輪》裡多次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修好了,師父什麼都能做,我只有修好自己,才是真正對親人們的善,如果我簽字出去了,不是對他們的好,是在毀他們。我堅定了對師父的正信,對大法的正信。我運用功能,調動在大法中修出來的最大的善、慈悲,求師尊加持,清除邪惡,解體迫害,喚醒警察的善,讓那些警察也得到大法救度。每次發正念都淚流滿面,同時對警察講真相,對那裡所有能接觸的人講真相,還一遍一遍的背《論語》《無存》等法,越背越明白,天地間我師父主宰,我師父說了算。

最後讓我們一起學師父《精進要旨》中的<修者忌>:

“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
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
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
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