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南宋名臣王十朋知曉前世為僧

【正見網2017年05月21日】

王十朋(西元1112—1171年),字「龜齡」,號「梅溪」,諡號「忠文」,溫州人,是南宋狀元、名臣、詩人,著有《王梅溪文集》等傳世。王十朋以名節聞名於世,剛直不阿,批評朝政,直言不諱,被稱頌為真御史。朱熹曾將他與諸葛亮、杜甫、顏真卿、韓愈、范仲淹五君子相提並論。王十朋不僅一生清廉,品德高尚,而且學識淵博,詩文自有風格,凡眼前景物,常常感而成詩,大多是愛民憂民、寓含教育之作,「海內有志之士聞其名,誦其言,觀其行,而得其人,無不斂衽心服」。《四庫全書總目》評價說:「十朋立朝剛直,為當代偉人。」

這麼一位有著歷史貢獻的人物,據記載他是北宋僧人嚴闍梨轉世而來,此事在《樂邦遺稿》、《天台山志》、《台郡志》等古籍中均有記載。嚴闍梨,俗姓賈,字「伯威」,是王十朋的舅公,也就是他祖母的兄長,年少時出家,戒行嚴謹,後來成為一代高僧,而且多文才,善作詩文,曾經與蘇東坡有過詩文往來,人多尊稱為「嚴首座」。( 註:「闍梨」,讀音shé lí,是梵語音譯詞的略稱,意為高僧;「首座」指佛教寺廟中位居上座的僧人,地位次於方丈。)

王十朋出生那年的正月,他的祖父王格夢見嚴闍梨前來,手捧一大束花送給他,卻又忽然不見了。而嚴闍梨就在這個月圓寂,王十朋的母親萬氏也恰好於這個月懷孕,時間非常的吻合。王十朋出生後長的眉毛濃重,目深神藏,不僅相貌與舅公嚴闍梨十分相似,而且聰明悟性也與嚴闍梨十分相像。他的表叔賈元達就說:「此子眉目類吾伯嚴闍梨,他日能文未可知也。」

因為以上這些原因,許多人都認為王十朋就是嚴闍梨轉世再來。王十朋在《記人說前生事》一文當中說,自己小的時候,每當有家鄉僧人見到他,都會說:「這個小孩兒是嚴伯威的後身」。雖然大家都這樣說,但王十朋本人畢竟沒有前生的記憶,一直有些懷疑,曾說:「或雲予前生為嚴闍梨,因以戲雲」。看來,最初他對於大家說他是嚴首座轉世而來的說法並沒有相信,只是當作戲言而已。然而後來發生的事情,卻徹底改變了他的看法。

一天,王十朋做了一個夢。在夢裡,他來到一個地方,那裡峰巒秀異,林木陰邃,並且有僧人在其中來往。王十朋所在的位置有一座石橋,橋上有一塊石碑,他就走到石碑前看碑文。這時,有一個僧人對他說:「這是您前生所寫」。王十朋追問僧人自己的前生是何人,僧人說:「是嚴首座」。

過了幾年,王十朋來到石橋寺,寺中的僧人居然在他來之前做夢,夢到迎接嚴首座歸來,結果第二天,王十朋便來到了寺院。王十朋在寺中遊覽,發現所見與幾年前他夢中的情景完全一致。此時,王十朋才真正知道自己確實是嚴闍梨轉世再來,所以他就寫了一首詩,紀念此事:石橋未到已先知,入眼端如入夢時;僧喚我為嚴首座,前身曾寫此橋碑。

王十朋從此對嚴闍梨深懷敬仰,並與佛門中人來往甚密,曾作詩句「令我名利心,一聽渾欲休」表達他聽聞佛理後不貪求名利的感悟。而且他本人也是這樣做的:一世清廉,兩袖清風,隆興元年(西元1163年)辭官歸故裡,家有饑寒之號卻不嘆窮;夫人死在泉州任所,因路遠無錢將靈柩及時運回家鄉。他在《乞祠不允》詩裡自述雲:「臣家素貧賤,仰祿救啼飢」「況臣糟糠妻,蓋棺將及期。旅櫬猶未還,兒晝夜悲」,結果靈柩在泉州停放了二年。王十朋為官,關心黎民百姓,自己卻是如此貧寒,實實在在的做到了不貪求錢財。

王十朋對自己前世為嚴首座之事,由懷疑到確信的過程,有力的證明了生命輪迴真實不虛,元神才是自己的真實生命,無神論只是個錯誤的理論。而共產黨的理論根源就是無神論,壞種子結不出好果實,根源錯了,那麼整個都錯了,共產黨的理論體系都是錯的。再看看王十朋的事跡,令人敬佩之餘也可發現他能如此清廉自守,與他明了前生,知曉輪迴,信奉佛理不無關係。當今中國之所以道德敗壞貪腐橫行,許多人都不得不承認這與信仰的缺失有很大的關係,那麼是誰毀滅了中國人的信仰呢?就是共產黨在無神論等理論指導下,不斷發動各種運動破壞了中國傳統文化與信仰,共產黨就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那麼要想重建中國的文明與信仰,第一步要做的就是退出共產黨的黨團隊組織,擺脫這個黨,不與他同流合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