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轉世的研究-生命永存的證據》(50) 保羅 (美國)



【正見網2002年05月24日】

保羅 (美國)

下面的故事是保羅告訴我的,他是一個有丹麥背景的基督徒。保羅原本並不相信輪迴,只是基於健康原因,在做過催眠回歸治療後才逐漸接受這種觀點的。他的故事特別有意思,因為他似乎記得介於前世和今生之間的中陰期的事情。保羅還特別講述了,他是怎樣選擇了一個偷運猶太人出丹麥的人作為他今生父親的。

就歷史來說,這是準確的。1940年丹麥被德國占領時,丹麥人堅持拒絕出賣他們的猶太人鄰居。在接下來的三年中,丹麥地下組織幫助猶太人從德國、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逃到中立國瑞典。於是,在1943年8月28日,納粹在丹麥宣布戒嚴令,企圖藉機把猶太人一網打盡,就像他們在很多其他國家做過的那樣。

但是,丹麥人一直在加強對德國占領的抵抗,他們獲知了納粹的計劃。在那計劃實施的前夜(也是猶太人的新年,羅什哈香納),丹麥海軍和漁民從海上偷運了5919個猶太人,1301個混血猶太人和686個與猶太人結婚的基督徒到瑞典。因為這個壯舉,僅有500名丹麥猶太人被納粹抓捕。在以後的整個戰爭期間,丹麥地下組織持續不斷地把猶太人送往安全地帶。

對於前世是猶太婦女的保羅來講,顯然是這種為了猶太人的利益而表現出來的英雄品質,吸引著他選擇了今生的丹麥父親。在隨後的一封信中他寫道:

「1974年前後,我做了一百多個小時的強化催眠回歸,有很多情形進入了我這年青人的腦海。當得知我的上一世是猶太婦女時,我有些震驚。通過回憶一系列事件,我逐漸弄明白了上一世的一些思想,以及他們是如何和我在一起,並影響我這一世的。這種回憶就像是我在回憶小學一年級的事那麼真實。

「失去身體後,我(靈魂)向北移動,並找到了我(現在的)父親,他是一個同情並積極幫助猶太人離開和通過丹麥的人。我在父親的周圍『盤旋』,等了幾年才優先得到第一個人體。

「一件有意思的事是,前世我有一個兒子,我想他是在柏林學醫,但大約是在1933年移民到了紐約。我想不起他姓什麼,但我相信這個醫生現在還活著,就在你們國家。他的年齡大約在77到83歲之間。我認為通過他生活中的一些情況可能找到這個人。他父親比他母親(我)早很多年過世,可能死於二十世紀20年代。他的家是柏林南邊一個小鎮上的富有人家。當然,按理他是在1944年左右失去母親(我)的。在那戰爭最後的幾個危險的年頭裡,她賣掉或失去了家裡的房子,生活在比較小的公寓式的環境中。他可能是家裡的獨生子。他母親很可能是深色皮膚,善良並體貼人。」

保羅對這些記憶的真實性深信不疑,還因此問我,是否能幫忙找到他尚在人世的上世兒子。不幸的是,紐約城有這麼多老年猶太人,沒有姓氏,事實上我是不可能找到他的。不過,我答應發表這個故事,抱著一線希望,或許有人會辯認出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