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26期 大法修煉中的醫學奇蹟專輯(一)



【正見網2002年06月03日】

  • 癌症病人修大法後獲新生

  • 大法再創醫學奇蹟:癱瘓八年 半月疾愈

  • 法輪摘瘤顯奇蹟 教練獲新生

  • 法輪大法在我身上創造了醫學奇蹟

  • 大法創造的醫學奇蹟-高位癱瘓患者的新生


  • 癌症病人修大法後獲新生

    大法弟子

    我是一名退休職工,一生坎坷,到老來身患頑症,身體左側從頭到腳半邊麻木,96年因動脈硬化住院花了2400多元也沒有什麼效果,後又到其它地方求醫,用了幾百元照樣沒用。

    98年底我有緣得法,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煉功,認識到病是業力造成的,隨著心性的提高,各種困擾我多年的頑症消失了,象變了個人似的,我覺得大法真是太好、太神奇了。

    我妻子身體一直很差,看到我身體的變化,99年5月也和我一起學大法了。不到三個月,突然身體消業很厲害,到醫院檢查發現胸腔大量積水,左肺萎縮,診斷為惡性腫瘤。由於我妻子學法不久,再加上當時邪惡的宣傳與迫害,她對大法有些動搖了,不敢學法煉功。99年7月22日後,電視天天播放著誣衊大法的節目,公安局、單位保衛科強迫我們交書、寫「保證」,連我外出給妻子求醫都必須先請假。我們又到市里醫院複查,胸腔積水達14X9厘米,只查了左肺,不敢查右肺。在手術台上,她呼吸困難,連輸氧都受不了,而且面呈青色,醫生怕她死在手術台上,不得不停止檢查。到第九天,主治醫生看看說沒辦法了,要她出院,並私底下跟我說:「你妻子這樣的病,最多也就能活三個月。」

    在市醫院,我和妻子曾看到一個婦女煉功,她當時大聲對我們說:「對我們自己都有好處,為什麼不煉?」我對妻子說:「你說煉功不起作用,人家怎麼還在煉呢?師父只看人心,要學法輪功,就一定要修心性,要堅定!」我妻子有點明白了。出院時,人瘦得皮包骨。儘管我沒有告訴她是肺癌,但她精神很差。我勸她繼續學法輪功,說:「只有放下心來,真正做為一個大法弟子來學法煉功。」我妻子表示願意學,但她不能自己看書,我就給她念《轉法輪》。不管邪惡勢力怎麼猖狂,我們天天堅持學法煉功。

    那個時候,全國的邪惡勢力為了打壓法輪功,報紙、電視台到處搜集材料,本地邪惡分子還曾經企圖將我妻子的病說成是煉法輪功煉病的,而且還準備當典型上電視宣傳。我心裡曾默默跟師父說:我妻子現在不能死,不能給邪惡勢力迫害大法以藉口,請老師成全。沒多久,奇蹟真的出現了,妻子能下地幹活了,能操持家務,還能種菜。當初為了給妻子治病,跑了許多醫院,求了許多名醫,花了一萬多元錢,最後還是被醫院判了「死刑」。可是,她真正放下心來學法輪大法,不打針、不吃藥,沒花一分錢,現在紅光滿面,這完全是李老師的法輪大法救了她的生命。沒見過師父的面,自己學法煉功,就能使一個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重獲新生,這樣的功法不好嗎?我們能不由衷地感激我們的李洪志老師嗎?

    有次我去醫院有事,碰到那個主治醫生,他問,你老婆又來了?我說,我老婆沒來。醫生說:是啊,我也說看樣子是沒有幾個月的命了。我笑著說:我老婆早好了。他大吃一驚,好了?吃什麼藥好的?我說什麼藥都沒吃,他說不相信,我說你不信到我家裡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今年三月份,單位領導又到我家騷擾,我給他們講,我們法輪功都是做好人,對社會、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他們卻用電視上那一套來污衊大法。於是我把我和我妻子修大法後的神奇功效講給他們聽,並拿出當時的病歷給他們看。他們看後啞口無言,其中一個狡辯說(病歷上的)符號看不懂,我說掃描診斷書和出院證總不會有假吧?上面明明寫著三種病,而且你們許多人也看到了我老婆原來是什麼樣,現在是什麼樣,你們總應該相信了吧!他們無言可答,竟無恥地說,反正你不能說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別人問你,就說是吃藥吃好的。

    我妻子的肺癌的的確確是煉法輪大法煉好的!法輪大法是萬年不遇的正法!法輪大法好!


    (轉載自明慧網)


    大法再創醫學奇蹟:癱瘓八年 半月疾愈

    我是河北的法輪大法弟子,今年52歲。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丈夫因車禍,失去了生命,丟下70歲的老婆婆,三個年幼的孩子,長子11歲,女兒7歲,小兒子剛4歲,我年輕輕地守了寡。家裡人怕我丟下孩子改嫁,就派人看著我。在當時的處境下,上有老,下有小。家裡地里全靠我一個勞動力支撐著,日子艱難啊!我不知道怎麼往前走,更可怕的是,丈夫剛去世兩年,婆婆也去世了,我又突然得了偏頭疼病,手腳麻木,隨後得了類風濕,完全癱在床上,不能動了。

    這一癱就是八年啊!一天只能吃一個雞蛋,喝點水,天天靠輸液打針吃藥維持著生命,家裡又沒錢,把親朋好友的錢都借遍了,到處求醫問藥,找偏方,錢花了不少,但病也沒有好轉,夏天也離不了棉褲,棉襖,輕點時勉強能拄雙拐下地,冬天在床上癱著起不來,整個臉經常浮腫,全靠女兒伺候著,為了照顧我,她也吃了不少苦。在孩子們的心裡,幸福就是母親能健康起來。

    1997年11月20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我在功友們的幫助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十幾天就結束了癱瘓的苦難日子,我重新站了起來!

    我沒有文化,我們村修煉大法的人很多,功友們拿著《轉法輪》來我家讀,才修煉了七天,我就扔掉了拐杖,下地走路了,到第11天時,我決心要到煉功點去學法煉功,天下著小雪,路很滑,踩著雪,小心的走,還是重重的把我摔了個跟頭,當時心想,在床上不能動,如今我能拄拐杖走路了,我一定要走到煉功點,我爬了起來,終於到了煉功點,見了功友,說起摔跤的事,輔導員說:「能走了,還拄拐?」我明白了後,就徹底扔了雙拐。功友們和鄉親們都說是奇蹟,村裡的鄉親們看到我身體的變化後,高興的領著我到俺娘家走走,我竟然在學法輪功十幾天的情況下,走回了娘家,一氣走了十多里地。

    同去的人走得快,先到了一步對我娘說:「我把你閨女領來了。」我娘聽後說:「不可能,沒影的事。」一抬頭,看到我站在她的面前,激動的說:「閨女這是怎麼回事,下著雪,你們是怎麼來的呀?!」

    我高興地說:「是真的,我是修煉了法輪大法,癱瘓八年的類風濕好了,我是走來的!」

    看到我這樣大的變化,我妹妹也開始了修煉法輪大法,女兒也得法了。

    那時功友們經常去各村弘法,我都參加,都是走著去,近的十幾里,遠的幾十里,坐拖拉機去弘法,走到哪裡,我的奇蹟就傳到哪裡,至今我們那的父老鄉親都知道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

    自1999年7月20日以後,在報紙上,電視裡惡毒的宣傳下,世人都被謊言所蒙蔽了,有人對我的事也產生了懷疑,有人問我:「你是真的煉法輪功身體好了,也沒吃藥?」我堅定的回答:「醫院沒治好,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半片藥也不用吃。」

    一次村支書把我叫去,當著鄉領導的面問我:「你的病是吃藥吃好的,還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我說:「支書,我家的條件,你不是不知道,我的病你更清楚,我就是煉法輪功好的。」

    還有一次,鄉幹部碰到我,就問:「聽說現在你還在家煉。」

    我回答:「我不煉咋?我修的是真善忍,師父讓我們做好人,你說我錯在哪裡?」

    鄉幹部聽後,沒吭氣就走了。

    我想我不能昧著良心說話,我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我要把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所有的人,讓人們真正地了解法輪大法的神奇。

    (大陸大法弟子口述)

    (摘自明慧網)



    法輪摘瘤顯奇蹟 教練獲新生

    我今年61歲,曾任過體育教練,是一名教練員。修煉前,我患有冠心病、動脈硬化、膽囊炎、胃炎、十二脂腸潰瘍、關節炎、前列腺炎、直腸炎、嚴重的腎虛、肝炎造成了輕度肝硬化。因為訓練比賽造成傷害,有嚴重腦外傷留下的後遺症、腦震盪後遺症、手術後遺症、青光眼、關節損傷、骨折、頸椎病、胸腰椎彎曲、跟骨距骨橋、骨質增生及股骨頭壞死等,所以我每天都在痛苦中活著,活得質量很低,也很累。

    1996年,病情加重,幾個月的治療不見效,越來越重,連續感冒發燒不好,導致腦血管痙攣,植物神經紊亂,冠心病發作,心衰等一系列內臟功能衰退,漸漸臥床不起了。我老伴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學員,她希望我也能走上修煉大法之路。開始我因各方原因不相信法輪功,後來知道一些法輪功的內容,覺得有道理。但對其中一些問題不理解。

    由於病情一天天加重,於是我抱著治病的態度開始看李老師講法錄像,看後很激動,很興奮,確實感到法輪大法非常好,可就是放不下自己的病,還有過去所做的錯事和壞事總在腦子裡出現:文革期間當過造反派的頭頭;脾氣暴,性子急,訓練比賽時常打罵隊員;爭鬥心、妒嫉心、名利心都很強,全國比賽時也抱怨裁判不公,和主管幹部及裁判吵架,所以在運動界都知道我,我的毛病是出了名的。所以產生了很強的自卑感,心中總出現一種想法排不掉:大法雖然好,可你煉不了,李老師也不會管你這樣的人。我對自己過去的行為特別懊悔,所以非常苦惱,非常痛苦。總認為自己沒有資格成為大法的弟子,如果在自己身上出了問題,會給大法抹黑。在臥床的一年半時間裡,有時帶著老花鏡看《轉法輪》這本書,但我始終沒有煉功,思想鬥爭得很厲害。

    98年9月份我終於橫下一條心走上修煉路。由於我長期便秘、腹脹,吃不下東西,造成呼吸困難,全身冒虛汗,浮腫很重,也走不了路,所以煉功很困難。開始從幾分鐘、十幾分鐘,到一星期後可以煉半小時了。也就在這時我突然開始拉肚子,便的都是黃水,一點別的東西都沒有,簡直系不上褲子。吃不下,喝不下,哪來那麼多水啊?這樣整整拉了三天水才停止,奇怪的是身體並沒感到無力,精神沒垮,而且煉功的四十分鐘裡就不拉。這次拉過以後我覺得胃腸通順多了,每天可吃三頓飯了。十多天後,開始更大規模的清理身體。從此以後食慾越來越好,食量越來越大,人也一天天胖起來了。有了精神和力量,我就能每天看《轉法輪》、煉功,很快由三十分鐘增加到七十分鐘的動功,打坐由三十分鐘到四十分鐘。緊接著我就走出去到動植物園煉功點集體煉功,周六、周日到弘法點去弘法。

    大法使我一天天強壯起來,我的頭痛眼痛病首先被拿掉了。因腦外傷造成我左眼眶上方、頭部中心線偏左三公分處有一個1.2cm*0.8cm的鈣化瘤,壓迫眼睛,加上腦震盪後遺症,幾十年頭疼、眼疼不止,非常痛苦。在我剛學法不久,有一天晚上我讀經文到後半夜三點鐘才睡覺,剛入睡不久,就清楚地看到一個金光閃閃的東西進到那個長瘤的部位,快速繞頭內部轉一圈,光亮由粗變細,由強變弱消失了,當時我似疼非疼,似熱非熱。以後我在醫院拍了一個CT片,瘤子不見了,被摘掉了。到目前我的腿疼、頸椎疼、肩周炎、關節病、股骨頭壞死的疼痛都沒有了。每天早四點多種起床學法看書,五點鐘去公園集體煉功,回來後打坐或者看書,白天學法、辦事,晚飯後學法或煉功,十點半左右才休息。但我的精力還是很充沛,走路、騎車都不覺得累,視力也在不斷好轉,由二百度老花鏡都看不清楚到現在不戴鏡子也看得清楚了。

    還記得在我病重期間,有關領導曾和我商量過後事處理問題,我也寫下遺書。誰也沒想到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給了我新的生命。因為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大法在逐漸改變著我的身體,也在不斷地改變著我的思想、行為,提高著我的心性。就在我走出去參加集體煉功弘法後,就接到了外地的聘請,幫助訓練指揮球隊參加全國第九屆運動會的比賽。雖然那時我的身體還不強壯,我還是堅持每天學法煉功,並圓滿地完成了外地代表團交給的任務。該球隊的運動員都是有工作的成年人,成份很複雜,又是業餘選手,不好管理和指揮。由於我能以大法為師,嚴格要求自己以大法弟子的標準去對待和處理出現的任何情況,去對待每個運動員,關心他們,愛護他們,善意地幫助他們,使他們深受感動。在整個運動會期間我沒有發一次脾氣,沒有對出現的任何情況亂髮表評論,也就更不會去罵人和傷害別人了。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到目前為止沒發過脾氣。運動會期間各代表隊的領導和隊員都對我有很好的評價。

    病重期間,有人得到消息說我仍在病危之中,有的說我已經不在人世了,這回看到我後都很驚訝,紛紛問我為何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我堂堂正正地告訴他們:「我是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運動會期間熟人們見到我都有一種新的感覺,都覺得我不僅身體變好了,人變年輕了,更明顯的是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待人處事和藹可親。

    我每天都在學法煉功,在單位里、在家庭中處處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心性,做事說話都要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傷害別人,多為別人著想,什麼事不去爭不去鬥,一切隨其自然,很多執著心和慾望在不斷的放淡。大法使我變了一個人,在逐漸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同時,我的心性在提高,身體在變化,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變化。我想,任何一個國家和民族都希望人心向善,富強昌盛;任何一個人都希望自己健康無恙。法輪大法能福益於社會和人民,相信更多的善良的人們會逐步地認識、接受、修煉法輪大法。

    (轉載自明慧網, 題目為編者加)


    法輪大法在我身上創造了醫學奇蹟

    蔡少玲

    我是1997年7月22日得法的,這個日子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回想修煉的兩年來,我的身體上和思想上都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原來灰暗的人生也因此而變得光明。

    (一)我的得法過程

    十年前,正當我從名牌大學畢業躊躇滿志地繼續讀研究生的時候,我患上了一種奇怪的病──「系統性紅斑狼瘡」。這是一種免疫性疾病,病情複雜,十分兇險。我的腎臟受到嚴重損害(尿蛋白++++,24小時尿蛋白達到十幾克),後來又造成嚴重的肺部感染,生命垂危。由於我作醫生的父母的精心地看護和醫術高明的醫生的及時救治,我活了下來,可是活得卻很艱難。我每天必須服用一大把西藥和一大碗象紅色粘土一樣的中藥湯,每天要自己測尿蛋白觀察病情變化,定期去醫院作化驗和其他常規檢查。雖然病情漸漸穩定,但總感覺如履薄冰,擔心哪一天又會有新的病情出現。

    到1993年秋,由於長期大量服用激素(強的松),引起嚴重骨質疏鬆,造成雙腿「缺血性股骨頭壞死」。我的腿疼痛難忍,不是雙腿僵直蹲不下去,就是蹲下去站不起來,嚴重的時候睡覺時翻身都有困難,行走時一瘸一拐,有時根本不能行走。然後就到處尋醫問藥進行治療,三伏天我的雙胯處還得貼著大片的黑色膏藥。為了防止股骨頭處塌陷,我竟坐了一年的輪椅。我當時想只要我的病能好,我什麼苦都能吃。可是1997年5月下旬,當我又去醫院拍X光片時,醫生告訴我說,我的雙測股骨頭都已嚴重塌陷變形,要儘量減少活動,時機成熟時準備置換人工關節。我聽到這裡完全明白了我今後的日子會是什麼樣。好心的朋友勸我買一輛殘疾車(就是那種簡易的電動車),省著用腿,到歲數大時再作手術。

    我聽不下去了,我現在才三十幾歲,如果我能活到五十多歲或六十多歲,那我這二十幾年或三十幾年的生活將生不如死,而且還會拖累我的父母、親人、我的丈夫。我心裡暗暗萌生了一個強烈的念頭:現代的醫學對我的病已無力回天,我必須尋找一種超常的東西來救我。我要好好活呀,我還年輕,我有好多事要干啊。這是我想起來一年前(即1996年夏)同事曾經給我推薦過一種叫法輪功的氣功,說是非常好。我當時因為對常人的醫療手段還存一線希望,所以只是置之一笑,但是現在卻非常想了解法輪功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很快借到了《轉法輪》,花了兩個下午的時間通讀了一遍,當時覺得師父講的真好,我想煉這個功。就在1997年7月22日這一天,我找到了北京大學煉功點,從此踏上了修煉的路。

    (二)法輪大法在我身上創造了奇蹟

    剛到煉功點時,正好趕上組織集體收看師父在大連講法,我就去看了。學會動作後,我每天就到煉功點上和大家一起煉動功,自己在家煉盤腿,做做動作。我當時還沒有放下自己的病,兩星期後照例到醫院作化驗及常規檢查。等結果出來後,令我非常震驚,所有指標全部都是陰性,全都正常了。近十年來我每次去取結果時總是惴惴不安,總是有喜有憂。沒想到我修煉大法只有兩個星期,就甩掉了這沉重的包袱,我初次感到了大法的神奇。此後不久,我便停掉了所有的藥物,我要一心一意地修煉。在97年8月19日晚,就在我修煉快一個月時,我的天目開了,我看到了另外空間的一些美好景象,使我更加相信那是真實的存在,堅定了修煉的信心。我於是不管颳風、下雨、下雪,不顧酷暑嚴寒,每天都到煉功點上和大家一起煉功。自從煉了法輪功、我精力充沛,干工作好像不知道累。我當時在北京的一所大學裡教英語,每周要教授十四課時的英文課,還要參加每周四小時的英文業務學習,星期六還要給參加統考的研究生上四個小時的強化複習課,憑我以前的身體狀況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我現在卻能輕鬆地承擔這一切,並且儘量去做好。

    98年2月底我來到日本東京和我丈夫團聚,並找到上野煉功點。我平時自己煉功、學法,周末時去煉功點和大家一起煉功、學法、交流。8月中旬我隨我丈夫和幾個朋友一起到富士山旅遊。原來我不打算登富士山、到了富士山五合目(即2305米處),我想我已經來了,為什麼不試試看?能上多高就上多高吧。我就和他們一起爬山,沒想到越登越有勁,一直上到8.5合目(即3450米處)。第二天開始下山,順利返回。後來朋友們說我有毅力,其實哪裡是我有毅力?一個常人拖著一雙殘腿,要在滿是火山熔岩和石頭的山路上攀登1000多米,無論他多麼有毅力也只能望山興嘆。我深深感到是大法的威力,是因為我修煉了大法才會這樣。這些年來我丈夫也因為我的病而擔心,後來我問他:「我現在得法了,沒有病了,你不用那麼操心了吧?」他說:「從你能爬富士山那天起,我心裡就踏實了。連富士山都能爬,你還能有什麼病呢?」是啊,我確實感到大法在我身上產生了奇蹟。

    (1999日本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整理)

    (轉載自明慧網)


    大法創造的醫學奇蹟-高位癱瘓患者的新生


    一個前高位癱瘓者的自述


    我是一名殘疾人,右臂麻痹,是小兒麻痹的後遺症。直到今年43歲了,一直用左手。因為殘疾,高考、招工全不要,只好幹個體。社會的腐敗、人心的變壞曾使我這個殘疾人很消極。由於身體不好,家庭也很困難,活得很累。長期的疲勞過度使我又得了多種疾病:風濕性心臟病、風濕性關節炎、左肩肩周炎等等,幹活非常吃力。

    於九六年到九七年進一步發展成高位癱瘓,度日如年。雖然住醫院花了不少錢,但始終也沒有查出癱瘓的原因,每次醫生都說只能觀察病情的發展。由於家庭貧困,根本住不起醫院,用偏方治療後剛剛能走路,每天都靠吃速效救心丸活著。回想得法前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

    九八年我喜得大法。當我第一次看《轉法輪》時,我的身體立刻感到非常輕鬆。當我把所有的大法書都看一遍之後,我明白了很多法理,整個身心全都發生了變化。從那時起,我就下定決心:修大法的路我要一走到底,什麼也干擾不了我。有人說,我連胳膊、腿都不好使,又怎麼煉功?我說沒關係,我有心,我用心煉,我多學法。就這樣,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有病的症狀全部消失了,根本不用吃藥,走路一身輕,能幹活了,也能煉功了,心情特別的好。

    我丈夫以前有風濕性關節炎、胃炎、腎炎,最重的病是B肝。用了很多的藥也不能給治好,總是吃了這個藥後又犯了那個病。得B肝後身體更差了,吃什麼藥都過敏,還經常感冒。疾病纏身的他有時痛苦得生不如死。九八年我們一起煉功後,神奇也在他身上出現了。從煉功一開始就什麼病症都沒有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既精神又能幹活了,一身輕鬆。

    我丈夫與他前妻的兒子今年十九歲,2000年12月份突然得了肺積水,發燒、呼吸困難,因為不能躺下,無法睡覺,孩子非常痛苦。醫院讓住院觀察治療。由於他在那之前不煉功,我和他爸就藉此機會向他洪法。以前讓他煉功他不煉,現在他有病了,出現痛苦了,他開始問我們他病得那麼重還能煉功嗎,我和他爸都說:「這麼大的法熔你一個小孩太行了,但是你必須把自己當做一個真正修煉的人,而不是一個病人,如果真能做一個真正修煉的人你就會看到佛法的偉大。」孩子說:「那我就跟你們煉功!」當天晚上煉靜功後他就能倒下睡覺了,呼吸也不那麼困難了。第二天早上他第一次煉動功,一個小時的動功煉完後,奇蹟出現了:他吐了兩次黃水,還上了一次廁所,然後身體就輕鬆多了,以後的每天他都聽師父講法,連續吐了三天黃水,之後就什麼症狀都沒有了。到了第五天他就高高興興地去上班了。

    以上是大法的神奇在我家的體現,從常人醫學的角度根本解釋不了。但這都是絕對真實的,這只是從祛病健身一個角度講的一點點而已。現在我們全家都修大法,只有真正實修的才能感受到法輪大法的偉大神奇。我的家庭也變得非常和睦,現在無論有什麼事,我們都能用大法來衡量怎麼做,修自己,找自己的不足,一思一念都不放鬆自己,不忘自己是個修煉的人。

    雖然還有做的不足的,也曾被邪惡勢力鑽過空子,但在學法中已找到自己的那個心,現在又從新走在洪法、護法的「助師世間行」行列中。

    大陸大法弟子


    (摘自明慧網,題目為編者加)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