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本是同根生(四)-- 愚民政策與道德工程

鵠章

【正見網2002年08月17日】

在《論語.泰伯篇》中,孔子說了一句非常具爭議性的話,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民」就是一般人,老百姓;「由」有『從、循從』的意思。所以這是談治國管理,這句話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一般百姓只要他們遵照著做就行了,不需要教育灌輸太多的知識。孔子的話幾千年來被中國人奉為圭臬,到了近代五四運動、文化大革命,打倒孔家店,這句話就成孔子的「罪狀」之一。一夕間這位有教無類的至聖先師成了愚民政策的代言人,帝王專制的打手,同時還得承擔導致中國封建科學落伍的最大責任。

後來有學者出面為孔子解危,說孔子非常民主,這二句話其實是古人圈點標錯了,應該讀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那意思就變成了:人民如果普遍知識高了,就讓他們政治自由,公開選舉投票;如果素養水準不夠,就教育灌輸知識。於是孔子恐怕又成了民主政治的創始元老。隨著現在逐漸民主,我們可能弄不清,也許也不在乎,孔子真正的意思。

其實走過歷史交接年代,現代人更應該思考孔子的話真正的意思,先不說為什麼,到底什麼才是孔子的主張呢?前文我們提過孔子是個十足的修道人[1][2],儒家思想根源於道家,老子《道德經》有一篇更直接的論述: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
(自古以來懂宇宙法則的明君,不是教人民豐富知識,而是用「道」保持他們的淳樸)

民之難治,以其知多。(人民將難以管理,會因為他們有太多知識)

故以知治國,國之賊;不以知治國,國之福。

(所以人民多知識後,用知識來管理國家,將是國家的災難;維持善良本性,人民能自我約束,才是國家的福氣)

知此兩者亦稽式。(認識到用知與不用知的關係,這就是個公式、定理)

常知稽式,是謂玄德。(能依這個定理行動,就等於積了深遠的大德)玄德,深矣,遠矣,與物反矣,然後乃至大順。」《道德經.六十四章》(玄德是另外空間的白色物質,質高量多;德是吃了苦,承受打擊,做了好事得到的,與人世間的物質性質恰恰相反,積了玄德將來機緣成熟就好修煉、長功快。)

所以,為什麼人們感到《道德經》玄奧,因為是給修煉人講道,教人放棄名利情與返本歸真,不是一般知識理論,更不是政治學。中國古代根本沒有「政治」這個名詞與概念,政治就是典型所謂「以知治國」的產物,所以我們可以確定孔子是主張這種現代人認為的愚民政策,那麼也許有人會問,這位有教無類的教育家,怎麼會主張愚民呢?筆者個人認為:孔子實際上根據道家的理論在為中國社會建構精密的「道德科技工程」 [3]。

大家回想一下,二千五百年前老子與孔子所處的春秋時代,那是一個政治長期分裂,諸子百家爭鳴,社會開始動盪的年代。百家爭鳴意味就是人民思想非常活躍,從修煉的角度看複雜的思想就是代表離道漸遠,業力漸大,表現就是道德出現淪喪,這就是「民之知多難治」的現象。知識豐富就凸顯人類私心,重視自我權益就不願吃虧,爭權奪利就掩蓋本性,此後戰國時代、秦朝暴政,法家似乎統一中國,其實也把人性扭曲到了極點,直到楚漢爭霸,中原長期處於殺戮戰場,中國幾乎瀕臨崩潰邊緣,人口可能只剩五六分之一[4]。修煉的角度看,這也成了必然的消業現象,人造業會有病、磨難出現,社會造業就會帶來災難、戰爭等消業現象。如果不是漢初文景的黃老之治與武帝的獨尊儒術,淨化復原社會,殘存中國人早就成為北方凶奴的奴隸。孔子的弟子們歷經幾代的努力,儒道思想終於正式成為中國文化的主流,多元回歸到單一有道內涵的儒家思想,這是歷史的真實,當然也都是歷史的安排。

孔子看出社會發展的危險,所以道德工程外觀就主張恢復「周禮制度」,而工程核心- 「改變人心」部份就是孔子「仁」的思想,給中國人建立一做人處世的規範、中庸的價值觀[5]。至於科技的精髓--「道的內涵」,所謂「士志於道」讓根基好的人走向修煉之道。這就是筆者所謂「道德科技工程」,這個工程計劃並沒有完整的實施,除了周遊列國後並沒有遇見伯樂外,另外發生了二件關鍵事件:顏回早逝與孟子出現,導致道德科技方案演變成為政治維繫工程,筆者另文敘述,此暫不多言。然而由於中國古代特殊的物質觀[6],科學走了另種發展路線,使中國社會沒有過度的物質化。儒道思想確實使中國文化順利地延續了二千多年,中庸的價值觀維繫了這個地區精神與物質不致不成比例敗壞,為以後眾生中土結緣鋪妥了歷史的大舞台。

孔子在《易經.繫辭》:「一陰一陽之謂道……仁者見之謂之仁,知者見之謂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鮮矣。」古稱有德行的人為君子,鮮字(音險),盡、完成的意思,這段意思是:道這個宇宙法則……讓仁者認識了,知道為什麼要做好人。讓知者開智,知道為什麼要修煉。融在一般人的生活文化中,讓百姓自然遵循卻渾然不知。這就完成道在人這層次讓人能重德、養德生存方式!這是理想的人類生活方式,還是愚民呢?

身為現代人的我們是不是該以史為鑑呢?歷史本來就是一面給人看的鏡子,那麼想一想,知識爆炸的時代,現代人的思想復不複雜?接受這麼多的教育知識,我們變的更善良,還是更自私?如果變善良,為什麼法令越訂越多?科技改善物質生活,我們的心變得更溫馨,還是更冷漠?更多物質滿足,我們生活更充實,還是更空虛呢?在中國古代春秋戰國時代,已經走過一次思想複雜的年代,歷史也把演變過程、結果和代價展現給了人類。不懂宇宙法理,看不出危險可怕!不懂宇宙法理,不知道孔子、老子的話的含意。前文[2]我們曾請讀者體會,李洪志師父在《精進要旨》中說:「法輪大法是把宇宙的特性(佛法)萬古以來第一次留給了人,等於給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階梯,……」這次我們請讀者思考一下,要讓情況更糟糕、更大面積的現代人,不要經過毀滅性消業災難,恢復到能普遍重德行善的社會狀態,這次道德科技工程要有多大難度呢?當然極度艱難,但是也不難!

歷史上,無論老子、孔子,甚至釋迦牟尼佛、耶穌基督,誰也沒把真正「道」、「法」、「真理」直接講給眾生聽,都是隱而不宣讓人去悟、去感受覺者話的內涵。筆者過去常自問,這些古人寫了這些,人根本不知所云,聖人既然有道,有佛法為何不明言呢?實不相瞞,筆者在看完《轉法輪》瞬間,這些殘留在腦中的論語、老子、佛經通通都出現意義了;更可怕的是,歷來鄙視的那些掛在電線桿上的基督教教義牌也一下明白了內涵意義,真是既羞又愧自己心思複雜還怪聖人小氣……前文筆者之所以特別談「朝聞道 夕可死」[2],這次真是直接讓眾生聞道,聞道行之即是覺者,這次直接造就這麼多的平凡的覺者來推動這次宇宙性的道德科技工程復原更新計劃,這是讓艱難不難之處。艱難之處,不假外找,所有生命捫心自問,上樓把梯子給你,不是上樓難,難在自己。李老師最近在《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上說:「我不是耶穌,我也不是釋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萬個敢於走真理之路、敢於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於為救度眾生而獻身的耶穌、釋迦牟尼。……」

也許再問問自己「到底在追求什麼」的同時,買本《轉法輪》看一看…… 既然生在這個時代,那麼也就別錯過了。

個人體悟,誠不吝指教。

本文後記:與所有大法弟子分享

《轉法輪》最後,師父說:「我想我傳法的時間基本快結束了……我的願望是把大法傳出來,叫我們更多的人能夠受益,使真正想修煉的人依法能夠往上修煉。同時在傳法過程中,我們也講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們從學習班下去之後,如不能夠按照大法修煉的人,最起碼也能做一個好人,這樣對我們社會是有益的。其實你已經會做一個好人了,下去以後,你也能做一個好人。」

讀了那麼多次《轉法輪》,從來也沒有對這段話有什麼特別體會,完成這篇文章的時候,腦中自然浮現這段話,強烈地震憾不已……當我們在向常人洪法講真相時常說:這是法輪功(道,大法),教人做好人(仁者為善),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智者修煉),五套功法簡單易學,全球免費義務教功(融入生活,道至簡至易,廣布人間,非價能衡量)。簡單的一句話,包含了生命各種層次;簡單的一句話,改變了多少常人的觀念卻不自知。不只常人不自知,弟子我們也不自知,這過去是聖人行徑,悟道的人的作為。偉大的法才能賦予我們更偉大的作為!一切盡在無為中,師父說:「你們每個大法弟子,要真正認識自己,走好自己的路。你們真的就那麼偉大,……」(《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依法就這麼偉大!


參考文獻

[1] 正見網,儒道本是同根生(二)─談孔子修煉的一生
[2] 正見網,儒道本是同根生(三)─ 也談夫子之道
[3] 現代根據科學發展的技術稱為科技,宇宙法理是更高的科學,故也順著現代名詞:科技、工程形容。
[4] 據史記載:楚漢爭戰時,劉邦有次逃到曲逆城(河北完縣),曾讚美該城繁華可比洛陽,當時城內僅餘五千戶,秦時尚有三萬戶,曲逆距主戰場尚有一千公裡之遙,已經如此,主戰場中原的悲慘可以想像。
[5]《轉法輪》(卷二)不修道已在道中
[6] 正見網,中國古代化學史漫談(一)物質觀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