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英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2年09月30日】

我今年39歲,98年在美國紐約法會上下決心修煉,至今已四年有餘。在我身上沒有什麼特"e的感受,也>]有什麼神奇的事情發生,就連做夢都很少。有時自己甚至懷疑師父是否管我。我告訴自己,這是思想業在作怪,只要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一定是師父的弟子,關鍵是自己是否真修。

99年7.20後,學員們紛紛走出來,幾乎每周末都在不同的城市洪法,講真相。記得第一次站在街頭髮資料的時候感到很不自在,手裡拿著資料不知如何是好,像個木頭人站在那裡看著川流不息的人流…… 一天下來效果很不理想,心裡很著急。怎麼辦?通過學法使我明白髮資料是為了講真相救度眾生,通過向內找發現自己的心態不正,不好意思,怕人拒絕並帶著一顆清高的心在發資料而不是帶著一顆真正為他們好的心在發,找到那顆心,放下之後再去發資料就不一樣了。我一改先前像木頭樁一樣的做法,而是心懷慈悲面帶笑容主動迎上前,真誠地看著對方,將真相資料遞上前。我覺得他們都能感受到這些信息。幾乎人人都收下。如有人拒絕,我心裡只為他們惋惜並不會影響我繼續發資料、講真相。通過這件事使我認識到修煉不是大幫哄,在正法中要在法理上真正的明白才能把事情做好。以前我在做事時總是憑著自己的意願去挑選著做大法的事,後來我明白我並沒有把大法放在首位。作為正法弟子應該是以法為大,大法需要我們做什麼就應該盡全力去完成。

我時常想如何跟上正法進程,當前對我們的要求是什麼?學法,講清真相,發正念是每個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我不僅每天個人學法,而且還嘗到了集體學法的甜頭。在英國中部每周有兩次集體學法,中西方的學員在一起學法?在祥和氣氛中交流,共同提高。大家不僅在理性上明白而且真正落在實際行動上,也就是說,悟到後要做到。當有什麼要做或活動要參加,只要一提,大家都會動起來。通過學法明白近距離發正念的作用,所以我去了德國、俄國和拉?維亞。在那段日子裡,發正念―學法―發正念―煉功,循環往返,通過學法幫助純淨思想,那時發正念的效果非常好,我悟到如何發出最純正的一念是正法中對弟子的要求。發正念的質量比數量更重要。

回到家中好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在事務中忙。最近我的電腦出了問題幾乎都癱瘓了,這裡有技術問銓,同時有很大的干擾,我檢查自己,由於忙就放鬆發正念,而讓邪惡有機可乘。於是我立刻開始發正念,發完正念就去試電腦,然後再發再試。我意識到自己的念不正,為什麼發完正念就去試電腦是否工作呢?是自己潛意識懷疑正念的作用,那麼正念就不起作用,因為心不純。在發正念時在心中就應確信正念的作用,他才會起作用。其實也就是考驗自己是否堅信大法。?在電腦雖然還有問銓,但是能做一些事了。

講清真相幾個字我感到分量非常重,那就是救度眾生,就是要從廣度對海內外中國人去講清真相,就是要從深度紮實地做好政府及媒體的工作。

我覺得近期在德國、俄國、冰?、香港、柬埔寨等國發生的對大法的迫害都是講清真相的機會,該如何利用好這些機會,做到位呢?前一段時間由於忙於其他的事,關於發生在香港的事,總感到與自己無關,那是做政府方面的學員的事,根本都不關心。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聯想到最近在國外所發生的對大法的迫害,使我不得不深思,為什麼會發生這類事情?是舊勢力的安排?還是我們有漏?漏在那裡?需要提高什麼?在《北美巡迴講法》中師父說,舊勢力指使惡人打學員,他們說“我們打他的目的就是要把他正念打出來”。所有在海外發生的這一切,自己的正念在那呢?我認為平時不僅要發正念而且還要用正念對待所發生的事件,第一念就應該是正念,否認一切對大法的迫害,要去抵制,因為它是不應該發生的。正念出來了就會有正行,相應的就會有主意利用好這些機會,從不同角度,不同領域去講清真相。當自己想明白了,主意也就來了。由於英國和香港特殊的關係,是向政府和媒體講清真相的一個好機會,與此同時自己也想到這是向法律界講清真相的一個好題材,讓他們以內行人的角度去評判並給與支持。以前我們在這方面作得不夠,而且搞法律的人最憎恨“權比法大”,正好可以去講清真相。悟到後就開始行動,把它落實。於是著手在網上尋找人權律師和從事國際法的律師,把相關的資料寄給他們。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些感悟, 不妥之處請大家指正。

(2002年歐洲法會發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