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常人理解的話去講清真相及大法的偉大

北美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2年12月04日】

我們知道,作為大法弟子,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我們的神聖使命。

在對某些媒體和組織講真相時,有時,雖然我們自己覺得已經很努力了,但是效果卻並不是很好。仔細觀察後發現,不同的群體其實有著不同的人的觀念。如果我們不顧及對方的具體背景及狀態,而是一味地按照自己的計劃去講,往往很難講清真相,有時甚至事與願違。

大法是圓融的,他從上到下貫穿整個宇宙,不論從哪個角度,都可以把真相講清。

那麼,媒體的觀念到底是什麼呢?小的媒體一般比較關心本地的事情,相對來講較好交流。而對於一個大報的編輯,他們考慮的往往是大的事件及其影響。對於在中國發生的對大法的鎮壓,他們往往在表示同情之餘卻又覺得無奈。因為在他們看來他們已經報導了很多大法的消息,而類似的消息已不再具有「新聞價值」。針對他們的特殊情況把真相講清就成了非常重要的一個問題。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告訴我們:「因為人類是為大法而造就的,大法是這台戲的主線,眾生的存在一切都圍繞著這條主線。只是人們都被戲中枝節的矛盾衝突表演所迷住了,忘記了戲的主題、人生的目的是什麼了。這台戲的戲台就是中國。」大法在中國以至當今世界的意義,答案已經擺在那裡了,就看我們怎麼樣去把他一步步清楚地用常人的語言講給常人了。

經過認真的思考和討論,我們發現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很多重大新聞,其實都和法輪功有著直接或間接的聯繫。

2001年6月,在北京的一個網吧發生了一場大火,奪去了25條年輕的生命。從表面看,這只是一場火災而已。但在接下來的五個月,政府以此為藉口而勒令關閉了8-9萬家網吧,約相當於中國網吧總數的40-45%。進一步的分析發現了更多的疑點:很多高官很反常地到達火災現場視察或指揮,媒體的報導出入很大,在關鍵細節上互相矛盾。媒體的處理方式也很奇怪:以往對於各種災害的報導總是儘量迴避,而這次卻主動大量報導。這樣的處理方式僅見於對2000年天安門「自焚」案的報導。有分析家稱這是又一場精心策劃的殺人案,其目的在於抹黑網吧,煽動群眾的仇恨,為其後的取締網吧做準備。

這和鎮壓法輪功有什麼關係呢?

在法輪功學員講清真相的活動中,網際網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每天都有大量的大法真相從網上傳入中國,邪惡對於網際網路的封鎖正在被逐步打破。海外一些組織開發的免費軟體也在客觀上促進了大法真相的傳播。在「封網」宣告失敗的情況下,邪惡就氣急敗壞地關閉了大量的網吧。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前一段時間,從媒體到各個研究機構都在討論邪惡之首會不會主動下台。我們告訴他們,他們的研究似乎很片面。因為問題的關鍵並不在於此。問題的關鍵不是他會不會下台,而是他不敢下台。

二戰後,曾屠殺猶太人的罪犯被一個一個繩之以法。在南斯拉夫,米洛舍維奇也因被控種族屠殺罪而面臨審判。在中國大陸所發生的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已在全世界範圍廣為人知,數以千萬計的媒體報導,受害人的故事以及各種證據記下了邪惡在中國所犯下的罪行。不論是用中國的法律還是用國際的人權準則來衡量,邪惡都已經犯下了滔天大罪,難逃法網的制裁。

其實,師父早已在《在華盛頓法會上講法》中告訴我們:「按照常人來講,他已經死了一百回都不止了,但是那些爛鬼還撐著它表面的形,還在利用著它這個最表面的這點東西,但是理智是完全不正常的,它為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而後怕,因此而不敢下台,因此而瘋狂,因此而為法輪功而活著了,因此而惶惶不可終日。」

最近所發生的很多事情,都可以從「首惡由於後怕而不敢下台這個角度去解釋」。

最近沸沸揚揚的所謂蓋網事件中,中國很多域名伺服器中的資料被更改,使得很多網站的訪問者被導向大法網站。邪惡對外咬定這是大法弟子所為。實際上,稍作分析就可發現,這又是一場栽贓陷害的醜劇。因為這些大法網站的地址本身在大陸就是被封鎖的。這次規模罕見的國家黑客栽贓行為,向人們展示了邪惡的可恥與可笑。這次事件的主線還是法輪功。

最近的又一個例子就是中國電信突然大幅提高國際長途接入費。漲幅達七到八倍。引起海外一片抗議。其實這也是衝著大法來的。邪惡妄圖用增加長話費的方法阻止大法弟子電話講真相的活動。當它們無法從肉體上消滅電話網(即關閉電話網),自動監聽又可很容易的被繞過,又無法從名譽上「搞臭」,他們就採用了「從經濟上搞垮」的伎倆,不惜任意提價而自毀中國電信的起碼信譽。這條新聞背後的真正線索正是法輪功。

2000年,美國的新總統剛剛上任不久,中共派出高級代表團訪美。在與美國政府官員的會面中,出人意料的事,中方並沒有談對方所預期的問題,而是拿出一個事先準備好的稿子念了起來,竟是一些污衊法輪功的話。使得美方人員感到莫名其妙而拂袖離去。

使領館對各地大法弟子及善良人士的騷擾,以及江氏每到一地就妄圖以欺騙手段脅迫外國政府的做法,在向全世界表明江氏集團的所謂外交的主要目的似乎就是為了對付法輪功。遍布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的持之以恆的講真相活動,使各國善良人民及其政府漸漸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江氏的惡行得到了全世界的譴責。這也已向全世界證明了法輪功早已成為中國外交的中心。

我們用以上的幾則看起來互不相關的新聞作為例子很清晰地向人們說明了,主動也好,被動也好,法輪功的確已成為中國社會的主線。對於一個大的媒體的編輯來說,要想深入報導中國的新聞,若缺了法輪功這根主線,再詳細的報導也無法切入到事件的本質。也就是說,在世界的舞台上,法輪功代表了深層的、真正的中國。只有真正了解了法輪功,才能夠把握當今中國的脈搏,了解當今中國社會政治、經濟、文化、外交背後的真正線索。才能寫出真正有益於讀者的報導。否則再詳細的報導也可能不得要領,甚至誤導讀者。

有些編輯和研究人員覺得很受啟發,對我們表示感謝。我們覺得我們所告訴他們的,其實師父講法中都講到過。我們只是把師父講的法理解後,結合著常人的特殊背景,用我們自己的語言告訴他們現在所能理解的,就已經非常有力量了。因為他們知道了相對來講更深層次的真相,他們對大法的理解很自然就超出了單純的人權(也就是「人」迫害「人」)或同情的層次。大法的偉大也就自然的顯露出來。

一個編輯曾經說,在他的眼裡,中美之間的政治、經濟是最主要的話題,而人權只能排第三位。其實,如果真正明白了我們上面所說的,就會發現,正如我們所指出的那樣,不管你是在分析中國的政治也好,經濟也好,或者是外交也好,裡面的中心問題都會涉及到法輪功。不一定專門談論法輪功,但每個問題的深層分析卻都離不了法輪功。法輪功已無處不在。

我們以上的初步嘗試本來是針對大報的國際版編輯及專門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等這個特殊的群體的,我們自己覺得某種意義上是發現了一個講清真相的新的角度,這就是??針對不同群體的特殊背景和觀念,用他們能聽懂的語言有針對性地講清大法對於他們的具體工作的無法迴避的巨大意義,從而破除他們頭腦中的各種固有觀念,而使他們更容易的有自己的特殊領域入手了解真相。而這個角度似乎是我們以前講真相中有所忽視的。對於已經知道對大法的殘酷迫害卻覺得與己無關的人,不妨試一下這個辦法。

一點體會,不對之處請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