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人世間的「道」

百志

【正見網2002年12月09日】

老子講:「治大國如烹小鮮。」蓋因以道治國,重在善化人心,別無其他苛政可言。心中有道之人,一言一行皆是道,功高德厚為聖人,人們無不受其教化,永受人民推崇愛戴。古時聖王,如堯舜禹湯無不修道,勤勞刻苦,善待百姓,方能順天應人,治理邦國。這就是王道,也就是中華文化的傳統。

當然,歷史在推進的過程當中,不同的朝代大抵上都未背離這個王道的傳統。而王道乃是受命於天,哪一個朝代的人為什麼來到中原開朝立代都是天意,而不是人世的道理所能完全看清的。

當然,人群越來越多,文化越來越豐富,人道的思想便開始盛行。當有些人的心性不符合於道了,治國者也就不能把百姓放任不管,於是一個組織化的政府體系便出現了,根據禮樂人文思想的治道也就開始了。周代的人心還能遵守禮,基本上分封的邦國與王室間還是以禮來對待。後來禮樂崩壞,百家學說興起,呈現一種紛亂之局,而道依然隱在其中,未曾斷絕。

漢代以後,王道依然未變,以儒家為主的士大夫基本上建立了一個協助天子治國的政府體系,從中央到地方;從官制、選舉考試官吏到民生食貨等所有治道,無不是奠定在為人民幸福、國泰民安的基礎上。這時皇帝仍行王道和行治道的士大夫官吏彼此在一種傳統性的責任政治下,互相配合。皇帝若是失去王道,倒行逆施,便會失去人心,也就成了逆天叛道的昏君,很快地便會有其他稟承天命的人取而代之。

當然人心一不行,所有的制度也都會顯出不足之處,根本上還是人心漸漸失道所致。明清兩代,士大夫的地位基本上已被削弱,皇權較盛,這時統治者基本上已經開始以權術治國,漸漸失道。但基本上皇帝還是上懼天命、下恤百姓,歷史傳統與士大夫的直筆與清議還是有很大的制衡作用。

近百年來,全世界的傳統文明都深受現代科技文明的影響,物競天擇的進化論被接受了, 唯物論、實證論、無神論成為顯學、西方政治的理論滲進中國的王道思想。末法之時逆天叛道的現象紛紛出現,或許也是一種天意。前代的中國知識份子紛紛在為民族尋找出路,希望能挽狂瀾於既倒,使中華的道統能夠延續下去,真正為世人帶來和平與幸福。

無論如何,這都是因為人心已經不行了,任何禮樂教化、良法美意都無法約束人心。所以,人間無道,人無正念,才是不幸的根本原因。而人們不知向道,卻陷在空虛的理論與意識形態當中,不知生命的意義,也不知從根本著手,使人間的百道復興。

於是中國迷失了,昔日的興盛文明不復見,轉被列國欺凌,這種國恥著實令人難受。幾經輾轉,口號響亮的xx黨,終於統治了中國。他們卻一再地以政治運動整肅自己的百姓,搞得人人苦不堪言,終於不願再相信任何人了,更不相信道了,認為是迷信的東西。

直至今日,xx黨在世界早已被丟棄,不僅喪失了天道、人道,甚至連基本的存在都不行了。而中國的流氓政客利用這箇舊的政治口號來統治人民。打著為人民幸福為名,剝奪人民的幸福;以無產階級專政為名,剝奪各個階級;以背離王道、治道的理論,統治中原。這真是人民的悲哀,中國的不幸。

法輪大法就在這種惡毒的時世洪傳開來,這不僅是上古至今人們渴求的真理大道,更是這個宇宙的根本大法。試想,人們在世間能得一技,就可受益無窮;能得一術就足以建功立業;能得一法或一道,是多麼珍貴呀!更何況今日宇宙的根本大法正在人間洪傳!得了法的修煉人,從而證悟了自己的法理,也正在人間開創一條條大道。世上的各行各業都有道,君有君道、臣有臣道、師有師道等等,法輪大法能從根本上重新賦予新的生命,一種來自真理的力量。這不僅是中國人的機緣,更是世人的機會。根基深厚的中國人順著與世界上其他人種的緣分,世人當能盡得救度。

可是操縱著全部國家機器的小丑在變態的妒嫉驅使下鎮壓法輪功,以人間的流氓行徑對待真修佛法的人們,更以種種謊言毒害世人,終於顯露出失道的生命的作為。然而,徹底不行的無道者,畢竟不配繼續危害所有歸於正道的生命。他們自取滅亡的作為,已經註定了他們的末路。

道已在人間,中國人哪!你們可是來得道的呀。切莫讓無道的狂流捲走你們的正念。法輪大法是你們回歸的希望呀!清醒呀!法輪大法即將全盛!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