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助科學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與歸正科學

何邁


【正見網2003年01月25日】

最近讀李有甫同修的文章「科學不能證實大法 大法可以完全揭開宇宙奧秘」,我同意他的看法,這裡想談自己在這方面的一點體悟。

我個人認為,科學不能證實大法,但科學可以為大法所用來幫助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而這是我們正從事著「現代科學」的同修該做而做得不夠的地方。

我本人有長期的高等教育背景,又從事直接的醫學科研和臨床工作,所以我一直在思考類似的問題,如何充份利用我的知識,用「現代科學」來向世人證實大法是真正的科學。在我幾年的修煉中,對這個問題的理解也在逐漸變化。師父多次在海外的講法中提到海外大多是有高等學歷的弟子,每每讀到這些地方,都使我很慚愧,我覺得我沒有做到我應該做的。「那麼做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弘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精進要旨》「證實」)

我理解,科學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科學的概念就是真理,越接近真理(佛法)的就越科學。狹義的科學可以說是「現代科學」,也就是近幾百年從歐洲發展起來的科學體系。師父在《論語》中的第一句話就說「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師父告訴了我們,「現代科學」已經深入到人類社會的方方面面,我們的思想、生活都是在「現代科學」之中;師父在講法中也是結合著「現代科學」和「現代人體科學」來講,來破我們的殼,來啟發我們,來幫助我們得法。為什麼師父這麼做呢?不結合著「現代科學」和「現代人體科學」來講,我們也聽不懂啊。師父在法中又告訴我們「現代科學」的不足與缺陷,使我們不局限於「現代科學」的膚淺範圍之內。我們是幸運的,我們得了法,可還有那麼多,那麼多不如我們幸運的未得法的人呢?

我們是正法修煉,是為「救度眾生」的修煉,我們所考慮的就不能僅僅是我們自己了,我們得為未得法的人考慮。講清真相自然成為我們當前最重要的修煉內容之一,那麼,講什麼真相?又如何講?我個人理解是師父已經講得很清楚,講清真相中的一部份就是講「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怎麼講?方法有許多,其中的一條就是結合「現代科學」和「現代人體科學」去講。畢竟「現代科學」已打破一切國界與文化差異,成為現代人類最通用的語言,它似乎已成為絕大多數人衡量一切事物真偽、好壞的標準。

「萬古事,為法來」(《戲一台》),也就是說,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師父反過來又利用了舊勢力的安排,把舊勢力所有的安排都變成促進弟子提高和救度眾生的機會。舊勢力安排了最不利人類得法的「現代科學」這條體系,正是宇宙敗壞的表現,正法就是正一切敗壞的,其中就包括這龐大的變異的生命--「現代科學」(現代科學有一個龐大的物質場,所以也是生命)。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有這樣的氣魄,我們有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我們沒有顧慮,我們根本不被舊法理(其中包括「現代科學」)所帶動,根本不被它所局限,我們要歸正它,利用它被當前人類普遍接受的這一點來講大法好,大法是真正的科學。另外,我們為未來的新人類留下參照和榜樣。目前一些大法弟子所做的科學實驗,加上正見網持之以恆地收集那些長期被主流「現代科學」所有意忽略的研究,以及現代科學本身其中也有不斷的新突破,所有這些定將改寫教科書,為新人類帶來新科學。這就是我對我目前工作的認識與我的指導思想,並不是只局限於用「現代科學」來證實大法的好處。

在幾年的反迫害的講清真相中,大法弟子們已經幫助那些關心人權、關心他人的眾生擺放了他們將來的位置,這是人類中比較好的一部分。我覺得還有很大一部份還關心自己命運的人,這部分人也是用逐漸歸正的舊法理(其中主要的部分就是現代科學了)可以挽救的眾生。可我們做得還遠遠不夠。很多弟子,包括那些有條件的弟子都沒有在思想與法理上重視起來。我對此問題的觀察與思考有幾點。

我體悟到在「正法修煉」中就是要主動出擊,融於環境中,歸正舊法理,歸正環境。在科學這個問題上也是一樣,不怕被科學局限,我們反而要歸正它,使它為大法所用來講清真相。在「正法修煉」中主要為救度眾生,就應該想想什麼眾生最能接受,這不是順著他們的執著,反而是為他們著想。一個例子就是最近的台灣法會,法輪功健康調查初步結果出爐,成為媒體熱點,出席的政界和學界領袖都予肯定大法修煉對個人和社會的正面效果,這對他們和對台灣社會都將帶來積極正面的影響。

具體到用「科學」來講清真相和歸正科學這個問題上,我們需要努力,我反思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對「科學」存在誤解。「不相信有神的存在這是現代科學最主要的規則」,其實不然,「實證」是現代科學最主要的規則,正因為現代科學觀察和探測手段的局限,它無法證明神的存在,可同時它也證明不了神的不存在啊!這一點我們自己要清楚。是人的道德不行了,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與執著,才片面誇大了它無法證明神的存在這一點,更多的人又「順水推舟」,才使人類道德一日千里地向下滑。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可能是在「現代科學」工作上,需要同修有更多的思想和精力的投入。大法是最嚴謹的,安排了弟子這一生的道路,也就安排了弟子修煉和正法的環境,所受的高等教育、工作和家庭都是為正法講清真相安排的。在正法修煉中,做好大法工作的同時,兼顧好工作、家庭,在自己的領域中證實大法,這才是最難的,也是大法弟子值得下功夫的地方。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