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44期 營救李祥春專輯



【正見網2003年02月12日】

  • 盡掃蒙塵放光華

  • 營救李祥春是道德、正義、公平問題

  • 講清真相 用正念凝成堅不可摧的整體

  • 關於查爾斯李被抓一事的幾點想法

  • 談談對「美國公民被捕事件」的認識

  • 正義良知需要我們共同維護

  • 站在法的基點上用正念看待查爾斯-李的被拘捕

  • 盡掃蒙塵放光華


    ─ 再談否定舊勢力安排


    大法弟子

    我看到今天明慧正見都登出《發生在另外空間的情況》,文章中說,「我們經常講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若沒有學好法,就不能從法上根本否定舊勢力。還有些殘餘邪惡未滅,也與大法弟子不能更大限度地否定舊勢力有關。很多時候,我們否定了舊勢力的部分,仍有超出目前仍未意識到的範圍等待我們否定。大法大得不可想像,只有在法上精進,才能超越舊勢力設定系統之外否定。」真是讓人感觸太深了!舊勢力經歷了漫長年代的重重安排,就像許多跨國公司一樣,從這個空間看它們是在做「全球運作(Global Operation)」的生死存亡之爭:剷除首惡之際的莫斯科人質事件、營救陳榮源先生之際的駐柬埔寨泰國使館被燒事件、營救李祥春之際的美國太空梭爆炸事件。而我們相當一部分學員還沉浸在個人修煉的思想意識里。遇到事情習慣想我又做了什麼,別人認為我修得如何,我想做什麼,我有什麼執著,我認為需要如何做等等,「做而不求」嘛,我只要盡心就行了、「不執著」結果是好是壞,都圍繞著個人。而這件事在正法中意味著什麼,對全局的影響,大局需要什麼,自己怎麼做才能更好的配合大局,卻常常忘記。這是我們學員整體上很大的局限,需要儘快突破。突破了私心和觀念的局限,我們才能看得到更大範圍的大局。

    很多學員已經做得相當好,可是我們往往疏於從法理上和全局的層面去理解他們。比如控告那幾個首惡之徒,系統、全面曝光邪惡,成立追查委員會等,這些事情都是做得極好,可是我們目前很多人只覺得這麼做也「應該」,卻不一定清楚地認識到從法理上好在哪裡。對於邪惡的曝光,也存在從表面上理解,僅僅認為因為是師父在經文里明確說了。我理解,正法修煉,那就是用正法的需要去衡量一切。《走向圓滿》里說的很清楚,舊勢力就是抓我們的執著來破壞我們,我們怕什麼來什麼、執著什麼破壞什麼。可是,人間敗類有著更多的、而且是無比邪惡的執著啊!邪惡舊勢力利用這些敗壞來達到目的,而我們就是要銷毀邪惡勢力手裡的武器和人間敗類的精神支柱:邪惡的執著。他們害怕曝光我們就給他曝光;害怕被告就告它;害怕沒退路就給它們看文革敗類的可恥下場;以為有庇護?讓它們知道法西斯的下場,公布起訴法律文件讓它們看到江魔頭已經是窮途末路!想保全自己嗎?停止迫害!在海外搞監聽監視,那就應該將之暴露在全世界人民的關注下。總之它們怕什麼給它們來什麼,那樣才能大量清除邪惡,制止他們的瘋狂。

    而我們對常人講真象,也不是什麼執著都順應的,一個人正常的執著可以,而邪惡的執著就絕對不能順應而是要用正念將邪惡銷毀。他們離不開情,那麼就像《給未婚夫查爾斯-李的公開信》一樣,讓世人看到中國邪惡迫害的是人倫愛情;他們有歡喜心,那麼就告訴、展現給他們大法美好、修煉快樂,比如各地許多弟子的節目等;他們會生氣,就讓他們知道,中國邪惡鎮壓的下流。前一段明慧網有一篇《過家庭關的一些體會》我覺得就很精彩,對這種問題區別很清楚,處理得真是乾淨利落。

    當然我們不能離開善來談論和對待,可是我們所說的善卻是法呀,並不是常人生活的準則。面對世人,我們需要的遠不是展示我們被迫害,而是迫害的邪惡;我們遠不是要人們知道我們的善良被打擊,而是打擊的惡毒;我們更不是要人們看到我們的掙扎和抗爭,而是我們對道德、對尊嚴、對全人類的捍衛!

    這一段時間,我感覺很明顯,邪惡舊勢力在做最後的全球布局,儘管是垂死掙扎,儘管是無濟於事,可是它們得逞多少就是我們損失多少,就是我們的遺憾。就像中共流氓政府中的邪惡之徒挾持本國公民做人質要挾他國一樣惡毒,邪惡舊勢力一直在利用手裡操控的常人、甚至是跳不出個人的學員,在我們正法的進程中不斷地挑釁滋事,它們認為人間的一切也都是它們安排的、所以才有恃無恐囂張至極。這不但需要我們能夠站在整體、全局的角度看問題,處理很多事情,還需要我們能夠超越它們。如何突破?我想,跳出凡事思路圍繞自我的圈子,擺脫聽天由命、逆來順受的意識,堂堂正正地向內找、光明正大地提高。天上人間的一切、我們來掌控,人要怎麼樣、我們來決定。堂堂正正地把自己擺在「主掌天地正人道」的位置。要是都能這樣的話,什麼安排不安排、考驗不考驗,我想邪惡舊勢力早就完蛋了。



    營救李祥春是道德、正義、公平問題


    石藏山

    今天,打電話找到一間報紙的副總編輯,和他談查爾斯-李[李祥春]被捕的事情,這位副總編提出了一系列的問題。這些問題包括,查爾斯為什麼回中國,他是否帶了什麼設備,他回去是否準備進行插播電視的行動等等細節。

    我告訴他,具體的細節,我也不知道。他似乎有些猶豫。

    我對他說,必須澄清一些基本問題。

    江氏政府在鎮壓法輪功,決心把法輪功剷除,五百多名法輪功弟子已經被殺害,這是第一個事實;
    全世界的法輪功弟子,都在反對這場鎮壓,這是第二個事實;
    近四年以來,法輪功弟子堅持非暴力抗爭,從來沒有使用暴力,既沒有任何暴力刑事犯罪,也沒有任何經濟犯罪行為,這是第三個事實;
    由於江氏政府鎮壓法輪功的行為是違憲違法的,為了給自己鎮壓法輪功的行為找依據,他們隨後設立了一系列「法律規定」,所以從這個基點說,法輪功弟子反對鎮壓,所以確實「違反」了江XX開始大規模鎮壓後違法追加的「法律」。事實上在中國,任何人只要堅持修煉法輪功,就已經違反了江XX為了掩蓋自己違法違憲侵犯天賦人權而匆忙強加給中國社會的「法律規定」。這是第四個事實,我不否認。

    五十多年前,首次推動非暴力抗爭的聖雄甘地,違反了英國殖民地的法律,包括占領壟斷經營的鹽廠,呼籲採取不和當局合作的抵抗運動,並因此坐牢。

    三十多年前,馬丁.路德金在喬治亞州爭取黑人民權,違反了南方種族隔離的法律,也因此進過二十多次警察拘留所。當時南方的種族法律是黑人不能進入白人餐廳,馬丁.路德金堅持黑人應享有與白人同樣的權利。

    非暴力抗爭,為的是改變不合理不公正的法律,採用的是和平而非暴力的手段,追求的是社會公正和公義。違反不公平不正當的法律,是所有一切非暴力運動的必經道路,也成為整個運動必付的代價。甘地和馬丁.路德金都違反了當時當地的法律,但這不說明他們追求的目標不偉大,也不證明他們當時遭受的迫害就是正當的。

    法輪功弟子也在追求一個更公平和公正的待遇,也同樣採用的是非暴力方式。查爾斯到中國去,作為一個法輪功弟子,即使他帶有一些法輪功的資料,包括一些VCD光碟,因此判斷他「違反」中國的法律,就應該被抓,這無疑是助長了江XX的邪惡鎮壓。

    美國民運人士楊建利博士持他人護照,進入中國大陸,希望了解中國工運,遭中共逮捕,非法關押超過九個月,沒有音訊。海外中國人和美國政府正大力協助營救楊建利,很少人認為楊建利觸犯中國法律。楊建利作為中國公民返國是天賦人權。在中國政府多次無理拒絕楊建利循正規途徑申請中國簽證後,楊建利被迫「闖關」。身為哈佛大學學者,楊建利放棄美國舒適生活,秉承正義,表現出罕見的道德勇氣。在很多中國人心目中,楊建利是了不起的英雄。

    中共對內實行新聞封鎖,長期干擾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對中國的廣播;因BBC報導法輪功新聞,任意取締BBC對中國的新聞節目。相反中共則可自由地在美國、歐洲、加拿大、歐洲等新聞自由的國家(包括台灣、香港),出版報刊,播放中央電視台節目,並在海外秘密收購大量華文和英文報刊,輸出大量謊言。其實,中共是最沒有資格談「非法」插播的。

    我們應該思考的是,我們是否應該用英殖民地法律來衡量聖雄甘地;是否應該用美國南方種族歧視和種族隔離的法律,來衡量馬丁.路德金;如果這些問題我們的答案清楚無疑的話,難道在法輪功問題上,在營救查爾斯-李的問題上,還會有其他的什麼答案嗎?

    這位副總編輯一直靜靜地聽完我的話,沉默了良久,說「我知道了」。



    講清真相 用正念凝成堅不可摧的整體

    程清明

    「法輪轉時必有狂,國力傾盡為吾忙。靜觀丑角妖戲盡,只剩殘土風中揚。……」 (《下塵》) 但是邪惡舊勢力不甘心看到自己滅亡的結局,還在作最後的垂死掙扎。

    從去年開始,邪惡舊勢力就將其對法輪功的迫害延伸到了海外,一些被公認崇尚人權的民主國家政府在邪惡之首的壓力下,作出了傷害違背本國民主人權原則的行動,將其國家及人民擺在極其危險的位置。在德國,警察被迫禁止本國公民在街上穿黃色的衣服,亞洲面孔的人被禁止進入在江XX所住的阿德龍旅館;已經住在旅館的大法弟子被德國警察強行要求搬離旅館。在冰島,由江XX流氓集團提供的「黑名單」,使來自不同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在冰島機場被扣押,並被無理關在一間學校,形同軟禁;冰島航空公司竟被迫拒絕法輪功學員登機入境冰島。在香港,瑞士學員在香港請願被警察暴力抓捕,並被無理起訴。在紐西蘭,奧克蘭國際機場上的法輪功打坐廣告被撤下……

    今年,邪惡勢力竟變本加厲,無視國際法和他國的尊嚴,無理拘捕去中國探親的澳洲公民和美國公民,對法輪功學員的拘捕已演變成跨越國境的迫害。據報導,美國公民李祥春(Charles Li)1月22日從舊金山飛抵廣州機場後,立即被中國大陸公安拘捕,隨即被解往千里外的揚州,並以莫須有的罪名要對李祥春判刑七至十五年徒刑。

    聯想到最近我們對人間首惡的訴訟,可知邪惡之首的惱羞成怒、狗急跳牆。它不甘心被揭露被清除,才會不惜施展卑鄙的手段來報復。美國公民李祥春在中國的拘捕與此不無關係。回想從去年開始發生的一系列在海外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這告訴我們使全世界的政府和人民知道江的邪惡刻不容緩。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就像師父說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當我們成為一個整體,在法上認清每一件發生的事情,人間的一切才會隨著我們的一念而變。我們現在不應陷在李祥春應不應該回中國的爭論上面,而是應該認清這個事件背後的實質,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對李祥春的拘禁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邪惡舊勢力最後猖狂的表現。這件事也不僅僅限於哪一個小組,哪一個區域,是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的事。

    李祥春回中國沒有違反任何中國的法律,他的被拘捕是無理的,他應該馬上被釋放,回到美國。另外,這個事件也關係到美國政府如何對待這個事件,關係到美國人民的未來。而這一切的結局完全在於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一念是否純正,是否能用正念凝成一個整體,徹底否認舊勢力的存在和它的安排。「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我們不能指望外界環境的變化,我們要讓公眾看到江氏流氓集團對無辜善良人們的迫害不僅僅局限在中國內部,它已經超越國界,關係到我們每一個人。我們要用一切方式向美國政府、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和美國人民全面、細緻地講清真相,讓美國政府和人民為自己作出選擇。



    關於查爾斯李被抓一事的幾點想法


    美國加州大法弟子

    關於美國公民、法輪功學員查爾斯李從舊金山飛抵廣州機場即被抓一事,以下是我們地區學員學法交流時取得的一些共識。寫出來與更多學員交流。

    1)舊勢力的所謂考驗是針對大法弟子的執著來的。所以,每個地區的大法弟子都需要從大法的基點清楚地認識這件事,「用正念看問題」,這很重要。

    2)我們都知道查爾斯沒做任何錯事。雖然中國公安試圖給他安上什麼罪名,但從我們了解的情況來看,那些指控都是無法成立的。中共公安多半是在奉命努力把查爾斯和過去發生的一些事扯在一起。

    3)常人是不應該接受邪惡勢力操控而參與「考驗」「審判」「干涉」大法和正法的,否則後果嚴重。我們應該制止這樣的不幸發生。大法弟子在履行正法的神聖使命。查爾斯被拘捕這件事本身就是錯的。常人對大法暫時不理解還是參與迫害行動,兩件事本質上大不不同。

    4)常人社會對此事的一些反應,可能正是我們大法弟子一些心的反映。因此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向內找,把自己的漏洞補上,讓邪惡無處藏身。

    5)即便查爾斯個人也有執著,但這也不是邪惡應該迫害他的理由。我們應該否定一切舊勢力用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藉口。同時,我們知道查爾斯是個修煉中的人,他也在努力修去自己的執著。

    6)在《用正念看問題》一文中師父指出:「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根本就沒有講過什麼法律,也不要再因為怕心而否定大法弟子講清真相中的所為。」我們認識到,三年來,中國的法律體系一直被用作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工具,這次也不例外,無論美國大法弟子查爾斯還是中國大法弟子,在任何一個法制社會,都是不會受到任何關押與審訊的。

    7)在這件事進行的過程中,我們也應該充分把握時機,把真相更好地告訴政府與人民,特別是美國社會和海外華人。

    希望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整體中的每一個粒子,每個人都理智、智慧、正氣地做得更好。



    談談對「美國公民被捕事件」的認識


    詹森

    最近美國公民、法輪功學員查爾斯-李在中國旅行時被江XX政府無理拘捕。針對這個事件,我意識到不僅僅是單個學員遭受魔難的問題,如同製造「天安門焚人」、「殺人案」等等謊言,江政府又一次羅織罪名,擴大對海外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以此破壞我們講清真相的環境和努力。這件事做好和做不好都會對大法弟子正法講真相有很大影響。我們一定要用正念看問題的本質。

    師父告訴我們,「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當我們大法弟子在法理上對於營救查爾斯有一個清晰的認識並付諸行動時,常人社會就會發生相應的變化,邪惡勢力對常人的制約就會被清除,人們也就越來越清醒,正義的呼聲在國際社會會越來越強,更多的生命會得到救度。相反,如果大法弟子由於種種原因對營救行動漠不關心,或者被常人中的表象迷惑,那麼常人社會也必然反映出漠不關心的態度和其他不正常現象,那麼在人間正法中我們失去的就不僅僅是一個深入講清真相的機會,而是會反之被舊勢力成功設置一個新的阻力。

    在正法進程中,舊勢力往往妄圖保持所謂的「平衡」,以維持這場迫害。正法三年多過去了,大量的邪惡勢力被銷毀,邪惡之勢已如邪惡之首在人間的狀態――「只剩殘土風中揚」(《下塵》)。然而「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在謊言被一一揭穿的情況下,為了維持這場迫害,它們製造了這個「美國公民被捕」的事件,企圖通過捏造罪名,脅迫美國政府在處理這件事情上配合它對法輪功的迫害。

    美國在世界上是一個很特殊的國家,她以「天賦人權」為立國之本,同時有著特殊的國力和國際影響力。通過大法學員不斷的講清真相,美國各級議員和地方政府以及廣大民眾在了解真相後對大法的支持越來越多,僅各地對法輪大法的褒獎就達近千個,法輪大法在美國的廣受歡迎和中國的流氓集團的邪惡迫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極大地制約著這場邪惡。

    作為大法弟子的查爾斯,沒有做任何錯事,因此對他哪怕是審判本身都是為正法所不容的。然而我們在有些政府層面講清真相的工作做的不夠紮實,邪惡利用了這個弱點,企圖給美國製造道德災難。查爾斯是美國公民,剛入中國海關就被抓,美國政府無論在法律還是道義上都是有責任全力營救。然而舊勢力捏造罪名,想通過「法律」概念來逼迫美國政府在營救方面束手束腳,甚至在所謂「調查」上和它們配合,其實質就是脅迫美國政府配合它們對法輪功的鎮壓行動。現在它們以莫須有的罪名揚言要判查爾斯-李7~15年徒刑(也許想在最後通過和美國政府交易而減到2、3年)。如果美國政府在這件事件上不是全力抵制,而是以所謂國際關係為藉口,放棄維護本國公民的天賦人權,採取協助妥協的態度,那會在國際上立下一個非常惡劣的先例,為大法弟子今後在世界範圍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造成很大的障礙。

    從事情的另一面來說,「邪惡利用壞人每一次對我們的破壞其實都是對我們的洪揚!」(《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大法無比圓融,破開表面的現象,許多學員悟到這是一個更加深入細緻的向社會講清真相的機會。

    因此,我們更多的大法弟子應該積極行動起來,全力營救,更加深入細緻地向美國政府、議員和人民講清真相,向媒體講清真相,促成美國政府與更多的美國人做出有益於他們未來的正義選擇。



    正義良知需要我們共同維護


    ─ 寫給善良的人們


    菱雲

    驚聞美國公民李祥春回中國探親,一下飛機便被逮捕和拘留。我不禁想談談對此事的一點看法。

    從德國到冰島,從香港到美國,從在國內鎮壓到在國外造謠誣衊,從東方到西方,獨裁者的魔爪伸向世界各地;當人們越來越看清獨裁者的邪惡殘忍,越來越看到法輪功學員的善心善行時,越來越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時,善良的人們紛紛起來以各種方式呼籲中國停止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在這過程中,法輪功也已經名揚天下,獲得越來越多的人、團體和國家的認同和支持。

    從鎮壓法輪功的整個過程來看,李祥春被捕這件事並非孤立和個別的。這件事再一次證明了江XX集團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延伸到其他國家,並且明目張胆地非法拘捕外國公民。

    地球是個大家庭,每個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甚至動物、植物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從更大的範圍來說,一損俱損,一榮俱榮。每個人都身在其中,世界的和平穩定與每個人息息相關。一個地區或國家有邪惡的因素存在,都會波及到其它地區和國家。今天是我受害,也許明天就輪到你;今天是這個地區受害,也許明天就是那個國家。因為邪惡的本質就是邪惡,它就是要四處放毒,不論你是誰。

    維護全人類的正義和平,是我們每個人的責任和義務,不分種族,不分國籍。為了人類更久遠的美好未來,為了我們每個人的更深遠的幸福,讓我們攜起手來,剷除邪惡,伸張正義。幫助正直善良的人們就等於在幫助我們自己,在為我們自己創造美好的未來。

    不要忽視我們每個人的微薄力量。發自內心,付諸善行,一切的改變都在我們共同的努力中。無數事實已經證明,集體的力量是巨大的。

    天理昭彰總有時,善惡有報會有期。



    站在法的基點上用正念看待查爾斯-李的被拘捕


    美國學員

    中國政府和江氏集團拘捕查爾斯-李,並企圖以涉嫌電視插播的罪名控告他,意思是「我們不是無端拘捕他,是因為他『犯了罪』。即便是美國公民也必須遵守中國的法律,云云。」妄圖以此來阻止美國政府對查爾斯的救援。

    無論常人社會怎樣看,我們大法弟子應該站在法的基點上用正念看此問題,這樣才能帶動常人社會。

    ・邪惡拘捕查爾斯是因為他是法輪功學員,是它們迫害的一部分,是衝著法來的,因此「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是不是如果查爾斯參與了電視插播,邪惡就可以理所當然地拘捕他,而我們就不能理直氣壯地救援他了呢?或者我們雖然心裡明白他做的對,但卻不好向社會常人、政府議員講真相、呼籲營救了呢?

    其實,且不說江羅集團拿不出證據來證實它們的無理指控(它們先抓人後找「證據」,這本身就是違法的),即便是他真的參與了電視插播真相的活動,重溫師父的經文《用正念看問題》,我們也應明確地認識到,「目前大陸大法弟子利用電視向人民講真相是在揭露邪惡的迫害,是在救度被邪惡欺騙所毒害的眾生,是慈悲偉大的舉動。」「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根本就沒有講過什麼法律,也不要再因為怕心而否定大法弟子講清真相中的所為。」

    那麼我們是不是有這樣的想法,認為插播電視的確「犯了法」,插播電視的大法弟子就不應該得到聲援和營救了哪?難道我們會認同邪惡對長春等地插播電視的大法弟子的重刑都是應該的了?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根本上的錯,在這個大前提條件下,它們所做的一切,無論多麼符合」法律」,無論說得多麼冠冕堂皇,也統統都是錯的,是邪惡的,是一定要受到歷史審判的。

    ・只有我們弟子有明確的共識,常人社會才會有鮮明的態度。只有弟子全力以赴,常人社會才可能積極響應。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