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保持正念

卡洛琳・蘭姆


【正見網2003年04月01日】

常人中有這樣一句話:當你失去的時候才知道珍惜。對此話很有感觸,尤其是對於我最近的香港之行而言。在上一次去香港時,我曾被毫無理由地拘留,當然,時間不長。我想在此交流一下我最近的經歷,這對於我的修煉來說很寶貴。

自從我開始修煉大法,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失與得。我感到我有過那麼多的機會提高自己,去掉自己內心深處的執著。我所失去的應該是那些執著,而不應是那些提高的機會。但有時候,自己卻又迷失在這個世界裡,讓自己的眼睛與思維落入這個空間,就像兩塊互相吸著的磁石,必須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將它們分開。

這次去香港,我就是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上一次去香港參加正法活動時,我的正念不足。因此,邪惡得逞了,我未能進入香港。最令我對自己感到失望的是,我沒有進入香港是因為我選擇跟我的丈夫呆在一起;他的名字在黑名單上,而我不在黑名單上。我沒有選擇單獨進入香港。很顯然,我失去了一個參與正法的好機會。我為情所動,因而沒有走正修煉的路。

這一次去香港,我下決心要過這一關。可是,我有點緊張。就像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中提到:「……過去有一個人費了好大勁修成羅漢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羅漢了他能不高興嗎?跳出三界了!這一高興那就是執著心,歡喜心。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重新往上修,費了好大勁兒又修上來了。這回他害怕了,他心裡說:我可別高興了,再高興又掉下來了。他一害怕又掉下來了。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我覺得我必須處於無為的狀態,不能有執著,一思一念要儘可能地純正。

臨去香港之前,有很多學員給予我這樣或那樣的告誡。然而,我百分之百地確信,我的責任就是要進入香港,在中國這最後一塊自由的土地上參加正法活動。

永遠保持正念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抵達香港後,走過我曾被關押過的房間,我可以看到很多警衛。我的怕心和疑慮出來了,我感覺自己一直都在屏住呼吸。辦理過關手續的人很多,要等半個小時。等候又增加了我的焦慮。後來,我看到一個年輕的婦女和她的小女孩被帶走了,移民官員手裡拿著一打紙,象是一份名單……我告訴不同層次的護法神,並發正念,儘可能地讓學員都進入香港,剷除黑名單。最後我順利進入香港。

儘管這件事在當時只是幾分鐘的事,我確實能感覺到善與惡的較量。我們的心與堅定是如此地重要。我不斷地被考驗,任何有漏的地方都不能有。

最近,我在一次大法活動中表演了傳統的彩帶舞。很多人(包括修煉人和不修煉的人),都對此有些緊張,因為大家怕我跳不好。舞蹈以我的修煉之路為中心,以大海為背景。當我們在修煉中不堅定時,不精進時,不能百分之百地意識到自己是一個修煉人時,磨難就會象大海一樣波濤洶湧,變幻莫測,我們可能會迷失在那兒,各種執著則如波浪般蓋過我們。在任何時候,我們都需要保持正念。我的目標是登上師父的法船,不被執著與黑色物質拖下來,從而錯失機緣。正如師父在經文《心自明》中所說:「人心凡重難過洋」、「執著太重迷方向」。

舞蹈表演之後,學員們對於我能在兩個星期之內以及很少排練的情況下完成表演感到驚訝。當然,舞蹈的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表演背後的那顆心。我能夠做到這一點,完全是因為大法的美好與威力。雖然學員們對此的反應讓我覺得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但那並不重要(那會助長我的歡喜心)。我真的想讓他們感受到我的心。我發現,我的語言表達不了我的心。我發出正念,並且對觀眾打開了我的心扉。我心中唯一所想的就是要展示大法的偉大,而我不過是宇宙大法中的一粒子。我得到的教訓是,我們不但要時時刻刻表現出善,記住真善忍,同時跟同修們心與心的溝通是很重要的,要記住自己與同修的聯繫,而不能只注重表面。

當我們知道南希・陳在中國被關押後,我當然想了解更多的情況以便提供幫助。但是,我卻禁不住又對該學員評頭論足。我們都有不足的地方,但我跟她鬧過意見,所以這個觀念立刻又冒出來了。這不是正念。因此我努力從真善忍、從維護法的基點來理解此事,每一個粒子都很重要。於是,媒體小組開始商量怎樣做。

媒體工作最重要的一方面就是要提供事實。我們常常會陷入情中,產生慌亂,不能理智地思考。很多學員都督促媒體小組立刻與媒體聯繫。但是,我們首先要明白如何從法的角度來理解。我們的目的是要剷除邪惡,而不是僅僅要將南希救出。可是,如何做呢?我們需要知道發生了什麼,她是在什麼情況下,在哪裡失蹤的。我們要跟澳洲政府聯繫,首先就是駐中國的使館官員。如果是以前,我們通常會把重點放在南希身上,但是,我們要記住,我們所接觸的人也是眾生的一員,這是他們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以儘可能最佳的方式讓每個我們所接觸的記者和政府官員知道大法是什麼這一點很重要。我們要利用好這機會來證實法。

南希一事的中心點就是,這件事是與對大法的迫害聯繫在一起的。換句話說,這種迫害在這個世界不止是違法的,也是非正義的。有人認為,如果我們去中國,我們就違法反了中國的法律。然而,鎮壓法輪大法本身就是非法的,它違反了中國的法律和國際法,更重要的是,千千萬萬的生命受到了影響 ─ 無論是修煉人還是非修煉人。那麼,正義在哪裡呢?我對無漏的理解是,如果我們只把注意力集中在「救人」上,那麼我們就沒有考慮到全局。因此,我們在告知媒體此事時,我們是這樣講的:南希・陳在中國探親訪友,任何人不應因此而被拘捕。儘管措辭集中在「救人」上,而目的卻是讓人了解更多。

在跟媒體接觸的三年當中,他們有時會說,他們很想做一個報導,但是對於他們來說沒有新聞性,也就是沒有新的角度。澳洲離世界上的其它國家都很遠,包括中國,所以我們的政府官員和媒體常常會說,這與澳洲沒有關係。我想,在這一點上,大家的正念與智慧是很重要的。每一件事,每一次對話,我們不僅要談迫害的事,還要讓對方知道這與每個人、世上的一切和整個宇宙都是有關係的。

最近,師父提醒我們要重視發正念。我悟到這不僅很重要,而且是我們必須去做的,而不是只把它當作一個工具。

例如,當申請難民的學員出現緊急情況時,學員會很容易就陷入常人的「同情」或「情」中,而不能全面地考慮事情。我們問問自己,為什麼難民事件會突然在在西方國家裡蔓延。是否我們自身有漏。師父在經文《正念》中說:「……但是一般每天大家的集體發正念就要更大範圍地追找邪惡,不是每天、每次都集中針對一個或幾個邪惡。」我理解,我們必須要正確地使用發正念,要利用每一次機會做好那三件事:「講真相、發正念,和你個人的修煉」(《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發揮整體的力量是解決任何矛盾的開端。從疊紙蓮花送給公眾到採用另外的角度來展示大法的美好,這些都與酷刑和迫害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希望我們都能乘法船悠悠,早日完成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圓滿之路。我為自己得到了生生世世等待的機會而感到榮幸。

(2003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