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恭敬之心學大法(三言兩語)

太平

【正見網2003年04月24日】

近日看到古籍《譚賓錄》中記載了這樣一個小故事:唐時有個人叫肖德言立志於鑽研儒學。每當他研讀五經時,必須先洗漱更衣,然後正襟危坐地去讀。他的妻子問他:「你每日都這樣正襟危坐地看書,不累嗎?」德言回答說:「對先師的著述要恭敬,怎麼能畏懼勞累呢?」

儒家五經只是教人作人的道理,尚且值得古人如此恭敬如此不畏勞累地苦讀。今天我又怎能不以恭敬之心去學大法呢?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2183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