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 原文破解:第二十一篇 隱秘歌(下)



【正見網2003年05月01日】

此篇是《格庵遺錄》六十篇中篇幅最長的一篇。此篇不僅在其篇幅上,而且在其內容上,正如題目所示,在以隱語、秘語貫通全文的這樣一個預言書里,顯然占重要一席。那麼為何將此篇命為「隱秘」,究竟隱秘什麼呢?此篇重點闡明了何為「十勝真理」、誰為「大聖人」這一主題,並披露了鮮為人知的歷次厄運 ── 「三絕運」、「五惡運」、法輪功遭受鎮壓、末世災起(三災八難),仍以「隱頭藏尾」、「上下迭序紊亂」之手法敘述,但論及「三絕運」、「五惡運」時談得比較集中與生動。

蘇城白鱷殺氣滿 四面百里人影絕
欲求人生安心處 訪道君子拯濟蒼
二加一橫二人立 八十一俱富饒地
兩白三豐有人處 彌勒出世亦此地
金鳩班鳥聖神鳥 紅鸞異跡降雨露
木兔再生鄭姓運 三時重生鄭本人
儒佛仙三各人出 末複合一聖一出
武弓白石三豐理 移山倒海變化運
幹上坤下天地否 羲易之理先天運
離上坎下火水未 周易之理後天運
春氣度數發芽期 九十八土中用年
夏期度數長成期 五十八土中用事
天根月窟寒來地 三十六宮都是春
甲子年月日時定 日余不足定日數
萬物苦待新天運 不老不死人永春
不耕田而食之 不織麻而衣之
不埋地而葬之 不拜祀而祭之
不乘馬而行之 不食谷而飽之
不流淚而生之 不飲藥而壽之
不交媾而產之 不四時而農之
不花發而實之 死末生初末運
雲王真人降島 逆天者亡順天者興
三人日而春字定

「蘇城白鱷殺氣滿 四面百里人影絕 欲求人生安心處 訪道君子拯濟蒼」──「蘇城白鱷殺氣滿」,「蘇城」蘇意蘇生,「蘇城」是指修煉者眾多的中國首都北京,「白鱷?」即白蝦殺氣滿。何為「白蝦」?蝦指唯唯是諾執行上級命令的小羅羅,「白蝦」是指鎮壓法輪功的急先鋒「白眉將軍」及其一夥,是指鎮壓法輪功的軍警們,只不過面對「殺氣滿」的鎮壓者,神人卻將他們蔑視為蝦兵蟹將而已。「蘇城白蝦殺氣滿」,北京城軍警們殺氣騰騰,紛紛出動鎮壓法輪功弟子,其瘋狂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如同「四面百里人影絕」一般使京城與全國處於恐怖之中。「欲求人生安心處 訪道君子拯濟蒼」,若要求得人生安心之處,修煉者們(「訪道君」),你們必須走向社會宣傳法輪功,揭露鎮壓者的邪惡來拯濟蒼生。

「二加一橫二人立 八十一俱富饒地 兩白三豐有人處 彌勒出世亦此地」──「二加一橫二人立」,一些人說是「仁川」即漢城西部,筆者覺得「二加一橫」非「川」是「三」。「二人立」,即「仁」。「二加一橫二人立」是「三」與「仁」。而「仁」則指「善」。因而此句其實指的是「三豐」即「真善忍」,也就是指法輪功。「八十一俱富饒地」即指八十一宮,「兩白三豐」即法輪(太極)與「真善忍」,「彌勒出世亦此地」。也就是大聖人彌勒佛將傳法輪功「真善忍」,此為八十一宮金運之理。金運屬西方,《格庵遺錄》強調「金木合運」,因金木都屬人道皇極。其實諸多「西氣東來」所寓的正是指其金運與木運合運。

「金鳩班鳥聖神鳥 紅鸞異跡降雨露 木兔再生鄭姓運 三時重生鄭本人」──「金鳩班鳥聖神鳥 紅鸞異跡降雨露」,此大聖人前世曾一度是西洋人,當今是從西洋轉世到東方的,是用紅鸞般神秘之行跡向世間降雨露,即生命之甘露。「木兔再生鄭姓運 三時重生鄭本人」,「木」指此人五行屬木,「兔」指此人屬兔年生;「木兔」,此人出生於五行屬木之兔年即辛卯年。而一九五一辛卯年正是李洪志先生誕生之年。也就是此年是降生大聖人之運。「三時重生鄭本人」,「三時」各有說道,佛家講正法時、像法時、末法時,而在此強調三時重生大聖人。《三易大經》所指的「三時」是「三生之運」──「伏羲之時乃一陽一陰初生之運也,禹湯文武之時乃三陽三陰中生之運也,水火青雲之時乃五陽五陰三生之運也。一三五三合之九宮一干弓乙台,以七九十六之陽造化萬方,以教眾生而明覺三天之數也。」 「三時重生鄭本人」,「鄭」、「鄭道令」是指當今正道之後王,即大聖人李洪志先生。

「儒佛仙三各人出 末複合一聖一出」:歷史上儒釋道三教各有人出,待末世時合為一聖而出。

「武弓白石三豐理 移山倒海變化運 幹上坤下天地否 羲易之理先天運 離上坎下火水未 周易之理後天運」──「武弓白石」指法輪里先天大道之白點,即先天太白,「三豐理」指法輪大法「真善忍」法理。法輪功「三豐理」是「移山倒海變化運」。唯其「三豐理」才能根本上改變人間,實現碧海桑田。而此運為「幹上坤下天地否」是伏羲之理的先天運;「離上坎下火水未」,即火上水下是火水未濟之故,是周易之理的後天運。先天運「天地否」卦成苦盡甘來,要經歷艱難困苦,後天運「火水未濟」,同心協力衝破困難,干運即回。也就是說,這次傳法輪功總體運勢是先苦後甜,苦盡甘來。

「春氣度數發芽期 九十八土中用年 夏期度數長成期 五十八土中用事」──此四句是在指與傳法輪功有連帶關係的末世。「五十八土」在第十九篇「弓乙論」中已明確指出「驚狗喜羊五十八年」,細解可知是指韓國一九七○年至二○二七丁未年。那麼這裡作為「春氣度數發芽期 九十八土中用年」何意?如果根據上面破譯指一九七○年為「夏期」的話,從一九七○年倒數九十八年即至一八六八年,也就是十九世紀六十年代。為何指十九世紀六十年代,而將此百年稱為「春氣」之理由何在?十九世紀六十年代西方現代工業發展迅速,用百年時間人類農耕經濟被機器與信息所代替,人類的物質生活空前豐富的同時精神生活空前腐敗,終於鑄成末世、末法之定局,任何宗教任何哲學與教育,已都無法拯救人類變異之心了。那麼何為指九十八年為「春氣度數發芽期」?其九十八年之始即十九世紀六十年代就是末世之初,而末世起已著手百年後在人間傳法輪大法而準備,故為「春氣度數發芽期」。其百餘年人類文化、經濟等諸多方面的發展與演變都是為這次傳「弓弓乙乙」法輪功做準備並安排的。那麼「五十八土中用事」何意?說自一九七○年至新世界誕生的二○二七年五十八年間是可以用上派場的時間,暗示其間傳大法度人,須「心覺」而「勤於天農」。無論是「九十八年」還是「五十八年」,均標有「土」字,此「土」何意?筆者認為此「土」寓意不淺,是指五十四宮十一才!也就是「中靈十一才」。原來五十四宮為人宮,「十一才」為人道。

「天根月窟寒來地 三十六宮都是春 甲子年月日時定 日余不足定日數」──天門地戶(「天根月窟」)春來寒往,「三十六宮都是春」。為何?因為三十六宮為先天,「先天之學心法也」。只因始傳法輪大法。而其年月日時間是定好了的,沒有什麼「日余」或「不足」,都是按照既定的日數準確無誤地進行著。那麼是為了說明四時循環無誤?否。 此是指「三十六宮都是春」按部就班地實現著。

「萬物苦待新天運 不老不死人永春 不耕田而食之 不織麻而衣之 不埋地而葬之 不拜祀而祭之 不乘馬而行之 不食谷而飽之 不流淚而生之 不飲藥而壽之 不交媾而產之 不四時而農之 不花發而實之」──此十二句通俗易懂,無需詳解。萬物苦待新天運至,人不老不死青春常駐。這種新天運一定會到來──「不耕田而食之」,不種地也可以吃飯;「不織麻而衣之」,不織布也可以穿衣服;「不埋地而葬之」,不施土葬卻可以葬;「不拜祀而祭之」,不擺供品也可以祭;「不乘馬而行之」,不騎馬也可以行;「不食谷而飽之」,不吃谷也可以飽;「不流淚而生之」,不痛苦地流淚也可以分娩;「不飲藥而壽之」,不吃藥也可以長壽;「不交媾而產之」,無交媾也可以受孕、生產;「不四時而農之」,不在四時作農也可以種田;「不花發而實之」,不開花也可以結果。可謂是地上樂園,三十六宮都是春!

「死末生初末運 雲王真人降島 逆天者亡順天者興 三人日而春字定」──「死末生初」之末運里,「雲王真人降島」,天上雲中王將降臨韓國(「降島」)。「逆天者亡順天者興」,不必解。「三人日而春字定」,「三人日」即「春」,「春字定」,傳法時間在春天早已經定下。

殺我者誰 女人戴禾 人不知 兵在其中
殺我者誰 雨下橫山 天不知 裹在其中
殺我者誰 小頭無足 鬼不知 化在其中
話我者誰 十八加公 宋下止 深谷
話我者誰 豕上加冠 哥下止 梁底
話我者誰 三人一夕 都下止 天坡
虎性在山 如松之盛 見人猖獗 見松即止
狗性在家 家給千兵 見雪猖獗 見家即止
牛性在野 奄宅曲阜 見鬼猖獗 見野即止
利在宋宋 畫虎顧名 物名即犢 音即松下止
利在哥哥 畫狗顧檐 物名即犬 音即家下止
利在全全 畫牛顧溪 物名即牝 音即道下止
似草非草 二才前後 浮木節木 從木在生
似野非野 兩上左右 浮土溫土 從土在生
似人非人 人玉非玉 浮金冷金 從金從金在生

死運 人口有土 虎龍相鬥 八年間 方夫觀
死運 重山不利 狗鼠鬥食 一夜間 由倒觀
死運 六角八人 牛兔相爭 十日間 立十觀
宋字 十八加公 木公間生 不如松人澤 深谷 地名
可字 豕著冠 火口間生 不如臥眠臥身 巡檐 檐名
全字 十口入 兩弓間生 不如修道 正己 田名
三數之理 弓乙田一理貫通 三妙之十勝
全全田田 飲陽兩田之間
弓弓雙弓 左右背弓之間
乙乙四乙 轉背四方之間

以下一大段陳述的便是《格庵遺錄》三秘,即三個歷史時期之秘密,前兩個歷史時期已過並證明《格庵遺錄》預言正中,而第三個歷史時期即當今也正在證明著《格庵遺錄》預言正確。

「殺我者誰 女人戴禾 人不知 兵在其中」──殺我者誰?「女人戴禾」即「倭」,「人不知」,不知此為人禍,「兵在其中」,其人禍是兵亂,許多人將死與戰亂。

「殺我者誰 雨下橫山 天不知 裹在其中」──殺我者誰?「雨下橫山」即「雪」,「天不知」,不知此為天禍,「裹在其中」,其天禍是嚴寒,許多人將死於嚴冬雪寒。

「殺我者誰 小頭無足 鬼不知 化在其中」──殺我者誰?「小頭無足」即「天火」,「鬼不知」,不知此為鬼禍,「化在其中」,其鬼禍招至毒疾流行,許多人將被惡疾致死。

「話我者誰 十八加公 宋下止 深谷」──韓語發音「話」與「活」相接近,「話」應是「活」──活我者誰?「十八加公」即「李」,「宋」與「松」韓語發音相同,「宋下止」即「松下止」。何意?活我者誰?是明朝援軍李如松將軍,「松下止」,到松林深谷處,日兵不侵,可活。

「話我者誰 豕上加冠 哥下止 梁底」──活我者誰?「豕上加冠」即「家」;「哥下止」,「哥」與「家」同音。何意?活我者誰?是家,呆在家裡,呆在家中梁底不出屋,可活。

「話我者誰 三人一夕 都下止 天坡」──活我者誰?「三人一夕」即「修」;「都下止」,「都」與「道」同音,何意?活我者誰?是修煉,道下止,得法入道,在通向天國的「天坡」上,可活。

何故之有?

「虎性在山 如松之盛 見人猖獗 見松即止」──虎性在山,如松則盛之,見倭兵(「見人」)則遇難,見松則安之。

「狗性在家 家給千兵 見雪猖獗 見家即止」──狗性在家,在家如有千兵,見雪則遇難,見家則安之。

「牛性在野 奄宅曲阜 見鬼猖獗 見野即止」──牛性在野,則在從聖,見鬼則遇難,見野則安之。

「利在宋宋 畫虎顧名 物名即犢 音即松下止」──利在松松(「宋宋」),畫虎顧名思義,物名即犢,音為「松下止」。

「利在哥哥 畫狗顧檐 物名即犬 音即家下止」──利在家家(「哥哥」),畫狗顧於檐(檐)下,物名即為犬,音為「家下止」。

「利在全全 畫牛顧溪 物名即牝 音即道下止」──利在田田(「全全」),畫牛顧於溪,物名即為牝,音為「道下止」。

「似草非草 二才前後 浮木節木 從木在生 似野非野 兩上左右 浮土溫土 從土在生 似人非人 人玉非玉 浮金冷金 從金從金在生」──「似草非草」,呈綠色之;「二才」混雜之木;「浮木」即雜木,「節木」即松木;「從木在生」即見深林深谷即生之。「似野非野」,即指火炕;「兩上左右」,即為牆壁;「浮土溫土」即指牆上土與炕上土;「從土在生」,在炕上,呆在家裡可生之。「似人非人」,似人非同一般人;「人玉非玉」,人玉非玉而王,而聖;「浮金冷金」是指法輪里金黃色的.d字符;「從金從金在生」,只要修煉法輪功可生之。

「死運 人口有土 虎龍相鬥 八年間 方夫觀 死運 重山不利 狗鼠鬥食 一夜間 由倒觀 死運 六角八人 牛兔相爭 十日間 立十觀」──此三次「死運」講三個歷史時期,前兩個時期都繫於李氏朝鮮時期的兩大劫難,後一個時期指末世劫難,泛指整個人類;

──「死運」在於「舍」(「人口有土」);虎龍相鬥指「壬辰倭亂」,八年間(實則七年);「方夫觀」,「方」即框框,常規觀念,即戰爭爆發不可呆在家裡,避亂進山即可生。

──「死運」重山不利;狗鼠鬥是指「丙子胡亂」,一夜間(抗清四十五日,一夜間決定降清);「由倒觀」,常理,常規觀念得倒過來,即戰爭爆發不可逃走,閉門守在家裡即可生。

──「死運」「天火」(「六角八人」,惡疾);牛兔相爭,牛加八即「朱」,「朱」即共產黨,共產黨與屬兔的大聖人相爭;「十日間」,其毒疾流行指比「壬辰倭亂」期(八年)短,比「丙子胡亂」期長(「一夜間」,共四十五日),即達若干年,而期間「立十觀」即樹立十勝真理(法輪功)觀念,在惡疾流行的劫難之中可以獲生。

「宋字 十八加公 木公間生 不如松人澤 深谷 地名」──首講「壬辰倭亂」──「宋字 十八加公」,「宋字」,「宋」與「松」韓語發音相同,「木八加公」即「松」,「木公」亦松,在松間生;但躲到松林還不如遇到有「松」名字的人,這裡指明朝援軍李如松將軍;避亂處乃深谷,此為地名。

「可字 豕著冠 火口間生 不如臥眠臥身 巡檐 檐名」──次講「丙子胡亂」──「可字 豕著冠」,「可字」「可」與「家」韓語發音相同,「豕著冠」即「家」,「火口間生」;則在火炕上臥眠臥身即可生;故巡檐而不離其家,乃為檐名。

「全字 十口入 兩弓間生 不如修道 正己 田名」──三講末世劫難──「全」即「田」韓語發音相同,「十口」即「十勝」即法輪功,「十口入」即入法輪功; 「兩弓間生」法輪(「兩弓」)之間生,修道則生,此乃正己,此為田名。

《格庵遺錄》將三個歷史時期(其中前兩個時期則屬於李氏朝鮮歷史)作以比較而層層深入,若將每一個時期歸納起來,更顯其各個時期的特點;

──關於「壬辰倭亂」

一五九二年四月十三日,日本豐臣秀吉以「征明借道」為名,派十五萬水陸大軍發動了侵朝戰爭。當年十二月,明朝派李如松將軍率五萬援軍抵朝,隨後朝明聯軍奪回平壤。一五九八年八月隨著豐臣秀吉病死,九月日兵撤兵回日,「壬辰倭亂」歷經七年。此「壬辰倭亂」 是朝鮮歷史上最殘酷的戰爭與劫難。那麼避其難的天機何在?

殺我者誰 女人戴禾 人不知 兵在其中
話我者誰 十八加公 宋下止 深谷
虎性在山 如松之盛 見人猖獗 見松即止
利在宋宋 畫虎顧名 物名即犢 音即松下止
似草非草 二才前後 浮木節木 從木在生
死運 人口有土 虎龍相鬥 八年間 方夫觀
宋字 十八加公 木公間生 不如松人澤 深谷 地名

以其所述,提示一旦其戰爭爆發,按其常規「三十六計走為上」,逃進深山,如虎般躲進松樹或叢林則獲生,故殺我者日兵,活我者「松」,如遇明朝李如松援軍或遇樹林者則生。

──關於「丙子胡亂」

朝鮮親明疏清,令清大怒,清太宗於一六三六(丙子)年十二月率大軍伐朝,歷經四十五天抵抗終以朝降於清結束其亂。那麼,避其難的天機何在?

殺我者誰 雨下橫山 天不知 裹在其中
話我者誰 豕上加冠 哥下止 梁底
狗性在家 家給千兵 見雪猖獗 見家即止
利在哥哥 畫狗顧檐 物名己犬 音即家下止
似野非野 兩上左右 浮土溫土 從土在生
死運 重山不利 狗鼠鬥食 一夜間 由倒觀
可字 豕著冠 火口間生 不如臥眠臥身 巡檐 檐名

以其上述,提示一旦其戰爭爆發,要把常規觀念倒過來,不是離家逃走,而是猶如狗般守在家裡則獲生,故殺我者「雪」,活我者「家」,在自家炕上「臥眠臥身」則生之。

──關於末世劫難

《格庵遺錄》明確指出末世劫難自二○○二年始三年災害,隨後兩年惡疾及戰爭,三災八難並起,橫掃人類使之「十戶難剩一」。那麼,如何才能避其難?

殺我者誰 小頭無足 鬼不知 化在其中
話我者誰 三人一夕 都下止 天坡
牛性在野 奄宅曲阜 見鬼猖獗 見野即止
利在全全 畫牛顧溪 物名即牝 音即道下止
似人非人 人玉非玉 浮金冷金 從金從金在生
死運 六角八人 牛兔相爭 十日間 立十觀
全字 十口入 兩弓間生 不如修道 正己 田名

以其上述,提示世人末世最大的劫難將是「小頭無足」惡疾,因此,必須修煉「兩弓」法輪功,要樹立法輪大法(十勝真理)觀念,修法輪功則獲生(「十口入 兩弓間生」)。

綜上所述,《格庵遺錄》向世人展示三個歷史時期的劫難及避難獲生之路。而神人用《格庵遺錄》警世之目的十分明確,那就是為了二十世紀前後世人得法修道而精心安排了這一切。因為,第一、第二次劫難即「壬辰倭亂」、「丙子胡亂」之前或期間,《格庵遺錄》僅在極個別家族「秘傳」,而未公開面世。也就是說,《格庵遺錄》對「壬辰倭亂」、「丙子胡亂」遭受劫難的人們來說,沒起到什麼作用,而關於第三次末世劫難則完全不同,一是,通過一、二次歷史驗證其預言正確,促使人們相信《格庵遺錄》「若是不中非天語」;二是,將第一、第二次劫難與即將發生的末世劫難(第三次)連在一起敘述,一求「木刻三分」之效果;三是,為此除「隱秘歌」里將三次劫難進行組合敘述之外,「格庵歌辭」、「歌辭總論」、「松家田」、「末中論」等篇,在談到末世劫難的同時,都強調了必須跟從大聖人修煉法輪功才能獲生之理;四是,此《格庵遺錄》公開面世時間一九八六年,也就是安排在法輪功公開傳世之前。由此可見,傳授《格庵遺錄》的神人苦心與用心,只嘆世人迷而不悟。

三數之理 弓乙田一理貫通 三妙之十勝
全全田田 陰陽兩田之間
弓弓雙弓 左右背弓之間
乙乙四乙 轉背四方之間

單弓武弓 天上靈物 甘露如雨
心火發白 永生之物 即三豐之谷也
白石即武弓 夜鬼發動鬼不知 項鎖足鎖下獄之物
一名曰海印 善者生獲之物 惡者死獄之物
即三物也 三物即一物 生死特權之物也
單乙謂不死處 牛吟滿地 惡人多生之地
見不牛而牛聲出處 即非山非野兩白之間 即弓乙三豐之間

「三數之理 弓乙田一理貫通 三妙之十勝」──「三數之理」此處「三數」為三才,天地人之理。「弓乙田」,「弓乙」為法輪(「弓」為太極、先天大道、「乙」為.d字符),「弓乙田」法輪之田即法輪修煉之田;「弓乙田一理貫通」,「三數之理」是由法輪大法一理貫通下來的,也就是天地人即宇宙間所有的理都是由法輪大法法理貫通起來的。「三妙之十勝」,「三妙」是指法輪功「真善忍」,「真善忍」乃法輪功的高度概括。

「全全田田 陰陽兩田之間」──此句是指法輪功的兩張法輪圖。「全全田田」,「全」意為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田」意為修煉。「陰陽兩田之間」,一張形似月(顏色),法輪底部寫有「真善忍」三個字,此圖為「陰田」;一張形似太陽(顏色),法輪底部寫有「法輪常轉」四個字,此圖為「陽田」。「全全田田 陰陽兩田之間」,意為大法大道出自於此兩張法輪圖所含的法理之中。

「弓弓雙弓 左右背弓之間」──是指法輪里太極、先天大道,「雙弓」指太極、先天大道符號數量成雙,左右為位置,背弓為形態。

「乙乙四乙 轉背四方之間」──「四乙」是指法輪里的四位.d字符,「轉背四方之間」是指其東西南北四方位置。

「單弓武弓 天上靈物 甘露如雨 心火發白 永生之物 即三豐之谷也」──「單弓武弓」,「單弓」指法輪里的太極,「武弓」指法輪里的先天大道,此乃是「天上靈物」,他猶如甘露,使修煉者「心火發白」,心性得到淨化,是「永生之物」,就是「三豐之谷」「真善忍」也!

「白石即武弓 夜鬼發動鬼不知 項鎖足鎖下獄之物」──「白石」,法輪里「太白」,但是「夜鬼發動鬼不知」,鬼不知什麼?不知法輪「武弓」是將魔鬼鎖頭鎖足而下獄的神通之物。因而夜鬼膽大妄為而敢「發動」。

「一名曰海印 善者生獲之物 惡者死獄之物 即三物也 三物即一物 生死特權之物也」──「一名曰海印」,有一名叫「海印」(法輪),是使善者能夠獲生之物,使惡者下死獄之物(「善者生獲之物 惡者死獄之物 即三物也 三物即一物」,也就是「真善忍」三物,此三物即一物,就是法輪,是法輪功。而此法輪
握有「生死特權之物」,之所以說握有生死特權,煉其法輪功者生,不煉法輪功者不生,鎮壓法輪功者定死。

「單乙謂不死處 牛吟滿地 惡人多生之地 見不牛而牛聲出處 即非山非野兩白之間 即弓乙三豐之間」──「單乙謂不死處」即法輪里位於各處的.d字符,意指法輪是不死之地。此地「牛吟滿地」,此處此地是修煉者紛踏而至的修煉之處。何為「惡人多生之地」?此法輪功將從鎮壓法輪功的「惡人多生之地」中國傳出之故。「見不牛而牛聲出處」,「見不牛」見不著修煉者而「牛聲出處」都有修煉者修煉之聲之處,是在非山非野,是在「兩白之間」法輪之中。即「弓乙三豐之間」即「弓乙」法輪功「三豐」、「真善忍」之間。

海印用事者 天權鄭氏也 故曰弓乙合德真人也
兩白三豐之間 得生之人 即謂黎首之民矣
此意何意名勝末世矣 真人居住之地也
故曰十勝也 世人心覺知哉
柿謀者生 眾謀者死矣
世末聖君木人 何木上句謀見字
欲知生命處心覺 金鳩木兔
過木木村 人禁人棄之地 獨居可也
朴固鄉處處 瑞色也 是亦十勝地矣

「海印用事者 天權鄭氏也 故曰弓乙合德真人也」──「海印」法輪使用者正是握「天權」即掌管宇宙的正道王(「鄭氏」)李洪志先生也。故曰為此大聖人是「弓乙合德」,聚佛道神之德於一身的真人。

「兩白三豐之間 得生之人 即謂黎首之民矣 此意何意名勝末世矣 真人居住之地也 故曰十勝也 世人心覺知哉」──「兩白三豐」,在修法輪功「真善忍」,語言淺白、道理明白的法理使人「得生」,成為是百姓之中最了不起的人「黎首之民」。此乃是末世一切都在腐敗的風景里最風光的「名勝」,是「真人居住之地」,故曰此地為十勝真理,世人知之,悟之。

「柿謀者生 眾謀者死矣」──「柿」已多處詳解過,即大聖人的代名詞,又可比喻修煉。「柿謀者生」,圖謀修煉者則生;「眾謀者死」,圖謀世俗潮流者死。

「世末聖君木人 何木上句謀見字 欲知生命處心覺 金鳩木兔」──世末聖君是「木人」,何木?上句「柿謀者生」里點到了「柿」(「何木上句謀見字」),是指導修煉的木人。何為「木人」?五行為木也。「欲知生命處」你可要知道這位大聖人是「金鳩木兔」。何為「金鳩木兔」?「金鳩」金即西,鳩即鴿子,是從西方飛來的風凰,意前世某一個時期曾是西方國家君王。「木兔」,對於甄別真假大聖人也極為重要。「木」已陳述過,是大聖人五行,「兔」即大聖人誕生之年為兔年。那麼「木兔」年何年?就是一九五一年辛卯年。一九五一年辛卯年,天干屬「松柏木」,是兔年,故「木兔」。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正是一九五一年生。在此,筆者闡明一點,筆者認為《格庵遺錄》里指大聖人「西氣東來」、「金鳩木兔」、「須從白鳩走青林」等意思雷同的秘語中,好像也有另一種內涵,即所有這些都表現了「金木運之合」,即八十一宮與七十二宮之合,此七十二宮、八十一宮都屬皇極,因為《格庵遺錄》最後一篇「甲乙歌」點明了這一點──此乃「金木合
運 地上仙國」。

「過木木村 人禁人棄之地 獨居可也 朴固鄉處處 瑞色也 是亦十勝地矣」──「過木木村」何意?「木木村」就是法輪功煉功點,「過木木村」,即使是走過煉功點,在「人禁人棄之地」即沒有人的地方,「獨居可也」,單獨煉也行。可見,《格庵遺錄》預言細微到令人驚嘆不已的程度!而大聖人李洪志先生的故鄉(韓語發音「固鄉」與「故鄉」同音,故用隱語之故),處處呈現欣欣向榮之瑞色,到處都是煉法輪功的人,都是法輪功煉功點(「是亦十勝地矣」)。

兩雄相爭長弓一射 二十九日疾走者
仰天痛哭無心矣
又曰末世之運 張姓趙哥出馬
自眾之亂庚炎辛秋 怪變層生逆獄延蔓矣
壬三癸四子丑寅卯 鼠候相爭千祖一孫
雙牛相鬥百祖一孫 虎龍相剋百祖三孫
兔蛇噴火百祖十孫 龍馬有事一祖十孫
觀覺此書 心不覺者下愚不移 上下分滅矣
上字之意 貪官誤吏富貴客
富不謀身沒貨泉 孔孟詩書舊染班
下字之意 牛往馬往一字無識
高人望見亦失時 出入從事不覺
上下兩人亦下愚不移 末動之事無心矣
嗟乎哀哉人人覺
五運之中
一運論則 赤血千里 四年間
二運論則 赤血千里 二年間
三運論則 赤血千里 一年間
四運論則 赤血千里 月間
五運論則 赤血千里 日間

「兩雄相爭長弓一射 二十九日疾走者 仰天痛哭無心矣」──「兩雄相爭」是指大聖人與中國江氏圍繞著法輪功的反鎮壓與鎮壓而發生的事變。據法輪功資料所指一九九九年四月發生了天津警察逮捕幾十名法輪功修煉者的「天津事件」,繼而發生了四二・五「中南海事件」(據有關資料與法輪功方面稱,四二・五中南海事件經法輪功代表與中國朱櫧基總理達成協議,得以和平解決。但此舉卻遭到了中國江xx的震怒,江一手發動了鎮壓法輪功)中,法輪功方面與江氏之爭。「長弓一射」,「長弓」即象徵掌握權利者,也意「江」氏(韓語發音「張」與「江」同音),是江氏實行了武力鎮壓。「二十九日疾走者」,「二十九日」即小月,小月即肖,「走」加「肖」即「趙」,「二十九日疾走者」,即遭到鎮壓而疾走的法輪功的人,可謂「仰天痛哭無心矣」!宇宙十勝真理竟遭到人世間邪惡的鎮壓,正如當年耶穌慘遭羅馬當局鎮壓相同,此乃可悲之極也!

「又曰末世之運 張姓趙哥出馬 自眾之亂庚炎辛秋 怪變層生逆獄延蔓矣」──又曰此乃是末世之運,奈何不得。「張姓」即(「張姓」,「張」與「江」同音)與「趙哥」法輪功方面的代表,此「自眾之亂」,圍繞著一九九九年四月天津逮捕一批修煉者而引發的四二五中南海事件進行談判,然而,江氏推翻國務院總理朱櫧基曾與法輪功方面達成的和平協議,七二○起武力鎮壓法輪功(江氏一夥鎮壓法輪功,實際日子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而宣布之日為七月22。被江氏武力鎮壓法輪功的數年之中,「庚炎辛秋」,以二○○○年與二○○一年兩年最為瘋狂,二○○○庚辰年猶如炎熱的酷暑,二○○一辛巳年猶如深秋般寒冷。而「怪變層生逆獄延蔓」,在江氏及其追隨者瘋狂鎮壓法輪功中,「怪變層生」不顧國家憲法與其它法律,邪惡之徒們不擇手段,無奇不有,無毒不用,血腥鎮壓令人髮指,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以致「逆獄延蔓」。公然違反國家法律對法輪功修煉者實施慘無人道的迫害與虐殺的「逆獄」──收容所、監獄肆無忌憚的惡行在蔓延 …… 可謂是「惡罪滿天」。

「壬三癸四子丑寅卯 鼠候相爭千祖一孫 雙牛相鬥百祖一孫 虎龍相剋百祖三孫 兔蛇噴火百祖十孫 龍馬有事一祖十孫」──此段講述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也就是闡述西方陣營與共產黨陣營的鬥爭,其最後的鬥爭將延續到二十一世紀的二○一三年。在此提示屬於其間的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拉開傳大法大道序幕。

「壬三癸四子丑寅卯 鼠候相爭千祖一孫」──「壬三」即壬寅,壬寅即一九六二年,「癸四」即癸巳,是二○一三年;「子丑寅卯」即一九六○庚子年、一九六一辛丑年、一九六二壬寅年、一九六三癸卯年。「鼠猴相爭」,鼠即北方,即位於韓國的北方,也就是朝、中、蘇共產黨陣營;猴即西方,即西方陣營。也就是說,自
一九六○年起二○一三年至,西方陣營與共產黨陣營將進行針鋒相對的鬥爭,包括戰爭在內的其鬥爭是「千祖一孫」之惡運。(那麼二○一三年之後呢?筆者不必直言,讀者自然心領神會的。)

「雙牛相鬥百祖一孫」──「牛」破字為「朱」,「牛」自有尾巴,將「牛」字加尾巴即成「朱」,「朱」指共產黨。「雙牛相鬥」就是指兩個共產黨之間之鬥爭。即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中、蘇兩個共產黨相鬥幾十年是「百祖一孫」的惡運。

「虎龍相剋百祖三孫」──此講「虎龍相剋」,之所以用「克」,此乃指各種宗教之相剋,各種宗教之間的相剋是惡運「百祖三孫」,顯然,此相剋比起西方陣營與共產黨陣營的鬥爭輕的多,其害也少。

「兔蛇噴火百祖十孫」──兔即卯,蛇即巳,兔指一九七五乙卯年,蛇即一九七七丁巳年,也就是中國大陸自一九七五年至一九七七年傳出氣功,此乃是「百祖十孫」,可算是有意義的事情。

「龍馬有事一祖十孫」──「龍馬」即天,天傳大法大道,而此處為雙關語,此時為「馬」,馬即午,是指一九九○庚午年。實際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自一九九○年起傳法輪功,此乃不僅是末世人類幾代獲生的問題,是「一祖十孫」,是系代代繁榮與代代萬福的重大問題。

「觀覺此書 心不覺者下愚不移 上下分滅矣 上字之意 貪官誤吏富貴客 富不謀身沒貨泉 孔孟詩書舊染班 下字之意 牛往馬往一字無識 高人望見亦失時 出入從事不覺 上下兩人亦下愚不移 末動之事無心矣 嗟乎哀哉人人覺」──此段針對迷於世間的常人而言,上至達官貴人,專家學者,下至一字無識之文盲,提醒他們「觀覺此書」,心覺而得法。

「觀覺此書 心不覺者下愚不移 上下分滅矣」──見此書《格庵遺錄》仍不悟者,實為愚蠢之極,而不悟者不論其屬上層人物還是黎民百姓均被滅之。

「上字之意 貪官誤吏富貴客 富不謀身沒貨泉 孔孟詩書舊染班」──「上字」何意?這些上層人物洋洋得意,貪官污吏一味追求榮華富貴而置修道不屑一顧,到頭來弄得富無貨泉,貴無其源;而舊染於「孔孟詩書」之儒學者,自以為是,終落得分文不值。

「下字之意 牛往馬往一字無識 高人望見亦失時 出入從事不覺」──「下字」何意?這些下層黎民百姓由於他們的學歷與經歷所限,容易人云亦云(「牛往馬往」,意左右搖擺),高人看來他們卻不識時務,乃失去機會而只顧如何生計卻不想修煉。

「上下兩人亦下愚不移 末動之事無心矣 嗟乎哀哉人人覺」──如此上層、下層人們其愚見不改,十勝真理法輪功傳世之際仍無動於衷而「末動」,那麼統統定死不疑。若不悟此,可悲可哀啊,人人須知之,悟之。

「五運之中 一運論則 赤血千里 四年間 二運論則 赤血千里 二年間 三運論則 赤血千里 一年間 四運論則 赤血千里 月間 五運論則 赤血千里 日間」──筆者認為,論述五次末世劫難是按其時間順序排列的,故猜想二○○二年起末世劫難即開始,末世劫難具體共有五次,這裡將末世劫難分五個階段而論,明確指出每次劫難歷經之時間,但未詳告何年何月。「一運四年」是指二○○二年起的末世首次劫難「三年天災」,天災三年何為四年之難?天災雖三年,但人類遭受其殃可達四年之故;「二運二年」是指惡疾流行,明指「戌亥人多死」,「八人登天役事」,二○○六年、二○○七年兩年因惡疾流行人多死,人類將滅一半以上;「三運一年」,可能指二○○八年、二○○九年間,西方即美國或向中或向朝、中之國發動一年戰爭,因為確定戰爭由西方國家發動(「子丑猶未定何事 金運發動混沌世」),而又指其戰爭「始於艮終於艮」,「艮」即東北,故稱朝、中、俄三方之一或之二或三者,筆者更傾向於這種預測,即美國將向靠近中朝邊境的北韓發動戰爭。;「四運 月間」,不詳,猜想是否是指末世最後階段徹底消滅法輪功的敵對勢力與分子;「五運 日間」,五運是十分明確的,那就是新世界、新人類即將誕生之時,用「日間」更新世界與人種,徹底消除不符合新的世間標準的一切人。

二字空面無空里 漢都中央指揮線
東走者死西入生 上二字面下二里
吉星指示面里明 南東面臥牛長壽地
素砂范朴天旺地 富內曉星延壽地
東春新岱 住地 蘇萊白桂樹地
桂陽朴村仙住地 此地通合星照臨
海印龍宮間日月 木人新幕別乾坤
風驅惡疾雲中去 雨洗冤魂海外消
別有天地非人間 武陵桃源弓弓地
聖山聖地吉星地 兩白三豐有人處
非山非野何處地 瀛州方丈蓬萊山
紫霞島中亦此地 聖住蘇萊老姑地
人生造物三神主 東海三神亦此山

「二字空面無空里 漢都中央指揮線 東走者死西入生 上二字面下二里 吉星指示面里明」──「二字」上面已提到過的「上下」即上層達官貴人與下層黎民百姓;「空」、「無空」意指「虛」、「虛無」乃修煉之境界;「面」即鄉,「里」即村(韓國行政區「面」為鄉,「里」為村)。「漢都中央指揮線」,指中國北京成為指揮全世界各地修煉的中心。

「東走者死西入生 上二字面下二里 吉星指示面里明」──「東走者死西入生」,多處可見,此語有時間性。就是指法輪功被鎮壓期間,若跟隨鎮壓法輪功的東方中國江氏一夥走,那麼死路一條;若從支持法輪功的西方諸國便可生。「上二字面下二里 吉星指示面里明」,「二」即坤,「上二字」為世間上層人物; 「面下二里」
指世間下層百姓。無論世間上下各層修煉者,將會吉星照而明之。

「南東面臥牛長壽地 素砂范朴天旺地 富內曉星延壽地 東春新岱 住地」──從中國談「南東面」就是指韓國,而從韓國論「南東面」則屬大邱一帶。而其「南東面」是修煉者多出之地(「臥牛長壽地」),是「素砂」即獲生之地(韓語音「素砂」即獲生之意);是「范朴」即法輪(已解何為如此),「朴」即大聖人,「范朴」即轉動法輪的大聖人;「素砂范朴天旺地」,法輪聖王傳出的法輪是「天旺地」,是獲生之地;「富內曉星」,「內」指心性,「富內」心性充滿「曉星」照亮的「延壽地」,是「東春新岱 住地」,「東春」即指大聖人從東方春日傳出的法輪功新垡住地。簡言之,南東面以大邱為中心的慶尚道是韓國盛傳法輪功之地。

「蘇萊白桂樹地 桂陽朴村仙住地 此地通合星照臨 海印龍宮間日月」 ──「蘇萊白桂樹地」指月,「桂陽朴村仙住地」指日,而「蘇萊」、「桂樹」、「朴樹」等都隱喻生命蘇生、長壽及大聖人居住地等,此乃實指法輪圖,而「蘇萊白桂樹地」則指顏色似月的法輪圖,此圖底字為「真善忍」;「桂陽朴村仙住地」則指顏色似太陽的法輪圖,此圖底字為「法輪常轉」。法輪功修煉者們常把此兩張圖掛在一起,「此地通合星照臨 海印龍宮間日月」,「此地」法輪圖體現的正是宇宙法理(「通合星照臨」),「海印龍宮」法輪被其「通合星」照明(「日月」),法輪大法法理光明如日月。

「木人新幕別乾坤 風驅惡疾雲中去 雨洗冤魂海外消 別有天地非人間」 ──「木人新幕別乾坤」,「木人」此處指大聖人,大聖人所建新天新地;「風驅惡疾雲中去」,惡疾如風驅雲般除去;「雨洗冤魂海外消」,冤魂被雨洗去般消掉;「別有天地非人間」,人人長生長樂可謂「別天地」、「非人間」,是永生之樂園。

「武陵桃源弓弓地 聖山聖地吉星地 兩白三豐有人處 非山非野何處地 瀛州方丈蓬萊山 紫霞島中亦此地 聖住蘇萊老姑地 人生造物三神主 東海三神亦此山」──上述如此「別天地」就是「武陵桃源弓弓地」,即「武弓」所在的「聖山聖地」,此地為「吉星地」,也就是「兩白三豐有人處」──「心白」、「身白」之「真善忍」處。此處「非山非野何處地」?正是瀛州山、方丈山、逢萊山三神山,「紫霞島中亦此地」,即在「紫霞島」法輪處。「聖住蘇萊老姑地」,大聖人出生於公主嶺(前面已就「蘇萊老姑」等破譯過),此位就是「人生造物三神主」,人與萬物正是由此「三神主」造出來的。所謂傳說神仙居住的「東海三神山」就是這位大聖人的法輪(「東海三神亦此山」)。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