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協調:記一次滅邪惡的修煉心得

Maisie (葉娓娜)

【正見網2003年05月29日】

香港特區政府在2002年9月至12月就23條諮詢香港市民。連續幾個月,明慧網上不斷有文章談及23條與正法的關係,明確地指出23條是衝著法而來的。在這期間,多倫多有幾位弟子系統地寫信給香港的立法會、媒體、非政府組織,指出23條如果實施,將禍害香港。多倫多的政府小組也在工作。個別弟子寫信給自己的議員。法輪功之友也響應我們的活動,寫信給香港政府及媒體。但儘管做了這許多事,但就23條而言,當時多倫多整體的環境還沒有形成,有些弟子還處在法上理解23條的階段,整體沒有動。而多倫多的華人社區,儘管常人媒體天天報,卻是冷漠的。

在費城法會期間,幾位來自香港的多倫多大法弟子在法上交流,當時認識到23條是江氏群體滅絕罪的延伸,是邪惡毒害眾生的一個極重要的一步。23條如果通過,邪惡迫害香港弟子,毀滅全港七百萬人不算,每天成千上萬從大陸到香港過境、工作、探親及旅遊的中國人再也聽不到真相了。邪惡也會利用香港及澳門的惡法,作為進一步誤導及壓制東南亞國家的籍口,威迫他們在當地打擊大法。我們進一步悟到,23條涉及無數眾生,它並不只是身在香港的弟子的考驗,也是全體大法弟子的考驗。

作為來自香港的海外弟子,我們悟到這是我們的歷史責任,是我們為什麼在正法期間在多倫多的原因。多倫多是亞洲以外華人最多的一個城市,光是香港人,就有二十多萬。這個龐大的社區,是我們在講真相上需要多加努力的地方。我們認識到23條是他們擺放位置的一個機會。

從法會回到多倫多後,在緊接著的一次小組學法交流中,我們決定要迅速行動起來。這時,距離23條諮詢結束,已不足三星期了。我們打電話給其他同修。接著,開電話會議,小組再開會。就在兩天之內,我們交流了很多非常好的意見,其他同修一個一個地加入,整體的計劃很快的就展開了。

很多弟子認識到23條打擊面廣,民主、自由、人權、宗教和信仰等團體都是涉及的對像。這些團體在多倫多都有支部或類似組織,這是我們跟他們建立關係,講清真相的好機會。我們於是透過一位認識這些團體的同修,與他們接頭。這些團體對23條也非常關心,所以答應合作。大家聯合的第一步行動是記者招待會,透過媒體,表達反對的立場和原因。第二步行動是在諮詢期結束前,舉辦公眾論壇。這些團體當中有人完全未接觸過大法弟子,起初對我們很有戒心,但開了幾次會後,態度變了,說沒想到我們如此平和理性。這些人仍不完全理解法,但卻與弟子建立了信任的關係,為我們進一步向他們講清真理奠下了基礎。

在同修方面,大家認為用常人的形式,教育大眾,幫助他們在23條上擺放位置非常重要。為此,媒體組迅速行動,幾位同修日以繼夜,在三天內趕起一份23條的號外,而其他的同修就在兩天內將二萬份號外分發完畢。

為了擴大影響,一位同修決定在常人報紙及電視賣廣告;幾位同修為了配合,在兩天之內就把報紙廣告稿設計好。拍攝組也全力支持,在極短的時間內推出短片,放到常人電視台裡播映。在這期間,媒體組學員全部出動,或在記者招待會、論壇出現,或到街頭、商場現場採訪。

活動中的兩個高潮,一個是遊行,另一個是大型徵簽項目。兩個活動都環繞著人權、自由作為主題。遊行當日,有兩百多位弟子到場,與其他常人,表達了反對23條的立場。當晚,所有的中文媒體都報導了這事。

徵簽活動主要在香港人出入較多的大型商場舉行,不會說廣東話的許多弟子都到場了。在寒風中的商場外,他們向著每一個行人遞上一份倡議書,努力地向說廣東話的香港人解釋為什麼簽名那麼重要。

在兩個星期裡,同修中有默默地寫稿、翻譯、設計及派發傳單、設計展版、準備橫幅的;有每天不辭勞苦地到商場、街頭徵簽的;有協調人手的;有充當發言人,每個場合必到的;有協調其它團體的。我們沒有太多的商議,更沒有爭論。在做事的過程中,弟子也有不同程度的認識,大家都能坦率的交流,修正自己的看法。我們也沒有常人的分工,大家都是自動自覺,恰如其份的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但卻配合得近乎完美。在這件事上,我們再一次體悟到修煉人只要狀態到了,一切都會變得純正、清晰、簡單,師父就會給我們開路。

在徵簽的過程中,也發生了令我們非常感動的事。一位弟子在一家很大的商場外徵簽,當時天氣零下十多度。商場的女經理親自出來請她進內,並在全商場最顯眼的位置給她擺好徵簽的桌子。雖然徵簽不是以大法名義進行,但很多人都知道所有這些義工都是大法弟子,後來這位女經理因她的同事對大法不理解而受了很大的壓力,她挺住了,還邀請我們參加他們在日後的其它活動。經由這次活動,她接觸了大法弟子,明白到我們是些什麼樣的人,也因此而知道大法的好。由於這件事,我們再次深切地體會到,弟子的一言一行本身就是真相的一個極重要部份。很多人對大法改觀不是因為我們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而是我們用自己見證了法。

就在這個商場,每日有無數的人在簽名表上簽名。有些是聽朋友說的,有些是看到了電視,從其它城市趕來的。眾生正如師父所說的,有明白的那一面。他們明白到反對23條與他們的未來是有關的。在整件事上,大法也在全體多倫多弟子心到之後,顯示了極大的威力。在短短的九天內,我們徵到了八千個簽名。

在整個活動結束的前一天,其它團體在另一家商場舉辦了反23條的公眾論壇。原本說好請法輪功參加的,但過後因他們的會員對大法不了解又反悔了。主辦人不好意思,乾脆連原本已請了的天主教代表也不許來,推說論壇不想涉及宗教信仰的事。一位同修代表常人團體,坐在嘉賓席上,報告了在兩個星期以來的各個活動及弟子的大力參予。一位羅馬天主教神父到場了,坐在滿滿的聽眾、記者及弟子當中。會開到一半,神父站了起來,表達了他對23條的關注,並重點推崇大法。他說到大法在世間洪傳,而大部份人乃後知後覺。他的一番話,令在場的人十分震動,聽到弟子的耳裡,就好像師父籍著他的口對他們的當頭棒喝。我們驚異法是以這種方式再一次慈悲於人。

去年12月的反對23條的活動,體現了多倫多大法弟子又一次在整體上的配合,在整體上的提高。我們所做的,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別的小組或其它大型滅邪惡、講真相活動的寫照。因為師父的慈悲,多倫多的弟子在法中日漸成熟,愈來愈能認識及朝著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上說的話去做:「所以在做事上協調好,每個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大家的事。」 師父在《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講:「大法弟子做什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大家記得,我經常跟你們講一句話,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慮別人。」 師父說: 「……你們要真有這樣的堅實基礎,出現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能冷靜下來想想別人看看自己,我想很多事情都會做好的。」 我就以師父的這番話與同修共勉。

(2003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