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槍警衛目擊活摘器官 更多證詞曝光(視頻)

【正見新聞網2016年03月16日】

2016年3月14日,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發布最新報告,公布了此前在2009年12月追查國際公布的一位證人現場目擊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更多相關的新證詞。

新的報告內容揭示,當時這位證人是遼寧省錦州市的一名持槍警衛。他回憶說:“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其中一名軍官證號碼0106069)將一名30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在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肝、腎器官。在此之前,女教師遭受了一個月的嚴刑拷打、侮辱和強暴。”

除了活摘器官外,證人還披露了更多不為人知的罪惡。例如:錦州公安局迫害致死多名法輪功學員,但稱這些學員是自殺身亡,還將法輪功學員的腦漿吸出來等。除此之外,還有更邪惡的:中共政法系統從上到下用集團犯罪的方式,將公安幹警、醫生等捆綁在一起,例如活摘現場多名警察持槍警戒,看似保護軍醫,其實也是相互之間戒備。

這位證人向調查員懺悔:他曾被蒙蔽,在公安局的時候粗暴地刑訊逼供,踢打法輪功練習者,很愧疚。但此後遭受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對信仰的堅韌也深深的感化著他。目擊活體摘取器官的慘烈,衝撞著他良知的底線,給他的心理造成了長期的、極大的陰影和創傷,現在勇於站出來揭露罪惡和作證是“為了讓更多的人敢於說真話”。

2009年12月12日,追查國際公布了一位證人現場目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詞。此證人曾在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2002年4月9日,證人當時持槍擔任警衛,在遼寧省瀋陽軍區總醫院手術室現場目擊兩名軍醫活體摘取女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全過程。

這位證人的證詞是多年來外界第三方對中共系統地活摘器官案曝光中一個全新的進展。從2006年以來,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血栓中心結合醫院,器官摘取主刀醫生的前妻安妮、日媒駐中國大陸記者皮特、瀋陽老軍醫提供的證詞,到中國大陸各醫院和醫生有據可查的錄音,大量的間接證據已經串成一條鏈條,證明了中國大陸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是真實存在的。而這位現場目擊者是直接的相關證人──現場參與操作的保安人員,其證詞是活摘器官案中的第一個直接證據。

明慧網報導說,中國《刑事訴訟法》中,直接證據是能夠獨立地、直接地證明案件主要事實的證據。也就是說,只要有一個直接證據經過查證屬實後,就不必經過推理過程即可對案件主要事實作出肯定或否定的結論。這個直接證據不但證實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而且肯定了從2006年至今全世界範圍內得到的間接證據的真實性。

活摘器官的直接證據只可能來自在場的人,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已經全部被中共滅口;接受器官的病人絕大多數沒有目擊供體的手術過程;活摘器官的醫生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很難主動作證;證人證詞中提到,實施不打麻藥活摘的是兩名軍醫,是因為要用醫生代替手術台上遞刀子的器械護士,以便精簡手術流程,快速訓練出一批有移植經驗的醫生以進行大量的器官移植,因此沒有護士和麻醉師在場,這兩類人是醫院中人多嘴雜、容易傳播消息的群體;而在公安系統中擔任現場保安,不受部隊系統控制可以與外界接觸,又因為大量接觸法輪功學員而良心發現的人就成了目前直接證詞的唯一來源。

活摘器官案發生的大致時間及背景

明慧網文章說,這起在2002年4月9日發生的活摘器官案,其發生前後,正是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新一輪高潮期。2001年底政府官員內部秘密傳達通知,針對法輪功學員頻頻講清真相活動,計劃2002年初“將更進一步加大力度打壓法輪功”。2002年2月9日零時,江澤民集團開始再一次行動,對大陸法輪功學員進行大規模迫害,為期2到3個月。

此項迫害指令由中共公安部下發至各市公安局並轉到縣一級,題目是《關於切實加強打擊和防範……非法活動工作的緊急通知》。此迫害行動由公安部、各省廳及市委“610”(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統一部署,由各警種參加,對城鄉結合部、郊縣區、出租民房、中小旅館、單位內部招待所、網吧進行搜查,在各地設置卡點,安全監察部門還圖謀密切監視網絡,並利用形像比對、指紋等手段擴大迫害。

2002年3月5日,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八個頻道播出了《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播放了四、五十分鐘,觀眾近百萬人,在大陸民間和國際上引起了很大震動。

插播發生後,江澤民下達對法輪功學員殺無赦的命令,在東北三省各地立即掀起抓人潮,有數千法輪功學員被捕,多人被秘密殺害。

經法輪大法信息中心證實及報導披露出來的各地鎮壓指令還有:“610”頭目羅幹4月親自下令黑龍江省要在4、5、6三個月抓捕6000名法輪功學員;長春四月份成立“法輪功專項鬥爭委員會”,對法輪功的迫害手段升級為“堅決、徹底”的“進攻性專項鬥爭”;遼寧省公安系統四月開會部署進一步迫害法輪功的具體措施,指示警察可不用任何理由及手續,肆意抓捕學員。

2002年5月初,還證實了一項由海外媒體透露的中共秘密文件,該文件指示,“一旦發現法輪功學員,先行抓捕,再補辦手續”,並明確此項授權直至2007年底。

2002年中國新年前夕,中央“610辦公室”的頭目劉京在長春南湖賓館召開部署鎮壓法輪功的會議。會議中劉京暴跳如雷地批評了吉林省,並下達了“徹底剷除”的死命令,“可以開槍打死”法輪功學員就是在這次會議上部署的。

於是,長春市公安局對法輪功學員接連幾天夜裡進行大搜捕,當時下達的命令是:發現法輪功人員貼標語、掛條幅,可以開槍打死。

2002年2月16日(正月初五),遼寧鞍山市警察在非法抓捕三位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使用手槍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槍擊,一警察連開了四槍並擊中了一學員的腿部。而黑龍江省密山市警察杜永山在大年初一早上兩點鐘左右,只因法輪功學員姜洪祿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竟開槍將其腿打斷。

證人證詞中披露:“當時王立軍,現在的重慶公安局長,下死命令:必須趕盡殺絕。”

明慧網評論文章分析,這正好和當時的迫害形勢絲絲入扣地對應起來,王立軍的命令不是個人的心血來潮,而是和大氣候、大背景相吻合的,是對中共迫害政策的執行。王立軍後來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配合後來任中共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在所謂的打黑名義下加劇迫害法輪功學員。

薄熙來2001年1月任遼寧省副省長、代省長。2001年2月當上遼寧省省長,同年10月當上第九屆中共遼寧省委常委、副書記。2003年1月再次當上遼寧省省長。而在活摘器官發生的2002年,遼寧省省長正是薄熙來,薄熙來和王立軍早在東北就已經成為搭檔。

在這個時間段裡,瀋陽蘇家屯集中營的活摘器官操作從2001年就開始了,2002年達到高峰。

位於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臟器移植科在2002年一躍變成了器官移植研究所,且被批准為瀋陽市多器官技術研究中心,遼寧省器官移植重點實驗室。2003年成立的國際移植(中國)網絡支援中心的網頁裡以日中英三種語言推出的承諾:“腎移植等一週至一月,肝臟移植最多等兩個月”。該中心的地點就設立在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移植研究所。

國際社會對活摘器官的第三方調查與譴責聲

追查國際歷經十年的獨立調查顯示,迄今為止有5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名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前國防部長、前軍方總後勤部衛生部長,以及多名政法委高級官員,和30多個醫院的移植醫生,在被暗訪時都直接或間接承認有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除器官,而且遍及中國多個省份。追查國際調查員獲得60個電話調查錄音,1628個資料證據。

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與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2006年7月發表2007年1月修訂《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獨立調查報告》,羅列52項證據,確認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是真實的。

前美國智庫研究員、獨立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也從2006年開始調查中共活摘良心犯的器官,他採訪了醫學專家、中共執法部門和100多名難民。他在2014年出版的《大屠殺》(The Slaughter)一書中估計,從2000─2008年間,至少有6.5萬名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

2015年6月,美國國會兩黨多位議員在眾議院共同發起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強摘器官”行為,停止迫害法輪功,並要求對中共器官移植系統進行可信、透明和獨立的調查。

2012年5月24日,美國國務院公布了2011年年度人權狀況報告。在中國章節部分,提到了中國器官移植、以及媒體和人權團體持續不斷地報告有關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案例。這是美國首次在正式政府報告中提出這個問題。

從2012年至今,台灣立法院、歐洲議會、澳洲參議院、義大利參議院人權委員會、愛爾蘭議會外事貿易委員會、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加拿大國會人權委員會等陸續通過決議,譴責中共強摘法輪功等良心犯器官。

下面是2015年3月14日追查國際報告發布的完整的證詞錄音文本:

追查國際:活摘現場目擊者的更多證詞(附錄音)

(追查國際調查員, 證人:中國大陸警察)

證人:以後如果我還活著的話,你就幫我轉載這些東西。

調查員:好,我答應你。

證人:如果我要是死了,你就找別人或者打聽我這個。或者是把我這個事跡做成一個文章,我倒不是為了讓他們知道我,為了讓更多的我出來,敢於說真話。

調查員:你的目的是這樣啊,哎呀,你太偉大了。

證人:沒有那麼偉大,我也很齷齪。

調查員:哦,

證人:我為了他們維護這個統治政權,給人家送錢,又喝酒,酒後駕車,又粗暴地打這些法輪功分子。曾經在公安局待的時候,粗暴地刑訊逼供,踢這些法輪功練習者,我也很愧疚。

調查員:很久嗎?你?

證人:我也很愧疚。

調查員:噢,你很愧疚。什麼時候啊?

證人:在我剛從部隊回來的時候。

調查員:因為你被蒙蔽了嗎。

證人:是被蒙蔽了。現在想起來,那些法輪功學員們,怎麼打,只要他們同意兩件事,第一個是簽保證書,以後不再煉。第二個,罵一句,“    ”就這,只要完成兩事就放了他,要不就判他十年,七到十年。他們就是這兩件舉手就能做的事,硬是不做。你怎麼打,他都不做這事。

調查員:那時候你的想法是什麼哪?你覺得他們……

證人:我想,我想他們非常得有鋼,用東北話說有鋼,非常非常地堅強,為了信念,為了信仰,可以放棄一切。很值得人敬佩。當時,我們的副所長用他的大皮鞋踹他的臉,用電棍一個勁地電,然後在大冬天,三九天,用冰水往他們身上一點一點地澆。把他們的衣服脫了,女學員也是脫衣服,澆水。他們就是這兩件舉手之勞就能做的事,他們就是不做。判了七年,十年,最長的判無期。

調查員:你就見證了這個事。

證人:嗯,親身的體會。

調查員:啊,親身體會。你是什麼時候,是2000年嗎?

證人:我17歲就當兵了。

調查員:噢,對法輪功迫害是十年,你是哪一年,就是說……

證人:02年吧,好像是02年。

調查員:02年在東北的哪裡啊?

證人:在東北的錦州,遼寧錦州。

調查員:哦,錦州的看守所,還是派出所?

證人:就是公安局。

調查員:公安局啊?

證人:對,公安局主要的……

調查員:錦州公安局啊?

證人:嗯。
……
調查員:哪個時間你還沒有告訴我?

證人:2002年4月9日。

調查員:4月9日?

證人:對4月9日下午5點開始解剖,時間進行了3個小時。之前已經連續一個月了。

調查員:什麼叫連續一個月?

證人:連續一個月的刑訊逼供。
……
調查員:你只有對他們逼供一次,還是很多次?

證人:很多次。當時王立軍,王立軍現在的重慶公安局局長,下死命令,必須斬盡殺絕。

調查員:哦。重慶的,就是他不是跟著薄熙來的那個嗎?

證人:對,對,原來在我們錦州,

調查員:嗯,所以,你所親自看到或者是,以你親眼看到的這種法輪功受迫害的,大概有多少人哪?

證人:我看的,我接觸的面不太大,也就二、三十人吧。

調查員:二、三十人啊。有沒有死的?有沒有被折磨死的?

證人:當然了,當然了。其中一個星期就在看守所上弔死了三個。他們在裡邊,我們那個公安局的人跟那個看守所的說,你讓那個牢頭獄犯毒打他們,一個星期死了三個。就是說,還有很多了,很多。比如說,到時候……哎呀!他自殺了,說那個,意外,意外,

調查員:叫什麼名字,你還記得嗎?

證人:這個具體的叫什麼名字,我只能記住一兩個。

調查員:哦,死掉的叫什麼名字?可能在明慧網上查得出來。

調查員:哦,在錦州嗎?錦州公安局死了三個,上吊的。

證人:錦州派出所,錦州看守所,在南山監獄。

證人:是。然後,任務完成之後,每個人獎勵5千塊錢。並且獎勵了很多,比如說,電炒鍋了什麼的,都是那些產品。然後我這五千塊錢我一分錢沒花,全部把它捐給了,就是通過《九評》他們捐了,給他們了,就是通過明慧網捐給他們了。那個時候我已經醒悟了,我看到的太多了。

調查員:你拿到錢的時候你就已經醒悟了,那不是時間很短嘛。

證人:時間很短,但當你作為一個警察的時候,你看到他們一個怎麼打了不饒為了信仰、為了信念,就算他是一個“邪教”,他是自己上有老、下有小,就是不。很容易的事,因為我們就是抓殺人犯,他們也是,怎麼經過我們一套之後也會招了。這些軍醫們把她胃剖開的時候,把她腎都摘除了,沒打任何麻藥,他們,哼都不哼,就出了很多汗,這個時候他們還說法輪大法好。

調查員:你親眼看到啊?

證人:這個我不能再繼續透露了,容易把自己暴露。

調查員:所以,蘇家屯這個事情是真的。

證人:那當然了。瀋陽蘇家屯,你別說他們,別的事情,就是別人犯別的事全都是毒打,全都是。蘇家屯那個地方是遼寧最黑的地方。

調查員:對呀,它們那就是活摘器官的地方。

證人:對,最黑的地方。

調查員:所以,不是蘇家屯的地方,看守所它也是可以直接活摘器官。

證人:那個都是經過保密的情況下,只有在場兩、三個人保衛安全,保衛他們所謂的軍醫的安全,然後進行活摘器官,到時器官呢他們不一定都是賣了,有的是存起來。不知道出路是什麼。

調查員:當然是賣了,他要那器官幹嘛。他要活的器官幹嘛。

證人:眼角膜、腎、心臟……,甚至還把那個腦漿吸出來不知道有什麼用。

調查員:你看到有多少?

證人:我就看過一次。

調查員:一次再也不敢看了吧。

證人:從那以後他們沒用我。

調查員:為什麼?

證人:我當時大聲嚴厲的罵他們,你們還是不是人,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當時我的原話是這樣。然後,組織上,公安局政治部主任找我談話,給我一頓批評,說你公安素養,公安素質還是不夠啊。應該到下面去鍛練鍛練。然後我於是到……我不在公安了,我就進政府了。

調查員:真的很冷血。

證人:手術刀,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血是噴濺出來的。而不是……

調查員:你看到的是男的還是女的?

證人:女的。

調查員:年輕的麼?

證人:30多歲吧。

調查員:那她口中還喊著法輪大法好嗎?

證人:還喊著,還喊著。

調查員:你說一下她當時是怎麼說的。

證人:當時,我們經歷了的有對她一個星期的審問,嚴刑拷打,身上已經有無數次傷疤,並且電棍、電,她已經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打傻了已經就是,反正她又不吃東西,然後我們強行的給她灌牛奶, 往她的胃裡,她不喝就強行的給她灌。你知道那個,把她的鼻子捏上,人的本能就必須喝去,於是維持著,她7天瘦了將近15斤,而這個時候不知道,可能是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反正是一個挺保密的部門,派了兩個,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一個軍醫,還有一個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具體反正一個是歲數大的,一個年輕的,在某、某,就是給她送精神病院的一個手術室,然後進行一套東西。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別看我在武警,我端過槍,我也進行過實彈演習。但是,我也見過很多死屍,但是看到他們,我真的佩服他們軍醫,手一點也不抖,直接戴著口罩拉出來。當時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這個時候她已經拉開了,然後她就嗷的大叫一聲,那個女人就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

調查員:從胸口划下去的時候她喊的法輪大法好?

證人:嗷的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說你殺了我一個人,大概意思你殺了我一個人,你還能殺了我們好幾億人麼,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們迫害的人麼?這個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下個頭,他還繼續把血管 …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時心臟血管剪刀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 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調查員:我知道 那你知道她的名字麼?

證人:她叫…我不能說,這個我不能說,因為當時在場的就幾個人。

證人:這樣吧,就讓我給她起個化名,就叫雪玫瑰怎麼樣,她的名字跟一個花有關係,就叫雪玫瑰。

調查員:就叫雪玫,玫瑰的玫。

證人:梅花的梅也可以。

調查員:好,我們就叫她雪梅。

證人:當時,這個人身份是一個老師啊,是一個老師,在中學教書的老師,她的兒子今年可能12歲了吧。她的老公是個沒什麼能耐的一個,也是一個工人吧。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

調查員:就是在你所待過的那個公安局裡面你就親眼看…

證人:當時我沒在公安局裡做,是在一個就是培訓中心,就在一個賓館的後院,包了十個房間,一個小樓上,就是小別墅那會做的。

調查員:黑監獄。

證人:差不多。

調查員:就是只要法輪功學員就往那邊送嘛。

證人:嗯。

調查員:還沒有判刑之前就往那兒送嘛。

證人:反正我們這塊臨時都改變地方。
……
證人:我親手沒有做任何迫害她的事,我只是我救不了她們……我救不了他們。當時在場警銜都比我高,比我有資歷,我救不了她。

調查員:而且當時你還這麼的年輕嘛。

證人:當時我才22歲。

調查員:而且當時你以為這個是黨叫你做的,你以為你是在盡忠職守嘛。

證人:對。說實話,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對它們黨有什麼好感,我只是為了掙它的一份錢。為了以後當個領導,也是一種私心吧。

調查員:今天你把你心靈最,應該是最可貴的地方,你把它剖開來。

證人:我這個就跟你一個人說了,別人我很少說的這些東西。

調查員:這當然是一個黑暗,但是你是個很有良知的人,你才會願意… …

證人:我在這裡要說,要說你們學員,要給你們一個忠告,不要祈求共匪對你們,就是不要祈求他們,你們不要太和善,不要太博愛,我看你們就是人哪太善良了,就是這些學員們太善良了。

調查員:我們理解這些事情,你對於最邪惡的就是要最慈悲最善良的辦法才能解體它。

證人:你跟魔鬼能這樣麼?魔鬼永遠不會,它們是邪魔。

證人:本來我不信這些東西。我一直不信,但是看了之後,他們的勇氣太讓人震驚了。人再大的忍耐力,在鋒利的手術刀一點一點拉開你胸脯的時候,你心臟在裡面跳,血噴濺出來,

證人:還有更邪惡的呢,就是…反正…我感覺對不起她,我一想起她那一瞬間,我感覺對不起她。我救不了她。

調查員:因為神是慈悲的,而且你有想救她的心,其實她應該當場能夠感……

證人:當時我這個槍已經上了實彈了,我甚至想了怎麼樣,我槍裡有十發子彈,當時在場有5個人。我想給他們一一都崩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