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頻現「毒跑道」 網民:掘地三尺找真相

【正見新聞網2016年06月11日】

近兩年來中國大陸高發的“毒跑道”事件,已形成新的社會恐慌。連坐落在北京市內的學校都沒能倖免,人們被焦灼與憂慮困擾,因為誰也不知道,“毒跑道”什麼時候會威脅到自己的孩子,更不知道如何解決。有評論稱,這不是技術層面的問題,而是人禍。

繼北京實驗二小白雲路分校、北京星空俊才實驗藝術幼兒園之後,北京上地實驗小學也籠罩在“毒跑道”疑雲下。6月8日中午,多名學生家長表示,自己的孩子在近一兩個月內發生了流鼻血、頭暈、皮膚過敏、掉頭髮等症狀。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毒跑道”醜聞已經至少波及江蘇、廣東、上海、浙江、江西、河南、北京等地區。

而每個地方發現“毒跑道”的程序都是:家長發現孩子有不適狀況,接著發現班上同學有類似症狀,家長們向學校提出質疑,在媒體的輿論壓力下,校方同意送樣檢測⋯⋯網民質疑,那麼刺鼻的味道,校方何以沒有發現,竣工驗收何以通過?

塑膠場地被廣泛應用,國外在用,奧運會也在用,為何只有中國校園裡的塑膠操場會釋放毒氣?

國家無統一標準

對於當前所熱議的“毒跑道”的毒,除了甲苯和二甲苯之外,還有其它毒物,比如重金屬催干劑──鉛鹽,它能促進跑道凝固定型,但是會造成永久性污染,易引起孩子鉛中毒。

師建華是塑膠跑道國家標準(GB/T 14833-2011)的主要起草人之一,他介紹說,在預製型跑道施工過程中,為了降低成本、增加材料的柔韌性,施工單位會使用芳香型橡膠油。但該物質所含的多環芳烴毒性更大,國際上對它的使用要求也更嚴格,每公斤不准超過10毫克,遠低於苯系物的50毫克。

多名長期從事塑膠跑道施工的從業者介紹,很多情況下苯超標的主要原因是,一些施工方為了降低成本、縮短工期,違規使用苯系溶劑。

那麼這些“毒跑道”怎麼會通過施工驗收,而且文件上都註明“合格”呢?對於塑膠跑道的施工以及檢驗是否有統一標準呢?

果殼網刊登署名孫亞飛的文章《“毒跑道”事件頻發,不只是技術問題》表示,對於塑膠跑道的檢測,一般是三個數據,甲醛、苯和TVOC,但中國目前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標準對TVOC的問題進行控制。

文章介紹,TVOC並不是一種單一的物質,而是總揮發性有機物的英文縮寫,也就是指所有的揮發性有機物(VOC)。

據市場調查,用於塑膠跑道的聚氨酯幾乎都以甲苯二異氰酸酯(TDI)為原料,而TDI也是一種VOC,其毒性明顯,可以引發哮喘、胸悶等呼吸道症狀及皮炎、皮疹等皮膚過敏症狀。

聚氨酯塑膠跑道在施工時所使用的粘合劑,是以甲苯為溶劑。甲苯也是一種VOC,毒性雖然不大,但作為溶劑,它的揮發量卻是相對較大,長期暴露在含有甲苯的環境下,也會出現記憶力衰退等症狀。

文章介紹,對於跑道鋪設,大陸只有一個國家標準,即《合成材料跑道面層》GB/T14833-2011,其中對於跑道的力學性能做出了詳細規範,但對於跑道面有毒有害物的控制標準,僅有一個表格如下:

這個標準中只規定了面層中有害物質的限量,至於這樣的產品在日光暴曬之下產生的有毒物濃度有多少,其實無法推算。所以,沒有對這一方面的執行標準,就可能出現一個情況:同樣都是“合格”的跑道,有的可能很快就把毒氣散完了,有的則會持續釋放,而有的可能只是殘留卻不會釋放。

行業門檻被降低

而這個唯一的國家標準(GB/T14833-2011)是“推薦標準”,並非強制性標準。多位業內人士認為,這也是造成毒跑道事件頻發的原因之一。

據《南方周末》報導,上述標準第一編制人郭龍說,“當時我們編制的時候,是按照強制性標準編的。但是呈送上級批覆後,被改成了推薦標準。”

一位廣州塑膠跑道業內人士認為毒跑道事件頻現的另一個原因是行業門檻降低。他表示,自2015年起,國家取消了體育用品設施的相關資質,這導致了行業門檻降低,什麼樣的施工隊都可以做塑膠跑道。

據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於2014年11月6日頒發的《建築業企業資質標準》,確實不再有體育場地設施工程專業承包企業資質。該文件自2015年1月1日起施行。

流於形式的竣工驗收

對於刺鼻的“毒跑道”,眾多家長疑惑的是它是如何通過驗收的?

據《南方周末》報導,該行業多名從業者表示,很多小型的三類運動場地在驗收時,都只是走個過場,驗收的側重點也主要在跑道物理層面上。對於塑膠跑道的化學毒性和環保性質,上述材料很少涉及。

比如,問題學校之一的北師大深圳南山附小,其跑道塑膠層面檢驗批質量驗收記錄表上顯示,驗收的主要項目為材料質量、配合比、現澆型層面與基層、各組合層質量、面層質量、焊縫以及表面平整度等。

另外,深圳市荔園外國語小學運動場的工程合同上也提到了竣工驗收的問題,但更多是對於文件材料的歸檔整理。

無標準、無監管、靠良心?

有專家表示,這個行業沒有國家強制標準,也沒有具體的檢測驗收和施工規範,作惡就相對容易得逞,這幾乎是個“靠自覺和良心支撐的行業”。

陸媒發表評論文章《標準缺失背後的人性拷問》提出質疑:為何施工方選擇“異味十足”的建設材料?為何“毒氣傷人”後監管才現身說法?校方又為何將修建操場跑道安排在正常教學期間內?聲聲質疑不知拷問著多少人的良心。

也有評論文章表示,決定跑道是否有毒的,不僅考驗的是施工方的責任,更與校方的良心有關。諸多案例一般都是因學生出現流鼻血、頭暈等不良反應時才引起正視,即便是跑道發出異常氣味都未能引起警覺,校方這樣的疏忽和大意怎能讓人放心?學校對此到底有無日常性的監測預案體系?

去年11月12日,教育部有關官員表示,教育部已要求相關部門清查全國新建塑膠跑道,並公布調查結果。

但半年過去了,至今沒有聽說哪個官員、哪個施工單位、哪個驗收部門有被問責,而北京、上海、成都等大城市也相繼出現“毒跑道”。

有評論表示,教育部、政府相關職能部門不作為,一是他們無法作為,一個無國家統一標準、無監管的行業,根據什麼去控制,靠企業的“良心”?二是他們不想,也不敢作為,因為層層的利益網,牽涉到很多方面。

掘地三尺找真相

據《中國青年報》6月9日報導,隨著北京西城區幾個小學發生“毒跑道”事件,其承建公司北京廣平建築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浮出水面。

成立於2003年1月的北京廣平公司,一年半後就被列入中國田徑協會場地器材委員會的會員單位,一名業內人士對此感到驚訝。他表示,入選會員單位,要根據企業的資質、業績、信譽、質量和企業規模進行評估,還要經過專家組的研究、考核,這對剛成立的企業來說通常挑戰不小。

除此之外,該公司的地址成謎。報導稱,廣平公司工商註冊地址是“北京市海淀區知春路49號希格瑪公寓6號樓5層”,但多名希格瑪公寓的保安人員確認他們那裡並無6號樓。

另外,在西城區教委基建處的該公司備案資料中,一名註冊建造師的執業證書編號被發現“張冠李戴”,媒體質疑這是誤填還是公司有意借用其他建造師的證書編號?

而該公司自2011年以來,承建了包括白雲路小學在內的西城區至少有8所中小學的操場改造工程。但除了西城區之外,其它市區則並無工程中標記錄。

北京另一家註冊資本千萬元以上、成立近二十年的公司,卻一直無法拿到西城區的工程。

網民“紙上建築”在其博文《“毒跑道”必須掘地三尺》中質疑,一線城市、重點小學、政府招標、充足預算,為什麼會搞出一個毫無專業性可言的小公司中標?一個連註冊地址都造假的可疑公司中標?——這些環節更需要徹查,才是遏制“毒跑道”蔓延的根本。

文章表示,目前,該事件仍在西城區教委手中調查,成為典型的“自己查自己”,如果查來查去都是“合格”,那麼難道只剩下“這屆學生體質不行”?

文章最後表示,中國各地的“毒跑道”事件此起彼伏,但是,很少聽到事發後轟轟烈烈地全面剷除,事件常常有始無終,毒跑道常常“停用”了之,調查常常再無下文。如果沒有一條毒跑道能夠下決心被“掘地三尺”,最終被掩埋的將是無數無辜的孩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