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36名政要聯名致信聯合國 敦促控告江澤民

歐洲法輪功學員

【正見新聞網2016年06月29日】

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瑞士三十六名政要聯名致信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Zeid Ra’ad Al Hussein先生,敦促他推動控告江澤民。聯名信寫道:“期待你能夠支持並鼓勵習近平主席逮捕令全人類蒙受恥辱的前(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及其他(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人,對他們依法進行審判、裁決。”
信中最後表示:我們就是要發起呼籲,絕不容許這樣的罪行逍遙法外!歷史將見證我們今天的正義之舉。

日內瓦州大議會議員Rappaz先生在簽名時說:“你是否還記得,在上次戰爭中,人們是在700萬猶太人被殺害後,才清醒過來的。現在是該採取行動,拯救那些處於危難中的中國人的時候了!”

簽署聯名信的三十六位政要包括:十名瑞士聯邦國會議員;一名前瑞士聯邦國會議員;一名瑞士日內瓦州大議會議員;一名前瑞士日內瓦州大議會議員;二十三名日內瓦議會議員。他們是:

國會議員 Daniel BRELAT,國會議員 Dominique De BUMA,國會議員 Balthasar GLÄTTLI,國會議員 Beat JANS,國會議員 Liliane MAURY-PASQUIER,國會議員 Lisa MAZZONE,國會議員 Carlo SOMMARUGA,國會議員 Francine JOHN,國會議員 Andrea Geissbühler,國會議員 Giovanni Merlini,前國會議員 Ueli LEUENBERGER,日內瓦州大議會議員 Didier BERBERAT,前日內瓦州大議會議員 David HILER,日內瓦議會議員 Mathias BUSCHBECK,日內瓦議會議員 Marc FALQUET,日內瓦議會議員 Jean Luc FORNI,日內瓦議會議員 Henry RAPPAZ,日內瓦議會議員 Jean-Charles RIELLE,日內瓦議會議員 Eric STAUFFER,日內瓦議會議員 Andre Pfeffer,日內瓦議會議員 Bernhard Riedweg,日內瓦議會議員 Thomas Bläsi,日內瓦議會議員 Christian Flury,日內瓦議會議員 Christian Grobet,日內瓦議會議員 Christian Zaugg,日內瓦議會議員 Daniele Magnin,日內瓦議會議員 Florian Gander,日內瓦議會議員 Francois Baertschi,日內瓦議會議員 Jean-François Girardet,日內瓦議會議員 Jean-Marie Voumard,日內瓦議會議員 Patrick Dimier,日內瓦議會議員 Patrick Lussi,日內瓦議會議員 Sandra Golay,日內瓦議會議員 Sarah Klopmann,日內瓦議會議員 Stephane Florey,日內瓦議會議員 Thomas Wenger。

另外,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十名瑞士政要曾聯名致信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敦促他推動控告江澤民這一重大訴訟。信中表示,江澤民犯的反人類罪、酷刑罪等重大罪行,必須要繩之以法。繼十名政要之後,又有多名瑞士議員、知名人士在這封聯名信上簽字,表示支持法辦江澤民。

致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的信函譯文如下: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Zeid Ra’ad Al Hussein先生
日內瓦Pâquis街52號Wilson樓
郵編 CH-1202
2016年6月8日

高級專員先生,

我從媒體上得知中國希望推動以法治國,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我也知道,在過去的幾年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直領導反腐鬥爭,很多官員和前政府負責人被判決和受到懲罰。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我讚賞他的這些舉動。

1999年7月,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一意孤行,決定剷除歷史悠久的氣功——法輪功及其修煉人。他強行設置凌駕於法律之上的610辦公室(這是一樁無視法律的案例),以具體推動對法輪功修煉人實施可怕和殘忍的迫害,即施刑無底限,直至以盈利為目的,令人恐怖的殘忍活摘修煉人的器官(包括肝臟、腎臟、心臟、肺臟、眼角膜等)。

從2006年起,包括聯合國、歐洲議會和眾多的非政府組織(例如曾獲得2016年諾貝爾獎提名的DAFOH - 反對強迫摘取人體器官的醫生組織)發表多份報告和聲明,譴責這一令人髮指的活摘法輪功修煉人器官的做法(並在全世界徵得兩百多萬人的簽名支持)。據我所知,這一做法(活摘器官)也同樣實施到基督徒、西藏人、維吾爾族人身上,只不過規模小一些。

考慮到中國發展的方向和目前已登記在案的二十萬份起訴書,我期待你能夠支持並鼓勵習近平主席逮捕使全人類蒙受恥辱的前(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及其他(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人,對他們依法進行審理,並根據他們的這些罪行做出制裁。

全世界都在關注這件事,我們都是見證人。我們就是要發起呼籲,因為歷史將見證我們今天對這些不容逍遙法外罪行所採取的行動。

高級專員先生,我希望你聽進了我的呼籲並做你應該做的事。

順致崇高敬意!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