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健康篇:接種疫苗的風險

王玉


【正見網2003年10月13日】

我們知道接種疫苗能使兒童免於許多傳染病的侵害,可是都有一些副作用。特別有一種疫苗,也就是口服脊髓灰質炎疫苗,對服用它的小朋友的健康卻可能構成相當大的威脅。

自從法國科學家路易士・巴斯德在19世紀發明疫苗以來,人們對西醫產生了強大的信心,認為預先接種疫苗,可以使我們免於傳染病的侵襲,所以新生兒從一出生到上學,打各種預防針成了理所當然的事。脊髓灰質炎疫苗,也就是一般俗稱的小兒麻痹口服疫苗的誕生,是西醫史上引以為豪的一件大事。自從二十世紀六十年代開始使用口服脊髓灰質炎病毒減毒疫苗以來,這種疫苗幾乎消滅了世界上大多數癱瘓性的小兒麻痹症。不過1999年在一個由多米尼加共和國和海地分占的加勒比海小島上卻爆發了脊髓灰質炎,造成兩個孩子死亡,19個孩子癱瘓,除了這個加勒比海上的小島,在埃及和菲律賓也發生了脊髓灰質炎病例。可是這些國家的孩子,都服用了口服的脊髓灰質炎疫苗,為什麼還是得了病呢?根據《自然》雜誌2002年3月15日報導的一項科學試驗結果發現,口服脊髓灰質疫苗中的減毒病毒可以重新活過來,借用身體裡其它病毒的基因,突變成新品種的病毒,轉化為致死性的脊髓灰質炎病毒,就會導致這種病的再度爆發。

現代的傳染病真是越來越多了,一個小孩病倒了,很可能傳染給許許多多的小孩,因此西醫們總希望在一個會造成重大社會成本的傳染病流行不久後就能研發出疫苗,讓還沒有生病的人能預防接種。無奈的是,疫苗通常是在傳染病已經流行好一陣子,可能是好幾年後才製造完成,而且,有些疫苗的研發速度似乎永遠也趕不上病毒及細菌突變的速度。

人類和病菌其實已經共存了好久好久了,但是科技的進步使得人越來越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人定勝天,小看了自然界其它生命的力量。我們不懂得敬畏自然、過分掠奪的時候,自然界就會警戒我們,這時候我們又用各種人為的方法想要反制,於是我們只好跟病菌打起了一場漫長而又勝算不大的戰爭。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