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維也納首場爆滿 藝術家獻上最高讚譽

【正見新聞網2017年05月06日】

奧地利意為“東方帝國”,5月5日,這個名字可謂“名至實歸”了。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迎來了譽滿全球的神韻世界藝術團,源於東方的中國古典舞登上了奧地利國家劇院的殿堂,一度失落的五千年神傳文化在古老的藝術之都再現輝煌。

當日晚間,神韻世界藝術團在歐洲頂級劇院—維也納城堡劇院(Burgtheater)隆重登場,場內座無虛席,掌聲如雷。演出吸引了眾多的藝術界人士,挑剔而高品位的維也納藝術家們,不禁為神韻的精美舞蹈、洪大音樂、高遠立意和深邃內涵所折服。

位於維也納環城大道上,市政廳對面的城堡劇院是歐洲頂級劇院之一。

5月5日,神韻首次登臨維也納城堡劇院舞台,全場爆滿。

維也納是歐洲最古老和最重要的文化藝術城市之一。位於維也納市政廳對面的城堡劇院是歐洲第二大戲劇院,也是奧地利國家劇院,老城堡劇院建成於1776年,充滿歐洲古典情調,1888年後搬遷到現在的地址。莫扎特、海頓、貝多芬等著名音樂家都曾在這裡登台演出。莫扎特歌劇《費加羅的婚禮》於1786年5月1日在城堡劇院首演,莫扎特親自擔任指揮。數百年來,國際藝術家都以能到城堡劇院登台為榮,為了紀念劇院的特殊歷史地位,奧地利在1976年發行了城堡劇院200年慶典紀念銀幣。

國家歌劇院之友主席:神韻保留古老傳統 意義深遠

觀看了神韻世界藝術團城堡劇院的首場演出後,奧地利國家歌劇院之友主席、維也納大學歷史學教授Peter Dusek表示,中國古典舞展現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令人驚嘆。

他說:“神韻節目如此變化多姿,充滿想像力。”雖然他是年年看神韻的“鐵桿粉絲”,但是令他感到驚訝的是,“一切節目都是新的,我非常喜歡。質量高超,變化無窮,主持人也非常好。”他表示在城堡劇院上演神韻非常合適,因為“這個劇院歷史悠久而古樸,而中國的古老傳統源遠流長,因此相得益彰。”

Dusek教授表示,男子打鼓的舞蹈和女子傘舞都給他留下深刻印象。他認為女子傘舞“如詩如畫”,是一首歐洲沒有見過的“詩歌”,“我們的芭蕾舞聚焦在足尖,而中國的傳統舞則非常不同,那個波浪一樣的長長的水袖可真美, 神奇地展示了一個新世界。”

對Dusek教授來說,神韻節目表現出的祥和與寧靜給他帶來很多啟示,“我認為保持古老的傳統很有必要,無論對環境保護,對社會衝突都很有意義。神韻中沒有說教的成分,卻展示了另一個美好的世界。現代人什麼都追求要達到利益最大化,所以內心焦躁不安,人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如此頻繁地去看心理醫生。”

古典音樂家夫婦:給神韻最高的讚賞

Gertrud Derler女士和先生Manfred Derler都是退休的音樂家,太太Gertrud Derler曾在維也納音樂學院任教,先生Manfred Derler 曾在一所歷史悠久的音樂學校任校長,同時還是倫理哲學作家。夫妻倆在古典音樂方面造詣深厚,四處獻藝、著書立說。他們看過神韻後表示,要給每一位神韻藝術家“最高的讚賞”。

太太Gertrud Derler說:“神韻是一場偉大的、傑出的、獨一無二的演出。真正的頂級,演員的精美服飾、天幕的動畫效果、舞蹈演員的動作氣勢磅礴,這些都無人可以出其右。我想舞蹈演員一定付出了艱苦的努力,我對這些藝術家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她接著說:“整個演出的構思非常獨特,以前複雜的舞台場景,被現代的電子技術來巧妙實現了,非常棒。還有演員服飾的色彩非常美,非常吸引我。總之演出中所有因素都配合得天衣無縫,非常值得推薦。我給予每一位藝術家最高的讚賞。”

從專業角度來看,Gertrud Derler對神韻中西璧合的樂團深為敬佩,“神韻音樂對於我來說聽起來很舒服。東西方樂器合璧所產生的音效使人心曠神怡,其中中國樂器輕柔的聲音動人心弦,讓人心潮起伏。”

非常細心的Manfred Derler發現,神韻節目中很特別的地方是“服裝可以反映歷史”,“每一個歷史時期人的服飾也不同,這令人震驚,神韻在這方面絕對是獨一無二的。”

Gertrud Derler說,自己從演出中得到的信息是“感恩和寬容”,“每個人都有生存的權利,都有自己生活並應該得到尊重的權利。如果人們能相互忍讓,多看到對方的優點,那該有多好。我相信所有看了演出的人都會被她打動。我希望觀眾都能將這種感動和收穫,傳遞給那些沒能來看演出的人。”而Manfred Derler則補充道:“我覺得中國的當政者們都應該來看看神韻演出。”

舞蹈教師:中國古典舞非常精彩和美妙

Johann Seper先生和太太 Terese Seper觀看完神韻演出後,感動地說:“我們真是太喜歡這場演出了,明年還會再來看神韻!”

Johann Seper先生退休前在一家大銀行工作,Terese Seper年輕時進行過舞蹈表演,後來從事舞蹈教育,專門教授孩子們跳舞。她歡喜地說:“這場演出精美絕倫,我們肯定會再來。”

從舞蹈家的專業角度,Terese Seper對神奇的中國古典舞給予極高的讚譽,“中國古典舞與我們歐洲舞蹈完全不同,也不同於芭蕾。但是非常美妙和精彩。”

Johann Seper也表示說,舞蹈演員的翻轉跳躍技藝高超,“這些跳躍翻騰動作難度非常高,需要大量的訓練。”

他們被那個古老的二胡── 這個演奏起來如訴如泣的樂器迷住了,“這種樂器我們前所未聞,非常美妙。”

讓他們感受至深的,是中華的神傳文化,而節目中則處處透出神的信息和天人合一的理念,此外,她們非常感謝主持人的講解,“主持人也提前講解劇情,對我們非常有幫助,讓不了解背景的觀眾得以提前窺見一斑,幫助了我們理解節目內容。”

“觀神韻一晚 勝讀十年書”

和女兒一起觀賞了今晚演出的退休教師Vladimir Saba說他在神韻演出中學習到很多美好的價值,讓他“受益匪淺”,他發出“觀神韻一晚,勝讀十年書”的感動。

曲終人不散,在演出結束很久以後,城堡劇院外還有不少觀眾聚在劇院大門外,在談論、分享對演出的感受,Vladimir Saba和女兒也是其中的兩個。Vladimir Saba說,“絕對是頂級的演出,是宏觀巨製! 神韻所有的節目,我都很喜歡。太美了,太美了!”。

Vladimir Saba非常喜歡中國文化,在家裡擺滿了中國式家具。神韻通過傳統中國古典舞,重現中華傳統文化的精華與輝煌,讓熱愛中國文化的Vladimir Saba感到“受益匪淺”。

他說,“我喜歡中國的藝術,中國有自己的生命哲學,我很喜歡”。他表示神韻演出展示的中國傳統文化讓他“在今天的演出中受益良多”。神韻歌曲曲目的歌詞內涵深遠,引人深思,讓他發出“觀神韻一晚,勝讀十年書”的感嘆。

女兒Viktoria Saba是公司職員,她表示,“演出非常美,天幕很美,舞蹈演員也很美,舞蹈演員的服飾很美,音樂也很美”。

她說神韻所傳遞的傳統價值把觀眾從物質現實帶到一個美麗的夢幻世界,重歸純真,“我覺得如果人有時能在幻想的世界中遨遊一番非常好,因為現實太“現實”。人有時做一做夢,能像孩子一樣天真一次才好”。

她認為神韻展現的中國傳統文化價值“一定會給當今的年輕人帶來正面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