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在小事上修心

加拿大青年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6月05日】

我1998年初得法,2009年來到海外讀書。出國前,我比較注重個人修煉,可以在家靜心學法一整天,要求自己保持好的狀態和正念去講真相、發資料。出國後,各項目需要人手,我曾參與過一些項目,近幾年主要做神韻推廣和景點講真相。曾經很長一段時間把 「做事」當成了修煉,把票賣的多少和救人的數量當作衡量修煉好壞的標準;也曾一直認為在賣票、講真相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干擾,能正念突破就是修煉,還覺得自己修的可以。在外人眼裡,我好像挺「精進」,經常忙忙碌碌;可我內心卻苦於找不回「修煉如初」的那種狀態,遇到魔難時明知自己有執著,卻不願靜下心來找自己,總是強調外在因素,覺得自己離法越來越遠。那段時間真切的感受到,一個生命得法了卻得不到法,內心是十分痛苦的。

直到去年的一天,有位同修和我交流,提醒我這些年沒注重修自己,很多執著還是表現的十分明顯。我先是愕然,靜下心來仔細想想,同修說的不錯。修煉近20年了,人最根本的執著還很頑固--自私、愛面子、妒嫉心、爭鬥心、怨恨心、求名利的心、黨文化等等。隨後的一段時間,慈悲的師父安排我看到、聽到了很多其他同修在日常生活中、小事上修心的事例。對照自己,覺的自己差的太遠,荒廢了這些年的修煉時間。

記得有段時間我經常重複做一個相似的夢:夢中的我還是學生,因為平時沒有好好學習、做功課,得知考試臨近我很焦急和恐慌。考試當天因為別的事我竟然忘記了去考試,幾小時後才想起來因而錯過了考試。類似的夢境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次,可我卻一直都沒有悟悟是什麼意思。

後來有一天學法時,我突然明白了那個夢的意思:師父是在點化我修煉人最基本的「功課」—學法、煉功、發正念,我都沒有好好完成。學法經常走形式、不入心,煉功跟不上,發正念經常思想溜號,平時在小事上沒有修心,等等。意識到這些時,才驚覺自己長久以來欠下了這麼多「功課」。不注重實修,當考驗來時,我總是意識不到,錯過去了。師父說:「修是指心性境界與大法弟子對救度眾生的責任與態度。」 (《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以前我總是注意後半句,告訴自己對救度眾生的態度也是修的一部份,而忽略了前半句的「心性境界」。於是調整自己,踏踏實實做好「三件事」,在小事上修心。

修去妒嫉心

我從小妒嫉心就很重,聽不得父母讚揚別的孩子,看到好朋友跟別人好了我也會不舒服,還經常瞧不起別人、自恃清高。修煉以來,很多考驗都是針對「妒嫉心」來的,可是一直過的不好。

去年的一天,同修發來一篇明慧文章《修去妒嫉心》,文中對妒嫉心的描述很多都像在說我: 「當聽到別人做了善事,心裡就產生懷疑,當聽到別人做了惡事,則深信不疑;當看到別人得到好處,就好像自己失去了東西一樣難受,當看到別人有了損失,就好像自己得到了什麼一樣安然。」把妒嫉的怪異心態刻畫的淋漓盡致。我第一次深刻的意識到以上這些心理表現的根源都是妒嫉心, 傲慢、瞧不起別人、高高在上等心態亦源於妒嫉心。師父說:「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轉法輪》)我明白別的執著心去不掉也跟妒嫉心很頑固有關。我就把《轉法輪》妒嫉心一節的最後一段背下來,有時上班路上背一遍,增強正念。

今年神韻賣票期間,一位我對其有偏見的同修票賣的不錯,幾乎每天都出票;而我那段時間幾乎不怎麼出票。一天賣票回家後,媽媽(同修)跟我說:你看某某最近修煉狀態不錯,幾乎每天出票,你得找找自己怎麼回事。我很是不服氣,心想:他不才開始出票嘛,我這幾年賣了多少票了!心裡這樣想著,明白的一面知道是妒嫉心在起作用,我雖然否定、清除它,但心裡還是翻騰的厲害。之後師父點化我,一個念頭打入我腦子中:每個大法弟子都修好了,宇宙才能完整、繁榮,這是師父希望看到的。瞬間,我感到身體一震,妒嫉心那種物質像是被師父拿掉了,減弱了很多。「成就每一位眾生」,既然這是師父要的,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瞬間感覺自己瞧不起別人的心也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對同修的珍惜。隨後師父又點化我,妒嫉的「嫉」右邊是疾病的「疾」,是心理上的一種病態。

放下對時間的執著

這些年總盼著正法快點結束,早點離開人這,覺得人中沒什麼意思。這種狀態並不是因為自己修的好沒有執著了,而是有一種看破紅塵、不願在人間吃苦承受了的消極和懈怠。知道這是對時間的執著,卻始終誤在這兒,怎麼也解不開。

去年夏天經常在景點講真相,總覺的時間不夠用,救的人太少。一天,師父的法打入我腦中:「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明白了自己之前的想法是為私的,總想著自我解脫,卻沒有把眾生的安危、宇宙的繁榮放在首位,消極承受中漸漸淡忘了自己救度眾生的使命。執著於自我的感受,不修去私,怎麼能圓滿呢?我心裡對師父說:為了眾生能得救,弟子願意在人間吃苦承受,多久都行,只要是師父要的。

其實,當我們一心想著修自己、救眾生的時候,是無暇執著時間的。另一方面,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師父用巨大承受延續來的時間也是給修的不好的弟子的機會,等著我們修去執著,達到圓滿的標準。「那結束還是不結束呢?不能結束,因為那麼多大法弟子掉隊了,那麼多生命沒有了,那麼多眾生不能救度,宇宙將變的很小,而且還殘缺不全的。」(《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向內找 放下「自我」

近期發覺 「自我」這種物質非常頑固,常常念一起就是為私的,為維護自己的利益而有所為、有所思的。一次和媽媽一起學法,她總是讀錯。開始我很耐心的給她指出來,可她還是讀錯,我就很不耐煩的對她說:看準了再讀!結果她還是讀錯,我很生氣,但心裡明白是我有問題了。我問自己,你是真的為對方好嗎,是無私的嗎?如果是,你是不會生氣的。繼續讀法,我很快找到了原因:在我指出媽媽的問題時,她沒有聽我的,還是繼續讀錯。我因她「沒聽我的」、「不重視我的話」而生氣,我的基點是為私的。我趕快發正念清除這個「為私」的念頭。之後讀法媽媽就不再讀錯了。原來媽媽的表現是修我的。我意識到:當看到同修的問題時,並不一定是對方真的有問題,也許是師父利用對方的表現來修自己的。找到自己的執著,對方也就變好了。

執著自我還體現在講真相中。對方三退了、或者認同我講的,我就很高興;對方對我講的表現出漠視、反感、或謾罵時我就很沮喪,總是因眾生的反應或喜或悲,內心很少有救人的那種神聖的感覺。後來我察覺這種狀態不對,我意識到我並不是因為生命得救而開心,或因眾生與真相、與大法擦身而過而惋惜,我是在執著自己的感受,為眾生對我的態度而高興或沮喪。我悟到,不管眾生是否接受真相,都不是他與我這個個體之間的事,是關乎一個世界能否得救的大事。講真相時,我不是代表自己,而是師父派來的使者,傳遞給眾生真相,那麼我個人的感受算得了什麼呢?即使對方明白真相三退了,沒有師父的加持,小小的我能做的了什麼呢?若不是師父慈悲,給了我們今生成為大法徒的機會,我們與世上的芸芸眾生又有何兩樣呢?

向內找形成機制後,自身能體會到一種很美妙的狀態。無論是生活中的小事還是證實法的事,遇到困難、繁瑣的事情時首先想想:這事是修我什麼呢?剛剛動的念頭是不是為私的呢?查找到不符合法的念頭趕快歸正自己。神奇的是,有時只動這麼一念,還沒有找到原因,事情就出現轉機了,因而真切的體會到師父講的「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 。(《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改變人的觀念

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過去的僧人,我看那個古代的僧人,他基本上是呆在廟裡,不接觸複雜的社會,那麼他的思想就比較單一。再加上他經常在禪定中不出定,那麼就造成了他的思想非常的單一,能夠使維護自己利益的任何念頭都不動,就減少了思想業力的產生和干擾。」學到這段法時我悟到:維護自己的利益會產生思想業和觀念,若想修去人的觀念,就必須在「維護自己利益」上下功夫,也就是修去自我。師父說:「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裡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精進要旨 》《警言》)師父還說:「修就是修人的思想,從思想上變過來,你的思想純淨到什麼成度,那就是果位。」(《轉法輪法解》)

人中的理往往是反理,不是正法理。我意識到很多時候關過不好是因為法學的不好,人的觀念重。「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精進要旨》)之前為了完成任務一樣的學法,根本沒有得到法。因為《轉法輪》學了太多遍、太熟悉,總是讀著讀著就溜過去了,看不到法理。我想得改變這種狀態,就開始抄法,抄幾段,回過頭讀幾遍,就能看到法理了。每天抄幾段法後,心能靜下來了,再通讀,效果往往比較好。

隨著學法的入心,在法理上明白哪些才是正法理,關再來時,第一念能想到法,心也靜了許多,不再為人中的事而煩惱牽腸,情的物質也淡了不少。改變觀念的第一步是認清真我,念頭一出先想一下是不是真我發出的,符合不符合法。不符合法的念頭及時否定並發正念清除。師父說:「很多不好的東西都是有根的,不是只在最大一層粒子中存在,不同的粒子中都有。那麼大家想一想,我們在修煉中不斷的向表面突破,你微觀的粒子中不好的東西,不斷的清除、清除、清除,那麼剩下的就是最表面的。最表面的就是最不好的。可是也有一點,最不好的它卻是最弱的,也就是你在修煉中只要自己能夠約束自己,你就能輕而易舉的抑制那些不好的東西,然後修煉中消掉它,包括你思想中的各種觀念。」 (《新加坡法會講法》) 我想,修煉人要做的就是約束自己,抑制那些不好的觀念、思想念頭,不能放任它們。

結語

修煉已步入第二十個年頭了,最近發現,自己好像回到了得法初期的那種狀態,又能夠重視向內找、修心了,也會時常提醒自己:「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有時也覺得自己太差勁,蹉跎了幾年的光陰,沒有實修,愧對師父。另一方面也很慶幸,在正法的最後時間,在師父的慈悲點化下,終於意識到自己還有那麼多的執著。於是不再執著於時間,就想著在剩下的時間裡,趕快同化大法,修去執著,用心救人;珍惜走過的路,走好未來的路。

最後恭錄師父《瑞士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與同修共勉:「我不只是為你們,我為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我為所有的生命幾乎耗盡了我的一切。當然了,這種耗盡不是你們理解那個就沒了。我經常講一句話,我說我把所有能夠使你們修煉提高,在修煉中能得到的東西都壓進這部法裡面去了。你們雖然在不同境界中,但是都不能夠真正理解我說的話有多大的份量。你只要去修,你什麼都會得到。但是你們知道嗎?你們所得到的那裡溶入了我多少東西在裡邊?(掌聲)當然我不想講我自己這些事情,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我這個當師父的做這件事情,你們也得珍惜呀!你們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錯過機緣。」

感恩師父的慈悲點化!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