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調查 (2)

白馬、吳月、王子貴、付安寶、楊咤

【正見新聞網2017年06月07日】

迫害真相

這是一個在當下中國持續進行、但又不在社會公開的群體「戰爭」,其面積之大、群體之廣同時又個體化、獨立化的特點史無前例。其一方面慘烈無比,震耳欲聾,同時卻又靜悄無聲。這場「戰爭」在中國發生十八年了,令世人關注,卻容易讓中國百姓遺忘。它註定被永遠記錄史冊。這場「戰爭」就是中共與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與反迫害之「戰爭」。

很多中國人都聽說過法輪功,知道法輪功被迫害。在中國,除了被允許外,不管褒貶該話題都是被禁止的。但是人們發現,法輪功並沒有政治目標和政治綱領,也不會殺人和自殺,那麼,為什麼被禁止?為什麼1999年前後官方態度會兩個極端?為什麼延續十七年法輪功學員要苦苦講真相?法輪功被迫害到底與每個人有沒有關係?法輪功到底是什麼?……這些,很多人是模糊不清的。

鑒於對法輪功的史無前例的慘烈迫害已讓中國人生存環境惡化;鑒於法輪功話題是中國法治、德治、人權改善繞不開的話題,鑒於法輪功現象已成了中共人力物力和社會傷害揮之不去的夢魘,本調查團並不站在中共或法輪功學員立場,抱著第三方嚴謹、負責態度在北京、遼寧、上海、廣東、湖北、四川、山西等各省同時獨立、客觀展開調查。

遺憾的是本調查不能發表在大陸媒體,只能投寄大陸以外媒體,以真實情況展示給讀者和未來。

接上文「對中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調查(1)」

三、 哭泣的中華

調查中了解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最初是公安、居委會或村鎮、單位聯動,進行關押教育,2000年前後,開始辦法制教育班,精神病院心理攻克,再後來勞教、判刑。這些活動的命令者、組織者和執行者一般都是基層「610」或政法委。

一般來說,法輪功學員不管被關到哪裡,先是被要求看天安門自焚(為污衊法輪功,中共一手製造的偽案)等媒體報導、揭批書籍,然後要求寫揭批書、後悔書、保證書等五書一材料,如果寫了,算達到轉化標準,然後放回家觀察,如果不肯寫,就送入看守所、精神病院或勞教或監獄。

在勞教所或監獄,強迫轉化的方式往往會使用酷刑,這些酷刑包括坐老虎凳、吊打、關水牢、電警棍電、灌辣椒水、性虐待、連續不准睡、高強度勞動、冰凍日曬超體能軍訓、學練其它氣功或宗教的書、強迫看黃色錄像或嫖妓等等。

因為勞教所的存在與關押,是違反中共自己的憲法,因此,2013年前後,被習近平政權取締,從此,法輪功學員更多開始被判刑或送法制班,而其實,在監獄或法制班,他們的遭受的迫害與在勞教所差不多。

據明慧網統計,在勞教所可核證的被打死的法輪功學員近五千人。也就是這一點,曾被一個法輪功學員斥責:「這就可證明法輪功學員自殺和殺人新聞是假的,共產黨以這種新聞為由來迫害法輪功學員,那何必打死他們,讓他們全煉功好了,也沒見一個法輪功學員對抗或殺害過警察。」

那麼,這場迫害有沒有在中國造成影響,它的利弊是什麼?

這場運動已經有十七年了,很多中國人特別是法輪功學員深深感到了活在這個國度的恐懼。有個廣東的法輪功學員曾說:「一聽到警車就想躲門後,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民眾中很多人都不敢也不願提法輪功或迫害的事,正如調查中一位市民說:「看到鄰居或同事朋友被迫害,總是心慌的,不知自己何時也會因為什麼事遭受傷害。」

另一位公司的負責人說:「我們單位有位技信人員因煉法輪功被迫害,公司工作程序受到很大影響,損失千萬。」在公共場所,很多民眾中有人一提到法輪功,往往嘬起嘴唇:「噓──輕聲點,別被人聽到。」仿佛四周都是能出賣自己的人,包括親朋友好友都不可信。

當然,在財力人物力和物力上也是很大一筆費用。據了解,這些費用包括國內各地辦公、抓捕、宣傳、辦班、勞教、囚禁等,也包括國外的外交、宣傳、統戰、幹擾等開支,據北京警察內部消息說:「2002年前後,單天安門廣場,全國各地來的警察和北京警察抓捕法輪功學員一天就要花費幾百萬。」據遼寧省的司法廳一位官員說:「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迫害對中國的司法、道德有沒有影響呢?

全國十大律師之一的高智晟律師在致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公開信中說:「……警察完全徹底的流氓化,他們不再有任何法律和職業正義意識,視魚肉人民為當然的工作職責。在他們主導的高牆內,一根黃瓜可以賣到25元,一隻燒雞可以賣幾百元,牢房裡本屬公共資源的睡覺的鋪位,在人民警察那裡也成了可出售的商品,每個鋪位每月售價高達2000元,許多沒有錢的被勞教者夜間持續遭受著非人的待遇,中國警察不僅沒有了道德,連普通人應有的廉恥也蕩然難尋!」

「很多警察認為手中有權,完全可以超越法律地進行酷刑人民而不受監督,這種知法犯法行為對中國法律的破壞完全讓百姓失去了對社會和生活的安全感。」一位司法界不願透露姓名的人說。

以關注民生民權而被譽為中國法律界良心的高智晟律師,多次被評為十佳律師,在公開信中也說自己因調查法輪功而過著「做賊般的日子」,家裡被停電停水,家人被恐嚇,最終被坐牢,他家裡人也不得不逃亡美國。

因為對法輪功迫害是可以根據「上面」或政策,因此,被延用到中共所認為的所有敵人中來是自然而然的事。而中共認為的敵人又沒有標準,歷史上,地主、資本家、知識分子等很多普通民眾甚至是官員、社會精英人員都隨時隨地被認為是敵人,因此,違法迫害全民就有了可能性。

一位基層姓陳的「610」主任說:「迫害法輪功的法律依據是刑法300條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

律師界的專家卻持相反的觀點:「首先邪教組織不能由政治人物個人來斷,公安部、民政部規定的十四個邪教裡面沒有法輪功,國家正式機構規定或兩高司法解釋的邪教也沒有法輪功;其次法輪功學員是怎麼破壞、破壞了哪條法律實施也是不明確的,破壞的客體與危害性也是模糊的。因此,這個說法根本是違法的。」

而有個姓王的法輪功學員說:「共產黨歷史上經常賊喊捉賊,比如它自己民主虛偽就說資本主義國家民主虛偽,它自己污染環境就說別國先污染環境,它自己是真正的破壞中國文化、殺中國人口、出賣中國土地的反華勢力,就說美國等是反華勢力,而它自己恰恰是用暴力和謊言奪權固政、用共產主義虛假信仰為其政權私利服務的邪教組織,並且用這個組織違法,以這個理由來迫法輪功學員就不難理解了。往往自己是什麼樣的,看別人就是怎麼樣的,因為向外看的恰恰是自己內在的鏡子反射。」

對中國司法界的破壞,可能最清楚的是中共上層。習近平政權現在打虎拍蠅已打掉了幾個國級虎,小民百姓從中也看到了中共腐敗的根深柢固,沒抓出來的貪官到底有多少,誰也不好估量。那,這些貪污受賄亂象,有沒有與法律不正有關呢?當然共產黨領導下的法律,是黨大還是法大不是權大,人們還在拭目以待中,不好判斷。人們最直接明顯的感受是,中國社會十幾年來的道德和精神文明的一種下滑。

不用說老人倒地沒人扶的新聞,也不用說毒奶粉、毒大米、毒油對人們健康的損害,更不用說追名逐利中的坑蒙拐騙、殺熟宰親行為,就說吃喝嫖賭抽殺吧。

據陸媒報導:2008年到2012年,大陸每年平均糧食浪費在10億噸至15億噸之間,公款吃喝浪費居首位。

近十年,中國大陸的愛滋病一直呈上升勢頭,而且年齡不斷低化,從前幾年的大學到現在的中學生、小學生,排除抽血等途徑感染外,主要是二奶小三婚外情同性戀等不良性接觸導致。

中國的吸毒人員近幾年屢高不下,販毒、藏毒、種毒、吸毒成了世界人數的前名。而暴恐活動,包括人為的生產安全行為,近幾年也呈上升勢頭,黑社會、流氓殺人犯的組成人員卻越來越年輕化、群體化,據《中國法律年鑑》的統計資料表明,青少年犯罪在全部刑事案件中的比例1999年為40%,後來一直呈上升趨勢,2015年,青少年犯罪總數占中國刑事犯罪總數的70%以上。據中國青少年犯罪研究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年齡15歲以下未成年犯罪率由2002年的7.13%升至13%,形式具有社會性,盲目性;犯罪「兇殘化」;犯罪手段成人化,智能化,而由於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的不當所引發的比例高達50%。

在中國大陸的中小學生中,比富、拼爹成了常態,學校老師認為,這都是社會、家庭的影響。據西安市公安、司法部門的相關數據顯示:80人中有60人因與壞人接觸走上犯罪之路;家庭原因方面,80人中,屬於單親的有35人、溺愛有28人、受家長暴力的有17人。

這是一串令人心痛的數字,人們不禁要問:人與人冷漠究竟為什麼,中國的未來究竟在哪裡?

西北政法大學一位教授說:「社會敗壞的首要原因是黨政系統的敗壞,超越法律地逮捕殺害法輪功學員,這種思維和行為的習慣很容易讓整個社會無法無天。而司法、新聞、教育、衛生等各部門都是黨領導的,一旦都跟著學腐敗,整個社會還不可怕嗎?」

我們不否認黨中有人是真想依法治國,但,黨絕對領導一切,這種美好的願望會不會是黃梁夢呢?由於權力受不到監督和制約,因此,各部門想方設法為自己謀福利的現象其實早發生了,比如警察為完成福利指標一方面鼓勵黃賭業發展,一方面抓嫖的現象不是沒有,雷洋案就是個例子,公安局門口開色情業的不是沒有;比如醫生要紅包的不是沒有,參與非法器官移植的不是沒有;比如神聖的校園內抄竊別人文稿的教授不是沒有,強姦幼女的小學老師不是沒有……

傳統的敬天畏命、社會禮束、道德規制等文化越來越稀薄。而一個民族的文化興亡,關係到民族的生死,世界四大文明古國的消失不是很好的例證嗎?人均有私慾和德性,而社會有意用物慾引導人放縱私慾,並用暴力和謊言變異人的善性,人就失去了做人的資格。

上世紀六十年代,人們被引導到瘋狂的政治運動中,文革結束後,又被引導到瘋狂的物慾中,人們發現政治運動導致窮困崩潰,於是不再相信一切地賺錢,從而不聞不問世事,既使各種天災人禍頻發,也變得冷漠。因此,非典禽流感豬流暴發時人們仍舊管自己過小日子,因此霧霾、毒食品、污水地溝油侵害國人健康時,人們仍舊管自己過小日子。現在生態失衡環境污染,有誰會知道,這一切,即將損害到自己的生命?

在採訪法輪功學員中,有位法輪功學員流著眼淚說:「道德超越法律,整個社會的道德、文化、做人的良知為利、色、權、名破壞了,前途不可怕嗎?天災人禍頻發的根本原因有誰能挽回?我個人受到極大迫害,受到極大的痛苦無所謂,我是為人們的前途難過啊!」

四、「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

越來越多的世人知道,新唐人電視台播出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其中有個演員,曾唱過一首歌:「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可貴的中國人啊,你可知道,全世界都在說:『法輪大法好』,切莫相信欺世的謊言。」

法輪功學員一次又一次做什麼來呢?講真相。很多中國人都可能聽說過法輪功學員的真相,或出國在機場或景區看到過法輪功員的真相。講真相主要講的是中共冤枉、迫害法輪功的事情,講中共是什麼,為什麼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是可以保平安,法輪功為什麼是好的,中共為什麼要迫害,為什麼迫害與人人有關等等這些問題。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方式有網絡、電視、廣播、書籍、影視、文學藝術、電話、人與人當面講、信件、貼資料、人民幣上寫、發傳單、送資料入小區等等。

有人說:「我很不高興在我沒有需要時別人強要給我東西,特別是我急著要去做事的時候,他們這樣做是在幹擾我,我不認為他們這樣做是正確的。」也有些人說:「不關我的事,我管自己賺錢、過日子。」還有10%左右的人說:「我對共產黨沒好感,但對法輪功也沒興趣。我是中間派。」有5%的人說:「這是高層領導的事,我們小百姓知道內部權鬥啥?」

在採訪中,說的最多的就是:「胳膊扭不過大腿,共產黨掌握政法軍警、中國財力與媒體等一切國家資源,法輪功學員何必與它過不去呢?好漢不吃眼前虧,很多苦難是自不量力造成的!真是不會學得聰明點。」說這句話的人占35%以上。

一個叫鳴暉的法輪功學員在接受採訪時說:「這正印證了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的殘酷和陰險。它動用幾十年的宣傳和運動經驗,精緻地變異了人們的心靈,使現代人難辨好壞是非,失去正義。但是,今天不為正義發聲,明天迫害就會輪到你。」

「法輪功學員和所有人一樣,只是他們更明白正義與真理對生命、生存的重要性。在中共封鎖一切信息的環境下,我們想方設法採用各種可能的手段講真相,這是在維護所有人天賦的知情權、言論權等人權。法輪功學員如果只管自己知道真相而不管無辜的世人,這不是善。他們不是為了陳述自己如何受委屈,而是為了能喚起別人生命中真、善和正義等道德因素,因為人有道德標準才為人,不然在天災人禍中容易淘汰,從這點上來他們是冒著自己生命危險在守護你的道德與信義,在救人。」

「因為迫害與世上人人有關,相比全國人的人權、生命和民族未來,即使影響了你的個人利益,有何不可呢?在這個時候能幫助被迫害的人,是你品格高尚的表現,是淡泊名利,胸懷普愛的表現,功德無量。相反,如果一個人的親友被強盜殺害了而不敢為他發聲,這是在助長邪惡。」

那麼,迫害法輪功是不是與人人有關?

法輪功學員認為,他們修的是「真、善、忍」,這是所有人的人性中所有的、能維持人的道德境界的一種神性。中共打壓「真、善、忍」,就是打壓人類共同所有的道德標準,就是要毀滅人性,如果人沒有了心性標準,人也就不是人了,就會被大自然淘汰,從這點上來說,能不能為正義發聲,豈不是與人人有關嗎?有個法輪功學員一再強調自己和普通人一樣,要說不同,他說:「我唯一對自己要求就是不斷能發現並改正自己缺點,使自己不斷變成好人。」

北京市豐臺區政法委書記高峰在一次私人聚會時談起法輪功,說:「法輪功關鍵是其思想體系與共產黨格格不入,因此,中央領導當初(指1999年江澤民)給定了性,利用這點,要求全黨全軍全國消滅煉功人,現在,我們看上面通知……」

「那你覺得群體式的迫害是不是有點不人道?你個人佩不佩服他們這種不肯低頭的犟頭精神?」

「頑固不化的煉功人多的是,他們是固執,我們不是迫害……」

「如果全國人人都學法輪功了,都看淡名利慾望了,這個國家還是國家嗎?社會還能發展嗎?要知道慾望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主動力。」

朋友再問,他說:「好了好了,這種話在公共場所不要再提了,我們做這個工作都是外松內緊的,不對外講的。」

解放軍第303醫院器官移植科主任醫師、器官移植醫學研究院院長、廣西器官移植學會副主任委員孫煦勇,在接到電話時,問:「啥?你是誰?」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在接觸的病人中,有沒有煉法輪功的?」

「你是誰,你問這個幹什麼?」他的口氣聽起來十分警惕。

「我是一名獨立寫作團的成員,我們想中肯地、不偏見地寫篇報告文學,不故意站到法輪功學員這邊去說話。」

「你是宣傳部門的嗎?怎麼知道我電話的?你從哪兒得知要聯繫我的?」

「哦,我們是在網站上看到的,因為網站上有信息說,你這麼多年來移植了很多器官。」

「對不起,我們摘的都是死囚犯,被國家判為死囚的。」

「就是說都是被剝奪政治權利的敵人和異己分子,對不?」

「是敵人。」

「敵人就是死囚,可以採取一切措施消滅,可以這樣理解嗎?」

「你是宣傳部的嗎?請通過宣傳部的文件過來好嗎?」

對方的電話被擱掉了。

(以上對話由於特殊情況,聲音不清,可能由個別詞句會有出入)

我們輾轉聯繫到了一個多年來一直默默在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並保證他安全的前提下,我們把他帶到了一個密室,進行了對他的採訪。

問:「十七年了,你一直堅持著講真相,這實在是超出了一般人的承受極限,你在中國大陸,不感到害怕嗎?你為什麼一直要這麼做?」

他說:「就是為了讓人們能分清正邪並選擇正義,恢復生命中善性、真誠、良知道義;也為了讓後人不再受到迫害,有良好人權環境。」

「那你就這到堅持認為共產黨是錯的,法輪功學員一定是對的,一定如你們所說的那樣嗎?」

「共產黨從起家開始自己都承認是暴力和革命推翻世界秩序,毛澤東說鬥天鬥地鬥人其樂無窮,它才是真正的反華勢力,不斷擴大人性中惡與自私的一面,並且用極端手段讓人動物化,而法輪功學員中不排除也有自私或犯過色戒之錯的或過不了慾望關的人,因為法輪功是普渡眾生的,來的人各種各樣,但很多人會不斷去修正自己的錯誤,這就難能可貴。」

「你剛才說誰是真正反華勢力?共產黨還是毛澤東?能詳說一下嗎?」

「毛澤東和共產黨都是反華勢力,它們說美國反華,其實美國從沒有侵過中華本土,很多美國人很熱愛中華文化。衡量愛不愛國,主要看是不是熱愛本國文化、人口和土地,而共產黨以賣國起家、沒有民族和國家概念,不說從19世紀20年代起的暴力和附體國民黨,也不說抗日期間的賣國和陰謀破壞,那1949年後的各種政治運動和搞宗教鬥爭以及文化大革命就更是赤裸裸了,單看毛澤東,崑崙山是中國萬祖之山,是中華文明發源地,他寫《念奴嬌-崑崙》一詞說要把崑崙劈為三截,一截送歐、一截贈美。它感謝日本侵略,它出賣蒙古領土,它仇恨中國文化,它殺了很多中國人……其實它們罵別人不好的東西恰恰是自己有的,因為它們會利用人的心思,比如它自己是邪教,就說別人是,它自己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它就說別人,因為它知道別人就痛恨這些……」

「你說迫害法輪功就是對人類的迫害,就是要毀滅人類……」

「氣功本是人體修煉,而中華文化就來源於儒釋道,來源修煉,那迫害法輪功,不就是對天下人的共同人性的破壞嗎?人性破壞了天災人禍中如何保得人的生存?也就是人的道德品性都沒有了,地球不就是因為有了人的品性才美好的嗎?因此,全人類都應對共黨對人類的毀壞說不。」

當然,在中國,還是有很多人不敢聽真相資料,原因是不了解、不信或出於對共產黨的恐懼。不少人包括個別警察說:「好就在家裡煉,何必出去講呢?」他們可能知道,法輪功學員恰恰認為好的東西就是合法的,就應堂堂正正做到家裡家外一個樣,不能受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歪風邪氣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