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做真修弟子

加拿大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6月17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99年初得法的,但得法時沒有實修。其間因母親同修多次被非法抓捕、拘留等迫害,我也迷失過,但慈悲偉大的師尊始終沒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二零一一年我又從新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在二零一四年二月份我又來到了海外。下面是我在修煉中向內找去執著心的一點感悟,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交流,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RTC平台打真相電話中向內找去執著心

在RTC平台打真相電話中,形形色色的眾生都會遇到。有要錢的,有讓找媳婦的,有被罵是賣國賊的,有要舉報的,有說謝謝的,有讓常跟她電話聯繫的,但還是善良的眾生多一些,只是他們在那個沒有人權自由的邪黨制度下,有好多因怕心而不敢三退。

有一次,一通電話打過去,對方是一位男士,我說:「先生你好,打電話就是希望你和家人都能平安。你看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這個霧霾占大半個中國,其實這都是天象的變化,都是衝著中共的暴政來的。現在全國已有2億7千多萬人為了平安都退出了黨團隊,希望你好人也不要落下,送你個吉祥的化名......」還沒等我說完,他就罵上了:「你是中國人嗎?中國完了你就高興了?你吃著共產黨的,拿著共產黨的錢,你卻在反黨,你要臉嗎?」我聽著這難聽的話心想:打電話是讓你得救的,你不但不聽還罵人,語氣就有點生硬的說:「這位先生,我當然是中國人,我愛的是我的國家,共產黨可不是國家,它代表的只是一個政權而已,我拿的錢是我用辛苦勞動換來的,共產黨既不辦廠也不做工,它哪來的錢?它都要靠老百姓的納稅錢來養活它。」。對方根本不聽,惱羞成怒,破口大罵,還沒等我說話他就掛斷電話。

我當時心裡很生氣,接著又給他撥過去,但是撥了幾次他都沒接。下面幾通電話因為起了爭鬥心,所以打的效果也不是很好。接下來又打了一通電話,是位女士,接通後聽到三退保平安時就掛斷了,我又撥過去,我說:「這位姐妹,我真的希望你在大劫難之前能夠三退保住性命」」。她生氣的說:「你有毛病啊,你聽不懂人話嗎?我讓你不要再打了。」說完又掛斷電話,再撥過去也不接。那晚在平台打電話效果非常差。

下了平台後,我靜下心來向內找,今晚打了幾通電話都是罵人的,肯定是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平時遇到矛盾時也知道向內找,但只是表面上很膚淺的找一找,認為發發正念就行了,但從來沒有深刻的從心底裡找一下根源所在。

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對照師父的法,我回顧一下自己這段時間,各種執著心,如妒嫉心、爭鬥心、委屈心、驕傲自大的心、看不上別人的心、執著對女兒的情的心、愛面子的心等好多常人心。

每天學1至2講的法,有時一講法都沒學,即使學法,眼睛看著書上的字,心裡卻想著其它的事,學法不入心怎麼能有強大的正念,怎麼能生出慈悲心,又怎麼能救了更多的眾生呢?

找到這些執著心後,我就加強發正念清除這些執著心。每天儘量多學法,學法時儘量放慢速度,排除干擾我學法不入心的邪惡物質與因素。

經過一段時間調整,再上平台打電話,聽到罵人的話儘量不動心,不被他帶動,發著正念清除眾生背後干擾他聽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物質因素,請師父加持。

那天晚上,一通電話打過去,是一位廣東口音的男士接電話。接通電話後我就給他講天象的變化與三退的意義。他說:「你是法輪功的?」我說: 「是的,先生,你是廣東人吧?我講的普通話你能聽懂嗎?」他說:「能,我最喜歡聽你們的節目。」這通電話是8號鍵的,就是已經聽過真相語音廣播電話又按過8號鍵的,他把聽真相廣播語音電話說成是節目。我就送他化名說幫他三退,問他是黨員嗎?他說:「是,我們都跟你走。」開始我以為他沒聽明白,我就說:「先生,不是讓你加入什麼,也不需要你花一分錢,這個三退是退給老天看的。」他說他是信佛的。我說:「先生,你因為有信仰,是一位善良人,你一定會得到神佛的護佑的。就用XX這個化名給你退黨保平安好嗎?」他說好。我說:「你平安了,我希望你的家人及親朋好友都能平安,他們在你旁邊嗎?」接著又給他身邊的兩個朋友講明真相退出邪黨組織,送給他們九字真言護身符。這位男士最後說:「我有一輛麵包車,如果你需要用車就給我打電話啊。」我聽到這裡眼睛唰的流出了眼淚,我說:「謝謝你這位善良的先生,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會保佑你平安的。」感恩師父讓這位善良的眾生得救並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這通電話打了近10分鐘,師父講法說:「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什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當我生出慈悲心的時候,師父就會幫我把有緣人救了,謝謝師父!

二、參加天國樂團的合練中修去執著心

加入天國樂團之前,每次參加遊行時,前面天國樂團音樂一響起,我感到自己好像也是樂團的一員,渾身感覺強大的能量,心裡很激動,眼睛裡總是噙滿淚水。

二零一六年三月我有幸加入了天國樂團,那時低音部缺人。我雖然很高興但壓力也很大,畢竟自己沒有音樂底子,不會樂器,也不識五線譜。同修有鼓勵的,有打擊的,我對自己說我一定會努力的。

我的樂器是巴裡棟,開始參加合練時是在室內,那時不會吹曲子,就抱著樂器跟同修一起原地踏步。有一次在室內合練完之後要到室外行進中合練,我剛學會3首曲子,我走在隊伍的倒數第二排。開始行進合練了,我腦子裡背著曲子,想著手應該按哪個鍵。走著走著,有點手忙腳亂,只聽後面同修說:「錯了,左,又錯了,右。」我心裡想同修說什麼?快到最後了,後面的同修可能看不下去了,喊著我的名字:「你腳步錯了」。我一聽,原來同修這是在說我的腳步錯了,我更加手忙腳亂了,滿頭大汗。可想第一次參加的室外合練有多緊張,下來後,聲部長說讓我回去好好練習腳步。

第二周六又是合練時間,同樣的事又發生了,後面的同修及旁邊的同修又指出我的腳步錯了,這時聲部長有點嚴肅的說:「你吹的聲音再好聽,如果你的腳步錯了,這讓看遊行的眾生就會覺得這個樂團不整齊,這個隊伍行進時缺你一個聲音也不少,但是有一個腳步不對就亂,你自己看看吧。」當時聽到這麼嚴厲的話,雖然臉上勉強的讓自己平靜下來,但心裡覺得挨了一棒子似的。

回去後心裡很難過,哭過。

師父法中說:「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什麼這樣對我?心裡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裡做的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什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3)仔細想想聲部長說的話雖然嚴厲了點,但這是事實呀,我如果這樣去參加遊行的話,不但沒給樂團增加正能量,反而會起反作用,去參加遊行是救助眾生,不能給樂團添亂。

師父就是要利用同修的嘴讓我向內找,修去執著心。回過頭來想想聲部長的話,我真的應該感謝他,謝謝他幫我提高,是自己的執著心太多,如急躁的執著心,急著想趕快參加遊行,會吹幾首曲子感覺自己比另一同修吹的好,驕傲自大的心、顯示心、不能容忍別人的心。找到這些骯髒的執著心發正念清除它,請師父加持。同時心裡對聲部長說:「對不起,我會好好努力。」

我就給一位懂音樂的同修打電話,她也是天國樂團的,想請她幫我練一下踏步,同修很爽快的答應了。第二天去了同修家,同修為了有一個踏對步的練習,就敲著小鼓讓我聽鼓點練習踏步。同修說行進中要看指揮聽鼓點,在同修家練習了大約1小時,感覺這個辦法很好,掌握了聽鼓點踏步的要領,回家後每天聽著音樂踏步。

再次參加合練時腳步基本沒出錯,合練結束時真誠的對聲部長說謝謝你。

在師尊的安排下,聲部長說我7月22日可以參加天國樂團去埃德蒙頓的遊行了。遊行中,明顯的感覺到了師父的加持,能量場非常強大,聽著鼓點踏對了腳步,感覺自己隨著樂曲在行進著,非常美妙。想起了師父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只要自己修去執著心,心性提高上來了,師父就會加持弟子,感謝師父的加持!

向內找是法寶,師父早已把這個法寶送給了每一位大法弟子,只有做到時時刻刻向內找,修去執著心才是真修。借用師父的一段法與大家共勉。師父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