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廣神韻中提升自己 

澳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6月18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年是我第7年參加神韻的推廣活動,在參與過程中,也是一個自我修煉的過程。我這幾年主要是跟著會講英文的同修去貼神韻海報,也非常珍惜和同修配合救人的機會。因為我不會講英文,只是輔助講英文的同修,幫著貼海報和發正念等等。在這過程中,有時也會有人心暴露出來,也能及時的找到它並解體它,總的來說這幾年貼海報和同修配合的還算比較好。

可是有一次,在神韻演出還有兩週多的時候,我和同修去發信箱。第一天去發,定的是早上5點40分出發,我設好鬧鐘早起來等著,可是我們快7點了才出發。我心裡有點不高興,當時也沒表現出來,心想能幾點就幾點吧,我要無條件配合。到了地方之後,兩人一組,每人分了一張地圖。其實那天的地圖很好發,要我看,從一條直的馬路分下去就行。可是同修給我們分配的地方不大,一會就發完了,發完後還得從原路返回到原點,給她打電話等她過來,她再分給我們下一條路線。可是每條路線面積都很小,不一會就又發完了,這麼來回了好幾次。因為每一次發完回到原點等她分配一下條路線時,都會再一次經過上次發完信箱的地段,領到新路線後,又要再一次經過發完的地方,走到新的街道去。本來我就看不太懂地圖,英文也不好,再加上反反覆覆的經過本來已經沒有必要再路過的街道,漸漸的也對同修生起了埋怨心。

我再次回到原點看到她以後,我就指著地圖說:「你把這一整塊都給我們吧,因為我想要大一點的區域,不想一點一點的發,太浪費時間。」同修有點不高興,說你不要指揮我好不好。我嘴上說好,可是心裡卻不舒服,對同修的抱怨壓不住了,一邊發一邊抱怨同修到底有沒有發過信箱,哪有這麼發的,還不夠來回走冤枉路的,多給一些就不用浪費時間,那多好啊等對同修不滿的話。和我一組的同修看到我的狀態不對,就勸我說:「讓咱們怎麼發就怎麼發吧,也是為我們好。」我知道抱怨不對,只能強忍著,心裡可是翻江倒海的不是滋味,全忘記向內找了。在發信箱的過程中身體也感覺非常吃力,抱怨同修不會分配路線。

同修說過:「傳單太重了,不要拿太多,沒有了我會再給你們送去。」我知道自己的心態存在問題了,抱怨心明顯出來了,也看到自己修煉上的不足和同修之間的差距。有時我聽到同修抱怨別人時,我還想這有什麼可抱怨的,怎麼做還不行啊,怎麼做都是在救人,只是方式不同,一點小事沒有什麼可抱怨的。可我看別人的不足看的很清楚,為什麼自己遇上相同的情況後,抱怨心卻那麼嚴重呢?和同修一起做一樣的事,同修就沒有去抱怨,而我心裡卻不是滋味。我覺得師父是在用同修的嘴來提醒我不應該再這樣抱怨下去了。心想既然我是配合同修救人的,那就要無條件的配合,不能以自我為重,總想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這些負面的東西都是在抵消整體的力量,還能救得了人嗎?回家之後我靜下心來想想當天的事,埋怨心的背後就是一顆私心和安逸心、怕吃苦的心,因為天熱,想早些發完早點回家,自己用一顆執著心來掩蓋著其它的人心,卻沒想到那位同修的付出和不容易。

晚上聽同修交流,想到師父的教誨:「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 是你忘了來時的真願與期盼」(《洪吟四》)。我很後悔自己沒做好,還辜負了師父給我安排這次提高的好機會。我的一思一念,沒有站在法上,也沒有站在同修的角度去考慮,總想著自己的方法對,覺的同修的方法不如自己的好,急於證實自己。總的來說自己就是只做事,不修心。在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一切都是有安排的,什麼人心都得修掉,在這裡感謝師父和同修給我這樣的機會幫助我放下人心,提高上來。 

之後的每一次和同修發信箱,我就想著師父的教導,歸正自己,配合同修,讓我怎麼發信箱我就怎麼發,之後也都配合得很好。多看同修的優點,包容同修,配合時心純念正,自然也就不覺得累了。同時也讓我體悟到:一個人真的能在關鍵時刻放下自己,不固守自己的觀念,真心、慈悲的配合別人時,那才是一個整體,才能真正起到救人的效果,才是師父要的。師父要求我們在大法中「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佛性無漏>)。在今後的修煉中我一定要重視修自己的心,嚴格按照法的標準歸正自己的所思所想,走好最後的這段路。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