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密碼:電影《密碼》觀後

一葉

【正見網2017年06月16日】

看過明慧網發表的加拿大真相電影製片廠出品的電影《密碼》,很感慨。

故事講的是,在一家公司任技術總監的法輪功修煉者馮紹寧,他的電腦中存有該公司與韓國星宇公司準備簽約的設計方案,同時裡面還有一個公安正義警察傳出的關於活摘法輪功器官證人的錄像,馮紹寧知道兩份文件的份量,一個事關公司發展的商業機密,一個是人命關天的驚天絕密,他為了安全,做了高度加密,共二十個數字,如果輸入三次錯誤,裡面的文件將全部消毀。他還沒來的及將證人錄相發給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時,他被邪惡跟蹤了,事情危急,他告訴他的同事孟翔說,電腦裡面有一個重要東西一定要替他保管好,他又立刻將電腦解密密碼寫給他,剛寫了十個,警察已闖入辦公室,他被綁架了,被帶走時他大喊「法輪大法好」。

公司技術總監被抓走了,與韓國星宇公司準備簽約的設計方案也拿不出來,令韓方金成浩大為腦火,只給三天時間,若拿不出方案就毀約,那公司損失巨大,公司謝總很苦悶。

謝總和她的同事跑專家找能人,誰也不能在三天的時間裡破譯密碼,況且只有三次輸入機會。謝總有一個六、七歲的女兒,她正學彈鋼琴,她看媽媽很不高興,問了媽媽,天真的女兒把媽媽手中拿的十個數字,12365,12165,當作簡譜用鋼琴彈了起來,這是一個無意的舉動,但是,也沒能使她們有什麼發現,直到女兒看了從清理馮紹寧辦公室拿來的大法洪傳光碟,奇蹟發生了,女兒看天國樂團演奏,她聽到的旋律使她忽然想起了她媽媽紙條的數字,她告訴了媽媽,謝總茅塞頓開,原來那十個數字正是《法輪大法好》歌曲的前兩節音符,那密碼後十個數字是不是歌曲的後部分呢?謝總、孟翔還是半信半疑,但是他們想起了馮紹寧被抓時說的那句話:「記住了,法輪大法好」,這首歌不正是《法輪大法好》嗎?他們相信,決定試一下,奇蹟發生了,解開了電腦密碼,謝總大喜。

影片到此懸念解開,但戲並沒結束,邪惡又追查馮總的電腦,通過正義與邪惡的較量,公司謝總又過一劫,之後,終與韓國星宇集團簽約,事業還要發展,公司要聘用新的技術總監,對應聘者謝總什麼都滿意,但是,卻發現他又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又是重重一擊,靈魂的震撼,如何?這裡才是戲的高潮。馮紹寧這些年在公司的表現為人,謝總聽過他講的真相,看到了那份活摘法輪功器官證人錄相,她知道共產黨的邪惡,她知道法輪大法好,她遲疑,應聘的法輪功修煉者準備放棄應聘,但是謝總最終留下了他。

這是一個多麼好的故事,影片同時講述了馮紹寧被抓後遭受的酷刑,而後被送309醫院活摘;講述了良心發現的警察的正義之舉,保護法輪功修煉者等等。

藝術的真實基於真實的生活。影片中謝總為什麼信任法輪功修煉者,這樣的人物不是杜撰,在我們現實生活中是真實的,社會上人們受邪黨毒害對法輪功有偏見,但在生活中他們都信任法輪功,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一家超市老闆要顧打更的(值夜班),說就要煉法輪功的,別的不要,可哪打聽,我就曾去幹過;有的在工程施工中,把涉及花錢的項目,放心交給法輪功學員全權去辦,老闆信任法輪功;我的監獄警察朋友告訴我,監獄服刑人員用卡買超市的東西,各隊只能派一人統一代購,各隊選出的代表都是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後來監獄說不行,怕法輪功串聯,可是行不通,刑犯總拿別人的卡買東西,各隊打翻了天,又改回來,都說法輪功最可靠。對影片中有良知的警察的正義行為,在生活中可能少為人知,其實是很多的,我地區附近的監獄警察就為法輪功學員做了很多事,並因此受到處分,但也不曾怨言,因為人們從心裡相信法輪功。

生活畢竟是生活,生活不是戲劇、不是電影,在戲劇 「三一律」 的特定形式下,如何藝術的再現,確實也是不可忽視的問題,藝術含量越高,其作品越具感染力。

影片有兩條主線,一是圍繞證人錄相的追殺;另一是破譯密碼過程中所展現的法輪功真相。

洪宇導演的這部片子,同新唐人電視台以前播出的,他導演的微電影一樣,節奏流暢,脈絡清楚,幹淨利索。象《往事》《善緣》等微電影,有感人的細節,加上演員質樸的二度創作,朔造出鮮明有個性的人物,且故事完整,以小見大,有震撼力。使人看完之後久久不忘。電影《密碼》則有所不同,偏重於情節,編劇有虎頭豹尾之說,是說開場要有氣勢,結尾不拖,幹淨利索。影片一開始就懸念推出,一下子就抓住觀眾,如何解開密碼?象說書的經典詞句一樣,「且聽下回分解」,一層一層的揭開迷底。影片在節奏上也是有張有弛,從開始就是那根弦緊繃,提心弔膽,到了密碼解開那一瞬間,加入一組空鏡頭,使人舒展,心情同劇中人一樣,豁然開朗。如同哲學的詞句,「舊的矛盾解決了,新的矛盾又來了」,影片又進入新的懸念,邪惡對電腦中錄相的追殺;當公司有驚無險完成了商業簽約,公司從新振作精神選聘新的技術總監時,問題又來了……,可謂疊宕起伏,猶如一個鮮活的生命誕生了,這就是《密碼》。

拍電影,不是微電影,容量大了,主題份量也重,但是影片成功的完成了他的承載,揭示出了在今天人類社會中,法輪功修煉者為了他人而遭受的巨大痛苦,包括被活摘器官,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在這個過程中,通過法輪功修煉者的不斷講真相及法輪功修煉者本人的所為、人品,人們在中共慌言中覺醒,認同、支持法輪功,這就是謝總為什麼二度選擇法輪功修煉者為技術總監的原因,影片中的謝總就是這個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是可信的,真實的。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看完之後自然流出一點想法,說的不一定對,僅供探討。

戲中當密碼剛剛解開,大家高興之時,這時警察突然進來,然後發生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情節戲,正義的張隊,與代表邪惡的邢隊對持,在關鍵時刻,張隊拔槍解圍,這段既驚險又刺激。這種巧合也沒啥可說,但我覺的還是不用為好。

影片的片名叫「密碼」,應該順著這條線走:為什麼設密碼?設密碼的人為什麼被抓了?多尖端的計算機都解決不了,最後是用什麼思路破解的?設密碼的人使公司有驚無險,謝總為什麼還要選這樣的人?因為這樣的人……。這樣我們的主題就昇華了,什麼密碼?人生的密碼、生命的密碼。法輪功是今天社會所有人都繞不開的,也是今天所有人都要面臨的問題。謝總在選擇新聘用的技術總監,她不僅是在選人,而是選擇自己對法輪大法的認知,正象《轉法輪》論語中說的:「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

這樣的主題是非常好的,因為你加進了打鬥驚險情節會沖談這個主題,再者警察傳出秘密錄相、在馮紹寧遭酷刑時予以制止,這個人物已經立起來了,沒必要再來一場撕殺;其二:這個情節在很多影視劇都用過,甚至台詞都一樣,手槍頂在太陽穴上,另一個說:你開槍啊?手怎麼發抖了,太俗。

文學創作源自作者生活的積累,在人類社會的今天,法輪功修煉者在大難中慈悲救世,所遭受的痛苦,動天地、泣鬼神,是今天文學創作取之不完、用之不盡的源泉,因為他們有人類亘古未有的經歷。但願一切有才能的藝術家、加拿大真相電影製片廠,能創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