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事也會變成好事

遼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6月16日】

前段時間,我地出現邪惡干擾,我也被騷擾了。當時我不在家,邪惡不甘心,揚言還要來。因為怕家人替我擔心,我就離開一段時間。恰巧城裡親戚有閒下來的房子,我就住在那裡。在那裡我找到了自己被干擾的原因,還有幾件意想不到的事。

師父說:「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壞事也會變成好事。我首先想到自己被干擾是因為色慾之心沒有去。色慾之心對於我來說,一直是很嚴重的問題。可是由於自己的悟性差,以前也沒有重視起來。還以為色慾心是指男女之間的關係,覺得自己獨身,好像就沒有此心。直到前兩三年能上網,看到明慧登出的關於去色慾的文章,才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我就想把自己這方面的事寫出來,爆爆光,解體它。可是,也不知道如何寫,就一直拖。直到被邪惡騷擾,才認識到自己空間場多麼不乾淨。終於把自己這方面的事情曝光出來了。

由於自己在城裡住,一天就是三件事。我想正好去農村趕集,坐車還方便。一天去一個集,每天都能去。我去的地方,那裡幾乎沒有同修,都是城裡同修去過。所以,講真相的人很少,正好填補空缺。在這過程中,我做了件錯事,說錯話了。我和同修說過,某某集好講,另某某地不好講,不好退。結果,在我第二次去某某地時,那裡的人們根本不聽,幾乎沒講退幾個人。我知道自己錯了,大法弟子說出的話是有能量的,害了那裡的眾生。修口,這件事我得重視起來。

我在網上看到同修寫的在戶外煉功的文章,我就想什麼時候有機會也到外面煉煉。一是去去怕心,二是去愛面子的心。這次機會來了,我住的地方離過去的煉功點很近。我們這裡的煉功點,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曾經有過幾百人一起煉功場景,正好是在一個寺廟門前。有一天早上,正好是晨練時間,我就來到這個寺廟的前面。以前這裡,早上寺院是開門的,讓參加晨練的人們進到寺院裡。現在不開了,我只好在外面煉了前四套功法,就回去了。

在城裡期間,我接觸一位同修,經常到她家。這位同修悟性很好,對我幫助很大。我在發正念時,有時倒掌,自己都不知道。同修說:「倒掌不是小問題,肯定有什麼大事沒做好。」我想也是,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發正念是其中一件事。

我們地區近幾年出現邪悟現象,也就是錦州凌海陳麗敏等人(明慧曝光《就凌海陳麗敏等人亂法一事與遼寧同修切磋》)到我地遊說或讓我地同修去凌海聽他們的邪說。致使我地有的同修聽信了他們的邪悟說辭。我雖然沒有直接接觸他們,但是我認識的一位同修曾經和他們接觸過。這位同修曾和我說了凌海同修悟的怎麼好,如何向內找,我也相信了,而且還想去交流。就我這一念,就招來了邪靈附體。師父說:「你自己想要的,法輪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證是這樣的。還有的人跑到別的氣功師場上去聽報告,回家很難受,那當然了。那法身為啥不給你防著?你去幹啥去了,你去聽,你不是去求了嗎?你不往耳朵裡灌,它能進來嗎?有的人把自己的法輪都弄變形了。」(《轉法輪》) 邪的無孔不入啊,干擾我這麼長時間,自己還不知道,幸虧師父讓同修提醒我,找到了倒掌的原因。

還有一件事,這位同修也和我說過。就是關於大法弟子給同修家打工的事。比如:我們都是同修,他們家的人(老人或孩子)需要人照顧,我們去照顧、掙錢。他們的要求是必須是大法弟子,否則不用。我們想正好是同修,還能做三件事,兩全其美。可是我們想沒想過,如果我們不是大法弟子,他們會用我們嗎?我們是不是用大法弟子的名義在掙錢,是不是在利用大法?往下想,不敢想了。我也曾經給同修家打過幾個月的工。悟到這裡,我知道了自己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我得歸正自己,把這些錢給大法了。也去了一塊黑色物質。

由於自己寫作水平很差,幾乎不會寫什麼。可是這位同修這幾年經常鼓勵大家,每到法會時,她都讓大家寫稿。我也就寫了,雖然不會寫,可是每次都能寫出來,真的是師父在幫啊!在城裡期間,我去了一個學法小組,當時「5.13」徵文還沒結束。我就和那裡的幾位同修說,看看你們有沒有什麼神奇事或者修煉的故事寫一寫,我幫你們打字。結果這幾位同修都很高興,就把她們修煉的事情寫出來或說出來。不會寫的,我就幫助整理。我當時就想,師父給我智慧,結果每篇文章寫出來感覺很好。同修們感覺自己也都得到了提高。

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通過這次干擾,使我真正體悟到了不管好事還是壞事,都是好事,而且還獲得了大豐收啊!

以上是近一段時間的體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