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點和RTC平台講真相點滴體會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6月28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得法

我在98年有幸得法,那時我是一名中學教師。得法前,我有很多久治不愈的慢性病,如慢性中耳炎,右耳已穿孔,不能進水,進一點水就化膿,耳心又癢又疼,有時都想把它摳出來;還有慢性鼻竇炎,不能感冒,一感冒就頭暈目眩,鼻塞,只能用嘴呼吸,打針、輸液,中藥、西藥,甚至連民間偏方都用了,全不管用;還有慢性腸炎,經常拉肚子;還有扁桃炎、咽炎、尿道炎,肩周炎等等,時常把人折磨得是生不如死。由於經常生病住院,直接影響到了教學工作,所以參加了各種能使身體健康的方法:跑步、慢走,跳舞,太極拳等,都收效甚微,還是打針、吃藥、住醫院,直到修煉法輪功後,這些頑症在兩三個月之內不知不覺就都消失了,真是太神奇了。

修大法不但健康身體,更重要的是能提升人的道德品性,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去做一個好人,遇到矛盾向內找,叫修心性,不計較別人的對錯。因此,以前表面溫和謙恭而內心急躁的我,內心也慢慢變得平和多了,對個人利益也不那麼看重了。學法前,學生補課要收費,還收學生家長送的禮,學法後, 不再因補課收費、收禮了。對學生一視同仁,不分所謂的差生與優秀生,對所謂的差生更加關懷,把真善忍的理念潛移默化融入到教學當中,因此教學質量大大提高,獲得學生和家長發自內心的好評。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先生因支持大法得福報,不但身心健康,而且事業蒸蒸日上。女兒從大學開始走入修煉,現已在國外研究生畢業。也算學業有成。

二、突破面子心,在海外洛克菲勒景點講真相

在2016年5月,我來到了紐約,6月開始到曼哈頓洛克菲勒景點講真相,這裡是中外遊客必游之地,萬國旗在飄揚,被稱為小聯合國。後來發現他的人造風景更奇特,隨著季節的變化而變化著。這也是一個新開闢的大法真相點,但無真相展板,無真相橫幅,無真相資料,主要是融入到遊客中給大陸來的遊客講真相。並且要求很高,舉止著裝要得體,以講清真相為主,不追求三退數量。

我一看,這和國內講真相沒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是,這兒安全,沒有被抓的危險。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是我的薄弱項,因為一般不願意和人主動打招呼,愛面子。和同修出去,大多是同修先打招呼,我再講。所以在國內大多是做真相資料,發真相資料,發神韻光碟,打電話為主。

第一天來到景點,加上我一共三個同修。背完三遍《論語》,發完正念,我們就分頭去找大陸遊客講真相。我圍著景點轉了一圈,還沒幾個遊客,大陸遊客就更少了。走著走著,看到有一家像大陸人,坐在一條長凳上。心裡嘀咕,這下沒人幫忙打招呼了,得自己上了。

正好在她們旁邊還有座位,我坐下來,竟然很自然的和她們問了聲好,就開始聊起來。她們是福建人,祖孫三代人,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帶著老母親和小女兒。她們一家來美國十幾年了,從三番市來紐約玩。出來後就沒回過國,對國內時局也不太了解。問她們來美國這麼長時間,有聽說過法輪功嗎?她們說看到過法輪功遊行,但不太了解。

我就給她們講了法輪功是什麼,中共與江賊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和慘無人道的活摘器官等真相。她們感到很震驚,很快兩個大人順利退了團和隊,小女孩還小不用退。這是師父在鼓勵弟子,讓我遇到了善良的有緣人,這讓我信心大增。

緊接著在另一條長椅上,發現一個50多歲老大姐單獨在休息。我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問:「大姐,從大陸來的旅遊的吧?」她說是的,我問來幾天了,她說來三天了。她問:你也是參團旅遊的?我告訴她我是來看女兒的。聊熟後,她告訴我她是北京人,是大學老師,還是教哲學的。我說:現在的政治哲學好講嗎?你怎麼講啊?她說:我就講怎麼做一個好人,堅強,自信,有責任,有擔當,有理想。我說:你真會講,看來現在共產主義是沒人講了。她笑笑,沒回應。

我換了個話題問:這幾天游過的景點看到了什麼特別的地方嗎?她說:每個景點都能看到講法輪功的。我說:在北京99年以前,不也有很多煉法輪功的嗎,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特的功效。好多疑難雜症、甚至癌症患者通過學法煉功都康復了。現在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唯獨中國還在迫害法輪功,不就是江氏流氓集團製造的那個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了咱所有的中國人,甚至全世界的人嗎?我說出來後了解到很多國內看不到的真相,連活體摘取器官這種事中共都乾的出來,他們把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還活著的時候就把心、肝、腎 、眼角膜等器官給摘了,拿去做移植高價賣黑心錢。

她說:是真的嗎?我說:這還是一個守護做手術的武警曝光出來的。你說這是人幹的事嗎?連希特勒、魔鬼都干不出來,這是完全超越人類道德底線的,是反人類罪啊,被稱為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是要遭到天懲的,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為了不做中共的賠藏品,現在聰明的人都在紛紛三退自救,希望你這個好人也別落下了。說到這兒,她說她是黨員。我說:那就給您取個化名「福康」把黨退了吧,她說好。又一個善良的生命得救了。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來洛克點的第一天雖然只給三個人講了真相,但我終於突破了面子心,可以主動和人打招呼了。謝謝師父的加持鼓勵!

在洛克菲勒景點幾個月講真相中,除了自己單獨講外,我還主動和同修們互相配合講,以各種方式講。一次我以遊客的身份和幾個中國遊客拉近了距離,給她們談了我在各地旅遊的見聞。我說:在各地旅遊點我都看到一道特別的風景,包括台灣和香港。她們問:什麼風景啊?我說:那就是法輪功真相點啊。不說別的,單單為她們那份堅守,我就非常的感動。我有很多不了解法輪功真相的朋友,在外了解了「自焚「等真相後都三退了。

她們說:我們不看那些東西。我說:你在國內不敢看,出來了還不多看看,那不把自己當睜眼瞎嗎?如果導遊說不能看,那是嚇唬咱的。我就走哪都看,我還把大紀元報都帶回國了,也沒事啊。現在誰還管這事啊,那些人自身都難保了。你們看那些打下來的老虎們,表面是因為貪腐,實際都是因迫害法輪功招來的惡報,這叫天理報應,是吧。她們說:也是。我說:如果再有法輪功給你們三退,你們就說好,早退早平安哪。

說完我就給不遠的同修做手勢,她們就過來順勢講真相勸三退,緊挨著我的那個大姐很快就說好,退了團隊。稍遠點的有個中年男子故意問同修:他們給你多少錢?這麼大歲數了還在這兒講。等同修去給另一位大姐講的時候,我直問那位男子:我說大哥,給您多少錢,您樂意在這兒講真相啊?他不好意思了。當同修回來再勸他退時,就爽快的答應退了黨。

上面幾例講得算比較順利的,還沒真正觸及到我的面子心,還沒有什麼挫折感。下面幾例就不那麼順了。有一次,看到一個幹部模樣的中年男的,我走過去問了聲好,他還挺客氣,可剛說到國內的形式,看看落下來的老虎都是些什麼人。他突然說到:別和我說這些。可能他已敏感到我要講法輪功的問題了。我還是說:出來了就應該多了解國內看不到的東西呀。不等我說下一句,他站起來就像逃一樣的跑到遠處去了。那個尷尬勁兒就別提了,一時都不知怎麼辦了,我就在那兒一動不動。他還邊走邊回頭看,生怕我追過去。我當時臉面就有些掛不住了,因為周圍還有很多人,心想這人怎麼這樣,還從來沒遇到過這種人。我穩了穩心,這不能怪別人,可能是自己哪兒沒做好,這不就是衝著我愛面子心來的嗎。這樣一想,就不怪他了,而是希望他遇到下一個有緣人能得救。

後來再遇到這類事,心裡就比較坦然了,也不起什麼波瀾了。

又一次,遇到一個女導遊,她坐在那兒不拍照,也不和人說話,就看自己的幾頁單子,我想可能是個導遊,應該給她說說真相,更主要想讓她不要阻擋遊客聽真相。我和她問了聲好,她愛理不理的哼了一聲,算回應。能感到她有很強的防備心。正想站起來離開,我想又來考驗我的面子心了。我就不急於和她再說話,就看自己的手機(心裡發正念)。沒等兩分鐘,她就主動對我說:我還以為你又是煉法輪功的呢。我沒直接回應她這個問題,告訴她我是來紐約看女兒的。

她又說:我一看你就不像法輪功。我說:煉法輪功的還有什麼特殊的標誌嗎?她說:她們一看到大陸人就講法輪功,說個沒完,也不管人願不願意聽。我一看還不便馬上表明身份,就先以三人稱的身份講吧。

我說:是這樣嗎?你了解過法輪功嗎?她說:我們大姨家幾個人就煉,生了病也不去醫院看,姨父有次得了重病不看醫生差點都死了。我說:其實,在國內,我身邊也有很多煉法輪功的朋友。我們辦公室的主任就煉,幾十年的失眠症,煉法輪功煉好了;她原來脾氣很暴,修煉後人也和氣了,沒那麼大的脾氣了。還有一個醫生朋友煉法輪功把B肝都煉好了,她自己都沒治好自己。我也問過她們:聽說你們煉法輪功的病了不吃藥。她們告訴我:不是不吃藥,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和人生氣,病就自然少,有的病都是氣出來的,是吧。再加上五套功法經常煉,身體強健了,有抵抗力了,病都沒了,還吃什麼藥啊,是藥三分毒啊。聽到這兒她說:你的朋友倒是挺理智的。

我說:我還問了她們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她們說那是江的打手羅幹、周永康找的幾個人演的一場戲,她說你看見有背著滅火器巡邏的警察嗎?天安門廣場多大啊,怎麼可能在一分多鐘內滅火器、滅火毯就上來了,那就只有隨身帶著這些東西才行,是吧。還有那個小女孩氣管切開還能唱歌,明眼人一看就是假的。

我說朋友要不告訴我這些事,我能了解真相嗎?那不還蒙在鼓裡嘛。還有啊…..剛講到這兒,她們團要集合上車了。雖然還沒來得及三退,但她也明白了真相,我想她也不會再去阻止遊客聽真相了。

在洛克菲勒景點幾個月的講真相,收穫很大,故事說都說不完。給不同年齡——大到八十多的老人,小到七、八歲的學生;不同職業——高官、一般幹部、工人、農民、大、中、小、研究生,導遊,還有不同膚色、不同國家的人講了大法真相(因為懂一點簡單的英語)。當然其中有聽的有不聽的,有根本不搭理你的,說難聽話的,什麼樣的人都有。就看我們的心怎麼動,遇到任何情況我們都守住向內找自己,修去了很多人心:愛面子心、妒忌心、怕心、顯示心、歡喜心、安逸心等。

三、在RTC平台講真相 學著圓融整體

在景點講真相的同時,我利用早晨的7點半到10點時間,也在全球講真相的RTC平台直接口講勸三退。打電話講真相和在景點面對面講真相還是有差別的。相對來講還是覺得打電話更適合我。

其實,在國內,我就開始用手機撥打勸三退了,但一直是一個人打,沒有同修交流,所以很自我。來到平台,看到那麼多同修一起撥打,還有交流,很高興。開始也就只想多聽聽同修怎麼打電話,好借鑑借鑑,多一點思路。為了不耽誤時間,還是喜歡自己單獨打,能多打一個是一個,時間真的不等人哪,目前得救的人數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太遠了。其實仔細想想還是一個私,生怕自己落下了。非常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主動來和我一起撥打,互添正念,互相提醒,互相鼓勵,共同提高。這讓我很快突破了自我,不再封閉自己,終於可以和同修三三倆倆一起打電話了。

為了打好電話,我借鑑了平台上的文稿和同修們的一些話語,還有明慧上的打電話交流文章,把他們編成適合自己講的2、3分鐘的簡短開場文稿,主要是讓眾生給自己一個知情權,順著「江魔被控--它製造的天安門自焚偽案—高官遭報都因緊跟江魔迫害佛法--法輪功洪傳世界真相--中共活摘器官要遭天遣--遠離邪黨一切組織自救保平安」這樣一個思路,接聽的時間就要長一些,只要能多聽真相,三退也就水到渠成。

打電話的案例太多,僅摘取幾個特別問題與同修分享:

一、 說自己什麼都不是。一次一個大姐接了電話,聽完開場文,說到三退,掛機了。再打過去,她說自己什麼都沒加入過,我說:那您太幸運了,也不用再麻煩去退了。但您得把三退的大事告訴你的親友們哪。她說她說不好,我說我給你講幾個了解法輪功真相、三退後得平安的故事吧,你就轉告他們就好了。當她聽完在礦難、地震和天津大爆炸之後倖存人們的實例後,她說:我入過少先隊,你給我退了吧。

二、 說自己是國民黨。有一次一個先生聽完我的開場短稿,問他是黨員嗎?他說:是國民黨。我說:看來你很有先見之明啊,早就看到共黨要倒的這一天了吧。我想你也是一個有正義的明白人,連活摘人體器官的事都做得出來,還配當人嗎?能不遭天懲嗎?如果咱們還在它的組織裡頭,包括團和隊,那不是助紂為虐嗎?你聽說過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遭天降四次大瘟疫滅它的故事嗎,而那些看著基督徒被殘害,還在起鬨、冷笑或保持沉默、旁觀的人都沒逃過大瘟疫的懲罰。聽到這兒他說:我沒入過黨,只入過團和隊。幫他取了個化名退了之後,他說謝謝,並記了微信號給朋友。

三、說怎麼老打電話,吃多了、煩不煩哪。又是一個先生,接通電話就喊叫:怎麼老打電話,吃多了、煩不煩哪。我說:這麼好的事上哪找啊,說明您是個善良的人,是老天眷顧的人啊。他開始緩和下來,說:我接到你們的人好多次電話了。我說:那您也知道一些真相了,你看打了那麼一長串老虎,都是衝著誰去的?您不想想,架在江澤民頭上的那把刀怎麼老也砍不下來呀,這不都是老天在給咱好人機會呀。他說:你這麼說好像很在理。我說:人心升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人啊,做什麼事都有報,做好事有好報,作壞事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全都報。那您說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團乾的那些壞事能不遭報嗎?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還有什麼理由不站出來對中共說:「不!」呢。接著他就退了黨,記了微信。並說和我聊天很受益。

四、說要找女朋友的。還有一次打通電話,聽聲音是個小青年,我說:小兄弟,聽聲音,你還年輕啊,是在上學還是上班呀?他說:在上大學,是研究生。我說:你很優秀哦。他說:優秀有什麼用,我還沒女朋友呢,你幫我介紹個女朋友吧。我說:女朋友的事是要看緣份的,緣份到了,自然就成了。阿姨看你是個聰明人,還是先給你介紹本書吧。他說:書我都看煩了,只想找個女朋友。我說:這可不是一般的書,你在人生中解不開的難題,他都可以幫你解開。他說:哪有這好事啊,什麼書啊?我說:這本書現在國內是買不到了,不過在網上可以看到,還能免費下載,可是得翻牆才行,等會兒給你一個翻牆軟體,你上到明慧網就能看到了。他叫《轉法輪》,是法輪功的主要著作。「啊,法輪功的我不看」他說。我說:你是被那個所謂的天安門自焚案給嚇著了吧。那可是江澤民的幫凶羅幹、周永康找的幾個人演的一場假戲啊。並且還給他講了自焚的來龍去脈和幾個疑點。他說原來是這樣啊。緊接著給他講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的惡行,已令人神共憤,所以天降大石頭昭告世人:中國共產黨亡。你有時間到貴州平塘縣掌布鄉去,就能看到那塊石頭了。所以說是天要滅中共,快快退黨保平安!他說:我剛入黨,還是先找到女朋友再說吧。我說:你帶著那個不吉利的誓言,找女朋友能順利嗎?我又嚴肅的說:看你聰明還犯糊塗,你該清醒清醒了,你究竟退不退?「退、退、退」他立即說,我說:那就給你取個「清醒」吧。他說:好!最後他記了qq,微信。說一定好好去看看《轉法輪》。

其實,在講真相中遇到問題還有很多,都需要我們不斷的歸納總結。這次沒講通的,下去多向同修請教,多吸取別人的經驗,再遇到類似問題就胸有成竹了。確實每個人都有自己講真相的方式,同修講真相的話可以適當借鑑,但要轉化成自己的表達方式。有時候簡單的一句話,就能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這一句話就能涵蓋很多真相,一下子點醒對方,不需翻來覆去的囉嗦來囉嗦去的,有時候說太多,對方反而害怕了掛斷電話。

打電話沒有什麼訣竅,就是多打,越打的多正念會越強,就會形成一種機制,就會形成一種能量,你說的話就會打到對方的頭腦中,同時就能解體掉對方背後的邪惡因素。

現在我打電話前一般是背法,哪怕是一段,這樣學法能入心,還要發好正念。這確實不是常人做的事。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動動嘴。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求師父加持,純淨心態,不帶任何觀念,就是講清真相,為生命真正得救著想,而不是為了退而退。其實打電話講真相的過程也是我們修煉的過程,也是在去各種人心的過程。什麼時候所有的人心都魔沒了,人家說你好說你壞都不在意了,心也不隨著外部形式、環境變化而動了。那你就是大自在了。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修好自己,才能助師救度更多眾生,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最後以師父《洪吟四》中的詩與同修共勉:

心 願

晚風吹在臉上
帶來夏夜一絲清涼
往事帶我走進遐想
風浪伴著我的成長
謊言維持的瘋狂
堅定著我的信仰
我慶幸今生得到了大法
為把這喜悅與人分享
因此躲避迫害遠走他鄉
只為使人了解真相
知道人生的目地
危難時找到希望

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