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山東省大法弟子(本人口述 同修整理)

【正見網2017年06月28日】

一、見證法輪功的神奇

我是1999年2月份,為祛病健身走入法輪功的。那時候我身體很不好,患有多種疾病。最嚴重的是心臟病,頭痛、頭暈都很厲害,嚴重的時候不能坐,得趕緊上床休息。說是休息,可是一點兒也睡不著,就是難受;腰椎盤突出也很厲害,坐著坐著就站起不來了,要麼就是站一會又坐不下了;還有胃病、肩周炎、頸椎病……。這一身的病,搞得我身心疲憊,苦不堪言。什麼名醫名藥、儀器設備,都沒能減輕我的痛苦。

我的家庭條件很好,丈夫在領導崗位工作,孩子們也都很優秀,可我卻被疾病折磨的無心享受這天倫之樂。那時候的我,一天到晚總是愁眉苦臉的,切身體驗到: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比什麼都重要。

就在我感到很絕望的時候,聽說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效果很神奇,許多人煉功後身體都好,有些疑難病患者,煉功後也都好了。在丈夫的督促下,我開始學煉法輪功了。

法輪功真是神奇!在我煉功的第二天,動作還沒有完全學會,我就感到身體有勁了,人也精神了,我發現自己好像瘦了一圈兒,原來是消腫了。從此,我天天學習師父的講法,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師父說:「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轉法輪》)「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們今天在學功的人,這些心更得放下。」(《轉法輪》) 師父還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轉法輪》)

師父教會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還讓我知道了很多超越於人類以外的真理,使我對宇宙、對生命有了更深層的感悟。我不僅知道了人為什麼要得病,為什麼會遇到困難和不幸,還知道了應該怎樣避免和解決這些困難與不幸。

我不斷的學,不斷的做。兩個月以後,我那一身的病,竟然不翼而飛了。這時的我,一天到晚總是樂呵呵的。走路輕飄飄的,干起活來,年輕人都趕不上我,我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親朋好友們看到我煉功後的變化,都知道法輪功不是一般的功法,都很支持我學法煉功。

二、集體學法整體提高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對我師父的妒忌,出於對修煉法輪功人數眾多的恐懼,凌駕於憲法之上,非法取締法輪功。一時間,誹謗我師父、污衊法輪功的邪惡宣傳鋪天蓋地。從上到下採取各種手段禁止學煉法輪功。

這麼好的功法,不讓學、不讓煉,這怎麼能行。「真、善、忍」沒有錯,做好人沒有錯,誰不讓煉我也得煉。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受益者,也是法輪功神奇功效的見證人。是我師父,是法輪功讓我獲得新生,什麼邪惡勢力也別想阻擋我修煉法輪功。

後來,我們附近的幾位同修聚在一起,成立了學法小組。大家在一起學法交流,互相配合,平穩地做著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經歷了很多神奇的事兒。

有一天,同修在外面喊我出去,說她播放器聲音太大,讓我幫著調調。我從家裡出來接過播放器,打開是第一套功法的煉功音樂。播放器的聲音確實是太大了,我下意識的看了看周圍,發現離我們不遠的地方,站著一位老太太,她正在看著我們。我瞅著她說:你有什麼事兒嗎?她笑眯眯地走了過來,說:同修!咱們是一樣的,我也修煉法輪功,我可找到你們了。

她很激動地告訴我們,她來這兒給兒子看孩子,已經四年了,一直在找同修,找學法小組,可是一直沒有找到。四年了,她沒有看到師父的新講法,沒有看到明慧週刊。前幾天,她在心裡跟師父說:如果再找不到同修,就要回去了,請師父幫忙一定找到同修。

老同修高興地說:師父真的幫我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詳細的詢問了老同修的家庭地址,告訴她過幾天,我就把師父的新講法、明慧週刊給她送去。老同修高興地回家了。

身邊的同修說:不能輕易接觸她,得注意安全,過個十天半月的看看再說,真是同修咱就幫。我想:同修那麼渴望看到師父的新講法,渴望看到明慧週刊,想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多麼好的同修啊!這件事情我必須得幫。我想先接觸她看看,然後,再考慮下一步的事情。

十幾天過去了,我沒有去找老同修。結果師父又一次安排我們在路上相遇了。我看到同修那就要哭的樣子,很是慚愧,知道自己沒有做好。於是,我非常肯定的對老同修說:明天我就去找你。

第二天,我按照老同修說的地址,沒有找到她的家。我很著急,心想:這可怎麼辦呢?我隨意的一邊走,一邊找,沒想到奇蹟又發生了,師父安排我們第三次在路上碰面了。

來到老同修家,我把師父的新講法、明慧週刊給了她,她很高興。我倆切磋了一會兒,我發現老同修非常好。我與她又接觸了幾次,就和一位學法點的同修商量,能不能讓老同修去她家裡學法,同修很爽快地答應了。我又讓老同修每周來我家學一次法,我們再去她家學一次法,這樣老同修每周可以參加三次集體學法。

後來,這位老同修三件事都做的非常好。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們,一起學法,一起交流,一起證實大法、救度眾生,都能默默補充,互相圓容,在師父安排的路上都越做越好。

三、學好法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師父說:「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提醒》)

師父希望弟子們都能修好自己,多救眾生。我們就聽師父的話,把修煉放在第一位。學法時我們全神貫注,字字入心,不斷地悟到法理,突破的很快,正念也足。學完法,我們就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

講真相的時候,如果遇到中老年人,我們就送給他們護身符,如果遇到年輕人就送翻牆軟體。然後,講真相勸三退,大多數都同意退。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面帶笑容,好像手捧著眾生一樣,心裡想:我就是為你好,就是要救你,心無雜念地講,效果就好。

有時候為了把那個人救了,晚上6、7點鐘才回家。丈夫也默認了我的做法,耽誤了做飯時間就晚點吃。吃完晚飯,我再把6點的正念補上,四個整點的正念一個也不落。

我每天早晨都給師父敬香,請師父把有緣人送到我身邊來,我要救他們。除特殊情況外,我天天都出去講真相,勸三退,幾年如一日。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遇到過很多感人的事情,下面講幾個救人中的小故事。

故事一:小姑娘高興地答應了。

星期天,我來到超市講真相,走到一個小姑娘跟前,我笑著對她說:姑娘!送你個護身符,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是救命的!我停了一下接著說: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退了沒有啊?小姑娘笑了笑說:我媽媽也是煉法輪功的,跟你一樣。她給我講過三退的事兒,我沒有退。我想:原來是同修的孩子啊!我得救下她。

我說:為什麼不退啊?共產黨做了那麼多的壞事,老天要滅它,咱不給它陪葬。今天,阿姨給你起個名字,把你那個獸印抹去,你就有個美好的未來了,好不好?小姑娘回答說:好!

我問她:你是團員吧!貴姓啊!她說:是團員,我叫某某。多麼可愛的姑娘啊!我囑咐她說:「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回家多聽媽媽說說,對你有好處。小姑娘高興地答應了。

故事二:賣海貨的攤主退黨了

我和同修來到買海貨的攤位前,同修說:那個攤主是個黨員,人挺善良的,可惜不接受真相,好幾個同修都給他講過,勸他三退,他只是笑,就是不退。這麼好的人不退出來,大災難來了,不就淘汰了嗎?我說:是好人,咱們就得救他。

我倆請師父加持,來到攤主跟前,我笑著說:大兄弟啊!買賣挺好的啊?攤主笑了。我說:你為什麼不三退呢?又不要錢,在心裡退就行。攤主只是笑,不回答我。我接著說:退了吧!退了,老天清算中共的時候,就跟咱們沒有關係了,多麼好的事兒啊!

他聽進去了。我又說:我給你起個名字退出來,神就把你那個獸印抹掉了,大災難來了就跟你沒有關係了。他說:好!好!我退!我退!你給我起個名字退了吧!

故事三:不知道怎麼退?為什麼要退?

正月十五那天,我來到公園裡講真相,走著走著,沒留意,被腳下一塊石頭絆倒了。倆位男士過來想扶我起來。我說:不用,謝謝你們,我自己能起來。他們中年歲大的那位,約五十多歲,把地上的那塊石頭,撿起來扔到一邊。然後,兩個人繼續往前走。我看到他倆這麼有善念,心想:這不是師父點悟我救他們嗎?

我趕緊追上他倆說:謝謝你們扶我,還把地上的石頭撿起來扔了。看來你們都是善良的人啊!善良的人就應該有福報!我是修煉法輪功的,送給你們每人一個護身符,戴在身邊能保平安。他倆高興地接過護身符說:謝謝!

我說:你們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年歲大的人說:聽說過,不知道怎麼退?為什麼要退?

我說:中共建政以來,發動了二十餘次大型的政治運動,土地改革、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輪功等等。導致至少有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按照南京大屠殺殺死我國30萬同胞計算,相當於261次南京大屠殺,就是說中共執政以後,每3個月,就進行一次南京大屠殺。

我們修煉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處處做好人。而中共卻反對「真、善、忍」。瘋狂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導致了眾多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和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活體摘取人體的器官販賣牟取暴利。干出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最邪惡的事情。

神佛是不允許這樣的魔鬼黨,再繼續殘害世人的。「天滅中共」是天意,是老天要滅它,它就一定被滅。所有的黨、團、隊員都是中共的成員,都對中共發過毒誓,要把一生獻給它,因此,都被中共邪靈打上了獸印。只有聲明退出,才能保命、保平安。

年紀大的人說「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我是黨員,你給我退了吧!」年輕的也說「我是團員,給我也退了吧!」 

故事四:阿姨!你身上有個佛味兒。

一天,我與同修去菜市場講真相,看到三個年青人,一男兩女。同修過去給倆位小姑娘講真相,其中一位不願意聽走開了。我給小伙子講,小伙子願意聽。我講著講著,小伙子說:阿姨!我聞到你身上有個「佛味兒」,就像廟裡的那個佛的味兒一樣。

聽真相的小姑娘,過來聞了聞說:嗯!是有個「佛味兒」。不聽真相的小姑娘走了回來,也聞了聞說:我也聞到了,真是有個「佛味兒」。經他們這麼一說,我也聞到了,而且「佛味兒」還很大。

我和同修心裡都明白,這三個敬佛的孩子,與大法的緣份一定很大,師父為了讓他們能得救,就演化出佛的味兒來,引導他們聽真相。謝謝師父為弟子鋪墊的一切。

接下來,我和同修再給他們講真相就順利多了。最後,他們三個人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都同意退了。

故事五:眾生都在盼得救。

還有一次,我在車站遇到一個小媳婦,我送給她一個大法護身符,告訴她說: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她高興的對我雙手合十,說:謝謝!謝謝!我說:別謝我,謝謝我師父吧!是師父讓我們救你的。

我給她講了大法的真相,幫她做了三退。她高興的竟然給我鞠了一個躬。我又送給她一本檯曆,她又給我鞠了一個躬,並且說:我今天是遇到活菩薩了。

多可貴的生命啊!也許她本性的一面知道,她來到人類這兒,吃了那麼多的苦,就是為了今天能聞得大法,能得救。我得抓緊時間救度這些敢於冒著天膽,來到人類這兒想得度的可貴生命。

師父說:「救眾生的事情就得你們做,不但要做,大家一定要做好。不是給師父做。說是救度眾生,也不全是為他們做,是為你們自己而做。因為你救度的那些眾生,包括你講真相的那些人,很可能那些生命將來都是你巨大宇宙中的某一部份的眾生。你在圓滿你自己,你在成就你自己,你沒有這些你也當不了那個王,你也完成不了你的使命,你也樹立不了那麼偉大的威德,就是這麼一個關係,所以你們必須得做好。」[5]

師父還說:「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眾生責任下世的神,承擔著救度下界眾生的責任。你覺的我個人修不好沒有關係,象歷史上的修煉方式一樣,因此有的人不太精進,帶修不修的。可是你想到了嗎?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你說你到時候一喊師父,說我沒修好啊師父,這事就完了嗎?誰能放過你呢?那些舊勢力放過你嗎?多重大的事情啊?!」[6]

我所做的這些離師父要求還差得很遠,和做的好的同修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我知道我必須得做好。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啊!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助師正法的使命在,有和我們偉大的師父簽的神聖誓約要兌現。師父在等待著我們的好消息,眾生也都在急切地盼得救。讓我們都融入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中來吧!都能學好法、修好自己、多救眾生!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願我們都能多帶眾生一起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