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止於輕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6月24日】

最近,在師父的加持下,經歷了一些事,其中有身體上的承受,也有精神上的割捨。覺得層次提高了。身體上的物質去的太多了。真的是一身輕的狀態。我竟然有些滿足了。修煉了這麼多年,現在才感覺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前兩天陪著丈夫去運動鞋店買鞋。看到店裡牆上的字。「豈止於輕。」赫然清晰。真是萬物為法來。師父總是利用任何物品點化我。平時看到很普通的字突然含義變了。讓你明白了本質。但是我雖然明白了含義,但是我卻不知道如何用文章表達出來。

我家附近有幾座大山。但是平時是沒時間總去山中靜走的。只是每天推開窗子欣賞一下那疊翠山峰。讓自己清新一下。那山下不遠,最近修了一條馬路,直通城邊上一個村莊裡的飛機場。在我們這幾十萬人口的小縣城裡竟然還建了飛機場。但是我還沒去過那個村莊。傍晚,我想去看馬路建的怎樣了。聽說是八月份完工。走了十來分鐘到了那裡。看到有的地方平了,有的地方還是一條條大溝,工人們汗流浹背的的工作著。這幾天不是一般的炎熱,在屋裡什麼也不干都是一身汗。工人們真的是辛苦啊,也體會著當人真的是苦啊。

我緩緩地順著馬路向西走去。馬路寬闊而遼遠。不知為什麼。想到飛機場,我竟然有種想飛的感覺,就這樣心無旁騖的起飛,回到真正的家該多好。不帶走一絲的塵埃。望著肅穆的大山,小小的我站在暮色裡,白天喧鬧奼紫嫣紅的景色不見了。我竟然有種繁華落盡,一切平淡歸真的感覺。恍如一夢,終至夢醒的蒼涼與空無。我的眼眶濕潤了。在這塵世,我走了多少世,演了多少戲,心碎了多少回,都掙不脫輪迴之苦。如果不遇師父慈悲苦度。我又該墮入地獄遭受多少的折磨。一個「飛」字。你該付出多少代價,你該捨棄多少慾望。你該承受多少承受不了之重。你該用怎樣的輕盈之體背負著多少眾生,才能返回你的純淨世界。飛,遙遠麼?

想到了飛,又想起昨天陪女兒去駕校考科一了。等待的過程中,我在院裡閒繞。突然我看到一棵樹下一隻喜鵲掙扎著,我一陣揪心,因為我講真相的路上總聽到喜鵲叫,我知道那是對我的鼓勵。我也讓它們記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但是這樣清楚的看到一隻奄奄一息的鳥躺在我面前,還從沒有過。我上前想用個小棍撥撥看看它死了沒有?想幫助它翻過身來。但是樹上的兩隻喜鵲瘋狂的叫了起來。那種悽厲的慘叫,覺得好像是如果是人能跳下來把我打一頓的感覺。我還從不知道喜鵲的叫有一天是這樣的悲傷。我立即躲到了一邊。我深切的感覺到了那種失去家人的痛苦。我的眼睛濕潤了。

那兩隻鳥過了好一會飛走了。我感到了它們那飛翔的翅膀下的痛不欲生。總知道萬物有靈,但是今天才清晰的體會到鳥的傷心欲絕,真的和人一樣啊。我感覺到了生生世世輪迴的苦。經歷過多少這樣的痛苦走到今天。真的是苦海茫茫啊。回到家裡。我心痛難忍。記憶裡存在的輪迴的痛苦讓我不能自抑。多少世經歷過多少回喜鵲的絕望、那種斷腸的傷悲?可是不明真相的眾生有的以後甚至連輪迴之苦都得不到了。那該是多麼悲慘的事。我們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同修們,都從安逸裡走出來救度眾生吧。不要被塵世所埋。不要再經歷輪迴之苦了。眾生那都是你的真正的親人啊。

我今天也是 ,走到了馬路盡頭,竟然不想回頭,不想在塵世行走了。但是我還要回頭,豈止於輕啊。你身上還要背負的責任沒有完成,你的眾生還有多少沒有救度。一個人的飛翔有麼?沒有。而是背負著眾生才能飛起來。那種因無私而得到的輕盈。那種因慈悲而純淨的世界。那種因為放下生死為眾生付出而成就的神體,才能讓你飛起來,否則什麼叫悲憫眾生的神?有眾生的托舉才能成神啊。多想救很多的眾生。不想再看到喜鵲分離孤死的慘狀。就這樣帶著眾生飛起來,那該是多麼美好的時刻?

豈止於輕。最終是要飛。那麼就精進去心吧。去救度眾生吧。 飛,遙遠麼?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