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果報有理,應該堅信不疑!(二文)

嚴謹

【正見網2017年07月03日】

一、義救弱女,獲大福報

李林琛是武穴市大金鎮花元村人,他的兩個兒子,從大學畢業後,在北京流連了兩個多月,沒有找到理想的工作。懷著憂慮的心情,決定回家與父親商量。回到家裡向父親說明後,父親寫了一封懇求信,叫他兄弟倆,到武漢一位遠房親戚那裡,求他幫助謀一份職業。兄弟倆帶著這封信,抱著一線希望,到武漢找到那位親戚,遞上信,說明來意。那位親戚,也算熱情,立即聯繫了七八家大公司和廠家,經商洽,均以專業不對口、待遇低,而告吹了。
    
有一天下午,兄弟倆為緩解一下心中的煩悶,租車到龜蛇二山和長江大橋上,去散散心。在蛇山曲徑通幽的小道上,忽見前邊樹林裡,有六位少女,擠抱在一起,傷心地痛哭。雖天氣很涼,她們卻仍穿著單衣。這兄弟倆,覺得十分奇怪,立即上前打聽,聽口音她們都是湖北黃梅、武穴人,最大的才二十歲,小的只有十七歲。經耐心詢問,她們哭訴道:因家裡窮,受壞人蠱惑,被騙到武漢一家大酒樓,當服務員。哪知黑心的老闆,白天要她們沒命地幹活兒,晚上要她們做「三陪」接客,稍不聽話,即遭毒打。幾次想逃出虎口,都被老闆發覺抓回,打得皮開肉綻,而且從那時起,就搜走了她們的身份證、錢物以及其他各種東西,連外面的衣褲,也被全部剝去。在不堪忍辱,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她們偷著邀在一起,跑出來,哭一場後,準備從大橋上跳江自殺。
    
這兄弟倆聽後,十分同情她們的不幸遭遇,拿出身上僅剩的1000元,給她們每人100元,又幫她們買了火車票,護送她們踏上了返鄉的路途。六位少女,在車上反覆懇求地址、姓名,以便回家後,再上門重重地拜謝,都被他兄弟倆一一婉言拒絕。回家後兄弟倆將此事告訴了父親,獲得了父親的高度讚揚。
    
半個月後的一天夜裡,兄弟倆同時做了一個夢,夢中,見到一位白鬍子老者,對他們說:「你們兄弟倆,積有大陰功,將會有大福報。謀事可往東南方去,切記!」醒後甚覺奇怪,兄弟一說,兩人夢境一樣,更覺驚異。於是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決定到廣州、珠海去闖闖。到廣州還沒有兩天,便在一位同學的引薦下,在一家大公司,通過了文憑審定和業務測試,兄弟倆雙雙被錄取聘用。不久又因業務能力表現突出,哥哥被任命為業務部經理,弟弟被任命為生產車間電腦程控總管。除獎金外,兄弟倆月工資都很高。隨後不長時間,兄弟倆又都找到了理想伴侶。兄弟倆每半年從銀行匯回大筆的存款,家中蓋起了大樓房。家鄉的銀行營業員,每次見到他父親,總是熱情有加。
    
兄第倆的父親李林琛,對朋友們無限感觸地說:「我從兩個兒子的經歷中,明白了一個真理:一個人只有做好事,積陰德才有好報。天理昭昭,善惡必報,還是敬神行善為好!」

二、善惡果報有理,應該堅信不疑!

丁永茂,安東市人,原為一屠戶,有心計,善經營。晚年開了一家頗具規模的肉類雜貨商號,生意興隆。兒子丁健德,又生了兩個肥肥胖胖、聰明可愛的孫子。這一切,使丁永茂十分愜意,終日笑逐顏開。
    
不久,丁永茂害了場大病。臨終之際,把兒子叫到床前,摒退雜人,又叫媳婦從自家商號,取來一大一小兩桿秤,說:「孩子,我從小受苦,能掙到今天這份家業,得之不易。多虧了這兩桿秤。小秤秤砣中間被掏空,再用生鐵鍍好,用它做生意稱出,每斤就少出二兩五。大秤秤砣加鍍了鐵,秤桿掏空,灌進了水銀,稱進每斤多出二兩五。我口袋中還裝有磁石,也可往下壓秤。你千萬要記住,我死之後,你干什麼都可以,唯獨別毀了這兩桿秤!」言畢,氣絕身亡。
    
父親丁永茂死後,兒子丁建德,接管家業不久,時值年關,一位賣豬的農民,來丁家肉店,賣一頭五百餘斤的大肥豬,被丁家用大秤,稱虧了血本,一氣之下,夜裡在他店鋪外上吊身亡。這對丁建德觸動很大。他仔細一想,認為以前父親的所作所為,實在太過分,是有意坑害窮人,必遭千人指、萬人罵。自己應該行善積德,誠信待人。於是善心發現,於是找來斧頭,把兩桿秤砍成幾段,丟入灶中,秤砣也作廢鐵賣了。接著對店鋪的度量器,進行整肅,實行公平買賣。沒過多久,便贏得遠近鄉裡、街鄰四坊的信譽。
    
時隔不久,社會上流行腦膜炎,不上一個月,丁建德的兩個兒子,雙雙斃命。接著連遭兩場大火,把丁家商號,燒個精光,家產損失掉十之六七。

這兩次災禍,對丁建德打擊極大。悲痛之中,精神幾近崩潰。消息傳出,一些曾受過其父丁永茂坑害的人,無不咬牙切齒地咒罵,說是「皇天有眼,罪有應得!」這樣一來,丁建德更加承受不起,終日陷於極大的哀慟和無比的怨恨中,常常思來想去,徹夜難眠,深深怨恨世間無有天理。
    
一日正逢廟會,丁建德實在忍受不住內心的痛苦,負氣跑到城隍廟,破口大罵:「世間還侈談什麼天理,屁!全是騙人的鬼話。想我父親在時,大秤進,小秤出,尚能目進千金。子孫俱榮,人財兩旺。到我手上毀掉黑心秤,整肅度量衡。原以為必有好福,不料卻遭到惡報。家破人亡,生不如死!哪還有什麼天理、菩薩呀?」如此邊哭邊嚎,猶尚
不解恨,竟欲將城隍廟燒掉。多虧眾人及時攔阻,其妻將他扶回家中。
    
丁建德由於悲憤過度,到家便撲倒在床,不醒人事。恍惚中,見兩個公差模樣的人,來朝他喊道:「城隍移牒,著丁府君速去見證。」於是丁建德便跟著那兩人,走上一條陌生路。少頃來到一處城門,上懸「幽冥界」的金字匾額。入得城門,一路陰風凜冽,迷霧四合,鬼魂游來盪去。不多時,進入一處官署大殿,一王者模樣的官員,威風凜凜,坐在案後,引路差官,跪地稟道:「奉命將丁建德解到,就此復命。」王者問道:「下面站的可是丁建德?」丁建德心中駭怕,慌忙跪下答道:「小人正是。」  

那王者即是閻王,說:「汝今天在城隍廟大罵天道不公,現在找你來,讓你看看善惡報應。」說罷,命牛頭官,引丁建德至西廂房內,用手上指。丁建德循指抬頭一看,只嚇得大汗淋漓,魂不附體。只見其父丁永茂,赤身裸體被一桿大秤鉤住脊梁骨,一桿小秤鉤住舌頭,懸於屋樑之上,吊手伸腳,不住地慘叫,痛苦之狀,不可言表。
    
丁建德看後,又被帶回大殿。王者厲聲道:「汝父在世勾結官府地痞,以劣充優,大秤進,小秤出,盤剝無辜,坑害窮苦,造下無邊罪孽,死後當有此報。因其作惡多端,被灶神奏明天帝。天帝震怒,降旨著將敗家和惹禍兩個冤鬼,降到汝家為兒。看似俊美好兒,實則將來會把汝家財產,毀敗致盡。後見你善心發現,毀秤整度,公平買賣。天帝復降旨冥界收走你那兩逆兒,又著火神,燃火燒掉汝父所聚不義之財,給你洗清遺孽。不久會將一財星,送至汝家為兒,以存後福。望汝回到陽世,當普勸世人積德行善,慎勿妄為!」言畢,著差官送轉還陽。
    
半夜醒來,丁建德滿身猶大汗淋漓,手腳發抖。口中大叫:「好怕!好怕!」母與妻,急至床前追問,丁建德遂將夢中所見一一具告。其後,丁建德重整家業,公平買賣,日子雖平常,但無憂無慮。又三年,其妻果生一兒,聰明敏慧,及長大後,接承家業,極善經營。不幾年,家業便勝過祖父在世日十倍,並且譽滿鄉裡。

正是:善惡果報有理,應該堅信不疑!

(以上均據廬山東林寺印經處《東林文庫》)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