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正述-商之十四:幸福的殷商人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正見網2017年07月15日】

07

說商朝人幸福,是相對於後世的人而言。在有文字記載的朝代裡,商族人可能是最有安全感的。

他們這樣唱:
猗與那與!置我鞉鼓。
奏鼓簡簡,衎我烈祖。
湯孫奏假,綏我思成。
鞉鼓淵淵,嘒嘒管聲。
既和且平,依我磬聲。

大意如下:
啊!繁盛美好的典禮,在堂上立置起鞉鼓。
敲起鼓兒聲音響亮,讓在天先祖愉悅歡暢。
成湯的子孫請求神靈,賜予我們福佑安寧。
鞉鼓聲音響亮深邃,管竹齊鳴和合動聽。
聲曲協調而又和暢,玉馨配合起伏悠颺。

這是收錄在《詩經‧商頌》裡的祭祀歌《那》中的一段,商頌裡有5首歌,每一首都是對上天的感恩和對祖先的讚美,有聲有色有感情有場面,三千多年以前的讚歌,原來也可以這麼熱烈。

走近他們的時代才容易理解,先從更久遠一點說。

商朝以前的以前,華夏民族的歷史上發生過一件很大的事件,這件事在古代的很多的典籍中有記載,叫做「絕地天通」。

最早的記錄在《尚書‧呂刑》裡,說的是:上古時代的人與天人、神仙可以直接往來。但是在堯舜禹之前的時期,蚩尤曾經作亂人間,對生民任意處罰,生民們就到天上告狀。同時上帝也感到原來在天上聞到的是香味,後來從地上發出來的都是腥味,上帝非常生氣,因此懲罰了蚩尤。當時人間的管理者帝顓頊,認為神與人混居在一起不好,所以就命令重、黎二人將人與神兩界之間的自由交通隔斷。重、黎一個將天抬得更高,一個將地壓得更低,此後人就再也無法隨便上天了。

清朝的龔自珍曾經對「絕地天通」以前的情況做過描述,他說:「人之初,天下通,人上通。旦上天,夕上天。天與人,旦有信,夕有語。」──人類文明開始時,天往下是通的,人往上也是通的。早上可以上天,晚上也可以上天,早上發出一個資訊,晚上就有回應來。

絕地天通之後,對下界的眾生來說,這樣的好日子就結束了。

對神來說當然沒有什麼障礙,大禹治水,西王母幾次相助,治水成功,西王母也現身祝賀,並告知是天帝命她出手援助的。雖然人神同在的特殊階段已一去不復返,上天對下界的照拂並沒有變,半人半神的有來歷者不斷降世,為地上的生靈帶來種種所需。

對有商一族來說,雖然天地通已經絕斷,他們還是比較容易和各位神靈溝通的,商王很重要的一件工作,就是舉行各種祭典,向上神和祖先表達他們的敬意。商族的上上下下,在商王的帶領下,讚頌神也領受神的旨意。

商族早期留下的史料很少,不多的史料裡,一遍遍地記述著他們的來歷:子姓商族,是高貴神鳥──玄鳥」的後代。除了前面的《那》,還有其它的,《商頌‧玄鳥》:「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湯,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後,奄有九有。」《商頌‧長發》:「浚哲維商,長發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

因為是神的後代,所以被佑護;因為被佑護,所以安然舒心。

商朝的人並不特別 「信」神,神很真實地存在著:他們的先祖契積下大德,在功德更大的大禹一支之後,上帝把「人中之王」的天命轉給了他們一族;他們的成湯王,是上帝降命於他,阿衡伊尹,直接就是來輔佐成湯王的先知;以後的歲月,鳥身人言的費中衍還會來給商王駕車;武丁王時期,上帝還把傅說賜給商王,而他們,只要恭奉神明、謹守天道,就能生生不息,天命永續。

如果他們知道幾千年之後,他們的後代會走到不信祖先來歷的胡同裡,會怎樣地吃驚?

上帝,這是商族人對心目中至上之神的稱謂,上帝即天帝,主宰一切,掌握日月星辰,人間的生死、饑饉、福禍皆來源於上帝的神聖旨意。

上帝是個好稱呼,充分表達上神的崇高和商族人的敬意。到了商朝的晚期,商族人將商王也稱為「帝」,此為「下帝」,人間的帝,高下立見。

明清時期基督教傳入中國,將中國老祖宗的「上帝」分享去,充作了 「God」的中譯文,以至如今的「上帝」一詞,常被認作屬基督教專有。好在中文詞彙浩瀚如海,分享就分享去吧,產生的歧義在讀歷史的時候注意就好了。#

參考文獻:
1.《尚書正義》
2.《禮記正義》
3.《殷商社會生活史》
4.《中國古代的天文與人文》
5.《譯名之爭與早期的<聖經>中譯》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