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18載 蒙特婁法輪功學員憶當年

【正見新聞網2017年07月18日】

0718

圖:2001年4月18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聚集在瑞士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召開地,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非法殘酷迫害。

十八年前的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那一天是人類歷史上迫害正信最黑暗的日子,也是法輪功學員由此開始理性和平反迫害的開端。為紀念法輪功反迫害18周年,加拿大蒙特婁幾位見證了那段歷史的法輪功學員回顧了當年的經歷。

堅持正信反迫害  「雖千萬人吾往矣」

「當國內鎮壓的消息傳來時,我覺得實在太冤枉了,迫害太不應該了!」從1996年開始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李女士回憶說。來自軍人家庭的她,從小就親歷了多位親友遭受共產黨各種運動的迫害,這一次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更讓她感到非常荒謬。

「之前中共政府有關部門有過對法輪功的調查,結論是『百利而無一害』。以我本人為例,30歲不到便患有大面積肌腱炎,經常做中醫按摩,這些費用都是單位承擔。煉了法輪功後病症沒了,省了醫療費,自己受益,單位也受益,國家也受益啊!」

0718

圖:參加「全球SOS營救之旅」的法輪功學員匯聚美國首都華盛頓DC,呼籲制止中共迫害,營救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李女士回憶當時的情形,7•20之後國內氣氛仿佛黑雲壓城,每天都傳來國內法輪功學員被抓和被打的消息,再後來迫害進一步升級,接二連三發生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事件。同為法輪功學員,同修一部大法,身處海外的她思考著如何應對這突如其來的迫害。

「在沒有修真善忍之前,我一直都想做個好人,卻不知道什麼是評判的標準。領導說是壞人,或者黨要打到誰就說是壞人,這就是在國內很多人奉行的好壞標準。修煉後,我知道真善忍才是標準,要用這個標準來衡量。」

正如曾子引用孔子的話說:「……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自己反省自己如果沒有不對的地方,縱然有成千上萬的人反對我,我依然勇往直前。)

思考過後,她的心堅定起來,要義無反顧地出來制止迫害,把真話講出來,讓更多人了解真相,李女士和蒙特婁許多法輪功學員一起,把國內迫害的真實情況列印出來,上街派發,呼籲制止迫害。

「印象比較深的是99年的10月1日,那天國內抓了很多人,情況緊急,當天大家立即複印了天安門廣場上抓人的圖片和資料,上街去派發。那時女兒還很小,我把她放在嬰兒車裡,推著她沿著(蒙特婁市中心)聖-凱薩琳大街,一路向人們遞送真相傳單。」

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楊女士回憶說,當迫害的消息傳來後,她選擇了去渥太華中共大使館前靜坐的方式,向中共政府表達抗議。去的次數很頻繁,有時一個月之內要去好幾次。

「迫害是違法的,我們沒有錯。我心裡對這一點很明確的,我去大使館就是要求中共政府停止迫害。」

那時,修煉2年的她經歷了第一個來自家庭的阻礙。從國內來探親的父母堅決不同意女兒去大使館,曾經遭受中共迫害的他們深知共產黨整人的殘酷和卑劣,不願意女兒去冒這個風險。為了讓女兒回心轉意,母親下了「立刻就回國」的通牒。

「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壓力和干擾。父母被共產黨迫害怕了,壓根兒不敢論誰對誰錯,」楊女士回憶道。

母親的哭鬧,讓楊女士有些擔憂,但她沒有放棄自己的意願,照舊去了大使館靜坐。她的想法很簡單:「我們從大法中受益,當共產黨迫害大法時,站出來說句公道話,這是做人的基本良知啊。至於說面對的是中共操控的強大鎮壓機器,我自身是否有危險,這些我都不曾考慮過。」

另一位當時在蒙特婁康克迪亞大學讀書的法輪功學員朱女士,回顧當時的心路歷程時說: 「迫害剛開始時,大家都感覺很沉重。大家也不知道怎麼做,每個人的理解也不一樣,每個人都面臨選擇。我記得,我坐在家裡的餐桌旁問自己:你為什麼要修煉,還要不要修煉?思考後,我決定,大法是好的,我必須要修下去。那以後不管其間經歷多少的坎坷,這種想法始終沒變。」

接下來,朱女士便思索著如何讓廣大民眾知道法輪功的真相,「我們想到了找政府機構,於是去了解加拿大的聯邦、省級和市級三級政府的架構,他們各自的職能是什麼。大家都很積極地去參與,分頭找議員講真相。」

為了更好地傳播真相,朱女士還和同修一起,製作印刷了真相報紙,那是當時全球第一份法輪功學員製作的真相報紙,「當時還是手工製作,我們把文章一篇篇列印出來,剪下來,貼在紙上,再送到印刷廠。」

去日內瓦人權會議揭中共迫害罪行

2001年3月,聯合國在日內瓦舉行人權會議。為了引起國際上對發生在中國的這場人權災難的關注,法輪功學員從世界各地自發地飛往日內瓦。在聯合國總部前,學員們平靜地煉功,將已持續一年多的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行為揭示在國際社會面前。

0718

圖:2001年3月,聯合國在日內瓦舉行人權會議,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聚集日內瓦,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非法殘酷迫害。

楊女士參加了這次請願活動,她說:「我想我必須去,在聯合國發出聲音,讓(全世界)所有國家領導人知道中共在迫害,讓大家幫助制止這場迫害。雖然我沒有多少錢,去一趟日內瓦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事。」

楊女士當時還是新移民,家裡經濟非常拮据,出國時還借了10萬元,飛一趟日內瓦的機票要1千多加元,但她說「想想國內的學員都在生死線上,我這點困難和他們是不能比的,國內的迫害還在一直加劇。」她義不容辭地去了日內瓦。

李女士回憶說,當時在經濟上也感到重重困難,但是依然去了日內瓦。再後來,去冰島、去芝加哥,那些年在世界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法輪功學員的身影,平和而充滿力量。

「當時最大的難度是工作與家庭的平衡。因為要去各地參加請願的活動,需要頻繁地請假,為此先後辭去了好幾份工作。那時的想法,就是再努力一些,大家一起都再努力一些,把迫害停止。」

在國內的家人不理解她的做法,她回憶說:「我的家人都在國內,特別是我父親還是個有地位的軍人,他們受中共謊言宣傳的毒害很深,又經歷過很多次政治運動,非常害怕共產黨。」

她平靜地跟家人解釋:我們做這一切,不是我們要打倒誰,也不是要和誰鬥。只是我們真心知道,法輪功讓人受益,這是我們實實在在體會到的,不是誰灌輸的。是我們在實修過中,自己實踐得出的結論。只要是真修,實修的,都知道《轉法輪》里說的都是真的。

徒步千里SOS營救之旅

到了2001年下半年,國內的迫害形式更加殘酷,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等集中營酷刑折磨和虐殺法輪功學員,消息傳出震驚世界。面對中共泯滅人性的邪惡行為,為減輕國內法輪功學員遭受的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發起了全球SOS營救之旅。

0718

圖:2001年9月,蒙特婁的幾位法輪功學員開始全球SOS營救之旅「跨越北美SOS步行」,前往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所在地。

「那是2001年的9月份,我們從蒙特婁出發,目的地是紐約。我還記得,剛剛走到蒙特婁的西島,就發生了911事件」,李女士回憶說。

「我們用這個行動引起各界(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注意,每到一個城市,都有同修幫忙聯繫了當地媒體,召開新聞發布會,拜訪政要,去市政府講真相。同時向沿途民眾發真相資料。」

楊女士和朱女士也在這支徒步隊伍中。每個人背著行李包,掛上「SOS」字樣的背板,從蒙特婁走到紐約,全程600公里、1200多里路,徒步走了整整2個月。路上很辛苦,李女士還記得有時坐下來休息一會,再站起來的時候,渾身的骨頭和關節都痛,而腳上打泡、腿抽筋都是常見的事。

那次「SOS」步行過程中得到諸多民眾支持,發生了很多感人的事情。

「有一次,一位30多歲的女士帶著她的女兒在馬路邊等著我們,原來她開車時看到我們背板上的字,回家便上網查詢,得知迫害的真相後,她便帶著女兒拿著食物和水,到路邊迎接我們。她希望以我們為例,教育孩子如何幫助別人,制止迫害。」

李女士回憶說,「有很多次,在超市或雜貨店買食物時,店主不肯收我們的錢,說是表示對我們的支持。有一次在一個偏遠小鎮的餐館吃早飯,結帳時服務生說已經有人替我們付過錢了。」

11月份她們到達了紐約,向聯合國遞交了有10萬人反迫害的徵簽信。她們一步一步,堅韌不拔的腳印永遠地刻印在歷史的記憶中。

0718

圖:2001年11月8日中午,4位加拿大法輪功女學員完成「跨越北美SOS步行」,在紐約布朗士區高等法院前舉行了首場新聞發布會。布朗士區區長致信高度讚揚這次SOS全球緊急救援步行。

結束語

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的非法迫害中走到了今天,這場空前的魔難反倒讓修煉人的意志更加堅定。

李女士說,法輪功學員為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所有的人。

「修煉以前,我是個非常自私的人,一切以自己利益為考量。能占有就是好,我就很高興,就為這些眼前利益而活著。」但是「修了大法後,明白了對別人好,才是真正的好,一個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他自己的生命也能獲得永恆,這對所有生命來說,都是多麼美好的事情。」

「大法就是給予,給予每一個生命都是最好的。對法輪功的仇恨,是對每一個生命的傷害。由於這場迫害,讓那麼多生命失去了機會。」李女士由衷地希望中國民眾早日了解真相,走出中共的謊言。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