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定數中的錘鍊與劫難中的明哲保身

觀心

【正見網2017年07月31日】

諸葛亮七縱七擒孟獲而平定蜀國大後方,獻《出師表》出征魏國。蜀國精通星象的譙周認為魏國旺氣正盛,星曜大明,不可能被打敗,因而反對諸葛亮征魏。譙周父親譙岍精通河圖緯書,父子皆精通天象。譙周與諸葛亮是好朋友, 建興十二年(公元234年)八月,諸葛亮於五丈原征途中病逝,譙周當時在家,聽聞這個消息,隨即前往奔喪,時有後主詔書禁止大臣前往奔喪,但因為譙周行動迅速,得以到達。可見譙周對諸葛亮友誼非同一般。

諸葛亮《馬前課》第一課:

無力回天 鞠躬盡瘁
陰居陽拂 八千女鬼。

八千女鬼是魏字。諸葛亮明確知道魏吞漢室乃天命,這結論和譙周認識一致,也是譙周勸劉禪投降魏國的根本原因。既然如此,為什麼諸葛亮病逝五丈原之前要五出祁連山?這就是得道的諸葛亮與順天意的術士譙周的具體區別了。

諸葛亮是配合天象的定數而討伐魏國,戰爭是應劫而來的過程,諸葛亮僅僅是配合天象而走過場而已。這是定數與劫數的關係,無關個人榮辱和成敗。真正的修道者只做該做的,敬天知命,順天意而盡人事!這個道理用《封神演義》講明更清楚。

天滅紂王,周以代商乃定數。老子、元始天尊與通天教主,借興周滅紂而錘鍊門下弟子安排其心性位置。在實際實修的正邪大戰的考驗中,能順天理而突破七情六慾束縛而破陣者,肉身成聖或歸山往三界外修而得道,那些為情所困者修不上去而陣亡的,就上《封神榜》做三界低層空間的神,多少千年道行毀於一念?

但是,姜子牙下山之前還沒有伐紂的時候,《封神榜》上名單就定下了!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轟轟烈烈的上演那天人之間一場場的大戰?

這就是人各有命的定數,與應劫而展示的興周伐紂戰爭的意義!一個人修多高是根基和因果報應的業力大小所定,但還要在一埸埸具體的正邪大戰的煅煉下達到那個位置才行!這也是為什麼諸葛亮明知魏篡漢乃天命所歸,還要北伐吃盡苦頭的根本原因,上合天理下符人情,定數與劫難本身是一體的關係。

就像《西遊記》唐僧師徒要過九九八十一難才能煉就金身一樣,沒有那些大難的勞其筋骨和苦其心智中的實修,唐僧的根基再好也不過一凡夫俗子!而唐僧取經的事,從開天闢地上天就在做具體安排了。

人世間的一切都有定數,明白這個道理的人才明白事理!其人為人處世,事再急,心也是悠閒自在的有條不紊,上合天理下符人情,做事僅僅是順天意而內修而已。

不明事理者,為自己和子女甚至親朋好友能過好點,一生操不完的心,受不夠的罪,如此自尋煩惱的事例比比皆是,人的痛苦多數由此而來。

在朝代更替之時,明天理定數更重要。天滅商紂順周者生,蜀國氣數盡而如譙周者才是審時奪勢的明哲保身,順天意者昌,逆天意者亡!順天應人不做無謂之犧牲,明這些事理者才是是非以外的明白人。如今天滅中共之大勢所趨,三退明哲保身的道理,還有幾人不明白?

人生艱難之不易自古何曾變過?為人處世於大理大論不明者,逢事輕則傷人,重則亡身。看古往今來之累累史計,車前之鑑不可不慎之又慎,不可不明辨秋毫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