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的熔爐中錘鍊成長

東北大法弟子 宇航

【正見網2017年08月12日】

我今年六十四歲了,於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份得法。未修煉以前,我身體健康狀況極差,多種疾病纏身,天天離不開藥,心情特別不好,活的很累。有心臟病、心腎功能衰竭、頭暈、腿腫、支氣管炎,聽說哪裡有名醫就去看,吃了很多藥,藥量小了也不好使了,就加大藥量,我瘦的皮包骨頭。就在我對人生絕望時,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身體這麼差,你也來學吧!」我一聽馬上說:「好,有這麼好的功法我煉!」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很快看完了一遍,五套功法也學會了。我被師父的高德大法之法理所折服,我決心一修到底,按「真、善、忍」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所以我每天都去學法小組和同修一起學法煉功,全身疾病全消,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我就覺的前半生白活了,什麼也不懂,造了一身業力,成天爭鬥,誰也不服,把自己弄成這樣,不過真是不幸中有萬幸,趕上師父親身救度。

我正修的高興的時候,九九年七月邪惡開始瘋狂的迫害,我和同修們相約一起去了北京證實大法,被邪惡非法綁架,把我們帶的錢都搶走了,回本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家人交了三千元保證金才被放出來。從那以後惡人三天兩頭騷擾。一次正在家裡學法,一幫惡人闖進屋裡,他們把我拽起來就走。我說我修的是宇宙大法,是修「真、善、忍」的,你們不要這樣迫害我。那些人就是不聽,又把我送到看守所關了一個月,勒索了家裡上萬元,第三次迫害是我去親戚家串門了,邪惡到我家進屋就翻,把東西扔了一地,翻到了資料,恐嚇家人,家人無奈到親戚家把我帶到了公安局。在公安局第二天,我在師父強大的功能掩護下正念走脫,離家出走一年後才回來。

從那以後,家裡人看著我,不許我學法煉功,不准和其他同修來往,我被家人鎖在屋裡,這時我的身體健康狀況又跟以前一樣了,還多了一項常人糖尿病的症狀,心裡非常痛苦。我對著蒼宇說:「師父啊!我決不能放棄修煉,而且我要走出去講明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從那以後我又開始偷著學法煉功。一次正煉功被家人看見,過來把我打倒了,又狠狠的罵著,致使我肩膀處骨折了。但是我不管這些了,我還煉,我面對家人給他講大法被迫害真相,給他背《洪吟》。他從開始的不聽,到最後的信服。是啊,必須把家人正過來!由於我心堅定念也正,師父就幫我將家人背後的邪靈爛鬼全都剷除了。最後他同意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並在師父的法像前給師父磕頭認罪。我的眼淚都出來了。

從此,我在家裡可以堂堂正正的學法煉功了。並且走出了一步,敢於面對陌生人講真相了。我真高興啊!我整個身心沐浴在大法的熔爐中錘鍊著。我一定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初次寫交流,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