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人的思想需要我們去引導、啟迪和歸正

—學習師尊《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一點感想
曉風

【正見網2017年08月17日】

從師父法中悟到,邪惡到被滅盡的前一刻都不會停止作惡的,那麼它的表現可能就是多方面的。在海外,法輪大法都是合法團體,沒有迫害的事情。那麼對修煉人的干擾可能表現在對修煉人身體病業假象的侵擾,一些心性中的摩擦,也有對我們講真相救人方式的干擾。比如,有的表現在對展板內容的質疑、橫幅的位置如何等。其實,這些都是另外空間邪惡操控不明真相人幹的。那麼,具體應該怎麼應對這些事呢?

在講真相、洪揚大法等社會活動中,我們要符合常人社會去做事,這是基本的前提。但不能、不等於一味的片面強調符合常人。師父告訴我們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但不是完全符合常人,若完全符合常人我們正法時期的修煉、揭露中共的迫害、講真相救人等就難以進行了;還有,如果我們一味的片面強調某些常人的「想法」,我們可能會被常人的框框給框住了。另一方面,常人的想法都不是穩定的,很容易被不好的生命甚至是共產邪靈操控。所以,我們要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當然,我們也不是毫不顧忌常人的想法,更不是遇到干擾與人家硬頂、對著幹。我們不能被常人干擾的表象、假象迷住雙眼。

還有一點,當我們遇到干擾時,表面上是壞事,其實也是好事。有時在順境中我們往往會忽略了一些事情,遇到觸及我們心靈的事情時我們才會冷靜的去思考一下。一方面,我們要向內找自己,是不是修煉放鬆了?沒有珍惜這個看似平常甚至是習以為常的但卻是給救人的我們開創的環境了?是不是我們只注重了向民眾、路人講真相,忽視或放鬆了去向政府部門及相關政要講真相了?另一方面,師父告訴過我們,遇到事時也是我們講真相的機會,平時去找人家還沒有理由呢,這回正好是去找相關人和部門講真相的好時機。我們不但要去找相關人員,而且還要去找更多的人去講,把所有事情都講透,不重結果,重過程,這個過程就是最珍貴和最重要的。

在海外,我覺得有一個不易察覺的干擾就是邪惡會操控一些人心,利用所謂「城市附例」、西方人的「看法」等進行干擾我們本應該堂堂正正的去做的一些事。大法是從古到今都沒有的,「古今不曾有,將來天地久」(師父《洪吟二》),那麼常人的法律、法規面對法輪大法的開傳、我們修煉人在證實法中修煉自己同時救人等的活動,它的條文內容顯然是空白的。師父告訴我們是在創造未來,在給人類留下我們的歷史,留下未來人類的參照,那麼常人中的很多事情包括法律、法規就需要我們用正念正行、講真相中使其圓容、修補和完善;常人的思想需要我們去引導、啟迪和歸正。

師尊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在回答弟子問時,清晰的開示給我們怎樣處理一些矛盾和指明我們的歷史大任。現敬錄其中相關片段:

「弟子:大法弟子在紐約市的努力已將環境改變許多,許多常人看我們的酷刑展展板非常感動。但是越來越多的西方人向我們表示,那些較恐怖的畫面他們見的太多,使他們喪失對我們的同情。請師父開示。

  師:要說大家講真相中這個酷刑展對人有什麼刺激,我告訴大家,你們表現的是正面的,能量也是正的、慈悲的,絕不會使人有什麼不好的刺激。相反的,感覺不舒服的一定是那個人有不好的思想造成的。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那血淋淋的樣子,手腳被釘著釘子,淌著血,不是掛的到處都是嗎?幾百年來、上千年來不都是人在看嗎?並不是畫面本身的問題。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也是遭受同樣的魔難嗎?大家並不是在美術作品中反映一些邪惡的東西,你們是在救人。有人反應不好的一定是有原因的,他的思想一定有問題。也許是他的思想被邪惡操控,不然就是他的觀念有問題。就是同情大法弟子的人也有在常人社會中養成的觀念,認識上也可能會在這一點上有不舒服的想法。不要緊,多解釋一下就解決了。」

時至今日,師尊該講法已經過去10多年了,正法形式已經大大的突發猛進了,邪惡越來越少,了解真相的人越來越多,活摘器官真相已經被國際社會廣泛知曉。如果我們在講真相時因為擺放相關展板而遇到干擾時,我們除了加強自身修煉的同時,要發好正念,面對干擾去講清真相,求得世人的理解和認可,這是大法賦予我們救人的慈悲。這也是讓我們在講真相中去救度相關人員和更多的世人。講明中共的迫害是極其殘忍和駭人聽聞的,而且迫害還在進行著,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還隨時面臨著各種迫害甚至是被活摘器官、奪去生命等。所以,法輪功學員才採取各種方式向國際社會曝光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實內幕,尋求國際社會的幫助儘早結束這場曠日持久的迫害。我們是在這個過程中成就著一個覺者的應該面對的一切和留給後人的光輝史篇。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相信明白真相的政府部門及相關人員,會為我們講真相的各種方式、各種活動大開綠燈的,這也是大勢所趨,歷史的必然。

個人現階段修煉淺見,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