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紐約法會之行去人心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8月17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得法至今已經18年了,今年第一次參加國外的法會,其實是女兒同修們促成的。有幾次兩個女兒同修說想去紐約參加法會,那時都只是聽聽而已,沒往心裡去,因為許多的條件都還不具足。今年基本條件都具足的情況下,我與大女兒同修提起,問要不要去紐約參加法會?女兒同修回答說:好!於是鼓起勇氣報名參加了2017年紐約法會。這次法會之行,我修去了很多人心。

一、行前修掉很多看到的人心

在報名之前,我就已經有許多常人的心顯現出來了。又顧及到親情的部分,想說跟兩個女兒同修一起去有伴。又可藉由參加法會取經後能找到不足與精進的對照。但因為看到大女兒同修忙於工作,似乎沒把去紐約一事放心上,小女兒同修也沒能讓我看到積極想去的樣子,於是湧出算了乾脆不去了的念頭。在自己不穩定以及顧慮親情的執著心驅使下,反覆出現去還是不去的念頭。

還好有同修的鼓勵,要我無論如何都不要放棄這一次的機會。就算女兒同修不去,我也得自己去。因為修煉是修自己啊!同時也把認為女兒同修或許不去的念頭拿掉!當把這個心穩定下來之後,就報名了。然而從報名到出發的這段時間裡,開始了大大小小的心性考驗,各種常人的心都一一跑出來了。由於自己從小到大養成的依賴還有缺乏安全感的心以及安逸心,加上即便有女兒同修同行,我那喜歡拉幫結派的執著心,趨使我必須要找有認識的同修一起同行,並且還找了熟識的同修說好要一起睡同一個寢室。當一切都覺得照著自己的想法順利進行的時候。事情突然有了改變,在一次集體學法當天,知道要跟我們睡同一寢室的那個同修不能跟我們同寢了。雖然原因理由很充足,但我的心卻起了波動,有一種失落感,不過想想這是自己的常人心,於是告訴自己要放下。但我並不是真的全放下,所以才會又出現以下的事情:就是組長成員的安排,一共分成五組,五位小組長裡有四位是我熟識的,唯獨不怎麼熟的那位卻是我的組長。看到了這樣的安排,我整個「不平衡的心」就起來了。

在《轉法輪》中師父講:「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什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守住心性,這才能看的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但是,當時我沒悟到這是讓我修的!於是找團長表達我的想法與需求。而小組長傳來的訊息已讀了卻不回復,因為還不想接受事實,等著可以換組(這是分別心)!但經過每天的學法煉功,向內找後,找到自己那顆強大的自我的心,是的!我太過自我,太追求自我的感受。我反問自己「不是要跟師尊回去的嗎?要這些東西,怎麼回得去?」於是,一念上來「去掉它,我不要它,一切就順其自然,聽從安排就好了!」當堅定這一念時,頓時整個人輕鬆自在了!於是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了!

二、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一路上的呵護

以往去香港都是和女兒同修坐一起,但劃位時就知道可能無法坐在一起。雖然同修說:上飛機後可自行和同修換座位。當時,我就在想:要換嗎?一定要和女兒們坐在一起嗎?

想到《轉法輪》中師父講的一段話:「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什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干不想干,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我想了一下之後,告訴自己,被安排跟誰坐就跟誰坐,不執著!因為我知道心裡不好過的,不符合自己要的,就是常人心、執著心。那不就是要去掉的嗎?如果沒有出現這些事情顯露出自己的執著,還不能有機會去掉它呢!

這樣我順其座位號碼坐下,不在意是誰在我旁邊,即便原座位的同修因要與家人同坐,又換作另一個人,我都不為所動!坐飛機是我很擔心的一件事,因為氣壓的問題,我會出現一些症狀如頭痛、眼睛痛、耳朵痛,且是痛到會不自覺的流淚,似乎腦血管快要爆開。出發前有同修教我可以聽法、或睡覺來轉移,但過去去香港的經驗我知道,即使我這麼做,沒能改變多少。出發的那一天當要登機時,我告訴自己,這些症狀一定不會有。我也不承認有任何不正確的狀態出現在我的身體上。但心裡還是膽膽突突的。然後坐到位置後就開始拿起法學了。因等候起飛有一段時間,我看到那些空服員來來去去那麼的自在。我反問自己為什麼不能跟他們一樣?為什麼要擔心?我就當作是坐車,不就沒問題了嗎?當念頭再次擺正、當否定那負的東西不會在我身上、當我對負的東西說:我是修煉人,我要隔開你,你進不了我的空間場。然後一切是那麼的自然,真的感覺就像是在坐車。完全沒有那些不好的症狀!真好!結束紐約的活動回程時,心又有一點不穩,怕心跑了出來。接著就感覺那負的東西看到了我的怕心,準備要行動了的時候,我立刻修正自己的心態,一樣否定它。於是再次平穩的回到了台灣!這對我而言,真的是奇蹟!因為以前去香港多次,每次都要經歷這種狀態,雖然也否定它,但沒能很堅定的抓住它,從而去掉消滅它。我想過,如果這次有這些症狀,鐵定影響我不敢再坐飛機,那也就影響我去國外講真相,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了。感謝偉大的師尊鼓勵著我,照顧著不精進的我!

三、參加遊行、排字以及法會的點滴

第一天的遊行著實盛大且展現著大法的美好。未出發前,當地同修就提醒著大家遊行時一定要帶著微笑,除了會有現場全程錄影直播外,更要把美好帶給眾生。我聽到後,是啊!真的要把美好帶給眾生,讓她們明白大法的美好,以及迫害的事實!在集合的地點同時也召開記者會,我還看到了「林耶凡」同修本人,有點驚喜。不愧是修煉人,長得漂亮外,真的是有很不一樣的氣質!原來我也還有對「名人」仰慕的心。緊接著來自58個國家的大法弟子,穿著代表著她們國家的傳統服飾,開始進行遊行。沿路看到民眾拍照、駐足觀看、帶著微笑比贊。內心就想著:真好!世人能明白真相!

第二天的排字,可說是去掉我怕冷的好機會!一早,同修就已傳到群組告知下雨了!出發前在房間裡我除了發正念以外,想著超怕冷的我穿著規定的服裝鐵定會冷得動彈不得!又聽說不能穿藍色大法外套、不能穿雨衣,原本準備好的雨衣就放在飯店裡。但我在心裡告訴自己:我一定也不會怕冷!我得把怕冷的心去掉。到了哈得森公園是冷風透心、雨下個不停!但當時的我真的沒有冷到不行的地步!在雨下不停的情況下,看到其他地區的同修都穿著雨衣。因此有點懊惱後悔怎麼沒帶上雨衣?但女兒們正念很強的說:沒關係啦!就依照規定做,淋雨就淋雨吧!這時有同修遞上一件雨衣給我,讓我頓時感到溫馨無比!我要將雨衣給女兒們穿,不過她們讓給了怕冷的媽媽我!我們跟著其中一組的組長往排字的內場走,不知不覺已與女兒們分散了。以往我會回頭找她們要在一起。但我想有師在有法在,她們沒問題的!於是就與其他的同修坐在被安排的位置上。看著旁邊的同修沒穿雨衣淋著雨,心裡想著:我的女兒們應該也是同樣的情況,同修能堅持著,我的女兒們也一定和同修一樣會堅持著。心就非常的平靜!看著同修可以這麼屹立不搖的發揮大法弟子的堅忍!內心深處感到佩服!

活動在兩個多小時結束,大家在集合的地點集合準備回飯店,看到每個同修都抖的不行,還互相詢問會不會冷?還準備把自己的外套給需要的同修穿。當時我感動不已!真的像是親密的一家人!

法會當天,考驗無比大。因法會要求正式服裝,每個人對「正式」的標準不一。在飯店集合要前往會場時,兩個女兒被團長告知服裝不符合規定需要換!即使不理解服裝為何不正式,但想著就配合團長的要求吧!一邊安撫著女兒們,一邊積極緊張的四處借團長說的「黑色褲襪」。還好,借到了,小女兒改換穿黑色的絲襪,大女兒則換上前一天穿過的衣服。由於女兒們對換服裝一事並沒有理解和接受,心中還存在矛盾。不料,接著大女兒被同行同修說「鞋子不行」。當下,大女兒整個情緒激動落淚,還說「不進會場了!不參加法會了」。因為大女兒修煉落下多年,本想藉法會親見師面,喚回落隊的大女兒,看到此情況,我內心有點慌,都到這了,怎能被舊勢力鑽空子呢!面對親情我告訴自己不動心,絕不能被邪惡鑽了空子!我不斷靜靜的撫慰女兒,其他同修見狀,也加入安撫與交流參加法會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立刻在心裡發正念剷除干擾並請「師尊」幫忙。沒想到在苦思鞋子怎麼處理時,同行同修竟然從包裡拿出一雙鞋,又剛好是女兒的尺寸,真可說是「奇蹟」!心中感謝師尊!我相信一定是師尊看到大女兒有要走回修煉的心,安排這樣的奇蹟!這件事讓我體悟到遇到任何要過的關與難,全看自己對法是否堅定!而且絕對要慈善的與同修一同闖過!感謝師尊、感謝同修,在正邪交戰之時,給予女兒和我力量與正念!

下午時間,師尊來到了現場,所有弟子起立鼓掌迎接偉大慈悲的師尊。第一次親眼見到師尊,我卻無比的平靜。我並沒有覺得是第一次見師尊!因為我感覺師尊天天都在我身邊!看到師尊在講法時咳嗽!內心好不捨。師尊替弟子們承受了多少多大啊!自覺愧對師尊,自己做的太差!一定要認真找回「修煉如初」的那顆心!

這次的紐約之行,收穫滿滿!過程中的跌跌撞撞都是要我去掉執著、提高心性的!感謝一路同行的同修們對我的包容與照顧!

最後以《洪吟》〈苦其心志〉與同修共勉之!「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

若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