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救眾生

吉林省大法弟子 洪緣

【正見網2017年08月16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老伴和兩個女兒都是大法弟子。在我過心性關的時候,每前進一步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走過的。同時家人和同修的正面鼓勵和交流也是非常必要的。

有一段時間因為長時間離開法,在具體事中不能用大法衡量,所以發生了矛盾。那一年,丈夫外出打工,家裡沒男人,鄰居蓋房子竟然蓋到我家這邊來了,我和他們理論,不知不覺就吵起來了。中午沒人的時候我就把剛砌的牆給扒了。這一下可壞了,連剛會說話的孩子都跟我吵起來了。我也受不了,就跟他們吵。兩個女兒勸我:「你是學大法的,怎麼能和常人一樣呢?你不就是常人嗎?」同修說我:「咱們九九年證實大法的時候,你要什麼?什麼都不要!就只有法就行!現在你要什麼?」後來丈夫回家也跟我說:「你別看這房子現在是咱們的,再過二十年說不定是誰的了。」晚上睡覺師父點化我。一條大溝裡很多人在往下拽我都沒拽動。還夢見我和兩個女兒過河,天馬上就要下雨了,我說我得回家一趟,就這麼一想,結果兩個女兒過河了,我卻夾在山崖上了。我知道是師父慈悲,不讓我掉下去,在盼著我做好。之後我終於忍住了,不和鄰居一樣了。這時,師尊的法打在我的腦子裡:「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裡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 「警言」 )「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 「真修」)「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轉法輪》)師父的法理讓我豁然開朗。晚上打坐我坐了兩小時十分鐘。我就聽到天鼓咚咚咚咚的響,感受到師尊從我的頭頂往下給我加能量,使我達到了一身輕的狀態。

緊接著師尊又安排我過了一次心性關。那天我家的玉米稈子柴禾垛都刮到人家稻地裡了,人家稻子已經八寸高了。我耳邊響起了這樣一句話:「法輪常轉,佛法無邊。」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呢。我心裡非常坦然,自己在稻地裡一捆一捆的把玉米稈子成捆的搬出來,舉過頭頂隔著稻地邊界的柵欄往外扔,一捆一捆的扔過去後,再除了稻地,再一捆一捆踩著梯子往柴禾垛上搬。整個過程都是在師父的加持下才能完成的,否則我是根本干不動的。雖然旁邊都是看熱鬧的人,很多男人,但是沒有一個幫我,都在看笑話。這真是刺激人的心靈啊。就在我剛把這些弄好的時候,還沒來得及休息,就有人又來告訴我,我家苞米地的苞米全倒了。這使我想起來師父那段飯碗丟了、老人病了、孩子把人打了、愛人有外遇了那段法,以及《洪吟》中「百苦一齊降」的法。我沒有動心。我真誠的感謝師父為了弟子的提高做的一切苦心的安排,弟子最終都走過來了。

從二零零四年在勞教所出來後,我到二零一零年才算徹底走回來。我走回來和本地協調人及我女兒有直接關係。在沒能走回來的那段日子裡,省裡公安廳廳長和省六一零頭子來我們這裡,我被送到縣裡見他們。那個廳長問我:「還煉不煉?」由於怕心當時還很重,我說:「我沒煉。」他說:「那你原來怎麼煉的?」我說:「原來就是想修佛,修煉就是個境界,其實佛一直在人中度化人,叫人做好人,沒有佛社會不亂套了麼。雷鋒做好事不也是達到境界了麼?如果都修佛就不用你們治安了。」廳長說:「你說的真好,有的人把路邊(修路用的水泥塊石頭塊)都拿家去了。」這話我騰一下臉就紅了,我家裡門口修路,剩下十多塊放在路邊,我丈夫看沒有人要,都在那扔著,真就拿家來了。也是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這個時候還在讓弟子悟道,這廳長恰好說的就是這個事。看來還是師父沒有捨棄我,還在用心良苦的點化我。送我回來的路上,他們說:「《轉法輪》我看到過,這位大姐說的真好,書上就是叫人做好人,寫的挺好,裡邊真沒有啥別的。」從那之後他們再也沒騷擾過我。而當地協調人和我女兒一次次的開導我,終於把我拉回了大法修煉的正路上來。感謝師父沒有放棄我。

過去我家生活很困難,修煉大法後師父給做了最好的安排。女兒學習成績並不好,上高中的時候考試才二百多分,親友都不讓供孩子上大學了,可是女兒非要上,結果超常發揮考了四百多分,再加上藝術類加分,臨時學習一點藝術課程的女兒竟然加了二百來分,總計六百多分,考上了非常理想的大學,畢業後工作非常理想,工資比周圍的大學生都高。女兒工作期間能按照大法要求做,許多社會不良風氣,女兒在工作中都杜絕沾染,不行賄送禮,不占公家一分錢便宜,老闆叫她給那些人員送禮她都不去。有時候老闆買女兒的畫給的錢比正常價格少幾千元,女兒也同意畫,女兒說:「我的畫怎麼也比現在常人的畫純淨,現在的人畫的東西內涵非常不好,掛在那裡對眾生沒有好處,起碼我的畫對眾生不會有害處,還有益處,所以我寧可吃虧也要畫。」時間久了,老闆發現女兒不貪不占,在利益上不象別人一樣計較,就非常認可女兒的人品,敢把工程交給她。

我丈夫因為供女兒上學當時在外面打工,丈夫特意買了播放器給大家放神韻光碟,還用MP3給大家聽師父的講法以及神傳文化、大法歌曲等明慧廣播的節目,大家都愛看愛聽。一次工作中丈夫不小心一條腿掉進髒水井裡,一下子坐到了井邊上,大家都嚇了一跳,丈夫一下子起來了說沒有事,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帶工的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

開始講真相不知不覺講得高了,把人都嚇跑了,誰都不敢跟我接觸了。開始我非常困惑,一年後,通過學法和看交流文章,漸漸的知道了該怎麼講,法理清晰了,師父也安排了同修送來了講真相用的得力法器真相福字和檯曆。過去我不怎麼出門,現在我拿著寶貝上人家,我說我送福來了,大家都很高興,有的還拿錢,我說免費不要錢,人家問那誰出錢,我說大法弟子自己省吃儉用,小孩子都省下吃雪糕的錢,就是為了救人的。我講江澤民活摘大法弟子器官賣錢,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弟子,誣陷法輪大法,講法輪大法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祛病健身。一般人都同意三退,對於不同意的,我就用我家的親身經歷見證大法的神奇。這樣就在師父的安排下讓不少人明白真相,選擇美好未來。很多人說:「你們很辛苦,謝謝你們!」我說:「都是師父教我們做的,你們感謝我師父吧!」

很多時候講真相,不是特意講的,就是在趕集、串親戚、買東西的時候講的。我們還一直花真相幣。我們夫妻為了叫眾生趕快明白真相,買了兩台小車專門用來發放真相資料、貼粘帖、掛條幅用。過去以我們的經濟條件,是不可能買得起車的,現在我們條件越來越寬鬆了,一輛不夠用,開得不夠遠,就又買了一輛能開得遠的更貴的車,這都是師父給的呀。我今年六十一歲了,我是為了講真相特意學開車的,遇到人就拉上來,白送人一段路程,跟人講真相勸三退,叫常人參與訴江,通過這種方式很多眾生明白了真相。我學車的過程也非常簡單,上車就會開了,心裡求了師父加持,當時是想上昔日同修家叫她從新修煉的,我都沒想到我上車就會開了,師父真是慈悲啊。我們粘的粘帖,位置高,顯眼,時間長,沒有人揭,也不褪色,效果非常好。

那天半路上遇到講真相的人,是一個十七八年前一起代過課的老師。開始他說了難聽話,我給他把嘴巴堵上,不讓他說,告訴他這可造了業了。然後我給他詳細的講明白真相了,他一拍大腿:「我的媽,從今以後我可不跟他們扯了,(以前不明白時跟別人講過大法不好的話,對師父不敬的話),我哪知道這謗佛謗法犯罪啊,我可不能再做了。」他還同意三退了。去年,神韻光碟一出來,我就給他了,他拿著說:「這是法輪大法的,我回家仔細好好看看。」第二次趕集,他看到我完全變了,非常親近主動和我打招呼。我明顯感覺到他和過去不同了,看來是邪惡因素去掉了。去年訴江的時候,我說:「全球起訴江澤民,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還活摘器官,清算的時候你怎麼辦?」他說:「我起訴!我起訴!」我說:「你還說過大法不好,你聲明(作廢)不?」他說:「聲明!聲明!」再見到我非常高興,老遠就和我打招呼,可樂呵了。前幾天我又看到他了,我遞給他一份護身符,他拿著就念:「真、善、忍好!」並且說:「真、善、忍是真好啊!」周圍好幾個人,圍著他一小圈,都看到了。

前年訴江的時候,我們有心寫,可是開始不會寫,怎麼郵寄,往哪郵寄都是個迷。我自己跟自己說,我得闖出一條路子來,先行一步,好帶動大夥一起投入進來。就這樣師父又幫我了,安排同修給我及時送來了明慧網正宗的訴江模板以及具體的通信地址和人名,以及郵寄方式和辦法等。同時我們還和同修們在法上切磋,去掉怕心,完成使命。我就請師父加持我讓我能幫助周圍的同修們做好訴江這件事情。結果我真的做到了,師父給我無邊的智慧,克服了拿起筆來頭就沉、眼睛也睜不開的干擾,我那時候是睏了就睡一會,醒來就寫,寫到半夜一兩點寫完後找有文化的看,結合同修意見再反覆整理,五六遍才合格。經過許多魔難,周圍的同修也都被帶動起來參與訴江,許多常人也參與了。我和丈夫負責幫助同修們寫出來並送到五六十裡路以外的負責上網的同修那裡去。有兩天打坐時明顯感到師父又給我加能量,通透全身。

我們那裡地處偏遠,三退名單需要協調人跑五六十裡地送出去。我老伴就想能不能我們減輕點同修們的負擔,我們自己學點啥。後來我們學會了上網下載和在網上三退。

當然我們做的還很不夠,以後會更加努力。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