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鎮三關的楊六郎

榮欣 整理

【正見網2017年08月24日】

「天下九塞,雁門為首」。雁門關為山西南北交通要衝。地勢異常險要,一直是歷代戎守重地,是中原王朝抵禦北方遊牧民族南下的前線要塞。古戰場的硝煙已經散去,唯有雁門關仍見證著歷史,見證著諸多忠烈的將士和他們輝煌的事跡,其中最耀眼奪目的將士之一就是北宋鎮守雁門關的大將楊延昭。

楊延昭(958年-1014年),本名楊延朗,《續資治通鑑長編》記載,宋真宗迷信道教,把道士趙玄朗尊為「道祖」,並下令「聖祖名上曰玄,下曰朗,不得斥犯。」於是楊延朗更名為楊延昭,亦稱楊六郎,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據《宋史•楊業傳》所載:「業既歿,朝廷錄其子供奉官延朗為崇儀副使,次子殿直延浦、延訓並為供奉官,延環、延貴、延彬並為殿直。」傳裡還說「其子延玉已歿」,這是正史,北宋抗遼名將楊業七子的說法應以此為準,而楊延昭是楊業的長子。為何他被稱作「楊六郎」呢?據說古人稱天狼星為六郎星,並認定其是將星,而楊延昭「智勇善戰」,威震遼國,因此被遼國人看成是六郎星宿(將星)下凡,故稱之為「楊六郎」。

《宋史》記載,楊延昭小時候沉默寡言,兒時,常作行軍列陣的遊戲,他的父親楊業說:「此兒像我。」每次出征,必定讓他跟從。北漢時期楊延昭便任楊武都巡檢一職,跟隨父親楊業四處征戰,遍及雁門關全線幾乎都有楊六郎城及六郎寨,因其勇敢善戰,早年名聲便已遍及全軍。

宋太宗雍熙三年(公元986年),楊延昭年僅29歲,隨父親楊業攻打應、朔等地,並擔任先鋒,宋軍在楊家父子的率領下,在雁門關外進攻遼軍,取得了節節勝利,收復了許多城池。楊延昭的智勇也初次讓遼軍見識。史籍記載,在攻打朔州時,楊延昭擔任先鋒攻打遼軍城池,胳膊不慎被流矢射穿,但他仍然堅持戰鬥而且越戰越勇,最後大敗遼軍,成功奪取朔州。同年八月,楊業隨軍北伐,因主帥潘美、監軍王侁、劉文裕等妒忌,被置於必敗之地,在狼牙村中伏大敗,並且沒有得到支援,最後被包圍於陳家谷(今山西寧武),楊業見無人支援,拊膺大慟,再率帳下士兵回身力戰,全身受到數十處創傷,士卒死傷殆盡。楊業面無懼色,手刃數十百人。馬匹重傷不能前進,力竭為契丹軍所擒。楊業無限悲憤,為表白忠心,絕食三日而死。楊延昭回鄉守喪,更堅定了他抵抗遼國、收復失地的決心。

北宋咸平二年(公元999年),遼軍大舉南下,很快攻到了遂城(今河北徐水縣東)。楊延昭正在遂城鎮守。當時由於契丹蕭太后親自指揮作戰,因此遼軍士氣如虹。而遂城中的守軍不滿三千人,援兵又遲遲不來,宋軍岌岌可危。楊延昭從容不迫,發動城中居民、壯丁輪流守城,披甲執械,日夜固守。

遼軍動用步兵主力,用人海戰術,以排山倒海般的氣勢沖向小小的遂城。同時,遼軍騎兵在後方用弓箭進行掩護。面對城下的人海,楊延昭鎮定自若,他指揮守軍,用事先架設在城垣上的大型木盾躲避對方弓箭射擊,當敵軍接近後,再用強弩進行猛烈而密集的齊射,最大限度的殺傷敵軍,遼軍一直無法得逞。

此時,遼軍又以攻城塔配合攻城。攻城塔下面是一個巨大的四輪底座,用人力推動前進。上部是一座高大的塔樓,塔樓裡面是多層盤旋而上的雲梯,外面由厚木板掩護,頂端前部是一個可以開合的吊橋門,當接近城牆後放下吊橋門,士兵可以直接從塔內衝出,蹬城作戰,避免了以往雲梯傷亡大的缺點。

危急時刻,楊延昭身披鎧甲手持寶劍親自上城指揮作戰。同時,組織城中百姓中的壯丁,被甲執械,登城協助守軍防守。在楊延昭無畏精神的感召下,遂城軍民士氣大振。他們用繩索拴上巨石去撞毀遼軍的攻城塔、發射密集的火箭焚毀遼軍的攻城塔,遼軍再次受挫。

面對堅城,久攻不下的遼軍動用了當時最先進的重型拋石炮和重型車弩炮。九月底,遼軍開始以數百尊重型拋石炮和重型車弩炮晝夜不停的炮擊遂城城牆,一直持續到十月初。經歷多次襲擊的遂城城牆有多處出現巨大裂痕,隨時有崩塌的可能。遼軍預定將在十月底發起總攻,遂城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當時正值初冬,天氣還並不寒冷,不料一日氣溫驟降,有如天助。延昭急中生智,乘夜發動丁壯以水澆城,天明之後,遼軍發現,遂城城牆一夜之間變成了既堅固又光滑的「鐵城」,這就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冰守遂城」。

面對這樣一座無法攀爬、鋼鐵般堅不可摧的遂城,遼軍無計可施,被迫繞道進攻泰州。但是,由於遂城的阻隔,斷絕了遼軍的糧道。因此,遼軍的攻勢大打折扣。在遼軍主力撤離,遂城脫險後,楊延昭聯絡梁門的魏能與保州的楊嗣,三方抓住時機,果斷髮兵出城,從背後與正面同時夾擊遼軍。遼軍大敗,潰退數百裡,死傷慘重,遺棄軍械、甲馬、旗鼓無數。至此,遼國對北宋的此次入侵慘敗。遂城之戰以宋軍的全面勝利告終。

經此一役,楊延昭威震邊關,人們都稱楊延昭守衛的遂城為「鐵遂城」。宋真宗召見了他並詢問應邊對策,還稱讚他「智勇善戰,治兵護塞有父風」,他也因功受賞被任為莫州刺史。

第二年冬,咸平四年,蕭太后為報遂城之仇,派精騎掩襲延昭,攻擊遂西之羊山。楊延昭與楊嗣共守保州,設伏兵於遂城西北之羊山,待遼軍攻城,自己率少數騎兵自北誘之,且戰且退,至羊山下,伏兵四起,楊延昭與楊嗣夾擊遼軍,並斬殺遼國大將。這一戰宋軍大獲全勝,盡殲遼軍,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羊山之伏」。當地百姓為紀念這一大捷,改「羊山」為「楊山」,楊延昭因功被加封為莫州團練使。他和當時另一位邊防驍將楊嗣並稱為「二楊」。

北宋和契丹的軍事對抗,定州是重鎮。梁門寨(徐水)和遂城是前哨,這裡設靖戎軍和威虜軍,咸平六年六月,楊延昭任保州威虜、靖戎軍緣邊都巡檢使。景德元年(1004年)北宋從靖戎軍到順安軍(今高陽)開了一條水渠,引鮑水注入。這樣可以防止小股契丹軍侵入,大股敵人來犯也可抵擋一陣子,對農業生產也有促進作用,宋真宗補足楊延昭軍隊一萬人,令其防衛河渠。楊延昭縷縷挫敗敵人,史載有「銅梁門,鐵遂城」的美譽。

宋真宗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遼國皇帝與蕭太后再次率三十萬大軍兵分兩路南下,楊延昭率兵於保州城下大敗遼軍,之後深入幽州,迫使幽州遼軍不敢出戰,遼軍見楊延昭之勇更勝其父,便不敢與之爭鋒,遼軍主力因此被限制於河北之地。

蕭太后只得繞境準備進入德州,十一月另一支遼軍進入澶州直逼京師,宋欽差大臣王欽若主張遷都金陵以避戰禍,真宗猶豫不決,宰相寇準則建議真宗御駕親征,真宗採用寇準意見親臨前線,宋軍士氣大振。

遼軍久戰無法得勝,便採取議和策略,楊延昭當時上書建議:「契丹頓澶州,去北境千裡,人馬俱乏,雖眾易敗,凡有瓢掠,率在馬上。願飾諸軍,扼其要路,眾可殲焉,即幽、易數州可襲而取。」楊延昭的見解極為精闢透徹,若能實行將可把遼軍逐出燕雲,但宋真宗根本沒有挫敗遼軍的信心,因此楊延昭的建議沒有被採納,北宋朝廷反而與遼國簽訂了屈辱的「澶淵之盟」。

遼兵退兵時,在經過的城鎮大肆洗劫,楊延昭以為國恥,於是拒絕服從朝廷「勿傷北朝人騎」的命令,與張凝、石普等人依舊追擊遼軍遊騎兵,直到遼軍敗退之後,又親自率領萬餘部眾,猛追遼軍至邊界區,大破遼軍,奪回不少人馬和物資。

「澶淵之盟」後楊延昭因功升任莫州防禦使,之後為高陽關路副都部屬。高陽關路轄十二軍州,包括高陽關、瓦橋關、益津關三關,在今河北高陽、雄縣、霸州一帶,為宋遼邊境重鎮。楊延昭在這裡駐守九年,威鎮敵國,是名副其實的三關統帥。之後宋真宗罷宰相寇準,改任主和派王欽若為相,大用國家財力興建道觀等建築,此一時期,遼國國力也逐漸走下坡,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蕭太后及丞相韓昌病逝,來年更與高麗征戰,國力更是衰弱,楊延昭欲北伐收復失土,但都不被朝庭採用,反而命他去鎮壓盜賊,楊延昭無奈,只能繼續鎮守邊疆,撫慰當地百姓。

楊延昭在邊關期間生活簡樸、帶兵有方,與士兵們同甘共苦,冬天不戴絮帽,夏天不張傘蓋,雖然身為邊防總司令,但出入僅帶數名隨從,幾無排場。他智勇善戰、號令嚴明,作戰中總是身先士卒,衝鋒陷陣;打了勝仗,論功行賞時,他又總是將功勞讓給屬下;所得俸祿、賞賜全都犒勞、分給士兵,因此,士兵們對他非常信任及愛戴,親如手足。他前後戍守邊境二十多年,在河北邊境建立了兩千多公裡的邊防要塞,使得宋朝的邊境固若金湯。

楊延昭前後守衛邊境二十多年,祥符七年(1014年)正月初七,這位威震遼邦的將星,滿懷不能收復國土的憂忿心情在邊疆要塞去世,卒年57歲。楊延昭鎮守河北邊防十五六年期間,遼兵侵擾較少,老百姓過著比較安定的生活。故此,老百姓十分愛戴他。

楊延昭去世時,皇帝嘆息哀悼,派宮中使者護送他的棺柩回鄉,百姓們見了靈柩沒有不落淚的,就連敵方遼國人也舉哀致敬。

此後人們在雁門關上建起了高達五十七尺的楊延昭立身玉像,紀念他五十七年的戎馬生涯,玉像威風凜凜、氣宇軒昂。清朝詩人潘祖蔭有詩云:「拒馬河邊古戰場,土花埋沒綠沉槍。至今村鼓盲詞裡,威鎮三關說六郎。」「亞古城荒焦贊墓,桑乾河近孟良營。行人多少興亡感,落日秋煙畫角聲。」 第一首詩中的拒馬河,就是今日的白溝河;綠沉槍指當年戰場掩埋的折戟斷槍,歷經歲月滄桑,泛起了斑斑銅鐵綠銹。

在第二首詩中,孟良、焦贊是楊家將的故事中,楊延昭屬下二十四指揮史中最為著名的兩位。潘祖蔭在《秦輶日記》提到:「今直隸新城北有孟良營,雄州有焦贊墓。」孟良,不見於史書記載,但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說:「孟良寨,在廣昌縣城東三十裡,宋孟良在此,故名。」《讀史方輿紀要》引《定州志》說:「嘉山絕頂有孟良砦,相傳宋將孟良屯兵處。」曲陽有一條河就叫孟良河。關於焦贊,《雄州志》說焦贊墓在亞谷村(今亞邢村),《明一統志》也有類似的記載。楊六郎和孟良、焦贊的遺蹟,在北方其他地方也有。行人走到白溝河一帶,往往想到歷史上的邊塞戰爭,再現當年楊六郎守衛邊疆、浴血奮戰的情景,殘陽如血,鼓角相聞,後兩句仍然寄寓了過往行人對楊六郎的謳歌與思念。

楊氏一門悲壯的抗遼故事,在燕南趙北歷代流傳,至今不衰。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