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四)綠洲胡楊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8月23日】

一位修煉人曾經寫過一首叫做《大漠上的胡楊》一詩:

是大漠上傲人的胡楊
經受酷暑與嚴寒
為旅人的休憩撐展
遮蔽烈日一身當

是大漠上不屈的胡楊
千年的屹立
千年的風霜
倒下後依舊有
千年不朽的倔強

是大漠上不可忘卻的風光
漫漫征途中一路相伴
平添了幾許狂想
驅散幾多離愁和悲傷

是大漠上孑然一身的胡楊
千年的孤寂為那一世的悲壯
又或許是為那彩霞星辰遼闊的洪宇
甘願在千年宿命輪迴中
當一棵枯木
一棵挺立大漠中的胡楊

2010年,一位新疆的修煉人曾經通過別人轉給我一封信,當時我因為受非法迫害沒有及時收到,等我看到信的時候已經是2011年的1月初。

當時看信之後很感慨的:不管我們今生身在何方、有著怎樣的經歷與背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今生所得到的大法讓我們的心相連,讓我們的願相牽。

我們都知道居住在大陸邊疆地區的修煉人在生活上很多人都很不容易,不但如此還要做好修煉人應該做的,這就更加的不容易。本文就藉此機會說說一位修煉人前生在新疆時尋法的經歷,希望我們都能克服生活上、社會環境上等等的困難,走好我們該走的路。

在明朝的時候,這位修煉人在這個時候轉生成一對商人夫婦的兒子,年齡十歲左右。這隊商人帶著從中土購買的絲綢、陶瓷、茶葉甚至書畫等物品沿著古代的絲綢之路的樓蘭-阿克蘇-喀什一線到中亞、西亞地區販賣,當走到距離塔裡木河不遠的地方遇到匪幫,在四散奔逃的時候他與父母及商隊分開,他一個人來到塔裡木河河邊,面對著遠處的黃沙漫漫和近處的河水他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因為這是他此生第一次走這條路,而且因為年紀很小也沒有在這種惡劣環境下生存的經驗。他頓時感到苦惱與無助。

天色已晚,狂風呼嘯而過,沙礫打得小臉生疼,嗓子早已哭啞。無奈之下他只好找一個避風的地方蜷縮在那裡,在那裡度過了擔驚受怕的一夜。

天色微明時,似乎有一個聲音告訴他沿著河岸一直向前走,到了將近中午的時候,在不遠處似乎出現了一個村莊和人群,他非常的高興,腳步又加快了很多,可是那村莊和人群總是和他保持固定距離(海市蜃樓現象),後來甚至根本就看不見了。這下子他的意志就徹底的垮了,再加上沙漠裡溫度很高。(當時處於春夏之交,不是太熱。)他就如同瀉了氣的氣球一樣,躺在岸邊,等待,或是有人來救,或是死神的降臨。

在等待中他也實在太累了,不知不覺的就昏睡過去了。等他再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帳篷裡。一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女孩看他醒過來了,高興得直拍手,趕緊到帳外把她父母親找來,她的父母一看他醒來了,也十分的高興,並給他拿來水和食物。吃完之後,她父母問他為什麼會昏死在河岸,他就把這個過程都說了。

她母親長嘆一聲:「好在天無絕人之路,我前幾日做夢,就夢見我撿了一個兒子,看來我這個夢真的實現了。」

他一見事已至此也就給他們當了兒子。後來他知道女孩一家原本是在這附近的一個綠洲邊上開客棧,以供來往客商吃飯、住宿的,那日女孩的母親就想出來蹓躂蹓躂,從而在河岸邊偶遇他,把他救了。

這個綠洲的邊上有很多胡楊林,有的時候女孩帶著他到胡楊林中玩耍,也給他講關於胡楊樹能活千年的事情。他有時想起父母和商隊中的叔叔阿姨們經常淚流滿面,女孩就在他身邊安慰他,逗他開心。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又一個十年過去了,在這十年中他的養父母託了很多人找他的父母和那個商隊,結果得到的消息卻是:很多人都被那個匪幫殺害了,貨物也被奪走了。他聽後又是一陣傷心難過。

這時女孩過來安慰他說:「你看胡楊樹能活千年,死而不倒還能挨過千年,倒而不爛還是千年,那這三千年的歲月中,會發生多少令人悲哀與惋惜的事情呀!」

男孩思索了半晌,慢慢的自言自語:「我父母和商隊的被殺與胡楊樹的三千年的存在相比,似乎在時間和痛苦的程度上是不能比的。」 「就是嘛,遇到事情多想開一些就好了。」

後來他的養父母又帶著他和女孩一起到附近的幾座千佛洞(庫木吐拉、克孜爾、森木塞姆)去看看,當看到這些神佛造像的時候,他一下子被迷住了,覺得生命原本可以活的如此的精彩和有意義。

此時的他不但升起對神佛的敬仰,而且有了想歸列天庭的願望。

在那裡他對養父母說了這個想法,他的養父母本來要給他娶媳婦,看他這樣一說,覺得他是一位很有根基的人,於是回去後處處留心,看有無能教給他修行方面的高人。

在幾年後的一個過午,這裡來了一位自稱外邦來的番僧。這位番僧一看他就說,看來你真的和我有緣,我要把你帶走,到一處最高的山峰(喜馬拉雅山)那裡修行。

他的養父母和女孩雖然有些捨不得,但又不想耽誤他修行的大事。於是第二天他們就上路了。

當走到崑崙山的腳下的時候,出現另外一位高僧,這位高僧見番僧帶著他,就把他們攔住問他們要去哪裡?番僧說要去喜馬拉雅山修行。那位高僧想了一陣,說:你們都先別去那裡。因為將來要在中土傳那萬古難遇的大法。你們要多與中土的人和事物結緣才行。如果到喜馬拉雅山那裡恐怕那份難得的法緣到時候接不上。

他們二位一聽趕忙說,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高僧一笑:「胡楊樹和綠洲是互相依存的呀!」

看他二人一時不明白,高僧又重複一遍。說完就走了。

番僧和他互相對望良久,終於明白:我們首先要在這俗世中有著修行的正念,並堅信肯定能遇到那位將來傳那萬古難遇大法的覺者。那位覺者也肯定會千方百計的找到我們!

他們二人不再想去喜馬拉雅山,而是在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南緣,找一塊胡楊林多的綠洲安頓下來。他們在這裡等待那位將來傳大法的覺者。這一等就是六十多年。

在這六十多年的漫長等待中,無論感到多麼無望,他們都用胡楊樹的三千年不腐不爛的精神鼓勵自己。終於有一天他們等來了那位覺者。

那位覺者是以商人的面目出現的。那位商人見到他們說:自己有一個粗略的瓷器,能照出將來他們能與誰結緣,但必須要用心來換取。

番僧(此時已經一百多歲了)一聽該人話裡有話,於是試探的說:「我們將來能否遇到可以廣度世人的大法?」

他聽著商人與番僧一來一往的對話,豁然明白了什麼,直接說:「如果您知道我們今生怎麼才能見到將來傳大法的覺者,那就請直接告訴我們吧!」

商人說:「我不是說了嘛,用心換取。」

他聞聽此言連忙拽著番僧的衣襟雙膝跪下,懇請對方允許他們將來能夠得法修行。他們已經在此等候六十多年了,就是為了今日能見上一面。

商人笑道:「其實你們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為了將來得法所付出的、所等待的時間遠比現在多得很多。不管怎樣,今朝既然緣份接上了,那麼在將來真正得法的時候,就要好好修!」

他們二人不住的叩頭,流淚。等他們擦乾眼淚、抬起頭來的時候,商人早已消失不見。

番僧見他有些失落,就安慰他說:「我們就在這無垠的紅塵大漠中開闢一塊心靈上的綠洲,用胡楊樹三千年不腐不爛的意志來等待萬古難遇的大法吧!」

他重重的點點頭……

這正是:

紅塵大漠尋真法
心如綠洲善念化
胡楊意志久更堅
得法歸真速同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