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園夢

大陸大法弟子 明智

【正見網2017年08月28日】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周四)上午九時許,我正在家獨自學法。突然門鈐響起,我一問是誰?他回答是某某,要來看我。我聽出了是轄區戶藉警的聲音。此人對我是怎麼走入大法修煉的情況有所了解,在我零六年遭遇的-次冤案中堅持了正義,並在此後的多年中也從未找過我的麻煩,我就一直想找機會與他好好談談。今天主動找上門來,這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我就讓他進來了,哪知他身後還跟著一位。我就說這位警員未曾見過。他回答說是新來的同伴。就接著問我還煉不煉?我回答說;"哪能不煉!否則我活不到今天。"於是我隨即拿出兩張照片,一張是九四年剛滿五十周歲就病退時的,另一張是我近期的,遞給那位首次見面的警員看,從而證實我剛才所說的真實不虛。就在我向他們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熟悉的那位警員的手機響起,他就轉身去了我的另一個房間,我想可能是去那邊通話,也就沒在意。而繼續在給另一位講,此時我突然注意到他手中的小錄音機,使我頓覺異常。於是我隨即去了另一房間,見他正在對掛在牆上的"真善忍"條幅照相,我擺在小桌子上的印表機,蓋著的紗巾被揭開了一半。還有光碟拷貝機,櫥櫃中掛著的師尊法像,大法書藉等。原來他是在那邊拍照呢。我就說;"你這是干什麼?以前也從未見過你這樣,現在鎮壓法輪功的周永康,李東生都已進了監獄,可不是邀功請償的時候了!"他略有慌亂的說;"沒什麼,沒什麼,我們不會給你找麻煩的!"隨即就草草收場了。大約十天後,才由明慧網首先披露出這場近期由邪惡布署的什麼"敲門行動",就這樣在我家上演了這麼一場。

可當時對於這場自我修煉以來從未聽說過的,突如其來的警察造訪,使我頓感形勢險惡還有另一個原因。近期我大學同學的一個女兒,因在發真相資料中受惡人舉報被非法綁架,其父母與她都是受我影響走入大法修煉的。其父雖於幾年前去世,我仍然一直與她們走的比較近。現在邪惡正在追查其資料的來源。在這種背景下的突然造訪,就使我覺得很可能與此案有關。為了驗證我的這種推測,當天下午我就去了她母親家。得知幾乎與我同時,其轄區的派出所人員也去了她母親家,及另一位也是與之聯繫較多的同修家,上演了同一幕劇。這就更證實了我的判斷:這是邪惡在取證。

可是我怎麼才能阻止邪惡繼續犯罪呢?面對幾乎滿屋的大法書藉,資料及設備,尤其是師尊的法像,大法條幅等等,我又該怎麼辦呢?考慮再三,認為在當前習當局一再強調要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走為上策,我相信當地警方在我不在家的情況下不至於再敢破門抄家了。況且隨著正法的迅速推進,邪惡已撐不了多久了。因此我決定先回老家暫避,以觀其變。

我大妹夫(當年的中學校長)倆口子(都已退休)都是我九七年年初去老家弘法時就得法的老弟子,這麼多年不但頂著邪惡的壓力走過來了,還成了當地的協調人之一,現在又住在縣城,與其他同修聯繫起來更為方便,因此我決定就住他家。我除了參加集體學法,儘可能多的與同修接觸交流外,我又想起了二十年前我回家鄉弘法時接觸過的那些有緣人,他們現在的狀況如何?於是我決定利用其它時間進行一次大回訪。

我老家距縣城有四十多裡地,來回近百裡。現在有城鄉公交車,出行很方便。但為了能更好的向世人證實法,我決定騎自行車前往。當我一出現在多年未見的親友面前時,他們的那種驚愕,羨慕之情表露無遺。我現已七十開外,卻依然容光煥發,還能從縣城騎車來探訪他們。通過簡單的談話,就可以知道他們對大法修煉的態度。就可針對不同的心結講真相,破疑解惑,一般都能收到好效果,使他們認同大法好。其中就有一位是我上小學時的老校長,為人正直善良。退休後為了幫助家鄉的貧困子女上學,由他發起成立了愛心助學基金會,呼籲其家族成員及其子女開展愛心儲蓄活動,將每年積攢的錢用於支助家鄉小學的貧困生,已堅持多年。在當地對弘楊傳統道德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他現在雖已九十高齡,可依然耳聰目明。我是他當校長時第一個考上名牌大學的,因此在他多年的教學生涯中常以我作為激勵他人的例子。後來聽說我煉了法輪功,感到極其失望與不解。這次我騎車去看望他,首先讓他看了二十三年前我五十周歲時就病退的照片,他簡直不敢想信這是同一個人。我再給他講法輪功的真相他就能接受了,從而改變了他對大法負面的看法。他可是他家族中的德高望重者,隨著他的轉變,我相信會影響到一批人。

對那些在迫害發生後因怕心而放棄的,我就跟他們講這麼多年我是如何平安的走過來的,以及身、心收益的情況。從而喚起他們對大法美好的想往;再說現在在家煉根本就沒有管的了,你還是儘快回歸大法修煉吧。一般都能說動他們。其中就有一位是我的堂弟,九七年我回家弘法時的小學校長,又開始在家煉功了。

對那些處於不同狀態的同修,就通過交流,切磋,都能達到相互促進共同提高的好效果。因為你本身的好形像,再加上你大法弟子的好心態就是最能說服人的利器!如在迫害發生的初期,由於縣輔導站長的被捕入獄,一度出現無人協調,大法資料極度缺乏的情況。首先向我提出協助要求的夫婦同修,他們就在重建大法信息系統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最早期就是他們直接來取的。後來由於各種原因,其中一人多次出現較為嚴重的病業狀態;而另一位也不是那麼精進,但他們又都知道大法好,就-直在艱難的堅持著。得知他們的情況後,就成為我每次回家必去之地,儘可能的給他們以鼓勵與幫助。

我自九六年得法後,於九七年初回家鄉弘法近三個月,才得與他們結緣。二十年後,在大法修煉即將結束之際,要不是這次的看似偶然的"敲門行動",我是不會回去的,更不會一下呆這麼長時間。還能夠巧遇這個時間點這就是-種天意!原來這是師尊讓我能與家鄉的同修善始善終的共圓回歸夢呢!

既然目地已達到,我就乘了十四日的夜車,於十五日返回了,來回正好一個月。圓滿的完成了這場圓夢之旅。

若有不當之處,請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