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這麼大,卻容不下我

大法弟子 曾慧

【正見網2017年08月28日】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同修湊錢開的公司被610盯上了,宿舍裡3位同修鄭立彬、老李和小馬深夜睡夢中被十多610的人及警察撬門闖入。三個同修被裹上頭罩拖入警車,室內的印表機、電腦,幾百張真相光碟、幾箱真相傳單等被抄走。房東聯繫到我說:你趕緊來解決問題,警察在到處找你。

我出面租的房子,房子裡有幾箱真相資料和光碟正準備給外地同修送去。我不敢去見房東,昨晚還夢見警察滿北京抓我們。北京不能待了,我只好離開北京去廣東,但不敢直接去西客站坐火車離開,就坐大巴到石家莊,從石家莊坐火車去廣州。我一路上發著正念,小心謹慎的迴避警察查證件。出了北京城我心中的恐懼減輕了,到了石家莊,我正念強多了。

在火車上我前後給身邊的人講大法真相,我和八個河南人擠在兩排位置上講了很多真相。車過武漢後,身邊車內的人陸陸續續的下車了。在岳陽時,上來一些乘客,有一個長相奇怪的男士坐到我對面。我不想給他講真相,埋著頭不看他,但他問我好幾個問題,聊起來才知道,他是有緣人:是一個小學的體育老師,喜歡打坐,很崇拜濟公,人生中一直在尋找著什麼,他想也學法輪功,他在長沙站下車了。

身邊的乘客很少時,我放鬆的靠著車窗睡了一會,在湖南株洲站醒來時看到倆個警察坐在我身邊,他們半閉著眼睛等我醒來。我沒等那倆乘警反應過來,就匆匆下車走脫。

我以為甩開乘警沒有危險了,就直接出站坐大巴去廣州。在火車站門口六個中年男士上來圍住我問:你去哪裡,坐我們的摩托吧!其中一位說他很講信用並掏出身份證給我看。我對株洲城不熟悉,就猶豫著坐上這個掏身份證的男士的摩托去轉乘大巴。坐上車我竟忘了自己的處境,深長脖子在這他的耳朵邊給他講大法真相,講中共的邪惡。他一聲不吭的聽著,飛速的騎車,幾分鐘功夫就騎到了東邊的郊外的高架橋下,高架橋下在修路,有個3米高4米長的擋板橫在馬路上。

我覺得不對頭,就問他:大巴車站在哪兒。他說:到了。就順勢把車停在大擋板前的路邊。我看到離我不到一百米遠的荒砂石地上有一輛白色警車,車旁站著四個穿制服的警察。

我一下明白了:我上了這人的當,他是抓大法弟子的便衣警察。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求師父幫我解開這一難,一邊橫過公路招手攔車回城,可這沒有公車,過往的幾輛私家車不敢停下來。沒有辦法回城裡,我只好對便衣說:請送我回城去......。

便衣慌了神,手指白色警車語無倫次的說:看,已經到了,還去哪兒呀!

摩托便衣想叫那幫等待抓我的警察來,但怎麼也張不開嘴,喊不出話來。正念的場罩著這一切,剛才給這便衣講真相也銷毀著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而那些等待綁架我的警察和我仿佛隔著幾層空間,他們根本沒有想道我這麼快出現在他們身邊。

便衣在那磨蹭著不肯騎上車送我回城裡,但又怕我跑了,懵懵懂懂的騎上車。我坐上便衣的摩托車一點也不慌張和害怕,用一種強大的正念定住他的思想,用正念推著他往城裡開, 便衣很不情願的慢慢往回開。這騎車回城比人走路還慢,真像攆一頭倔強的不願邁步的老牛。

在人多的公交站我跳下摩托車鑽進一輛計程車,便衣警察撒開摩托車,伸手來抓我。我回頭正視著他,從包裡掏出一張錢從車窗遞給他 ,心裡說:不要找我麻煩,我只欠你車費。便衣對司機比劃手勢不許司機載我,司機沒有明白,我催司機開車走了。

司機開出一裡路時接了一個的神秘的電話,然後說:我不能拉你,你下車吧。我自好下車,辨別了一下方向,搭公車來到郊外,我想儘快離開株洲。路邊有一些小店,我走進一個面善女士的店和她寒暄幾句,她對我很友好,我趁機改變打扮換了隨身帶的外衣,並把頭髮紮起來。我用店主的電話給廣東家人打電話,想讓他開車來接我,他說:離得太遠了,讓我找長沙的親戚。

我跟女店主說今天遇到點麻煩,請她幫我攔車去長沙。女店主熱心的幫我攔了一輛計程車,她和司機談好價錢後,我上車了。這時司機突然對我說:他不能去長沙,他朋友住在城中心,讓他朋友送我去長沙。已經坐上他的車了我只好隨車回到城中心,在城中心我看到很多的警車,「嘟嘟」的狂叫著,好像全城在大搜捕。

我發強大的正念,請師父幫我否定這個邪惡的迫害。司機把車停在一個派出所旁邊。我頭腦中沒有冒出任何負面的念頭,並自我安慰道:不管怎樣,我不會被抓。從派出所旁邊的民房裡走出一個中年司機,我下車換了這人的計程車。司機一邊開車一邊仔細打量我,並問我:你是哪裡人,在哪兒上班,你去長沙干什麼......。

我回答司機後,發正念想司機看著前邊開車,不要看我及問我話。司機果然不再問話認真開車,離開株洲時他說:為了省過高速路口的費用,走近道吧。然後他把車開進一片桔子樹林,樹下有一條平整的泥巴羊腸小道,林中人跡罕至。一些時間後車子開出樹林上了大馬路 。我心裡暗自慶幸,如果他走高速,在高速入口時我可能會被等候在那的警察綁架。

在長沙城外,司機說:他的車不能進長沙城裡,讓我下車。我只好下車,下車時看到一輛去了湖南新化的大巴。我不想連累長沙的親戚,於是攔車去了新化。新化也是第一次去,車子在綠色的山林田野中穿梭,我卻沒有心思看一眼窗外,幾個小時後來到一個小城。

為了坐車方便我住到火車站旁邊的一個小店,然後我去書店查地圖,看新化離邊界有多遠,找機會逃出國去,進書店找到地圖一看離邊境還遠著呢,我茫然若失。走出書店,我獨自走在夜幕降臨的街頭,不知明天該去哪兒,心理很傷感,這麼大的國家,卻容不下小小的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