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五)漫遊海岸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8月25日】

在世間偶爾能見到一些穿僧衣、道袍的人在學大法,本文就從中選取一例,來說說其人尋法的不容易。

元末明初的時候,本文主人公仁興在輪迴中的某一世轉生在山東威海,當時他家裡很有錢,有的親屬在朝廷中當大官。他自小很聰慧,又懂事,還非常的善良,後來時局的動盪,他隨著年齡的增長受到一些行為不端的人薰染,也逐漸變得市儈,遊手好閒,弄鷹遛狗,更要命的是經常和那些狐朋狗友進出賭場、妓院,整日不務正業。他父母急在心裡也毫無辦法。

有一次,他與兩個朋友進入酒家吃酒,其中一人在吃酒的過程中突然就抽搐,不一會就離開了人世。

發生在眼前的一幕讓他深深的思考:人即便是整日沉浸在酒色中,也難免一死,真是悲哀!

後來他認識了一個貌美的女孩,相處之下算得上情投意合。在送聘禮之後,準備要高高興興的娶回家,女孩一家卻「失蹤」了。問遍街坊鄰居都說對他們家不是很了解。

「天下之大到哪裡去找她們一家呀!更何況她肯定是『故意』失蹤的,即便人能找回來,但那份真心能找回來嗎?」想到這裡仁興就意興闌珊。

感情上的失意讓他覺得人間很多事情都是那麼的虛幻與無常。自己對別人再怎麼真心,對方也不一定會珍惜自己。

這麼多年的放蕩生涯讓他在精神上倍感空虛,覺得人生只不過就是在及時行樂中走向終老與死亡。發生的這兩件事讓他深刻的感到:很多時候人生都是很不如意,甚至很痛苦的。

因為心情不好,他一個人去海邊走走,當時正值退潮,只見有小女孩被卷到了海灘邊上。他看了半天,小女孩一動也不動,他就意識到小女孩可能出事了。趕忙跑過去,抱起小女孩採取緊急施救,折騰了好一陣子,小女孩終於有了氣息,他一看小女孩身體很虛弱,就將小女孩背回家細心調養。

在小女孩調養期間仁興和父母盡心竭力的照顧她,小女孩恢復的也很快。

等小女孩的身體恢復差不多,仁興問小女孩家在哪裡,父母都是做什麼的,她怎麼被海水衝到這裡。

小女孩看看他說:「我來自一個美麗的地方,父母對我都非常的好,這次我因為一件事而故意被海水淹暈,從而遇到你。」

這下子把仁興弄暈了,他沒明白小女孩的意思。想繼續追問下去。

可是這位小女孩並不回答他後來的問話,只是說:「你小的時候是一位非常正直、善良的人,只不過後來被那些不好的人薰染了,如果你要想回到善良、正直的從前,有一件事你願不願意做?」

小女孩說了這番話讓仁興大吃一驚,他覺得這些話不是這麼小的女孩能說出來的。莫非我遇到了神仙?仁興正這麼想著,只聽女孩說:「將來在中土要有不脫離世緣就能修成的大法,如果你願意到時候真正能夠得法,那你今生就去找找看吧。」

「那要怎麼去找?」仁興不解的問。「因為你以前曾經與那位將來傳大法的覺者有緣,所以今生你就到南邊的北海找找看。」「北海怎麼會在南邊?」仁興更為不解了。「北海是個地名你就順著海岸線一直向南,當走到過了雷州半島與海南島之間的海峽前面不遠就是。」小女孩回答到。

「你究竟是誰?多大年齡?」仁興繼續追問。

小女孩見他提出這個問題,一笑:「我是誰不重要,年齡多大也不重要。我只能告訴你,在茫茫的天地中有很多種修行的方法,有的可以返老還童,而且修行的人修到一定程度會變化的。」

見小女孩不明說,仁興只好說:「那我懂得了。我馬上啟程沿著海岸線去到北海就是。」

「不能坐船,要走著去才顯出虔誠,而且在過程中你會見識很多奇事,不管遇到好事還是壞事,都不要忘記此行的初衷。切記切記!」說完小女孩就離開了。

仁興聽完女孩一席話,立刻打點行裝,告別父母和那些往日的朋友,從威海出發,一直沿著海岸線向南走。

他本來就是海邊長大的孩子,對於大海並不陌生,他在邊走邊琢磨著會遇到怎樣的奇事呢?

可是當他走了半個多月的時候,什麼奇事也沒有遇到,他逐漸的也就放下了想遇到奇事的想法,只管義無反顧的向前南走。

當走到杭州、寧波一帶的時候,他又遇到一個小女孩,邀請他去家裡玩。他一想去就去吧。可是小女孩讓他閉上眼睛,並讓他抓住小女孩遞過來的絲巾,告訴他讓他睜開眼時他才能睜開眼睛,否則會有性命之憂。他只好聽從。

緊接著他感到好像他們在水裡行進,「去哪?」他不敢想。

等到進了一座大門樓,小女孩讓他睜開眼睛,他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直呼:「人們都在傳說有海底龍宮,原來真有呀!」東海龍王過來招手,並擺下宴席款待他。並讓小女孩(最小的龍女))留他在這裡多住幾日。

他在這裡暫住的時候,小龍女帶他游遍了整個龍宮,真的讓他大開眼界。

東海龍王本想多留他幾日,可是他一心想著去北海見將來在人間傳法的覺者,龍王也沒強留。讓小龍女送他一程。

這一程他就直接到了台灣海峽的澎湖列島,在這裡他遇到了變化成美女樣子的海妖,那個海妖要把他留下,否則就要吃掉他,他卻不為所動,用自己的善心與正信感化了海妖(本質上這個海妖也不是太壞),海妖也送他一程。

這一程他就到了惠州附近,他在這裡欣賞了一番當地風光與風土民情,之後,就沿著海岸線上(水)路了。一上岸就遇到兩伙漁民為捕魚的事情理論甚至打起架來。他上前勸解,卻被人誤會他要偷東西,更有甚者不分青紅皂白,把他扭送官府,下大牢等待治罪。

那個當官的為人還是不錯的,當問明事情始末之後,差人把他打了二十板子,就放他走了。(不給他點兒懲罰,那些扭送他過來的人臉面上掛不住,也算是給那些當地人點面子。)

因為被打板子受了傷,暫時就不能趕路了,他只好找個小旅店住下,並請來郎中看病。

在養病的過程中,他又遇到幾個行為不端的年輕人,他們在興仁面前說了很多要及時行樂的話,慫恿他再去賭場和妓院。有一次他真的動心了,當走到賭場門口的時候,突然摔了一跤,把腳崴了。他立刻明白了,自己絕對不該來這個地方。

於是在傷痛還沒有完全好的情況下,就繼續趕路。

又艱難的走了幾天之後,他遇到了一位海神,那位海神把一種可以治癒傷痛的神藥給他塗在病患部位,說來也神奇,他馬上就不感覺痛了。……

整個「漫遊」海岸的過程其實是非常艱辛的,面對著狂風暴雨的肆虐與海洋生物的侵襲,他都能堅持正信、不改初衷,最後他終於來到了北海。到了這裡他四處尋訪將來傳大法的覺者。

他後來在一座寺廟中遇到了一位住持。他向住持打聽那位將來要在人間傳大法的覺者的行蹤。

住持說:「他行蹤不定,而且能以各種角色顯現在人間。你千辛萬苦來到這裡,做到你該做的了,別的就不用多想。也許在不經意間就能遇到,因為有緣嘛!」

仁興一聽直接說:「您就是我要找的覺者吧!」

住持輕輕一笑:「你的悟性還挺好的!將來也肯定能得到那可以真正使人回升的大法。」

興仁高興的說:「那將來我一定要做您的專修弟子。為了今朝的緣起(就是見面時的情形),也為了我能夠不被紅塵中的不好的因素所帶動、干擾。」

住持聞聽,默默的點點頭。…….

這正是:

漫遊海岸路漫漫

多重干擾去迷幻

心底初衷不曾變

得法回天生命絢!(【注】)

註:最後一句的意思是得到大法,生命回到天上本來的家的時候就會真正的絢爛多彩。

2017/8/15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