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六)蜀中觀景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8月26日】

有個修煉人在一所大公司是高管,在工作過程中面對著形形色色的誘惑與陷阱,她都能處理的很得當。但也有不如意的時候:有一次因陪客人吃飯時,拒絕喝酒,惹得客人不高興,她的主管也很不高興,事後說了她幾句,她當時也哭鼻子了,但是畢竟是修煉人,遇到事情能想得開,放得下,過了一小會兒也就釋然了。

在眾多的修煉者中,位居較高社會階層的人士占有一定的比例,他們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面對著這個社會各種不正因素的誘惑與干擾,都像一朵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讓不修煉的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與修煉者的純清。

本文借著這個機會以她為例寫寫生命的尋法經歷。

她在人世間的輪迴中有過多次尋法的經歷,其中有兩世轉生為男身的尋法經歷很有意思。

北宋書生尋法經歷

北宋可以稱為崇尚文才的時代,一些軍隊裡帶兵的很多都是文官。這也是太祖趙匡胤怕唐朝「藩鎮割據」,後周時期「黃袍加身」(趙匡胤因此而當上了皇帝)的戲碼重演而採取的治國策略。

此世的他生在蜀中(四川一帶)一個書香門第家庭中,父親是朝廷被罷免的大官。

他從小就酷愛讀書,而且有著「一目十行」和「過目不忘」的本事,書他看過幾遍之後基本上都能倒背如流。同時他結交了很多文朋詩友。這些人整日在一起寫詩唱和很熱鬧,也很充實。

有一天他的朋友給他帶來一個醜女,這女人也就二十歲左右,個子矮小,頭髮稀疏,臉很長、眼睛如鈴鐺一般,蒜頭鼻子,厚厚的嘴唇。說的誇張一點話:算是集各種醜女特點之大成。

醜女來到這裡也不怯場,直截了當的說:「聽聞你們這裡有人能做到看書『一目十行』與『過目不忘』?我這次來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天外有天』」。說完她從懷裡拿出一塊一尺見方有字的絹帕來放在桌上。

笑著說:「你們中有本事的就把絹帕上的字讀給大家聽聽。」

他一看絹帕上的字大小適中,數量也不是很多,覺得很容易讀完,於是就開始讀了起來。

在讀的的過程中,他發現怎麼越讀字感覺越多呢?讀了好幾個時辰,還是沒有把這絹帕讀完。旁邊的人都吃驚不小。

醜女看到他讀累了的時候,就說:「讀到這裡就行了,允許你再在看一會絹帕上的字,然後給大家背一背。」

他一聽開始覺得醜女在幫他解圍,順勢答應了。後來卻發現自己掉在另一個「陷阱」裡面了。原來這個絹帕上的字,在每一次從頭看的時候,字的內容、涵義都不一樣。當他發現這個問題時,他耍了一個小聰明,對醜女說:「這絹帕上的字,每一次從頭看的都不一樣,那我要背出來,因為原稿上的字變了,我背出來的內容就和現在的不一樣,那你會說我背的不對。所以我也不背了。我也領教到『天外有天』的道理了。」

這個時候他的父親出現了,當了解事情的原委之後,把醜女和他的朋友請到裡屋上座,恭敬的問他的朋友說:「這位姑娘來自何方?光臨寒舍所謂何故?」

醜女不等他朋友說話直截了當的說:「我也是蜀中的人,只不過我在峨眉山修道。我的師父派我帶絹帕下山,就是想找一位有緣份的人能夠承傳我們這一門的修行方式。(手指著她的朋友繼續說)他是我原來的鄰居,我下山之後找他幫忙,結果他就把我領到府上了。」

「那我兒可以當承傳你們這一門的修行方式嗎?」他父親不解的問。

「那就請令郎說說看絹帕時都看到了什麼?」醜女回答說。

他說:「我看到的內容很多,我一點也記不全了,模糊的是從看絹帕第一遍時看到了『現在的我真的是我的真正本來嗎?』,第二遍時我看到了『我曾經在哪裡』和在一些朝代轉生的經歷;第三遍的時候我看到『我要去哪裡』,和當什麼樣的官官運如何、娶幾個老婆、怎麼死的等很詳細。」當他說完的時候突然若有所悟的說:「絹帕上的內容不是真的在說關於我的事情吧?」

醜女點頭表示肯定,然後說:「如果別人來看這個絹帕,那內容就是關於別人的,跟你看到的絕對不會一樣。」

聞聽此言,他立刻請求即刻和醜女上峨眉山修道。

在父母的允許下,他和醜女上了峨眉山。

在一路上他想知道的事情很多,醜女卻不怎麼回答他,似乎只對周圍的景致感興趣。

當他們走到峨眉山的腳下,要上山的時候,醜女說:「師父交代過,上得此山必須身淨如玉,因你在世俗中多年身體很髒,需要洗淨一下。」「那怎麼才能洗淨身體呢?」他問到。「這個簡單,在咱蜀中美景很多,你多走走,多把這些美景放在心裡,身體到時候自然就乾淨了。尤其是四姑娘山、青城山、西嶺雪山等幾座山脈。為期三年。到時候看你的身體能否達到符合山峨眉山的程度,符合標準就允許你上山,不符合,那就還得外出觀景。」

他只好按照醜女說的四處觀景。起初他把觀景看得太簡單了。後來隨著看的景致越來越多,同時也對絹帕上的字句細細琢磨,一下子明白了很多道理。同時各種問題也接踵而來:譬如既然醜女用絹帕的形式讓我見識了『天外有天』,那世界上是不是還有比他們這一門更好的修行方法?尤其是走了一圈回來來到峨眉山附近的樂山大佛時候,他就覺得見到這尊彌勒坐像是很親很親。這個時候他看見彌勒坐像的眼睛似乎動了一下。他雙膝跪地合十叩頭。心想:「如果有機會肯定要與彌勒佛接上緣份。」

這個時候他已經通過四處觀景的形式把心中的雜念和自以為是等等東西都拋之腦後,身體也得到了淨化,再次走到峨眉山的腳下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已經達到上山的標準。於是在山腳下等待醜女(好給他一個能否上的了山的評判),結果一連等了多日也不見醜女的蹤跡。無奈之下,他為了表示虔誠,雙膝跪地爬著上山。等他到達山頂的時候,卻發現四下無人。

他想師父和醜女也不會騙自己呀!肯定是他們在試探我。於是他就跪在山頂上等。

過了三天,在山頂上出現佛光,然後有一位道人出現了,旁邊還跟著醜女。

道人笑著說:「你終於來了。我今生會把我這一門的修行方法傳給你,但你要記住:你最終要成為與「彌勒」這個佛號有關的那位將來在人間傳法救度世人的大覺者的弟子,也只有在那個修行的法門中,你才能達到真正的大解脫和大自在的。我所教給你這點東西是只是為了將來在人間那位大覺者洪傳大法之前奠定一點修煉的基礎和文化而已。」

此時的醜女對他一笑,領著他到一處隱秘的山洞開始了那生的道家修行。……

明代乞丐尋法路

她在明朝時轉生在南京的一個非常有錢的人家,當時是個男身。

因為家裡很有錢,他從小得到了良好的教育,也非常的有學問,人也長得很帥。等長大後報名參加科舉,但在考試的前夕,他莫名其妙的病倒了。等考完的時候,他的病也好了。一連三次都是如此。

他父親見狀,就安慰他:「孩子咱不參加科舉了,我幫你找個媳婦,咱家的錢也夠花幾輩子的了。」

於是父親張羅著給他娶妻。結果在迎娶王氏女孩的時候又病倒了,婚姻不吉利,取消;迎娶劉氏女孩前夕他又病倒了,不吉利,取消;娶馬氏女孩前夕他還是病倒了,不吉利,又取消。

這一連三次的婚姻都因他的病倒而告吹。無奈之時,她母親只好去廟裡找住持,去問問為什麼不能參加科舉也不能娶妻。

到了廟裡向僧人說明來意,提出要見住持一面。僧人說:「我們住持正在閉關修行,他在閉關前曾留下一封已經封好的信,托我保管。說要給一位遇到奇事解不開的人。」說完僧人就找出那封信遞給他母親,回家後打開,只見上面寫著:

科舉婚姻如夢幻

病解名情諸迷絆

金銀暖屋若鴆酒

乞丐觀景……

老人家看得有些似懂非懂,就把兒子和丈夫找過來一同研究這幾句話。

他看了半天說:「也許我真的是一個不屬於紅塵中的人。那些紅塵中的名利情等諸多方面都如同夢幻與迷絆一般,我無意中用得病的方式也就把那些問題解決了。

舒適的生活宛若毒酒一般。也許我將來會淪落成乞丐用雲遊觀景的方式來…..來什麼呢?(他思考了半天才接著說)來了卻自己的什麼願望吧。也許住持沒有寫完的話中有這個意思。」

面對兒子在考科舉和娶媳婦中的所遇,他們老夫妻不是沒想過這類(兒子與紅塵中的名利情無緣)的問題,但畢竟擔心兒子將來會受苦,還是有些難過的落下眼淚。

過些日子,他們老夫妻受邀到外地做客,他也陪著去了。結果在那裡一呆就是三個月。等他們一家再回來的時候,卻被告知:家裡昨晚剛剛著火,一伙人趁火打劫,家裡現在被燒被搶的什麼也沒有了。

他父母一聽都喃喃的說:「看來是老天讓我兒成為乞丐呀!」

後來他父母被親戚接去照應,這都不多說。

面對這種家庭上的變故,他沒有想太多,覺得住持的話真的是很準的。既然我今生就是乞丐的命,那我就觀景、了願好了。

但觀什麼景,到哪裡去觀景,了卻什麼願這是關鍵。

後來他想想,還是到母親曾經去過的寺院問問住持好了。

他來到那裡,住持出來迎接。他把心裡的話說了。住持說:「你去蜀中觀景,一定要用要飯、行腳的方式去,不可用你的學問賺錢或者取得同情。至於說了結什麼願,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那為何要去蜀中,而不是別處呢?」他不解的問。

「因為那裡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很多社會大的變動是從蜀中開始或者有兆頭;這裡更是修行人安心修行的好地方。」

聽完住持的開示,他稍微打點一下行裝就上路了。對於一個富家公子轉眼間淪為乞丐,這種人生無常他心裡自然有很多感慨,但命該如此也是無奈。

他一路行乞,也遇到了很多人的白眼和各種侮辱。在到達蜀地之後,他開始遍訪名山與有歷史意義的地方。

開始他沒看出什麼,只是覺得很好奇,天府之國地大物博,但隨著看的景致越來越多,他也逐漸明白為什麼這裡會是很多社會大環境變化的兆頭。聯想到這裡也是軒轅黃帝正妻嫘祖的故鄉,這裡也就成了炎黃子孫心中的姥家(外婆家)。沿著這種思路想開去,他覺得這裡的山水構成的因素也成為中國人心中的家園。當這個大的環境需要改變的時候,這裡就會出現一些兆頭或者表象。這裡是源頭的一部份嘛!(說的更為明白一點:這裡的一些物質因素加上附近地區的一些物質因素還有外在的力量一起孕育了中華文明,在文明的發展過程中本地區這些物質因素也依舊會起著很大的作用。這些作用表現在社會發展上就是動向和兆頭。)

雖然蜀道很艱難,但很多看穿紅塵虛幻的人們,都願意在這裡找到一份棲息之所、庇護之地。(李白、蘇東坡的性格中就有那種蜀中人樂觀、自在的性格。即便是到了現在,四川人依舊保持達觀與自在的心態。) 有的人會更進一步,在這裡的山水之間結廬獨修,成為修行之人。

當他走遍了蜀中的山山水水之後,他明白了很多人生中想要明白的問題。其中重要的一點就是:自然之神所造就的一切是那麼的美好與神奇。這些絕不是人力所能做得到的。

在接觸一些修行人之後,他把世間的一切看得更加透徹,也覺得只有修行才是永恆與獲得更高智慧的途徑。

他問過很多修行人:能不能不出家,哪怕是我用行乞的方式來修行也行,能讓我擁有更加看明白世間一切因果與過程的智慧就行。

那些修行的人都搖頭,說不行。

後來他來到一處酒家,在這裡行乞完準備離開的時候,老闆娘說:「你在蜀中走了這麼多的路,難道沒有什麼可說的?」

他一聽很納悶:「覺得老闆娘怎麼知道我在蜀中走了這麼多的路?」

老闆娘看他遲疑,一笑接著說:「其實你一直在尋找一種可以不用出家,而用一種社會中的生存方式就可以修行的方法,而且能得到可以懂得更大範圍事情的智慧。」

「說的倒沒錯,可是你怎麼知道?而且那種修行的方式到哪裡去找?」

老闆娘依舊一笑:「其實那位住持就是讓你來蜀中自己發現自己內心要尋找的具有某種特點的修行法門。當你明確了這個願望之後,很多事情也就好辦了。據我所知,那種修行的方法,在幾百年之後就會在人間傳出,你要有緣的話,到時自會得到。我也是受人之託給你說這番話。要想在今生找到那位將來傳大法的覺者也不算很難,你只要在這附近蓋一座大的民房就行了。」

「為什麼是蓋民房?而不是寺廟?而且那位住持交代了,我只能要飯,不能要錢。沒有錢怎麼蓋民房?而且即便是找到那些有錢人說蓋民房為了見將來傳法的覺者,這誰能信呢?」

老闆娘此時一臉嚴肅的說:「你不是一個很會思考,很有智慧的人嘛,這件事情能難住你嗎?」

他回到臨時住的地方好好的思考了一下,覺得無論怎麼難,只要今生能與那位將來在人間傳大法的覺者接上緣份就好。

於是他躺在那裡開始琢磨,後來覺得我就用在家裡平時學過的各類淵博的知識幫助這裡的人解決一些問題,我不要錢,只要他們出錢、出力蓋幾間大的民房就行了。

第二天他走到街上人多的地方,先聽別人聊天,來了解別人在哪方面有解決不了的事情,遇到能解決的事情,他就主動提出幫人家解決。人家也很高興。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有不順利的地方,有的問題他也解決不了,反而被人家大罵一通。

大體上大家的事情各種類別的都有,他充分利用過去所學之長,善意的幫助大家。

後來當人們都知道他為什麼幫助大家解決問題,不是為了他自己生活的如何好,而是為了建大民房,與幾百年後在人間傳大法的覺者在此生結緣的時候,很多人都主動過來幫忙,最後終於把大民房建成了。

建成之後,大家都很高興,都齊聚在那裡等待覺者的出現。

在一個晴朗的午後,一位身著普通衣裝的人走上前來,笑著對大家說:「大家求法的心和願望真的是十分可嘉,你們將來要記住你們要找的修行法門會有著這樣的特點。」說完在這裡就出現了像雪花一樣多,象銅錢一般大小的圓圓的旋轉的飛舞的東西。

大家都驚呆了,都跪在地上,都想在將來得到這種難遇的修行方法。

此時這位身著普通衣裝的人走到他的面前,微笑著說:「你的悟性真的很好,學到的學問也很會運用。到將來你真正得法的時候,會出生在一個比較富裕的家庭中,你也會有著很多方面的能力和智慧,你到時候在修行中要充份發揮你的能力,給你的舞台,你儘管去發揮好了。」

他聽了這番話,眼淚早已止不住流了下來……

這正是:

行乞觀景入巴蜀

跋涉山水忍屈辱

遭遇萬難志不改

得法修行顯勝殊(注)

註:這句的意思是在真正的得法修行當中顯出殊勝的智慧與能力。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