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九)南洋之旅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8月31日】

在今生大法修煉的群體中有個別人是起各種干擾與禍亂作用的,這些人今生表現不好,但在前生也是經歷了漫長而艱辛的尋法過程。在此選取一個例子寫出來,希望這些人能夠迷途知返,珍惜自己,珍惜這轉瞬即逝的歷史機緣。

「下南洋」與「闖關東」、「走西口」一樣都屬於中國歷史上的幾次移民大潮,在「下南洋」的人中,一般是居住在東南沿海的居民比較多。

滿清初年戰亂頻發,很多的漢族人不滿被異族統治,但又抵抗不了,而選擇了遠走海外。

有個人也是其中的一員,他第一站到的是馬來西亞。在這裡他開始給當地人種植甘蔗。

因為這裡當時屬於開發較晚的地區,工作環境相當艱苦,而且還有馬來虎等猛獸。

與他一起來的人不久有的因水土不服病倒了;有的人在過度勞累中死去;有的人被老虎吃了。一年下來與他同來的二十個人中只剩下八個。

他在苦和難的時候想到,自己因為逃避國難而到了這裡,一定要活出個樣子來,才能對得起自己和家鄉父老。心中就會充滿力量。

在這裡他連續幹了五年,有一次在大暴雨中救了滑下深溝的種植園主人的女兒,園主為了表示感謝,就讓他管理來這裡幹活的人,他也不用那麼勞累了,工錢也比別人多了一些。

本來他在這裡乾的好好的,可是天有不測風雲,有一次這裡的「華工」(大陸來這裡幹活的人)因為條件太艱苦,互相之間有矛盾而發生內訌。園主出面解決,結果在群情激憤之下,華工失手把種植園主打死了。這下子闖禍了,他作為管理華工的人,深知逃脫不了干係,趁著夜色他逃到了泗水(屬於今印度尼西亞境內)在這裡他隱姓埋名住了下來。

在這裡他開始也是給人幹活,時間一長,他遇到了從福建泉州逃過來的華人,那些人有的把閩南當地的信仰「泗洲佛祖」即「男相觀音」帶到這裡(據說泗水這個地名也由此而來),為的是讓這裡的人們免受鯊魚和鱷魚的傷害。

因為生活很困窘,需要一種精神力量去支撐,他也逐漸的接受了這種信仰。

在這個過程中,他了解到:真正信奉神的人,在遭難的時候,神會幫助的。此時他對神的信仰很虔誠。

隨著歲月的流逝他也逐漸的成為五十左右的人。在閒暇之餘回想自己大半生的遭遇真的覺得上天對他很是不公。當想到這裡的時候,他突然有個想法:「自己能不能找到一種修法也能如同神仙一般自在呢? 」當有了這個想法之後,他想起了軒轅黃帝在黃山乘龍飛升的傳說;還有很多歷史人物的修煉故事。「現在的苦實在是吃不消。」他自言自語的說。

過了兩個月左右,他正在住所休息。一個剛剛認識的人來找他幫點忙。他也沒有多想就去了。走了很遠的一段路才到達。原來那裡正在搭建房子,在這裡幹了五天,房子才弄好。弄好之後,房主人出來答謝他,並請他一起吃飯。他在飯桌上多喝了幾杯,就把心裡的苦楚一一說出來,尤其是自己辛苦大半輩子到現在還孤身一人,說到心酸處眼淚也止不住。

房屋主人靜靜的聽著,末了,同情的說:「人生在世難免會遇到很多不如意的地方,此時的艱難困苦,就當是為以後修福德吧!」「那也只能當作如此,要不然深陷痛苦之中,難過的還是自己。」他很不情願的說。

在回來的路上他撿到了一本書,在書中寫著:「(大意)現在很多修行的方法只是為了將來在人間洪傳的大法而鋪路。到那時會有很多人來學,而且不用出家,無論什麼樣的階層都可以。」他看到這些內容很高興,但隨之產生另外一顆心:「到那時修行中沒有階層差別,我就伸直腰板在那些園主面前耀武揚威了!」

雖然不知道將來在人間洪傳大法的具體時間,卻對處於苦難中的他卻是一種巨大的鼓勵。在以後的幹活中他遇到再苦再難的事情,都用「我一定要等到大法洪傳的時候修行。」這是一種生命想回歸的正念正覺,但對於他而言其中卻隱含了:「到時候我就能揚眉吐氣了。」這種為名為氣的想法。也許這就是他這類人後來被那些不好的生命利用,到大法在人間洪傳時在內部起禍亂與干擾作用的原因之一。

不管怎樣,在他對前途有了動力之後,在以後的日子中過得就逐漸的輕鬆一些了,在六十五歲那年還娶了媳婦,領養了一雙兒女,妻子和兒女對他還挺好。

在晚年的時候,他經常想家,想早已過世的父母和鄉親們,想中國的古老文化,更是期盼著大法在人間早點洪傳,自己能活得揚眉吐氣一些。

有一天他獨自去海邊溜達,在那裡遇到一個小伙子,那個小伙子一見他就親切的說:「您是不是很想回中華老家?」他悠然的說:「老家被異族(滿族)占了,父母早已過世了,我流浪在南洋幾十年,遭了無數的罪,現在到了晚年,能做的只有望著大海看日出日落了。」說著抽噎起來。

「看來您經歷的苦難很多,我知道其實人原本可以生活的更自在一些,可是因為人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才被罰到人間受罪。如果一個人能在人間還罪的過程中保持一個善良的心與樂觀的精神,那也許會在將來遇到可以回歸的修行的方法。」年輕人回答到。

「我是要找尋一種可以解脫苦難、使生命真正的回歸的修行方法。得到之後,我會把我曾經所受到苦難以及屈辱都原樣奉還給那些對我不好的人。」他說。

「任何一種修行方法都會對參與其中的人有一定的要求,不會按照人想怎樣就怎樣的。」年輕人嚴肅的說。

「到時候我就是要給那些曾經對我不好的人以顏色看看。」他強調一句。

年輕人聞聽此言再沒有多說什麼,默默的離開了。

在以後的日子裡他一方面想早點得到大法,另一方面一直抱著那種不正確的思想。一連幾次轉世都是抱著這種觀念不放。最終在今朝大法洪傳人間之時,他也在大法中修行,但因其修煉的根本目地包含了出人頭地的人心,所以在修煉過程中他對修煉的群體起到了干擾破壞作用。

不管怎樣,修煉還沒有結束,也希望這些人為自己負責,否則下場會很悲慘。歷史上的教訓太多了,耶穌的弟子猶大就是其中一例。

這正是:

淪落南洋歷艱辛

幾十光陰苦追尋

修行摻雜不正念

勸君醒悟惜當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