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十二)荊棘東非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07日】

本文寫一位黑人修煉者前生尋法的故事。

她那世在十八世紀中葉,出生在非洲莫三比克的贊比西河流域,自小被貧窮和飢餓包圍著。長到十二三歲的時候,有一次因為在玩耍時不小心把家裡有些價值的物品弄壞,父母對她一頓暴打,她逃到深谷(東非大裂谷的一部份)裡,因為太害怕不敢回家,索性沿著深谷北上。

深谷很深,但在裡面長著樹木還有一些動物,谷底到處充滿著荊棘與泥濘。

她膽子很大,也習慣於在河流和叢林裡行走。

餓的時候她採集一些野果充飢,累的時候找個乾爽一點的地方倒頭就睡。

在這裡幾乎遇不到行人,看到的只是野獸和鳥兒。

有一次天下大雨,她找到一處可以避雨的山岩坐下來歇息。只聽崖壁裡面似乎有走動的聲音,然後出現了一個聲音:「孩子,你來了?」

她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聽到了這句話,被嚇得暈了過去(加上長時間的勞累)。等她再醒來的時候,在她面前出現了一位年齡也就三十五六歲的人,和藹的看著她。

他看著她,微笑著拿出食物來,讓她吃。她狼吞虎咽的吃完後,才問:「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

他說:「我在等你。」

「等我?為什麼?」她狐疑的問。

他依舊笑笑:「貧窮和飢餓不是一點不能改變的,因為當初在這裡(指非洲地區)出現了特殊的事情,神就讓這個地區的民眾大部份處於飢餓與貧窮的狀態。

你因為做錯事,遭受父母的暴打而來到這裡。這裡的一切沒有讓你難住。所以我才在這裡等你。」

「那你還沒有回答我,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等我。」她依舊追問。

他慈祥的說:「我是誰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人的過去和未來。在這裡等你,因為你從前讓我等你。」

一席話,讓她懷疑他說的真實性,但又一想:「他沒有必要騙自己,也不像騙自己的樣子。」

不等她發問,他繼續說下去:「生命原本在那美好的天上,在那裡可以自由自在的飛翔,也沒有貧窮與飢餓,也不會因為做錯事而遭受暴打。人與人之間關係很融洽。但是時間一長生命與生命之間就有了不純的東西,致使有的生命就不能在那裡呆了。你就是其中一個。當時你對我說,還想回來,希望我救你。我當時就說,那咱就在深谷結緣吧。你也同意了。」他說著用神力將她有關前前生事情的記憶的鎖打開(打開一部分,並未完全打開),她也想起了從前與他之間的事情。

她知道了之後就雙膝跪地,哭著說:「我現在該怎麼辦呀?」

他說:「你的罪過還沒有還清,還需要吃些苦頭。

你從這裡一直向北走,經過馬拉威湖、向北、在分叉的地方向西經坦噶尼喀湖(位於今天民主剛果與坦尚尼亞交界處)。最後找到圖爾卡納湖(位於肯亞)從這裡離開深谷東行,下高原,再到索馬裡的摩加迪沙。在這裡有人會將一件來自很遠國度的東西交給你。」

說完男人拿出一套衣服和鞋子,慈祥的說:「這一路上會充滿荊棘的,衣服和鞋子會弄破,但不會被弄碎,時間不早了,趕緊上路吧。」

她換上衣服和鞋子,就上路了。一路上風吹雨淋自不必說,有時遇到噴發的火山和湖水泛濫只能繞行,遇到猛獸就得想辦法躲藏,有時裝死,有時實在躲不過去,等死的時候,卻發現野獸自己溜走了。

衣服和鞋子在這個過程中刮出很多口子,但還能穿,即便是這樣,她的身上、腳上也刮出很多口子。

不管怎樣,她就憑著毅力走到了摩加迪沙。在這裡人很多,她走在哪裡都覺得新鮮,當走了兩日後,她感到肚子餓了,到一家門口去討飯。那家人一看她衣衫襤褸,滿臉泥垢,就把她轟了出去。

無奈之下,她漫無目地的在街上遊逛。正在走著,突然聽到有一個人在叫:「快來看哪,我這裡有一沓畫,誰能看明白,我就白送。」她也上前湊熱鬧,一看就想到也許是在裂谷中遇到的那個人說的,有個人會將來自很遠國度的東西交給她,她翻了翻說,這是來自外國的修行方面的書。是不是你們這裡從前來過外國人。

這個時候有位老阿媽說:「我祖上的人都說,我們這裡曾經來過一個很大的外國船隊,那些人的皮膚是黃色的,國家好像也很強大。為首的好像是…. 」

另外一位老阿媽趕緊接著說:「聽說是宮裡的男人,他們的國度裡,在宮裡只有皇帝和皇子是男人,別的是男人的模樣,卻不是男人(宦官或太監)。」

她聽的似懂非懂,此時肚子又咕咕的叫了,看著那個喊她們過來的人,怯怯的說:「我說出了這沓畫的來歷與用途,可以把畫給我了吧?」那個人倒也慷慨,把這沓畫給了她,然後看看她落魄的樣子,又拿出很多吃的給她,讓她隨身帶著。

文中交代,這沓畫是當年明成祖時三保太監鄭和下西洋到這裡留下來的,當時明朝人很熱衷於修道、煉丹之術,有的士兵也很愛看這類書籍,由於長途旅行閒著無事,從明朝帶在船上,到這裡登岸後,因為各種緣由留在這裡(有的是與當地人交換物品,有的是遺漏,有的是有意丟棄等等)。

她在位置偏僻的地方找個沒人住的破房,把那沓畫看完了。在看的過程中能感受到畫的力量。

在畫中是修道的過程,在每一步怎麼走,怎麼做。都有詳細描述。

她覺得在這裡得到這沓畫很幸運,就決定在這裡住一段時間。早上出去要飯,回來看畫,下午和晚上按照畫中的提示而做。

就這樣時間過了三四年,有一次她正按照畫中的要求在修煉,突然她看到畫中的那位道長出現在她的面前。

她趕緊跪地施禮,道長說:「你遇到這沓畫是為了結緣,將來你會得到更好的修煉方法的。將來你就轉生到南非去等好了。」說完道長就隱去了。

她一聽也就起身離開摩加迪沙,原路返回莫三比克,在那裡順便看看父母,然後去了南非,在好望角附近定居下來。

她雖然沒有轉生的概念,但她想:「我今生就在這裡等,無論我有沒有『將來』(指能否繼續轉生成人),最起碼我盡力了,我都不會後悔……..」

這正是:

進得深谷為逃避

荊棘奇遇神不棄

破迷道書大明泊

千載法緣塵間續!

添加新評論